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一百三十八章 钢铁雄心

第一百三十八章 钢铁雄心

    时间:2012-08-29

    吃过饭,沈淮就要离开,孙亚琳不想大年初一孤零零的困坐宾馆,死皮赖脸的坐上他的车:“我想我们昨天谈得那么开心,你不会狠心把我孤零零的丢下来?”

    “你就不怕我这是贼车?”沈淮问道。

    “我跟你一起,谁打劫谁都不一定呢。”孙亚琳不屑的说道,摆出一个跆拳道的手势。

    沈淮苦笑一下,说道:“得,看你这么可怜,也就我会勉强收留你。不过我这车太破,开你的车。小两万的车,我也来过过手瘾……”钻进孙亚琳的三叉戟,就直接往鹤塘镇开去。

    梅溪临河,鹤塘临江。

    过梅溪大桥,走梅溪钢铁厂以西的一条砂石道往南开,不到两公里就是渚江边。开车上江堤公路,两边皆是种植有二三十年的高大白杨树,此时天寒地冻,渚江水也冷得白。

    “梅溪镇离江边这么近?”孙亚琳她对东华的地理没有什么概念,到东华后,就是市区、梅溪镇两边走,还第一次看到东华段的渚江大堤,也没有想到梅溪镇离江边这么近,“那梅溪钢铁厂怎么不建到江边来?”

    沈淮笑了笑,说道:“七十年代里,村村社社都炼铁炼钢,根本就没有什么工业布局的概念。梅溪镇的钢铁厂好不容易挣扎着生存下来,到八十年代后期扩大生产时,地方保护主义又抬头,梅溪镇自然不愿意把自己碗里的肉给别人分吃了,又没有重起炉灶的魄力,还靠着老厂扩建厂区,所以就造成今天‘既不靠江、也不靠河’的尴尬局面,无论是原料进厂,还是钢材出厂,只能依赖公路运输,偏偏梅溪镇又没有一条像样的公路……”

    “从长远来说,钢厂还是建江边合适,”孙亚琳从事工业金融有四年之久,对工业布局的认识也水准之上,“怎么,你今天没事载我到江堤来,吃饭时又提到码头的事,是不是考虑以前扩产时,将厂建鹤塘镇?”

    “是你死皮赖脸跟过来的好?”沈淮笑了笑,转身往北看,能清楚的看到梅溪钢铁厂生产一部的炼铁高炉,说道,“为什么梅溪钢铁厂的厂区不能一直扩张江堤这边来呢?”

    “你做白日梦?”孙亚琳轻蔑的说道,“这块地看着是不远,但厂区真要一路扩张过来,少说也要有五千亩地啊。国内好的几家钢企,我都去过,五千亩地的厂区,至少能容纳万到八万吨钢产能。国内去年的总钢产量多少,有没有过七千万吨?你是奢望梅溪钢铁厂能坐上国内第一钢企的宝座?”

    “也许是我过于乐观,不过你也太小看国内展的潜力了,”对孙亚琳的嗤之以鼻,沈淮不介意的笑了笑,说道,

    “欧美等国,完成工业化的时候,人均钢铁年消费量大约是07到1吨。以此计算,国实现工业化时,钢铁年消费量的顶峰应该是85亿到12亿吨。欧美等国完成工业化的时候,人均钢铁蓄积量是20吨,以此计算,国要实现工业化,国内钢铁消费总量就要达到两四十亿吨。现国内的钢铁年消费量不过八千吨,累积消费量才十亿吨左右。你说说看,当国坚定不移的冲着工业化、现代化这个目标迈进,成为一流的强国、大国,钢铁产业的展空间到底有多大?”

    孙亚琳敛起声,虽然昨天夜里已经彼此达成合作的默契,但此时现,她对沈淮的梦想了解依旧太少。

    要不是看到梅溪钢铁厂沈淮手里奇迹般崛起,沈淮这时站江边说这般话,她一定当他是神经病。这时看到沈淮站那里,丝毫没有因为给谭启平疏离而受打击的样子,还意气风的指点江山,心头涌上太多陌生而奇的感觉。

    她总算能确定,之前那个她所熟悉且厌恶的沈淮不存了,虽然她不知道沈淮回国三年来生了什么事情,但知道眼前这个男人有着太多叫人惊奇、挖掘的地方……

    “熊斌八十年代期执掌市钢铁厂,曾计划要把市钢铁厂的年产量做到两万吨。很可惜的是,市钢铁厂产能做到四十万吨时,熊斌就能调离了市钢铁厂。差不多七年时间过去,市钢铁的年产量只增加不到30%,”沈淮说道,“熊斌八十年代期就有那样的雄心壮志,马上就要奔二十一世纪了,我想我总不能比他差?”

    “是吗,熊斌搞经济真有这么厉害?”孙亚琳对东华的往事不甚了解,业信银行跟市钢厂也没有业务上的往来,故而对熊斌早期执掌市钢厂的情况不了解,说道,“不过我们收购天衡大厦,熊斌是谈判组成员之一,确实要比梁小林、顾同厉害一些……”

    沈淮淡淡一笑:谭启平轻视他,说到底还是有熊斌可用。

    谭启平的心里,多半也认为熊斌搞经济的能力比他强。而且熊斌的级别那里,甚至谭启平掌握东华大局之后,熊斌就能直接成为市里主抓工业展的副市长,而不像他这样受到年龄跟资历的天然限制,他毕竟是太年轻了。

    “路还是要一步一步的去走,”沈淮说道,“钢厂今年要扩容电站,增加自身的电力供应,这边也要建一座货运码头跟堆场,才有可能叫钢厂的年产量摸到二十万吨的边。而到这时,钢材就要往远的区域市场输送。无论是钢材还是原材料的运输成本,就需要锱铢必究了……”

    不去管沈淮那遥不可及的梦想,见沈淮今年就有打算鹤塘江边建码头、堆场,也知道他的雄心不小。眼下东华只有一条货运铁路跟其他地市相接,但铁路的终点城北,挨着市钢厂,离梅溪钢铁厂还有二十多公里路。

    铁路运输要比公路运输便宜一半,而走渚江航运,运输成本是仅有铁路的三分之一。虽说鹤塘镇建码头、再从码头建一条便道到梅溪钢铁厂成本很高,但无疑能叫梅溪钢铁厂往后具成本上的优势。

    沈淮没有说,但孙亚琳相信他的第一步目标应该是把市钢厂打压下去,叫谭启平无法忽视他的存,也许到那时,孙家及宋家该要重视审视这个不肖子弟了?

    只是沈淮今年就要着手建码头、堆场,数以千万的资金从哪里筹?孙亚琳突然有一种上了贼船的感觉,这小子该不会把业信银行当成他的提款机了?

    鹤塘由乡改镇才两年时间,规模要比梅溪镇小得多,就一条街,镇政府、镇小、镇初、机修厂、丝绸厂、供销社、信用社、农贸市场以及零零散散的商店分布这条街。

    三年的春节,年味还很足,街道狭窄,但路两边到处都是鞭炮屑。有许多儿童拿着鞭炮满街乱窜,穿着崭的衣裳,镇心的供销社及周边商店虽然都还正常营业,人流也就比往略多一些。

    东华,春节几乎是一年当是唯一赌博合法的时间,从年头忙碌到年尾的人们,也难得放松下来,三五人或多人关屋子里摸两把牌为乐。

    陈丹惦记着前天跟沈淮分开时,看他的脸色很差,下午又拉着小黎、陈桐走到镇上给沈淮打电话。

    陈丹到一家商店门口打公用电话,路边有人摊开一块布卖明星照,小黎蹲那里捡看毛宁、杨钰莹等当红明星,陈桐则坐他姐年前给他买的摩托车上抽烟。

    “这不是陈桐吗?”有个脸上横长着一道疤的青年走过来,他二十岁出头的样子,看到坐摩托车上抽烟的陈桐,有着乍相遇似的惊喜,走过来拍着他的肩,又摸着镗亮的摩托车龙头弯,说道,“这摩托车真漂亮,可花了不少钱?听说你姐梅溪镇又找了个野男人,连着你也达了啊。”

    陈桐听不得别人编排他姐,勃然色变,猛的将那青年推开:“你是什么意思?你他妈找打。”

    “陈桐!”陈丹看着陈桐要跟别人打架,电话顾不上打,连忙走过来拉住陈桐。那个小青年她也认识,就是当时学校给陈桐打骨折的那人,彼此间有怨恨,为这事她一家人已经吃够了苦头,她不想陈桐再冲动着打架。

    而且这人有三名同伙路边往这边看来,摆明了是过来挑衅的……

    还没有等他接起来,昨天陈丹打过来的那个电话号码手机上闪烁了两下,就挂断了,沈淮还以为生什么事情呢。开车过来,沈淮就看到陈桐跟四个小青年虎视眈眈的对峙,陈丹拖住陈桐不让他动手。

    “你姐找野男人,把你也养起来,你妈牛、逼什么啊!”

    脸上有疤的青年这些年还记着当前给陈桐打骨折的仇,之后陈桐就参军去了,叫他找不到寻仇的机会,这次镇上遇到,又仗着有同伙成群结队,自然是极侮辱,要挑衅陈桐先出手……

    “叭叭!”

    疤脸青年站路牙子上,没注意有辆小车悄无声息的开过来,又猛的就他的耳后根按了两声喇叭,下意识的以为是有车子从后面撞过来,惊吓之下,身子失去平衡,就直接倒磕车头上。

    没等疤脸青年过来找诲气,沈淮猛的推开车门,气势汹汹的揪住疤脸青年的衣领,“啪啪”就两巴掌狠狠的扇过去:“你他妈没长眼睛,你知道我这辆车多少钱,你知道我这车要掉块漆,你妈要卖几年才赔得起?”

    疤脸青年给沈淮两巴掌抽得蒙,想着这两巴掌给打得冤,但他的同伙见沈淮气势足、派头大,而这辆车明显看着就要比镇上牛万那辆皇冠还要气派,知道这种人物不是他们能惹的,不敢冲上来帮忙,就想着退缩……

    疤脸青年摸着给扇肿的脸,一脸蒙的看着沈淮,连句狠话都不敢说。

    沈淮朝疤脸青年瞪眼道:“算你妈运气好,下回再让我看到你不长眼睛,抽不死你……”

    孙亚琳下车来,饶有兴趣的扒车门看着沈淮那里教训小混混,笑着说:“你怎么就知道欺负这些小混混啊?怪没出息的。”

    沈淮不理会陈亚琳,跟陈桐说道:“你今天是不是要去厂里加班,怎么没出息跟这小混混打架……”又挥手让陈丹跟小黎坐他的车走。

    那四个小混混这才知道开车来的一男一女跟陈桐姐弟认识,但还是不敢冲上去动手,只得灰溜溜的看沈淮他们趾高气昂的开车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