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一百七十六章 少女的心(二)

第一百七十六章 少女的心(二)

    时间:2012-09-17

    寇萱骑自行车过来,是一辆桔黄色的女式车,很小巧,配上她身上那件白底绿纹的连衣裙,完全看不出农村少女的痕迹。相比上次见到她,她的气色要好一些,肌肤显出青春少女的娇嫩来,虽然她跟小黎一样,都才十岁,也许是经历的事情,显得成熟、沉静一些。

    雪灾已经过去有五个月的时间了,后续的灾后救助工作也陆续完成。

    不过,根据学堂村汇报上来的情况,寇老爹、寇萱拿到三千元救灾款之后,没有翻修房子,还是一直住亲戚家。

    除了那次英皇偶尔碰见外,沈淮都没有再看见寇萱,也很长时间没有听小黎提到寇萱,也不知道她的近况如何。

    沈淮帮寇萱把自行车塞车后备厢,开车拐上下梅公路,才问她:“你现还住亲戚家?”

    “买衣服的钱都是干净的。”寇萱突兀的说了一句。

    沈淮借着幽暗的光线看了寇萱一眼,见她脸绷得紧紧的,心想还真是倔脾气的孩子,知道她防备心正强,也就没有急着跟她说什么,继续把车往前开。

    沈淮不吭声,寇萱说出一句话没有得到回应,也没有办法继续说下去,车厢里就这么静寂着,直到开过一个路口,见寇萱欲言又止,沈淮才问道:“开过路口了?”

    “前面也可以拐过去。”寇萱指着前面黑漆漆的夜色。

    没有路灯,天又阴着,天地间漆黑一片,实看不到前面的路口哪里,沈淮放缓车速,避免再错过路口。

    “小黎能有你跟陈丹姐,我很羡慕。”寇萱又说了一句。

    沈淮这才看到寇萱的眼里隐约有泪光,心里一软,叫他没有办法冷漠的对待这样倔强而坚强的女孩子,心想她与小黎亲近,也许仅仅是同病相怜,出手阔绰也许是想送一件能配得上这样友谊的礼物。或许这样的想法有些幼稚,也许仅仅是有些幼稚而已。

    “你爷爷身体怎么样了?”沈淮没有跟寇萱谈什么沉重的话题,而是问起寇老爹的近况,七十多岁的老人,还要拉扯孙女,相来也是十分的辛苦。

    “……”寇萱崩溃似的埋头大哭起来。

    “怎么了?”沈淮把车停路边,拍了拍她的肩膀,想安慰她又不知道从何安慰起。

    寇萱却转身趴到沈淮的怀里,失声大哭,像是从他怀里寻求安慰。让少女温热的身体紧紧的抱着,即使知道小姑娘遇到什么大变故,沈淮还是有些尴尬。

    “爷爷三月生了场病,一直拖到上个月,我都没有筹到做手术的钱;前天是爷爷的头七。”寇萱用力的抱紧沈淮的腰,想溺水抓到一根稻草那么用力,抽泣道,“我好恨自己没用,好恨自己要珍惜这身子做什么,好恨自己为什么没能像小黎遇到你……”

    沈淮冷漠的心给狠狠的抽了一下,没想到寇老爹就这么去了。他任寇萱怀里肆意的大哭,能感觉她情绪崩溃后身体的颤抖,也有些后悔,要是英皇遇到她时,能及时关心一下,也许就不会有后面那么多事了。

    寇萱哭了许久,把沈淮的衬衫哭湿一片,才渐渐收起情绪,说道:“我没有再住亲戚家;我山小区租了房子,你送我回去好吗?”

    见寇萱眼睛哭得红肿,跟桃子似的,沈淮心生怜惜,也不放心漆黑的夜让她骑车回市里,再动往市里开去。

    到山小区,见寇萱情绪还不稳定,也想深入的了解她的近况,看还有没有挽回什么的可能,沈淮把车停楼下的花坛前,送她上楼去。

    寇萱租的是一室居,十分的简陋,进屋的地砖缝时,都是黑色油腻的污垢,墙壁的粉刷也有陈旧开始剥落。

    “你到房间坐,我去烧水……”上楼后,寇萱收拾起情绪,招呼沈淮坐下来。

    房子里的客厅很小,也很压抑,脏乱得很,也没有收拾过。

    沈淮走到连着阳台的卧室,能看到她刚住进来,还有之前住户的痕迹,碎报纸撒了一地,寇萱装衣服及日常用品的箱子横床前,衣物还没有拿出来。

    沈淮俯身把地上的碎报纸捡起来,让房间看上去稍稍干净些,想转身到客厅拿垃圾桶,打开房间门,跟正要进来的寇萱撞一起来。

    只是寇萱一丝不挂,叫沈淮愣那里,完全没有想上楼来会生这样的状况。沈淮愣那里,寇萱却抱过来,那还没能育完满、挺翘的乳到沈淮的怀里。

    寇萱跟小黎一般高矮,都到沈淮鼻翼高。

    叫这么一个面容娇美、身形苗条、肌肤雪嫩光滑、浑身没有一丝衣物,也没有瑕疵的稚嫩少女搂住,沈淮心里却没有什么性念,只是将手按寇萱光滑如绸缎的肩膀上,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把自己给卖了,收了人家四千元钱,本来是要给爷爷做手术了,只是没来得及,爷爷就去了。于是拿这钱给我、给小黎买了两件裙子,我想这也是我后一次见小黎了,”寇萱抬起头,拿那双不该是十岁少女的眼神看着沈淮,情绪还有缴动,却又显得坚决,说道,“今天应该是我必须把自己交出去的后一天,只是我想把第一次给喜欢的人。你要了我……”

    沈淮只觉得怀里这具炽热的稚嫩**是个烫手山竽,也不知道情况为什么会突然展成这样子。

    沈淮将她抱起来,放坐到床上,拿床单将她**的身体裹起来,让眼前的景致不那么刺激他的心脏,才站到她身边,说道:“你才十岁,知道什么是喜欢一个人的滋味吗?你寻求一种自以为是的安全感,这不是喜欢或者通常人口头里提个不休的‘爱’。”

    “这重要吗?”寇萱依偎过来,又倔强又带有点气愤的问道,“今天一定要把自己交出去,没有好的选择,我宁可跟你尝试第一次。你为什么不愿意吗?你能好好的待我、让我的第一次感觉好一点吗?”

    沈淮怕刺激到小姑娘敏感而脆弱的心,让寇萱枕着他的大腿躺下来,见她脸如月,樱桃小口泛着玫红色的光泽,鸦色秀散披下来,衬得她脸蛋有如羊脂白玉,肤如初雪。寇萱即使有献身的冲动,但到底还是有少女的羞涩,枕着沈淮的大腿,手还抓紧被单,遮住**的娇躯,但露出的小片半娇乳,是那么的嫩,白得耀眼……

    沈淮先心里将自己狠狠的抽了一巴掌,才跟寇萱说道:“你做这样的决定,以后不怕会后悔吗?”

    “跟你做第一次,我不后悔,”寇萱抬起头,明亮的眼睛看着沈淮的眼睛,说道,“至于其他,我能有什么选择?”

    “我不知道你想把自己交给谁,人家出这个价,大约也是希望得到你的第一次……”

    “我知道,我坚持说骑车时破了,他也不能拿我怎么样。”寇萱说道。

    “……”沈淮无奈的看了小丫头一眼,也不知道该说她聪明该说她傻,心里哀嚎:你是考验我的耐心对不?说道,“你不要插嘴,听我把话说完。”

    “……”寇萱闭上眼睛,灰溜溜的黑眼睛盯着沈淮,听着说下去。

    “我可以帮你把这件事摆平掉,也不想这种情况下占你什么便宜,”沈淮说道,“以后,你要是还觉得自己无可救药,要是觉得就此堕落也无所谓,那之前把这笔钱还给我就可以了,我绝对不会再管你什么……”

    “我不想欠你什么情,”寇萱倔强的说道,“你不要我,我凭什么拿你的钱?”

    看着小姑娘倔强的表情,沈淮气不打到一处来,看到她松开手,被单落下,露出乳上粉红色的鲜嫩樱桃,这世间可口的食物,大概就是少女的娇躯了。

    沈淮恨恨的说道:“你就当我把你的第一次买下来了,我什么兑现或折现,你总得由着我?”把寇萱推倒床上,走出去,狠狠的吸了一口气,走到卫生间,把她脱地上的连衣裙跟内衣裤捡起来,闻了闻,衣物有着少女特有的体香,心里狠狠把自己骂一通,才走回到房门口,将衣服丢进去,说道:“你快把衣服穿起来,再乱搞,再跟我玩什么心机,我真要翻脸了……”

    “好。”寇萱房间嘤咛回道。

    听着寇萱房间里窸窸簌簌的穿衣服,沈淮等了一会儿才再推门进去,只是这时寇萱才穿好裙,正提着内裤往上拉。她背对着沈淮,裙摆给撩起来,露出两片雪白、看上去还小,没有育开的臀瓣来。因为蹶着身子,光影下,两股夹露出一丛柔软浅色的毛。

    沈淮想退出去,免得叫心脏刺激。寇萱回过头,看到沈淮看她,她的小脸娇羞的通红起来,却以少女罕有的镇定,把内裤拉起来,把裙摆整理好,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生过。

    刚才反正也看过少女的裸、体,沈淮也就当什么事没有生过的走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