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八十九章 三种人

第八十九章 三种人

    加更一章!求红票)

    第二天元旦,沈淮早上到钢厂,跟值守汪康升、潘成开了碰头会,就给自己放了假。

    镇政府的宿舍,毕竟条件简陋,除了睡觉方便外,这大放假的在狭窄阴暗的客厅里,转个身都难,不是消遣的好地方;巷子里嘈杂得很,黎想安静温习功课都不成。酒店昨天才正式营业,陈丹没办法跑开,沈淮就开车载着黎、金子回到老宅去。

    上回闹出争房产的事之后,黎就一直没有回来过,看到从公路下的土埂道变成能走轿车的砂石便道,她都有些发愣。

    “村里出钱改善村里路,赶着我们先占便宜了。”沈淮轻描淡写的道,他不希望在黎的心灵里过早打上权力的烙印,宁可她把这世界想得单纯一些。

    不仅仅是从公路下来的砂石便道,院子外的沿河都收拾过:

    看不到入冬后芦苇枯败的模样,之前有些塌下去河沿都补了土,以往附近人家都习惯往河边倒垃圾,现在那几个垃圾堆都给清理掉,环境看上去要整洁多了。

    沈淮看了也是暗叹:要是村里能对每个村民家都如此细心周到,即使经济发展一时间拉不上来,农村社会也要和谐多了。

    老宅三面环河,院子外的零碎地加起来也就半亩的样子,种啥都不合算,长久以来都自留地,之前还零零碎碎的种些蔬菜,沿河则种一些桑榆槐杨竹等竹木来固堤。

    蔬菜地没有空打理了,沈淮想着得空让人把蔬菜地清理出来,种些银杏、青檀什么的,把空地填满。他今天回来,主要也是想把院子里收拾一些。

    孙广武即使再有心讨好这边,也不能擅作自张把院子翻建了,院子里都没有动弹。

    沈淮打开车后备箱,让黎帮着将工具搬进去,看着院子里堆着许多杂乱的物什,一时间感叹万千:

    他妈病逝前一直不能干重活,但家里的经济一直都很拮据。他妈习惯在街上捡到什么东西都带回院子里,就连收废品的都看不上眼的破烂,也舍不得丢掉。沈淮怎么他妈也不听,以致诺大的院子里这些年来,乱七八糟的堆了很多杂物。

    用了半天的时间,才将院子里以及屋里,那些有用、没用的杂物都清理出来,堆到路边去等镇上清洁队派车运走。

    看着空落落、墙角里还生有杂草的院子,沈淮也有一种人生给腾空的感觉。看着黎看着空荡荡的院子发愣,似乎叫以往的艰难人生所触动,眼睛里蒙着泪水欲坠,沈淮轻轻的揽过她的肩头,一时间也无言安慰……

    黎侧过头看了沈淮一眼,见他脸上似也蒙着一层阴翳,叫他的手揽在肩头,莫名的感到心安,就没有让开。

    这些天来,沈淮即使再忙,一周里总要抽三五天帮黎补习功课,“笨丫头”、“笨丫头”的也唤得随意,黎就感觉哥哥还守在身边。

    人生给腾空,沈淮也不愿为以前的人生伤感,把黎的情绪也弄糟糕,站在院门口,给黎描绘他打算怎么改造老宅:

    “走廊下来,到院门直接铺地坪砖,两侧铺防腐木,留下边角空地种些竹草啥的,屋子里再改造出两个卫生间出来;到时候跟陈丹也住回来……”

    老宅是他爸还在时翻建的,才过去七八年的时间,四间青砖大瓦房都不显旧,沈淮也无意拆除重建,他也没有理由任着性子折腾这块地,但他依旧想给妹妹最好的生活。

    沈淮给陈丹跟黎,就一直是个享受人的印象,他把老宅租下来,只要不折腾个天翻地覆,添点装修,改善一下家居,陈丹跟黎也自然纵容着他。

    老宅的整体环境不差,农村虽然没有污水管道,但可以将原先的厕所改建成化粪池,每隔一时间让镇清洁队过来定时清理就行,也能学着城市用上独立的室内卫生设施。

    沈淮叫黎帮他拉着皮尺,将房子的尺寸大体测了一遍,他思量着要怎么改造才好。

    到中午正想开车返回镇上吃饭呢,听见金子对着院门外的叫唤了两声,接着就抬头看沈淮的脸色,不能决定是继续吠叫呢还是就夹着尾巴安静下来……

    沈淮站在堂屋里,看见熊黛玲从院门口探过头来,呲牙一笑,问道:“熊家二姐没事怎么就尽往乡下地方跑?”没等他话落,金子就没骨气的摇着尾巴迎上去,黎也惊喜的跳着出来:“黛玲姐,怎么过来了?”

    “我爸跟我妈都是大忙人,我大放假的给一个人丢家里,早知道就不千里迢迢的从学校赶回家了。我姐让我陪她在公司里加班,也无聊得很,就只能过来找们找发时间了……”

    熊黛玲嘴巴伶俐,她伸手揉着金子脖子上像浅金色缎子似的皮毛,看着沈淮跟黎都脏不拉叽的样子,声的问道,“们这是在打扫卫生?”

    熊黛玲穿着米黄色风衣,牛仔裤,亭亭玉立,青春气息逼人,鹅蛋似的脸蛋白嫩红润,眼眸子扑闪扑闪的,灵气迷人。沈淮心想熊黛玲真要是在她认识的男同学里,大喊一声无聊,但能冒出一个加强连来。

    沈淮笑了笑,道:“可不是嘛,我们都忙半天了。自个送上门来当苦力了,可不要怨我们奴役?不过来的时间也巧,赶着饭时候,先要让蹭顿饭……”

    沈淮开车载着熊黛玲跟黎直接去酒店吃中饭,才知道熊黛玲先到酒店来玩,知道他跟黎去了老宅,才自己住公交车追过来。

    熊黛玲或许对自己有些好感,但想到白素梅对他警惕的样子,沈淮也想着离姑娘远点为好。再者陈丹看上去不介意,但沈淮又不是不懂女人心思的人,谁真的就愿意一个漂亮的青春少女大下午的陪在自己的恋人身边?

    吃过中饭,沈淮接到郭全的电话,是资产办下午两点钟要跟党政办讨论镇宿舍修缮的事。

    这事本无关紧,沈淮可去可不去,想着离姑娘远一点,也不管时间还早,在饭桌上拿起手机就走了,把熊黛玲、黎都丢在店里——陈丹承包酒店最大的好处,就是沈淮吃过饭抹抹嘴,压根儿就再也想不起要付帐这回事来。

    沈淮走到办公室,看到土地所的办事员褚也在,跟郭全,还是今天安排值班的胡学斌坐着聊天。

    胡学斌是镇上的老办事员,今年四十七岁,老三界高中毕业生,在梅溪镇甚至在霞浦县都要算高学历。早年在梅溪镇当教师,后来调到公社当秘书。

    本来早就提拔上去了,不过他违反了计生政策,生了二胎。八十年代初计生政策还没有那么紧,胡学斌没有给直接开除公职,但当了十多年的办事员,也一直没有得到提拔。

    乡镇那么多办事员里,也就胡学斌有些真才实学。只是这些年一直都得不到提拔,也认识他这辈子不可能得到提拔,胡学斌在镇上也就不怎么敷衍领导的脸色,是一个不受镇长、书记们欢迎的角色,但每逢要写什么材料,又离不开他。

    领导手下需要有三种人:第一种人要能干事,这样领导才能悠哉的享受把玩权力的生活;第二种人要能拍须溜马,领导身边要没有这种人,存在感就会削减许多;第三种人平时没啥用,但出了篓子要能给领导丢出去背黑锅……

    胡学斌是第一种人,即使有些脾气,沈淮还要把他调到资产办来当办事员。

    沈淮走进办公室,郭全跟土地所的褚都站起来相迎,唯有胡学斌还坐在那里抽烟,点头招呼:“沈书记过来了……”

    沈淮走过来,靠到胡学斌的桌子,拿过他的烟点上一根,吸了一口,道:“还是老胡的金叶烟抽起来够劲,我抽屉里有两包中华,换半包金叶,不亏吧……”心想,不敷衍我,讨好我,我敷衍,讨好,总成吧?

    沈淮把胡学斌的那半包金叶烟抄手里,进里间的办公室,拿了两包中华丢给他,算是交换——见土地所的禇要离开,沈淮喊住道:“褚,我正找有事呢。”

    褚在土地所目前还只能算借调,刚刚才参加工作,没有正式编制。

    沈淮记得郭全前些天就跟他提过,土地所的褚想调进资产办来。

    九三年乡镇安排一个编制不困难,镇接待站一下子清出四个空额来,按都可以补上的,资产办增加两三个有正式编制的办事员,不是什么问题。

    褚,褚强,他父亲是承包镇毛毯厂的褚宜良,昨天渚溪酒店剪彩,褚宜良就送来四千元的礼金。

    褚宜良以前是镇毛毯厂的工人,销售员,后来辞职单干,再后来镇毛毯厂搞承包,他赶回来承包毛毯厂,眼下是梅溪镇居指可数的大老板,都有几百万,甚至上千万的身家。

    褚宜良将儿子送到镇政府工作,暂时连个正式编制都没有,自然不是稀罕儿子能吃得上公家饭……到底在当前的国内,私人老板有个几百万、上千万的身家,看上去已经是相当可观,但在国家机器面前,再多的身家也是渣。

    对国家政策走向,私人老板心里也不踏实。禇宜良将儿子送进镇政府,一是公门里好修行,二是希望能跟镇上保持密切关系。

    在那些个办事员里,褚强是较为特殊的一个,无论何清社、杜建,还是其他的镇长、书记,无论对其他办事员怎么呼喊喝骂,平时待褚强都是和颜悦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