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一百一十六章 新人秘书

第一百一十六章 新人秘书

    (今天红票破万,十二点加更一章)

    沈淮这两天把学堂桥村走了一遍,对学堂桥村的危房情况很清楚,当即就直接向学堂桥村支书部署防灾的任务:

    “学堂村,还有六处特危房,分别是在一组、六组两户、七组,十一组有两户,你一定要确保这六户人家在天黑之前搬到安全的住处去。如果村里没办法安排,要及时跟镇上请求支援。其他有可能发生雪压坍塌的危房,村干部也要一家一家去排除,要做到心里有数。易塌的房子,天黑前要组织清一次屋顶积雪,不要有什么侥幸心理。一旦出现压伤甚至压死人的事故,你面临的不仅仅是撤职,你要把这个想清楚……”

    沈淮这时才搭寇老头的话:“我还要赶回镇上部署防雪灾的事情,没有太多的时间跟寇老爹你解释什么;我现在是直接要求你跟寇萱坐我的车去镇上……”

    沈淮说得这么严肃,寇老头嚅囁着说不出话,只能点头答应下来。

    沈淮走过去,将寇萱连人带被掖好,说道:“要是碰到、挤到你的伤处,你就直接喊疼,”也顾不得倔强的小姑娘脸憋得通红,眼睛里有太多的不情愿,连着被子就把她抱了起来,又跟小黎说道:“你找件衣服帮寇萱盖着脸,外面还要冷……”

    小黎这边七手八脚的把寇萱的衣服简单收拾了一些,就跟着走出来。黄新良、褚强他们不好意思跟沈淮争着抱小姑娘,则把小黎骑过来的自行车以及寇老头收拾的东西举着到村便道上车。

    从镇上下来时是三个人,回去时是六个人,寇萱还必须要躺着,只能褚强开车,黄新良坐副驾驶位,沈淮、小黎、寇老头挤在后面,小心翼翼的让寇萱躺在他们的腿上。

    安排住渚溪酒店也不合适,渚溪酒店还是要以经营为先,需要先保证孙亚琳以及业信银行的人员享受到高品质的服务,沈淮就直接将寇老头跟寇萱再安排住进镇卫生院。

    镇卫生院是镇上的资产,效益不好,也没能承包出去,主要靠镇上的卫生经费撑着,有十来张住院病床,临过年也没有谁有心思在镇卫生院住院。沈淮考虑到要是有村民临时搬出来没有地方安置,都可以临时安置过来。

    沈淮没有在镇卫生院耽搁什么,就赶回镇上,把何清社、李锋、黄新良、郭全等人都召集起来开会。

    东华每年的防灾重心,在防台、防涝、防洪三防。历年罕有这么大的雪,何清社、李锋等老基层都没有处置经验,也没有特别警惕,再说市县也没有布置什么防灾任务。

    沈淮当即打电话给气象部门,确认雪势很可能会持续到明天凌晨,也顾不上等市县下什么指示,就与何清社、李锋等人当即决定通知各村委及镇区两个居委会部署防雪灾事宜,要求村干部逐一排查各村易垮塌的危房,转移群众。

    不管年尾不年尾,沈淮要求镇上的驻村干部立即下去,监督、指导各村完全防灾及危困房群众转移工作。

    今天本来约好赴杨海鹏在渚溪酒店的宴,沈淮在办公室盯到八点钟,确认全镇上百户特危房的住户都临时转移到安全的住处,又临时安排副书记李锋及党政办主任黄新良留下来值夜,才在杨海鹏接连几个电话的催促下,赶到渚溪酒店赴宴。

    之前担任副书记,分管经济,沈淮只要抓钢铁厂跟资产办;如今是党委书记,是统辖全局的一把手,全镇五万口人,方方面面都要负起责任来,沈淮就感觉到压在他肩上的压力陡然大了起来。

    *************

    沈淮习惯从侧门上楼,能避开其他在酒店用宴客人的眼光,没遇到陈丹,就直接进了杨海鹏约好的包厢。

    推开包厢门,看着周明、杨海鹏、赵东、肖明霞、熊黛妮、熊黛玲以及杨海鹏几个都在,沈淮看到桌上摆着的冷菜盘子都未动,笑着问:“你们什么时候这么守规矩,等我到八点钟都没有动筷子,肚子可不要饿穿了?”

    “苏秘书坚持要等你的……”周明站起来说道。

    沈淮这才注意到贴侧墙而坐的青年是个生面孔。

    这个“苏秘书”这时候才转身站起来,伸过手来,说道:“苏恺闻,这几天常听谭书记说起沈书记你。今天我特意跟谭书记请了假,希望不会太冒昧……”

    沈淮心头蒙上一层阴云,握过苏恺闻的手,笑道:“海鹏他们也真是的,也不早说一声,要叫谭书记跟老熊知道我这么怠慢谭秘书你,指不定又要教训我一顿。”

    “沈书记忙着公务呢,我要周哥跟海鹏不说的。”苏恺闻言辞恰当的替周明、杨海鹏开脱。

    沈淮这时候看到坐在苏恺闻身边的那个漂亮女孩子,眼熟得很,心里更觉得寒冷:今天的意外还真是多啊!

    沈淮还是笑着朝谭启平的女儿谭晶晶欠身过去,带着不掩饰的惊讶,问道:“这是晶晶吧?晶晶你几时放假到东华了,谭书记倒也没有说一声你放寒假会到东华来?”

    谭晶晶长得像她妈,珠圆玉润,圆脸,还有些婴儿肥,眼睛显得狭长,齐肩发,跟熊黛玲是不同类型的美貌;沈淮只在谭启平书房办公桌上的照片里看见过她。

    “刚到三天,”谭晶晶显然还没有办法自如的应付沈淮如此外交形式的亲切,细声细气的,还带点小羞涩的回答道,“常听我爸、我妈说起你来,就跟着恺闻过来蹭饭吃。”

    沈淮这时候才余暇转看头周明、杨海鹏一眼:周明满意洋洋得意,杨海鹏脸上有尴尬。

    沈淮搓了搓手,说道:“海鹏一个电话接一个电话的打给我,我早该有意识到有重要人物出席了。让晶晶跟苏秘书饿着肚子,真是怠慢不浅啊。这样吧,你们就通知开席,我去一下洗手间……”

    沈淮刚走出包厢,陈丹就从别处追过来,跟着进了洗手间,紧张的问道:“周明介绍说这个苏恺闻是谭书记的专职秘书,还有谭书记的女儿——杨海鹏订桌,都没有说过他们要过来。你之前也没有说起过,怎么突然就过来了?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沈淮笑了笑,摸了摸陈丹嫩腻的脸蛋,说道:“谭书记是市委书记,自然要有专职秘书,这有什么奇怪的?谭书记的女儿还在上大学,放寒假到东华来,有什么奇怪?不要多想什么了……”

    沈淮知道陈丹的心思还是蛮敏锐的,知道他从来都没有提到谭启平有什么专职秘书,突然间谭启平的专职秘书就带着谭启平的女儿直接闯到渚溪酒店来,必然有诡异的地方。

    沈淮一时间也无法把宋家对他视如弃子以及谭启平很可能已经看透里面的玄妙、从此很可能会把他边缘化的事情说给她听。

    从接到“他父亲”电话的那一天起,沈淮对今天的局面有所预料,也就初看到苏南、谭晶晶的那一刻有些吃惊外,现在倒也冷静下来。

    谭启平也许不会再像以往那样支持他,故而在专职秘书这么重要的人事选择上,都没有及时的知会一声,但沈淮觉得也没有必要把问题想得太严重。

    谭启平既然让苏恺闻跟谭晶晶过来跟他见面,就说明谭启平即使有意将他边缘化,但也没有把他踢出圈子的意思。

    不管怎么说,沈淮他就算是宋家的弃子,也轮不到谭启平来踩两脚。

    谭启平也明白这么个道理,但在真正搞明白沈淮为何给宋家放弃之前,也不可能再多大力的支持沈淮,边缘化无疑是最合适的处置。

    这就是沈淮当前要面对的局面,虽然有些失落,但也谈不上有多坏。

    “咳!咳!”杨海鹏在外面轻声咳了两声。

    沈淮拍拍陈丹的脸蛋,让她放心的离开,看着杨海鹏走进来。

    “周明他带苏秘书跟谭书记的女儿过来了,我跟赵东都吓了一跳;苏秘书倒是说要耐心等你,只是周明催着我打电话……”杨海鹏尴尬的说道。

    沈淮笑道:“多大的事,值得你来解释一下?”

    谭晶晶现在看上去是个没太多心机的女孩子,应该是纯粹跟过来玩的。

    苏恺闻满脸笑,说话也客气,但周明催促杨海鹏打电话,他没有阻止;还故作神秘的跟着周明过来搞突然袭击,那就说明他是过来扬威的。

    苏恺闻这是要沈淮明白,从此往后,在东华唯有他才是谭启平的嫡系,沈淮他不过是这个圈子的边缘人,要沈淮认清楚自己的地位。

    即使是同处于一个圈子,也面临着竞争。沈淮暗地里想:苏恺闻一出现就咄咄逼人,大概是怕自己对他的市委书记秘书的位子有威胁吧?

    沈淮自然不会想着去当谭启平的秘书,但苏恺闻视他为威胁,一定要在大圈子里再画小圈子,有些事情也就由不得沈淮做主。

    沈淮现在是有点被动,甚至不知道苏恺闻是什么来历,心想:这是谭启平对自己的警告?警告自己没有把实际的情况跟处境向他如实汇报?

    还是说谭启平是玩上位者的平衡艺术?一个上位者,并不总算愿意看到手下一团和气的。

    沈淮嘴里说得轻松,但心里很高兴杨海鹏这时候能走出来,特别是杨海鹏在意识到问题不正常的情况下,还能当着苏恺闻的面追出来,就更加难得,不然沈淮真的就要考虑限制鹏海贸易依附的梅溪钢铁厂身上进一步发展。

    沈淮要扶持的是盟友,要扶持的是支持他的人,而不是对他有威胁的对手甚至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