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一百五十九章 谁都有姿态

第一百五十九章 谁都有姿态

    手机用户请登陆wap.shouda8阅读本书最新章节

    熊文斌虽然担任市委副秘书长、市委办主任,倒没有急着换房子,与妻子还住在市政府机关的筒子楼里,跟英皇国际就隔着一条街。

    接到沈淮的电话,熊文斌才知道赵东跟肖明霞刚领证,沈淮今天召集聚餐,是为这事庆祝一下。

    虽然吃饭的地点选在英皇国际有些奇怪,熊文斌也没有多想,就从家里骑了辆自行车,赶到英皇国际。

    推门走进包厢,熊文斌就打眼看到周裕跟周知白都在,有些诧异,问道:“周副区长跟周总都在?”

    “梅溪镇想将鹤塘镇东南片的两个村划并过来,建江港码头,周区长跟周总找我,是谈这件事,赶到凑巧,便请他们一起吃顿饭……”沈淮站起来,请熊文斌入座。

    熊文斌还不知道江港码头项目,听沈淮这么,心里奇怪,坐下来之前,还是先跟孙亚琳点头打招呼:“孙姐也在这里。”

    孙亚琳笑了笑,道:“难得见沈淮出血,我怎么舍得错过去?”

    “要不是强迫,我怎会心甘情愿在这里出血?”沈淮抱怨了一声,要熊文斌明白挑这个地方吃饭是孙亚琳的主意,“这边吃一顿,要花掉我一个月的工资都不止,还不见得比在梅溪镇吃饭随便找家餐馆舒坦。”

    “得这么委屈,好像以前没有到这里花天酒地过似的,”孙亚琳不满的瞥了沈淮一眼,“肖明霞跟赵东是领证了,就得让肖明霞多知道些,免得哪天她给赵东卖了,还帮着他算钱。”

    赵东笑着埋怨道:“们不要把战火烧到我这边来,再烧,我家的葡萄架子就快要倒了……”话没等他完,腰就给肖明霞在桌下掐了一记。

    熊文斌哈哈一笑,替赵东解释:“偶尔应酬,也是不得以而为之……”

    周裕、周知白刚才入座时,就听沈淮介绍过他右手边这个身材高挑的漂亮女人叫孙亚琳,只当是沈淮在哪个地方认识的女人,也没有特别的重视。

    此时见熊文斌入座跟她正而八经的打招呼,而她此时也气势张扬起来,周裕才意识到这女人身份不简单,打量起她。

    褐色长发,微带卷曲,简单的挽在肩后,穿着花领黑白条纹衬衫、紧身套裙跟丝袜,一副职业女性特有的打扮。

    深褐色的眸子在包厢灯光下,仿佛深色琥珀,看着像是欧美人,但长着东方人的标致脸蛋,之前坐在沈淮身边,不大吭声,有着娴静淡雅的气质,但此时气势张扬起来,容光焕发,异样的明艳。

    “江港码头是怎么回事,以前也没有听提起过?”熊文斌坐下来,还是忍不住好奇心,问起江港码头的事情来。

    他一进包厢,就听沈淮没有避讳的提起江港码头,就知道这些话题不用避开周裕、周知白。他继续问下去,也想知道沈淮跟周家的关系有多深。

    “梅溪钢铁厂还要继续扩大产能,”沈淮道,“梅溪钢铁厂的产能一旦突破五十万吨,运输成本的压力将极大。现在东华唯有一条铁路货运线,到城北就嘎然而止,离梅溪钢铁厂还有三十公里。专门从城北建一条货运支线到梅溪厂,不现实。江港码头,是我们必须要上的项目,而且宜早不宜迟……”

    这话是给熊文斌听的,也是给周裕、周知白听的。

    周裕、周知白不请而来,到英皇后,又见沈淮临时邀请熊文斌过来吃饭,还以为沈淮要当着熊文斌的面,撇清跟周家的关系,当时心里也是窝着火。

    这时,听沈淮解释起上江港码头项目的缘故,周裕、周知白吃了一惊,难以置信的盯着沈淮看。

    熊文斌也是吓一跳,问道:“五十万吨产能都是电炉钢吗?打算几年内完成这个目标。”

    “嗯,”沈淮道,“梅溪钢铁厂目前只有条件上短流程的电炉钢项目,我计划三年内,达到这个目标。要达成这个目标,江港码头要建,还要另外建一座发电站。”

    就算沈淮有所虚夸,周裕、周知白也为沈淮的野心震惊。

    市钢厂现在年钢总产量,也就五六十万吨之间;沈淮要在三年内,把梅溪钢铁厂发展到跟市钢厂相当的规模,这个野心也的确叫人震惊。

    当然,这个消息对鹏悦来,更为关键、更为重要。

    梅溪钢铁厂就算今年不进行扩张,螺纹钢产量也将突破十万吨,除了梅溪钢铁厂自身能提供的生铁外,大概还需要从外面采购***万吨的废钢为炉料。

    要是梅溪钢铁厂单纯发展电炉钢产能,不上高炉炼铁项目,其钢材产能在三年内突破五十万吨的同时,对废钢的需求也将达要五十万吨左右。

    要知道鹏悦去年的废钢贸易量,也就十二万吨左右。

    真要如沈淮所,梅溪钢铁厂三年内电炉钢产能突破五十万吨,鹏悦哪怕只拿下梅溪钢铁厂一半的业务,也能保证贸易量翻一番。

    周知白从大厅看到沈淮这张脸开始,情绪一直都拧着那里,这时候都忍不住想要开口质问梅溪钢铁厂有没有能力在三年内达成这个目标。

    “整个项目做下来,怕是要五六亿的投资,”熊文斌一时间也看不透沈淮话里的虚实,暂时只是顺着沈淮的语气下去,“东华已经好久没有这么大的项目了,有多大的把握?”这话,熊文斌也在观察周裕、周知白的神色,看他们的样子,似乎也是刚听沈淮这番话。

    “不做板材,专做螺纹钢,用不了这么大的投资,”沈淮道,“差不多筹集有四亿的资金,也就能做下来……”

    熊文斌想了想,投资额控制在四亿以下,也不是没有可能,但他更想知道沈淮准备从哪里筹集四个亿的资金。

    梅溪钢铁厂净资产也就四五千万,还欠银行贷款近八千万,他实在想象不出,梅溪钢铁厂三年内从哪里去筹四个亿的资金来?

    熊文斌看了孙亚琳一眼,从孙亚琳脸上也看不出虚实来,心想业信银行不可能支持沈淮这么激进的扩张,这么大额度的放贷,风险太大了,除非沈淮另有筹资的渠道。

    熊文斌期待沈淮能继续下去,沈淮这时候却站起身来,从赵东手里接过酒瓶,拆酒瓶准备给大家倒酒。

    熊文斌心里轻轻叹了一口气,他不知道沈淮为什么突然摆出这么一个似近实远的姿态来,难道他给谭启平边缘化后变得没有一点耐心,还是有恃无恐?

    熊文斌眼睛扫过赵东、杨海鹏,但见赵东、杨海鹏正转回身去再拿酒跟饮料上桌,似乎不是很关心这个话题,心里也知道他从赵东、杨海鹏那里问不出虚实来。

    熊文斌也不想给沈淮牵着鼻子走,见沈淮没有深谈下去的意思,就没有闭口不再追问下去。

    周裕、周知白都希望满心沈淮能进一步一他这个看上去野心勃勃的计划,但沈淮闭嘴不,他们也没有办法逼着沈淮下去。

    周裕也怀疑沈淮在酒桌上突然吐露他五十万吨扩张的计划,是抛出来的一个诱饵,但情形又容不得她不关心。

    在听到梅溪钢铁厂要建江港码头的消息之时,周裕担忧这是沈淮在谭启平的指使下,跟顾同他们联合起来打压周家,所以才会急着跟弟弟知白赶过来跟沈淮见面。

    倘若沈淮的五十万吨扩张计划是真,那就意味着她们之前的猜测是完全错了。

    在酒桌上,周裕没有办法跟弟弟交流,她对钢铁产业谈不上熟悉,所以更没有办法辩识沈淮的话是真是假,只是侧头看了弟弟一眼,见弟弟一脸凝重,似乎也为沈淮的这个计划而心动。

    熊文斌是东华做钢铁的第一人,一点都不为过。

    熊文斌判断梅溪钢铁厂三年内要达到五十万吨产能的目标,还要额外投入五六亿资金下去,周裕都相信他没有乱。

    就算沈淮四个亿的投资能完成他的计划,姑且信之,四个亿的扩张资金从哪里来?

    周裕心里想着事情,等到她意识到包厢里的气氛冷下来时,才陡然意识到沈淮刚才的一番话是有意图的,是明明确确的叫她们知道:熊文斌不比她们更早知道这件事,而且不会比她们知道得更多。

    赵东、杨海鹏心里也是悲鸣,在周裕、周知白在场的情况下,沈淮突然向熊文斌抛出五十万吨电炉钢的扩张计划,也可以是一种表态。

    包厢里的气氛冷下来,杨海鹏正想着找话题缓和气氛,这时候包厢给人从外门推开,就看见周明拿着酒杯、提着一瓶红瓶走进来就:“赵东跟明霞这么大的事,连周总跟周区长都惊动了,沈淮却不告诉我跟恺闻一声,太不够意思了。电话请不动,那只能由我代表恺闻过来罚酒三杯……”

    熊文斌是聪明人,周明这么闯进来,怎么可能还想不到今天的问题出在哪里?脸顿时就黑了下来,转过身瞪向女婿周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