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一百二十八章 周裕的印象

第一百二十八章 周裕的印象

    时间:2012-08-25

    周裕知道这事的前因后果,也觉得很意外。

    沈淮给她的印象是复杂而错乱的:

    沈淮市政办工作大半年时间,她都以为他是个不学无术且贪色傲慢的一个人。陈铭德因病猝逝前后,沈淮的表现则颠覆了她之前的印象。

    泳池的意外相遇,沈淮自己半裸的身体面前那么笨拙的反应,反而叫她生一些好感来,也莫名其妙的心生一些男女之间才会有的情愫。

    周裕后来也反思过,以为自己是太久没有那么亲近的接触男人了,泳池的意外接触,才会叫她难免对男女之事有些遐想跟渴望。不一定就是沈淮,换了别的优秀男人,周裕心想自己都会有一些情不自禁的想法?

    不过这么长时间没见面、没接触,即使此前有那么一点男女之间的想法,也叫时间磨得浅淡近无了。

    即使不是因为沈淮,梅溪镇划并到唐闸区的进程越来越快,周裕也一直都有关注梅溪镇,所以知道沈淮梅溪镇做的那些工作。也恰恰是沈淮大力整顿梅溪钢铁厂并卓有成效,才叫唐闸区对梅溪镇划并一事的态变得积极起来。

    撇开私人间的恩怨,周裕还是极欣赏做事有魄力、有能力的男人。沈淮虽然年轻,但无疑极符合周裕对一个成功男人的认同标准。

    不过,周裕之前只知道梅溪钢铁厂沈淮的手里短时间就奇迹般的振兴起来,但并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此时听梅溪镇的官员说起沈淮给泼洗脚水的事情,周裕的心里就异常的感慨:沈淮能这么短的时间里,叫梅溪钢铁厂迅速振兴起来,绝对不是偶然。

    官宦子弟她见得多了,她也猜测沈淮的家世可能要比普通的官宦之家强势得多,但她沈淮身上看到一些官宦子弟通常所不具体的品质。

    也许她弟弟周知白论学识、论能力、论处世圆滑,不会差沈淮太多,但周裕知道她弟弟骨子里有一种很难克服的傲慢劲:

    换作弟弟周知白处沈淮的位置,他会主动替旧怨甚深的前任去擦屁股吗?

    他会给泼了一盆洗脚水之后,浑当没这回事的不改初衷吗?

    他会梅溪镇财政如此紧张情况下,会有魄力为不应该他担的责任,做出这样的保证吗?

    看着沈淮烧得通红的脸,沈淮陈铭德病逝之前给她的的印象,这一刻都模糊掉了,周裕鲜明的记住了沈淮陈铭德因病猝逝前后所表现出来的机变跟智慧、泳池相遇的笨拙跟体以及此时的大气量与对工作的执着……

    沈淮不知道周裕心里的波澜,他缓过气来,虽然气息还是短促,但眼前不那么昏黑,撑着坐到台阶上,说道:“我没什么大事,就是有些热,”要何清社他们不要大惊小怪,“扶我回办公室歇一下,就麻烦老何你陪周区长他们去镇小慰问受灾群众去……”

    沈淮撑着要站起来,没能站住,腿就打软,身子直往下滑。周裕挨得近,又将他抱怀里,跟何清社说道:“沈书记这情况,一定要马上送医院去抢救,不能拖延……”

    沈淮也知道自己的身体再不送医院会撑不下去了,看黄良要跟过来,熬住意志没让自己昏迷过去,跟何清社说道:“我生病的事情,不要说出去。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有数,去医院挂两瓶水就能缓过来,不要大过年的让大家都不得安生,”又跟黄良说道,“让小褚陪我过去就可以了,你陪过何镇长跟区里的领导后,就回家过年,明天你还要到镇上值班呢……”

    黄良即使对沈淮畏惧多过尊敬,但这十天前后,他作为党政办主任跟着沈淮跑前跑后,算是对沈淮的工作有直接的感触,这时也叫他世故圆滑的内心禁不住深受触动。

    周裕本来想应该由梅溪镇的人负责送沈淮去,但转念又蹙着眉头说道:“市内的医院,现的床位都非常的紧张,我还是亲自走一趟,”又跟随同过来的区办副主任说道,“你代表区里,陪何镇长去看望受灾群众,事完了就直接回家过年……”

    何清社除了陪同区里官员给受灾群众去拜年之外,还留镇上值班,实是走不开。

    也知道整个东华市受雪灾影响,大小医院的床位都给挤满了,也许有少量高干病房留下来,但不是乡镇一级的官员能享用的。周裕愿意出面把这事揽下来,何清社也只是代表镇上表示感谢,就让褚强陪同过去照顾沈淮。

    当然,何清社听说沈淮市里时,跟同事的关系并不融洽,但见周裕如此关心沈淮的事,心想有些传闻或许不值得相信。

    沈淮又叮嘱何清社不要惊动了谁,就叫褚强搀着坐进周裕的车里,看着周裕从另一侧上车,强笑道:“这回算我欠你的……”

    沈淮车上还是昏迷过去,丧失意识之前,只记得还是栽到周裕的怀里,撞到她的胸上,周裕好像还吃痛的小叫了一声。

    再醒过来时,已经躺病床里,没看到周裕的身影,自然也看不到她那张娇美媚艳的脸蛋,倒是何清社、李锋、黄良、郭全、禇宜良、褚强、赵东、钱惠、邵征、汪康升、潘成等人都围床前,紧张的看着他睁开眼睛。

    也许是药效挥了作用,沈淮感觉意识清醒了许多,身体也没有昏迷之前那么虚跟沉重,应该是退了烧,又输过液的缘故。

    除了身体微微有些麻,点滴从左手背注进来有些冰凉之外,倒没有特别的不适,也知道难熬的那阵撑过去了;沈淮挣扎着要坐起来,赵东给他背后垫了一个枕头。

    “怎么你们都这边?我昏迷了多久,不会已经过年初五了?”沈淮笑问道,看着病房里亮着灯,窗外的天差不多都要黑了下来。

    “你昏睡了有个小时,除夕还没有过去呢。”何清社见沈淮说话有些精神,也就没有那么担心,把沈淮枕边的手表拿给他看,已经过点钟,难怪看外面天都黑了。

    沈淮千叮咛、万嘱咐不要惊动别人,不过何清社听到沈淮送往医院的途昏迷过去,不敢大意,赶忙换其他人到镇上替他值班,他汇合李锋后就赶到医院来看治疗。

    沈淮知道围床前的这些人,都病床前坐了一下午等他睡醒过来,心里颇为感动,说明他这段时间梅溪镇的工作没有白费。

    “医生说我是怎么回事?”沈淮又问道。

    “高热四十,整整拖了两天再加上过疲劳,身子就经受不住。也怪我们没有能够很好的关心你的身体,”何清社说道,“这事陶书记已经狠狠的批评了我们。好沈书记你身体素质好,退过烧就熟睡过去,不然我们都没有办法跟陶书记交待……”

    沈淮虽然不想惊动谁,但他都病到昏迷的程,何清社他们又不知道具体情况,自然要及时跟县委汇报。

    “陶书记忙之脱不开身,已经连续打了两个电话过来询问你的情况了;三点钟的时候,市委熊秘书长也亲自过来了,没让叫醒你……”何清社继续说道。

    褚强旁边把一张纸条递过来,说道,“周区长看你挂水后,体温降下来,就先回去了,说是有事就打她的这个电话……”

    沈淮心想熊斌都知道他生病,还亲自到医院走了一趟,那说明谭启平也应该知道他生病的事,不过觉得还是先回熊斌的电话,不能把顺序搞岔了。

    沈淮也不会当着这么多的面给熊斌通电话,笑着问众人:“你们还站这边干什么?本来是一场小病,你们这一围,我醒过来还吓一跳,以为这下子要交待掉……”欠着身子要把大家都赶回家过年去。

    “让褚强留下照顾沈书记你?”褚宜良说道。

    “千万不要,这小子留下来,会严重影响我勾搭医院里的小护士。”沈淮笑道。

    旁边正帮沈淮看吊瓶的护士,听到沈淮竟然醒过来就把玩笑开到她头上,粉嫩的脸顿时红到耳朵根,横了沈淮一眼就出了病房;剩下一群大老爷们哈哈大笑。

    何清社、李锋他们也知道沈淮有些电话不方便当着大家的面回,看沈淮都有力气说笑了,脸色也恢复过来,也就放心的告辞离开。

    赵东没急着走,留下来问沈淮:“要不要告诉陈丹一声?”

    陈丹没有手机,家里又没有装电话,这时候派车去接陈丹,未必就太大题小作了。

    沈淮摇了摇头,不让赵东么这么干,他宁可自己孤零零的躲病房里过年,也不想陈丹不能安心的跟家人团聚。

    沈淮看病床边竟然有电话,心想这病房还真不是普通人能享用的,问赵东:“老熊那边是你说的?”

    “何镇长说你特意吩咐过不要惊动谁,我就没有给老熊跟海鹏打电话,”赵东说道,“应该是县委陶书记打电话给老熊或者谭书记的;老熊没打电话就直接过来了……”

    沈淮点点头,熊斌是市委副秘书长、市委办主任,自然不可能坐病床里等他醒过来,能直接赶过来看望,也算是念情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