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一百零八章 跟表姐的交易

第一百零八章 跟表姐的交易

    更新时间:2012-08-15

    进了屋,孙亚琳说了实情,东华分行的筹备小组,在姚荣华来东华调研之前,就已经成立了,有区别的是在东华设立分支机构的规模大小。

    “最小的方案,就是在东华市中心只设立分行,不再另设营业网点,”孙亚琳就依身靠在里屋门口说话,沈淮在里面穿衣服也没有回避一下的意义,“目前采取的方案是,在东华市属三个区各设立一个分理处,营业网点覆盖市内主要街道。至于分行总部设在哪里,还要看跟东华市政fǔ就天衡大厦问题能不能谈拢……”

    孙亚琳一边说着话,一边眼睛瞟着站在旁边脸红得跟小媳妇被当场捉奸似的陈丹。

    陈丹给堵在里面,也不好意思说要出去。

    “昨天你电话里说,在筹备小组里,你负责业信银行在东华的网点建设;能不能在梅溪镇设一个营业网点?”沈淮背着身子将kù子拉链拉上,转身问孙亚琳,“镇上除了农村信用联社,还没有其他银行设立的营业网点,这点对梅溪镇既不方便,也很不利,业信银行要是先进来,也能占到先机;镇上也可以给你们提供很多便利条件。”

    孙亚琳也是由于年龄的因素,即使有相关的专业背景,家庭背景也足够强势,暂时还是没有可能独当一面,只能先从副职做起——这点跟沈淮一样,没有梅溪钢铁厂的成绩摆出来,他就算以正科的行政级别下乡镇,也只能从党委副书记干起。

    不过业信银行在东华投入的资源越多,发展的业务规模越大,对孙亚琳个人事业的发展,也越是有利。

    “我怀疑梅溪镇的存贷指标,能否达到我们业信的要求,”孙亚琳看着自己抹嫣红指甲油的纤纤手指,跟沈淮说道,“你也就是到梅溪镇渡个金,说白了,你就是一个过客,何必这么费心思?”

    孙亚琳话里意有所指,说这话还眼神挑陈丹,在她眼里,眼前这漂亮娇媚的女子,就是沈淮旅途上的一件装饰品,只是比以往要精致一些。

    沈淮知道孙亚琳的德性,就算有把柄给他抓住,也会时不时的想着反击一下,没办法跟她生气,将话题扳回来,说道:“存贷指标,你不用担心,业信银行放出一千六百万的贷款给钢厂,钢厂不可能不把主要帐户设在业信银行。钢厂今年的产值,我的目标是四个亿……”

    “怎么可能,梅溪钢铁厂设计产能就十万吨,你说年产值三个亿,我还信你,”孙亚琳不屑的说道,“余下一个亿,你从哪里变出来?”

    “电炉钢线八万吨的设计产能,是英国工程师给出来的数据,英国人的懒散劲,你又不是没见识过,”沈淮说道,“我们对这条线的产能潜力进行认真的分析,我们有信心投入少量资金加以改造,就能将产能提到一个新的水平上。你要是不信,我们可以打个赌……”

    “打赌就算了,我没兴趣。”孙亚琳打断沈淮的话,虽然她现在还很疑惑沈淮回国后变化怎么可能这么巨大,但她这些天来对梅溪钢铁厂的生产运营状况进行细致深入的考察,觉得真打赌,赢面不会大,她才不能上孙淮的激将计。

    沈淮嘿嘿一笑,说道:“我想,就算是为了服务好我们厂这一个客户,也应该值得业信银行在梅溪镇设一个点吧?当然,我们是表姊弟,相互照顾是应该的。你要是能再放两千万给我们,我还可以给你多介绍几家大客户……”

    “梅溪钢铁厂接下来两个财季,经营状况能保持下去,不用你提,我也会考虑增加给梅溪钢铁厂的信贷口,现在嘛,免谈,”孙亚琳说道,“要我在梅溪镇设个营业点,也容易,答应我一个条件……”

    “你先说。”沈淮说道。

    “你就不能先一口答应下来,我还敢讹诈到你头上?”孙亚琳横了沈淮一眼,说道,“也不会让你多为难,这几年我宾馆都住腻了,现在还不知道要在东华窝多久,不想一直住宾馆里。上回听说你在乡下租了栋宅子,能不能让给我?”

    “乡下的宅子,你不嫌简陋?”沈淮奇怪的问道。

    “你这么懂享受的人,怎么可能简陋?你不答应就算了。”孙亚琳说道。

    沈淮知道孙亚琳还想着之前的那个沈淮。

    看看这宿舍里,简陋的只有一张床,两张小床头柜,四壁用石灰抹了一下,连个取暖器都是临时买过来的,痰盂放墙角,还有淡淡的尿骚、味,显然孙亚琳以为这里是他用来偷情的地方,没想到他在这间屋子里已经住了有三个月。

    不过这边还没下钩,孙亚琳自己撞网上来,沈淮也不会手软,说道:“我以前主要也住市里;乡下这宅子,我正打算改造一下,不过还没有腾出空来呢,你要是愿意接手,我倒不妨把一间屋的居住权让给你……”

    “一间屋,你当我冤大头啊!”孙亚琳横了一眼,便想当这话题没提过。

    沈淮却不轻易放过孙亚琳,说道:“你别急啊,我给你看看改造图……”指着陈丹坐着的屁股下,“那有一叠图纸,你拿过来。”

    陈丹还在为奸情给撞破而尴尬,就坐在那里听沈淮跟孙亚琳说话,这时候才吓了一跳的把藤椅下一叠图纸拿到外屋铺桌上。

    沈淮一直说要把老宅改造一下,陈丹跟小黎自然由着他,但这些天过去,也没见他有什么动静,只当他一时兴起才那么说,倒没想过他还画了一叠图……

    陈丹帮着把图纸打开,沈淮倒是没有精准进行设计,而是利用他初中学过的两年速描底子,把他所想象从公路下来的便道、塬子、宅院以及室内改造后的情形,逐一画出来;还有十几张沈淮专门拍下来的老宅照片。

    老宅放在梅溪镇,也就是普通的民居,青砖黑瓦漆门深廊,要说有什么优点,就是三面都是水塘,种了很多竹树,相对独立而清静。

    对在从小现代化都市、在钢筋混凝土森林里生活、长大的孙亚琳来说,这座如静谧桃源的老宅,给她一种难得的新鲜感跟神秘感,眼睛盯到图纸就亮了起来。

    “改造好,要多少钱?”孙亚琳警惕的看着沈淮,她还是怕当冤大头。

    “国内的物价,顶天花个二十万,也就你一个月的零花钱,”沈淮说道,“要不是我这些年给断了粮,实在窘迫得很,也不至于要你赞助这笔钱。你总不能让我为这笔钱去贪污受贿吧?”

    沈淮服软,孙亚琳就特得意,说道:“nǎinǎi的,我参加工作后,家里就说我该自食其力了,基金会不再发生活费给我。我花的每一分钱,都是我自己挣的。二十万,是我小半年的工资,你当我是冤大头啊。”

    陈丹只能撑着下巴坐在旁边听沈淮跟孙亚琳讨价还价,她本来听沈淮说改造老宅要投入二十万,还吓了一跳;又听沈淮说二十万不过是孙亚琳一个月的零花钱,心想这些富豪子女怎么不把钱当钱,一个月二十万怎么花得出去?又听孙亚琳说二十万现在是她小半年的工资,又诧异业信银行的管理人员工资怎么高得离谱?到最后心思就从老宅改造上岔开了。

    “我就不信你没有sī房钱,外面那款三叉戟,总不会是你在参加工作之前就买下来的吧?”沈淮眼睛瞥出去,说道,“我这几年是没有机会玩车了,但还认得这辆玛莎拉蒂这是新款。我想就算业信银行有一定数量的特批车,这车进口到国内也要超过两百万了吧。你该不会从业信银行把今后四五年的工资都预支出来了吧?”

    孙亚琳蹙着眉头犹豫了一会儿,看着老宅的照片跟效果图又实在诱人得很,咬牙答应下来:“就这一回,下不为例;你姑nǎinǎi我的sī房钱也快见底了。”

    “那你暂时住哪里,筹备小组要不要还都住到陈丹的酒店去?”沈淮问道。

    孙亚琳瞪了贪婪无厌的沈淮一眼,说道:“筹备小组暂时都住南园宾馆,里面有几个好色的家伙,以后会考虑在市区租房子开展工作。我不想跟他们挨得太近,才想着过来投奔你,我想这回渚溪酒店的房价应该正常了吧?”

    陈丹在桌下掐了沈淮一下。

    沈淮委屈的看了陈丹一眼:我把自家表姐都宰了,还不是都为了你?又问孙亚琳:“苏菲娅呢?”

    “她还要留在省城学习中文,所以暂时不会调到东华来工作。”孙亚琳说道。

    老宅说是改造,还没有影子呢,孙亚琳还只能继续住在渚溪酒店,但孙亚琳答应掏钱,老宅改造的事做起来也快。

    陈丹直接带孙亚琳去酒店入住,沈淮上午在钢厂办公,整个下午都在镇上参加党政会议。

    不过沈淮下午刚到办公室,就接到县委书记陶继兴以及县委组织部的电话,才知道陶继兴在上午的县常委会议,就提出梅溪镇人事调动的问题。

    本来这种事不可能两三天内就拿出决定来,但是短短两天时间里,连续发生市委书记视察梅溪钢铁厂肯定钢厂整顿成绩以及梅溪中学受社会青年冲击、师生被伤害又牵出性质恶劣大案等好坏皆全的大事情,县里也需要对梅溪镇的工作快刀斩乱麻,避免波及更深、更广。

    上午的县常委会议,就做出调杜建到县计委担任副主任、沈淮担任镇党委书记的决定,组织程序也会在春节之前就走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