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一百四十八章 有眼不识泰山

第一百四十八章 有眼不识泰山

    时间:2012-09-03

    轧车事件过后,宋三河给双开,到万虎公司担任副总经理,沈淮听说高小虎也不大东华露脸,但没有想到今天会英皇国际撞上,倒不知道高小虎认不认得他。

    沈淮又注意起跟高小虎并肩而立、趾高气昂交谈的那个青年,见他右脸颊有一颗大痣,年纪比高小虎要小一些,西装革覆,人长得丑,气派倒是不凡,心想他应该是高小虎今天宴请的贵宾。

    沈淮自从给谭启平疏离之后,负面的影响也就渐渐显露了出来,对上层的一些消息,就无法及时的掌握。

    潘石华调到唐闸区当区长,沈淮还是从周裕那里提前知道消息;他也只知道高小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东华很少露面,而是留是省城替他老子高天河拉关系。沈淮不知道高天河、高小虎省里走哪条路线,有没有搭上哪个省领导,也不知道眼前这个脸上长痣的青年,到底是什么来路。

    电梯似乎停楼等什么,久久不见下来,而堵楼梯口的人也完全没有让道的意思,高小虎与脸痣青年亲热的交谈着,杨丽丽、宋三河、顾同围着他们,时不时的插一句话,似乎根本就没有意识到有人给他们随同人员堵楼梯上下不去。

    要是一小会儿,忍忍也就过去,偏偏电梯迟迟不下来,这伙人堵楼梯口还没有让一让的意思,就算是乡镇干部也有脾气。

    “杨小姐……”何清社忍不住出声喊杨丽丽,想提醒这些人注意到他们的存。

    杨丽丽抬头看过来,眼睛沈淮的脸上瞥了一眼,似乎当听错了什么,又似乎根本就没有看到什么东西似的扫过去,继续跟脸痣青年说笑起来。

    “这小婊子养的,要是鹤塘,早抽她两巴掌了!”袁宏军看不过去,骂了一声,不过他也清楚等电梯的这拨客人气势就不弱,显然不是他能得罪的,气愤不过的骂声也只是刚好叫沈淮能听见。

    宋三河到底没有高小虎、顾同他们那种视旁人如无物的气派,忍不住也抬头看了一眼,从沈淮脸上扫过去,愣了一下,没想到堵楼梯正好堵到这个煞星。

    沈淮撇嘴一笑,扬声说道:“宋局长,跑过去给高公子看门了,怎么还没有学会夹着尾巴不挡道的道理?”

    沈淮指着他的脸骂他是狗,宋三河再好的脾气,脸也僵那里;这时候顾同跟周大嘴都抬头看来,认出沈淮来,脸色瞬时变得难看。

    高小虎也抬头看过来,他想知道谁有胆子指名道姓的骂宋三河是条狗,而且还当着他的脸骂……

    杨丽丽也是诧异的望过来,没想到沈淮市政府里工作过,竟然不认得宋三河陪同的人是高市长的儿子、东华四大公子之一的高小虎。

    杨丽丽知道高小虎脾气暴躁,从来都不是逆来顺受的人,叫别人当面这么骂他的手下人,肯定不能算了。

    她心里也讨厌沈淮,巴不得高小虎能狗咬狗的教训他一顿,幸灾乐祸的瞥了沈淮一眼,又转脸过去当作不认识。

    这小婊子养的,沈淮开始对杨丽丽还没有太大的恶感,此时也有些厌恶她了。两拨人都是英皇的客人,本来只要她说一句话,转圜一下,也不会起什么摩擦,她偏装无知的站那里看好戏:毒果然是妇人心。

    高小虎凶狠的目光,沈淮只是视如未见,笑道:“高总看人的眼神,像是要把谁吃掉似的,难道高市长还没有教会你低调做人的道理?”

    杨丽丽又忍不住讶异的抬头看了沈淮一眼:他明明认得高小虎?那他怎么还敢这么说话,这不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只是叫杨丽丽诧异的是,高小虎虽然脸色铁青,很难看,但宋三河附到他耳朵说几句话之后,他的脸扭曲得厉害,却忍住没有作,反而转身对着堵住楼梯口的随同人员骂道:“滚一边去,别跟狗屎一样的堵这里丢人现眼!”

    高小虎是英皇的常客,杨丽丽还没有见过他有对谁忍气吞声过?

    沈淮竟然能让高小虎忍气吞声?

    杨丽丽心里有些慌,她本来以为沈淮失了势,也就不怕得罪他,但眼前这样子,沈淮哪里像是失势的样子?

    她不知道到底生了什么事,但有一点她肯定,就算沈淮真下乡镇去了,也绝对不是她所想象那样、是因为得罪市领导给踢下去……

    看着这些人把楼梯口让开,沈淮也无意跟高小虎他们纠缠什么,就下楼梯去大堂结帐。

    倒是顾同没有忍得住,转过身来,说道:“沈书记,大家都是做企业的,你们从市钢厂挖人,能不能不用这么心狠手辣?”

    “哦,什么叫心狠手辣?”沈淮停下脚步,转回身来,看着顾同,问道,“顾厂长不能让市钢厂有能力、有技术、有水平的职工过上体面的生活,职工愿意放弃市钢厂的铁饭碗,到乡镇一个小破企业工作,顾厂长认为这个就是心狠手辣?那我想问顾厂长一声:难道让职工连养家糊口的都不能,就叫心慈手软了?现从央到市委市政府都鼓励人才流动,顾厂长真要觉得委屈,我可以跟你到高市长面前讨论讨论这个道理去,实犯不着让人堵着楼梯口不让我走。”

    顾同给沈淮一句话差点堵出心脏病来,本身就是他们失礼先,没想会堵到这条恶狗的路,只能忍住恼气听他那里颠倒是非。

    沈淮见顾同哑口无言,与袁宏军一起往大堂那边走过去,不再理会儿高小虎、顾同他们。

    杨丽丽加看不透沈淮了,没想到堂堂市钢厂的厂长顾同也给他这么数落,给堵了半天竟然没能说一句找回颜面的话。

    这时候电梯下来了,杨丽丽先陪同高小虎他们进电梯。

    等电梯门闭合上,高小虎今晚的客人,那个半天不看沈淮一眼的脸上长痣青年,这才开口问道:“这个家伙就是砸高总车的那个人?”

    “就是这个小畜生,”高小虎脸色难看的点点头,想起往事,心里的愤恨依旧难平,问道:“戴总你以前有没有听说过他?他以前是跟陈铭德从省里下来……”

    “不认得,”姓戴的青年摇了摇头,说道,“陈铭德以前省里,不过是计委副主任,谁会关心他手底下的人?”神态之间,依旧看沈淮不起。

    虽然这个姓戴的家伙,一副不把沈淮看眼底的语气,但杨丽丽听来,完全是另一种感受:沈淮不仅是今天叫高小虎忍气吞声,以前还砸过高小虎的车?

    完了完了,她为今天对沈淮刻意的怠慢后悔不迭,也知道她今天把沈淮得罪了不轻。

    杨丽丽想着沈淮他们应该是要到大堂前台结帐,不会马上就离开。她到五楼后,就直接把高小虎他们交给五楼的接待经理,告了罪,也等不及坐电梯,直接走楼梯“咚咚”的从五楼追到大堂来。

    大堂这边,姓杨的砂石场老板前台那边结帐,沈淮与袁宏军他们站大门口说话,杨丽丽热切的喊道:“沈秘书,怎么这就要走了,不到五楼唱个歌、休息一下?今天客人太多了,还来得及招呼沈秘书您,怠慢了,沈秘书你就给我一个赔礼道歉的机会……”

    沈淮冷冷的看了她一眼,心想这女人也真是不要脸得很,转眼的工夫,就能当今天的事没有生过。

    杨丽丽虽然有着迷人外表,沈淮却懒得搭理她,转脸看着玻璃门外的街灯。

    杨丽丽见他冷着面孔不说话,心里是忐忑,心里恨不得抽自己两巴掌。

    要是沈淮为她今天的怠慢,从此就不再光顾英皇国际,那倒是小事一桩,关键她见识过沈淮以前跟其他客人争风吃醋时脾气的样子,哪里敢不过来赔礼道歉?

    杨丽丽不敢就这么走掉,赔着笑脸走过来,挨到沈淮的身边,说道:“沈秘书,今天真是对不起,你就给我个机会赔礼道歉……”

    袁宏军、何清社等人也只是冷眼旁观,说实话他们给丢包厢不给理会,后连喊个服务员结账都不行,心里多少也有怨气。

    沈淮刚才把宋三河、高小虎、顾同当孙子一样训,叫他们狠狠的出一口恶气,这会儿看到这个势利的女人诚惶诚恐的跑过来道歉,是有一种说不出的痛快。

    沈淮没有理会杨丽丽,看那边账结好了,就直接推门走了出去。不过他一直想着寇萱的事情,到外面跟何清社、褚强说道:“我市里还有些事情,你们就做袁书记他们的车回去……”

    看过沈淮刚才的威风,袁宏军也真正认识到传闻不虚,沈淮虽然是乡镇干部,但真要是把他当一般的乡镇干部,就是有眼不识泰山了。

    他自然也就不会再不识抬举的追问沈淮接下去还会有什么夜间活动,倒是拿男人之间懂得的表情笑了笑,说道:“我负责把何镇长还有小褚送回梅溪,不让他们破坏沈书记您的私人活动……”

    沈淮也不作解释,只是挥手送袁宏军、何清社他们坐车先离开,他站停车场边拿出烟点上抽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