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一百五十五章 又在英皇

第一百五十五章 又在英皇

    渚溪建设还很弱小,没有建造大中型桥梁的能力,沈淮也不能拔苗助长,梅溪大桥跟下梅公路拓建工程以及江港码头项目,会让他们参与部分工程,但不会交给他们总承包。

    虽然孙亚琳对市建公司很不满,但除了市建外,沈淮也想象不出东华还有更合适的路桥建设公司。

    要用BT(投资—移交)模式来重建梅溪大桥、拓宽下梅公路,需要地方利益集团参与进来,才可能实施这个项目。

    沈淮想了想,跟孙亚琳说道:“就技术力量来说,除了市建公司,在东华市还能找哪家路桥公司能接这个工程?我找时间跟区里沟通一下,看能不能以区里的名义去促成这桩事。即使梅溪镇三年过渡期时,财政大包干,实际的财政自主权还是有限。唐闸区要是能揽下这件事,哪怕是向银行借贷,至少不会有什么政策风险,业信银行也能放心……”

    “梅溪镇财政自理,唐闸区会揽下这件事?”孙亚琳问道。

    “不管财政怎么大包干,镇上的地税收入,都是要先上缴到区财政,再由区财政按一定比例返还下来。所谓的大包干,就是全额返还而已,上缴再返还的程序还是不会少,所以财政的主动权,还是在上级政府手里。只要区里愿意接手这桩事,以后归还工程款也好,归还建设贷款也好,区里都直接从返还税费里扣减,不用担心梅溪镇会赖帐……”沈淮解释道。

    “潘石华可靠吗?”孙亚琳问道,“他会不会暗中给你添堵?”

    孙亚琳也是打算把她全部的身家,通过海外私人公司投入到梅溪镇来,她对梅溪镇的关注程度,要远在一般人之上。

    孙亚琳对唐闸区新任区长与之前给强行关停的织染厂承包人潘石贵之间的关系,知道很清楚;沈淮有什么事情,也经常及时跟她沟通。

    沈淮想到杨丽丽所说的情况,他对时常出没英皇国际的官员,总是不能信任,而从其他渠道传来的消息,潘石华在担任组织部副部长时,也不是什么能坚持原则的官员,摇了摇头,说道:“他是英皇国际的常客,你觉得他可靠吗?不过他调任唐闸区,是谭启平的提名。在他巩固好跟谭启平的关系之前,只要不是叫他为难的事,他也应该不会太刁难我。”

    “难说,到国内快有一年时间了,恶心的官员,我见得未必比你少……”孙亚琳对国内的官员,显然比沈淮更没有信心。

    “江港码头项目还得再造造势,然后就该众合投资站出来表演了,”沈淮说道,“众合投资这次虽然只是拿九十万美元出来,但要摆出投资九千万美元的气势出来。你放心,国内的官员,就吃这一套……”

    “我的天,我前后帮你筹到一百万美金,都快把腰累断了,你还要我接着帮你演戏骗人!”孙亚琳痛苦的揉着小腰,难得拿小女人的语气娇嗔道,“你就不怕谭启平知道真相后会大发雷霆?”

    “那就不要给他知道真相,”沈淮笑道,“你也知道国内产业发展形势如何,今后十年内,钢厂每年都可能会有4、50%甚至更高的资产增值率,你从哪里找这么好的投资渠道去?我们开始说好的是五十万美元,你要是不乐意,我能逼着你再多筹五十万出来?”

    “多出来的五十万,也是我把后半辈子赌进去,跟乔治他们借的高利贷;要是在梅溪镇栽了大跟头,我这辈子就跟你没完!”孙亚琳恶狠狠的说道。

    沈淮不理会孙亚琳,要不是他拿事实说服她,她连一分钱都不会投过来。

    离用餐时间还早,沈淮还要到钢厂走一圈,开车到学堂街,就打算把孙亚琳丢下来。

    天衡大厦的续建工程,少说还要半年时间才可能完全建成。

    不过业信银行在梅溪镇的营业点已经在上个月就改造好,这个星期正式对外开放、开展存储业务。

    沈淮刚要把孙亚琳丢在营业网点前,赶巧陈丹从里面办事出来,走过来问道:“晚上是不是就在酒店里聚餐?”

    沈淮心想赵东已经给大家打过电话,刚想要说“是”,孙亚琳抢过话头说道:“难得叫沈淮吐一次血,在渚溪酒店,他会掏腰包吗?不行,今天坚决不能在你那边吃饭,得换个地方。”

    沈淮头缩回车里,将皮夹丢出去,说道:“我这个月的工资,都还没有机会花呢,都在皮夹里,你们看着办吧。”

    孙亚琳将皮夹接过来,把钞票抽出来点了点,说道:“嗯,有一千多呢,也够大吃一顿了……”就把空皮夹扔回来。

    “你总得给我留一百块钱啊!”沈淮叫苦道。

    “你们当官的,不是号称‘自家工资从来不花、自家老婆从来不用’吗?你皮夹里要留钱干嘛?”孙亚琳问道。

    沈淮想找件东西再砸孙亚琳那么妖媚的脸上去,孙亚琳已经完全无视他,跟陈丹讨论起夜里去哪里吃饭的问题了。

    沈淮在钢铁厂只领基本工资,不过在镇政府还有职务工资以及津贴、各种福利,每个月也有两千元的钱发下来。只要不太奢侈,九四年两千元也足够进入任何一家高档餐馆了。

    陈丹也没有帮沈淮省钱的意思,也知道沈淮平时根本没有花钱的地方,提议道:“要不就去南园?”

    “吃腻了,”孙亚琳对南园提不兴致来,侧过头来,跟沈淮说道,“我们晚上去英皇国际吃饭怎么样?”

    “不合适吧?”沈淮说道,今天他请客,是为赵东跟肖明霞领证庆祝,哪有跑去英皇国际这么一家为男人提供一条龙服务的地方吃饭的道理?

    “有什么不合适的?英皇国际就不是号称东华男人的天堂吗?就应该带肖明霞去涨涨见识,免得赵东以后有了钱,肖明霞不知道怎么防备他学坏。”孙亚琳说道。

    看到杨海鹏从他车里探出头来,孙亚琳问道:“你有意见吗?”

    杨海鹏举起手,说道:“我表示拥护你的英明决定。”

    孙亚琳挥手让沈淮先走:“你先忙去吧,这事我决定了。赵东要有意见,叫他打我的电话!”

    沈淮根本就不指望孙亚琳能顾及别人的感受,也觉得赵东有胆量跟孙亚琳对抗,看了陈丹一眼,想让她劝一劝孙亚琳。

    陈丹转过脸去,没想理他;沈淮头大如麻,知道她还惦念着那枚耳钉的事。

    孙亚琳做好决定,不容否定,沈淮只能无奈的跟杨海鹏掉头往钢厂开去,通知赵东这个“噩耗”。

    *************

    周裕在办公室里看材料,下午四点钟的太阳光透过玻璃窗洒在办公桌前的地上,有无数细微的灰尘在光柱里飘舞。周裕走了一会儿,办公室的门给敲响,接着区委书记杨玉权走进来。

    “杨书记,你找我有事?”周裕站起来问道。

    “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杨玉权随意的在屋里的沙发上坐下来,坐下没有两秒钟,又拍了拍扶手,站起来,说道,“刚才鹤塘镇党委书记袁宏军过来汇报,鹤塘镇打算将所辖的李社、蔡家桥两个村划给梅溪镇,以便梅溪钢铁厂在李社村江岸建造货运码头……这事你有没有听说过?”

    “啊!”周裕吃了一惊,有点难以置信,下意识的问道,“杨书记,这是真的?”

    “袁宏军大概不会拿这事跟我开玩笑,”杨玉权说道,“他也只是过来初步的汇报一下,我还以为你事前有听说过这事呢。既然你也不知道,那就算了,我等会儿打电话给梅溪镇,问一下是什么情况。”

    杨玉权也没有再坐,就走出办公室。

    周裕坐回到办公桌后,盯着桌上的电话,想打电话给沈淮问是怎么回事,没觉得没有打这个电话的立场。杨玉权特意跑过告诉她这件事,也是要她转告弟弟周知白。

    周裕拿起电话,拨了弟弟的手机,把这件事告诉他。

    “这个浑蛋,太可恶了,”周知白在电话那头就咬牙切齿的骂开了,“梅溪钢铁厂摆明了就是要阻止鹏悦建码头,才刻意压缩对鹏悦的炉料采购……”

    周裕能想象弟弟在电话那头气得脸色发青的情形。

    鹏悦主要从事废旧钢铁的物资贸易,每年有二三十万吨货物的吞吐量,在东华市已经是相当可观了。

    鹏悦以往主要委托港口运输集团运输炉料,费用很高,效率也很不如人意。

    这两年,鹏悦积累了一些资本,就想扩张,就有了兴建码头、组建运输船队的想法:一来可以有限降低鹏悦自身的运输成本,再一个鹏悦能借机从单一的业务,向港口运输业发展。

    虽然吴海峰退到人大当主任之后,鹏悦建码头要获得审批变得困难重重,但也不是没有希望。而梅溪钢铁厂的江港码头项目浮出水面,就差不多直接宣判了鹏悦码头项目的死刑。

    东华市拥有一百多公里的江岸资源,也不会介意多建两座码头。

    不过,鹏悦建码头及堆场的主要目的,初期主要是为炉料转运提供廉价的成本优势。而梅溪钢铁厂自建码头,说白了,也是要为了原材料及钢材运输成本能降下来——那彼此之间就存在直接的竞争关系。

    当然,鹏悦可以硬着头上建码头跟梅溪钢铁厂进行竞争,但付出的代价就是,从此彻底的丢掉梅溪钢铁厂的业务。

    周知白早初计划想把鹏悦今年的贸易额发展两个亿。

    然而,受到市钢厂跟梅溪钢铁厂同时的夹击,不要说完成今年的目标了,年后两个月的业务量同比去年,整整萎缩了三成,很伤元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