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一百四十四章 旧识

第一百四十四章 旧识

    在会议之前,区委书记杨玉权先把沈淮、何清社以及袁宏军叫到他办公室里。

    杨玉权是前市委书记吴海峰提拔上来的,与吴海峰一样,都是退伍军官出身,虽说退伍好些年,言行举止之间还是有一些军人的痕迹,浓眉大眼,削瘦的脸颊,表情也显得严肃。

    杨玉权对沈淮、袁宏军以及何清社三人,就远没有潘石华在大楼门厅里表现得那么热情,让沈淮他们坐下来,只是询问了两个镇受灾群众安置等问题,也无意在会议之前,就把区里对两镇财政及建设规划的基调相告,就问办公室主任会议准备的情况。

    离约好的会议时间还有一个小时,看杨玉权无意让他们留在办公室里继续攀谈,沈淮与袁宏军、何清社就知情识趣的先退出来。杨玉权与潘石华一冷一热,反差很大,以致袁宏军从杨玉权的办公室出来,忍不住的耸了耸肩。

    也许是潘石华对梅溪、鹤塘两个镇过于热切,从而使得杨玉权的态度从反方向变得冷淡……这个倒符合国内官场的常态:你热切的事,我就泼冷水。

    退出来也不能在接待室闲着,沈淮、袁宏道还得央求着区委办主任带着他们到各个区领导办公室里挨个拜访,混个脸熟。

    周裕的办公室在三楼西首,跟其他几个副区长办公室并列。跟葛永秋给吴海峰压了一手,没能直接担任霞浦县委书记一样,周裕作为市政府办副秘书长,平调到唐闸区也没能担任常委以上职务。

    今天区常委会议主要讨论梅溪、鹤塘两个镇以后财政及建设规模,除了区常委成员外,也就两镇相关人员能够列席会议。

    周裕站起来,晴蜓点水的跟沈淮他们握了握手,问了一些归她分管的事情,就客气而疏远的送沈淮他们出办公室,也许是因为袁宏军在场,也许是因为梅溪钢铁厂削减对鹏悦炉料采购比例的事情。

    区里对梅溪、鹤塘两镇的财政及建设规则,并没有超过沈淮的想象。

    区里这时既想享受到梅溪、鹤塘两镇并过去之后,向东南翼发展格打开的好处,暂时又不想从本身就不是十分宽裕的区财政挤出钱来,大力支持梅溪、鹤塘两镇的建设。

    区常委会议,几乎没有争议的就讨论决定了梅溪、鹤塘两镇今后三年过渡期内财政自支自收的大方向,区里只会稍有倾斜的给予少量建设资金上的支持,当然标准是远远不能跟唐闸区所辖的其他街道跟乡镇所相提交论的。

    看袁宏军坐在旁边不怎么吭声,也没有跟鹤塘镇多争取什么利益的意思,沈淮知道他对这个结果也应该有些心理准备。

    会议结束,潘石华另有事情要处理,其他区常委也无人想搭理沈淮、袁宏军他们,就各自散去,沈淮、袁宏军、何清社、朱学祈两个镇的党、政一把手坐会议室里面面相觑。

    “我就说过,划并过来,肯定是个姥姥不亲、舅舅不爱的局面,”鹤塘镇长朱学祈忍不住发牢骚来,说道,“以前好歹能从县里讨点油水,这下子可好了,光靠鹤塘镇收上来的那点税费,喝西北风都不够……”

    沈淮脸上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梅溪镇经济发展再滞后,也是霞浦西南片的中心镇,工商业发展要比周边鹤塘等乡镇好许多。

    之前是一直讨论只是要把梅溪镇并到唐闸区,跟鹤塘镇没有关系,所以鹤塘镇在财政上一直能得到县里的支持。这次城区调整,是考虑要给唐闸区往东南翼发展更大的空间,才一次性把鹤塘、梅溪两镇都划并过来。

    这次划并,梅溪是有准备的,也是积极要求的;鹤塘镇就多少有些被动。

    “在这边发什么牢骚,换个地方说话……”袁宏军说道。

    ***************

    沈淮他们走出区政府大院,就有个肥头大耳的中年人陪袁宏军的司机在外面等着。经介绍,才知道这中年人是鹤塘镇一家砂石场的老板,姓杨,名字没有听清楚,有些拗口,早年靠在渚江里挖沙发家,如今手下有好几条挖沙船。

    姓杨的砂石场老板在前面带路,袁宏军拉沈淮坐一辆车。两人坐在车后座谈话,等车停下来,沈淮才注意到车子停在英皇国际会所前面。

    沈淮打心底不愿意跟袁宏军初次吃饭,就直接到这种吃喝玩乐一条龙服务到位的场所来。

    沈淮刚要提议换地方,这时候英皇国际的大厅内已经有一个年轻女郎小跑过来负责招呼他们,帮忙打开车门。

    那个年轻女郎看到沈淮坐车后排,愣了一下,先是错愕,手下意识的缩了一下,继而才以惊喜的神态,说道:“这不是沈秘书吗?沈秘书你可是很久都没来关照英皇的生意……”

    得,想装正经都没有办法。

    沈淮暗道,幸亏之前的他喜好良家,到东华后也是受陈铭德的约束,几次出入英皇都是逢场作戏,好像没有太乱搞。

    眼前这个女郎,沈淮记得她是英皇国际的公关经理,既不是包厢陪客的小姐,也不是管理小姐的妈咪,而是英皇国际市场部门的营销人员,挂着公关经理的头衔,招揽、维护客户,算是一份正经的职业。

    虽说英皇国际不做正经生意,但在这一点上倒体现出几乎比东华所有餐饮娱乐场所都高的管理水平来。

    但见年轻女郎穿着黑色的职业套装,里面穿着雪白的大翻领衬衫,个子不是很高,穿着黑色的细尖根高根鞋,走起路来婀娜多姿,颇有风情,脸蛋白皙,虽然算不上极漂亮,也一个很有味道的漂亮女人。

    这种女人虽然在这种场合工作,身上难免会沾染有风尘味,但毕竟有正常家庭的职业女性,又比普通女人更识风情。按照之前沈淮的脾气,他是极愿意花水磨工夫去吃掉这种女人的。

    翻看之前沈淮的记忆,几次到英皇国际来玩耍,也是有意的想对她下手,言语举止对她都有暧昧,就在陈铭德死之前的几天,沈淮的手都已经摸到她身上去;她虽然拿他的手拿开,但似乎拒绝得不是很坚决。

    此时的沈淮,自然不想跟眼前这个女人重续前缘,他甚至都不记得这女人叫什么名字。

    倒也不是说沈淮现在就变得多单纯,而他知道,男人想做一番事,就要控制下半身,不能因为偷吃惹来满身骚。

    看到这女人眉眼间递来的亲昵神态,知道是她职业使然,她刚才乍见他时的表情,就知道她是不愿意见到他的,但不得不说她很有些风情。

    倒叫沈淮想起何月莲来,心想这个女人假以时日,说不定就又是一个何月莲……

    “原来沈书记在英皇有老相好,我还担心沈书记会不喜欢这个地方呢。”袁宏军哈哈一笑。

    “以前在市政府时,陪客人来过几次英皇,”沈淮下车来轻描淡写的跟袁宏军等人解释了一番,又跟这个站在一旁卖弄风情的公关经理说道,“你帮我们安排一个能安静吃饭说话的地方……”

    袁宏军虽然跟沈淮接触不多,但听说到沈淮很多事情,见沈淮轻轻的把话题带过去,也不会纠缠下去,不然叫人家怀疑你有意打听市委书记谭启平的秘密,就弄巧成拙了。

    那个公关经理大概注意到沈淮的冷淡,脸上的笑容不改,带着沈淮他们穿过富丽堂皇的大厅、接待区,往里走。

    英皇娱乐大厦是带地下室的六层建筑,平层是前台大厅及接待区,地下一层是温泉洗浴,二楼是餐饮、三楼、四楼是客房,五楼是俱乐部、六楼是贵宾区。

    沈淮他们走到电梯前,前面刚有一拔客人上去,看着闪烁的箭头直接指示到六楼才停下来,沈淮指着旁边的转角楼梯,说道:“我们走楼梯……”

    交浅言深本身就是大忌,沈只想与袁宏军他们在二楼吃一顿饭就走,不可能说跟袁宏军、朱学祈初次接触就直奔五楼、六楼去娱乐。

    袁宏军、朱学祁也是主随客便,何清社、褚强只是陪同,自然是一起走楼梯上二楼。

    到二楼刚要进宴会厅的门,这时候从楼上下来一个穿粉红色公主裙的女孩子。

    这女孩子下楼时别过脸看着墙面而走,没叫沈淮他们看见脸,但看侧面以及穿抹胸公主裙露出来的粉白胸脯及窈窕身材,就知道是个刚长成的漂亮少女。

    沈淮知道英皇娱乐五楼、六楼除了三\陪女郎质量颇高外,侍应“公主”也是精挑细选的。

    这女孩子在二楼没有停下来,接着下楼去,女公关经理想起什么事来,喊住她:“小萱,市钢厂的周处长刚才打电话预约了五楼的包厢,还点名要你到他包厢里服务,你今晚就不要去其他包厢了……”

    “嗯!”女孩子应了一声,头也没有回就下楼去。

    沈淮心想市钢厂姓周的处室干部,只有给他狠揍过的周大嘴,倒很好奇他在英皇国际看上怎样的女孩子,又走回到楼梯口往下看去。

    赶巧那女孩子也抬头看过来,沈淮吓了一跳,没想到刚才下楼去的女孩子,竟是有一段时间没见面的寇萱,心里想:难怪下楼时一直别过脸去,原来是怕给他看到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