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一百七十七章 少妇心思(一)

第一百七十七章 少妇心思(一)

    “你在等什么?”

    寇萱像只小猫似的趴在沈淮的肚子上,见沈淮把手机拿出来放在桌上,却没有打电话给任何人,起初她以为沈淮在考虑打电话给谁摆平这件事,但等了小半个小时,见沈淮抱头躺床上都快睡觉的样子,才知道他只是等人给他电话。

    沈淮看着手机没有动静,又看一眼腕表,说道:“还不到十点钟,还早得很,”见寇萱还要趴他肚皮上来,忍不住说道,“这事我既然都说插手,你不要跟我再玩心眼了,我对你这样的毛孩子没有兴趣,”又盯着寇萱的眼睛,“我就不明白,你真十六岁,怎么这么深的心机?你就不怕我真对你做出什么事来,然而拍拍屁股起身就走?”

    “我都说了,我喜欢你,你要不信,你现在要了我?”寇萱身上往上挪了挪,趴到沈淮的胸口,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他,一副凭君品尝的样子。

    沈淮伸手捏了捏她粉嫩的脸蛋,肌肤嫩得要滴出水来,看她眼睛,虽然有着不合年龄的成熟,也实实在在有着小女孩子的依赖,轻轻一叹,说道:“你跟小黎一样,都做我妹妹吧,老老实实的回学校读书好不好?”

    “我跟小黎不一样,我都荒废了那么久,也没有办法静下心再回学校;你不要我,我也不知道会不会过几天就过来找你兑现,”寇萱失落的说道,她把沈淮的胳膊摊开,枕上去,身体蜷躺着,说道,“我真的很羡慕小黎,下大雪的那次,看着你完全像个哥哥似的揉小黎的头,我心里羡慕得要死,不过我也知道我没有她那么好运。我对你要求没有那么多,我会打工养活自己,你偶尔来看看我,好吗?”

    沈淮侧头身子来,看着躺在身边仅距咫尺的少女,实在不知道她有着怎样的经历,才有这样沧桑而敏锐的心思,知道她倔强的性子不会想让别人安排她的人生,说道:“随你吧,你还可以跟小黎交朋友,那样也应该能见到我。不过,你在心思如何,在社会学到的那些手段,最好不要用到小黎身上……”

    “你不要我,不是我不漂亮,也不是怕陈丹姐知道;你是怕小黎知道后会难过?”寇萱问道。

    给寇萱直指内心的戳破,沈淮也有些尴尬:作为成人男女,对男女之间的关系看得要庸俗得多,陈丹大概也能忍受他在外面乱搞,但心地纯洁的小黎显然不可能接受他与陈丹发生关系的同时,再跟她的好朋友寇萱乱搞男女关系。

    “你废话这么多干什么?”沈淮气急败坏的瞠了寇萱一眼,只觉得这个少女心智成熟像个妖精,心想以后还是离她远些才好。

    这时候手机震动起来,沈淮欠过身把手机拿过来,见是陌生电话,接通电话正是他所等待的杨丽丽的声音。

    在电话那头,杨丽丽的声音也颇为焦急,说道:“沈书记,真对不起,我家小孩这几天生病,我请了一段时间的假没有到英皇上班。你上次看上去的女孩子,好像同意下水了,收了人家四千元钱。我也是刚刚才知道消息。那女孩子的爷爷前些天过逝,她请了几天假,不过昨天就应该回来上班。不知道她是反悔了,还是怎么回事,到现在还没有出现……”

    “哦,你知道谁看上去她了?”沈淮问道。

    “就是跟高公子经常到英皇来的戴总,人家在那女孩子身上花了很多心思,好像势在必得。这时候没看到那女孩子过来,戴总正在英皇发脾气,已经把包厢砸了稀烂。王总刚派人去找那女孩子了,”杨丽丽说道,“我觉得……”

    听杨丽丽在电话里吞吞吐吐的,沈淮追问道:“有什么话,你说。”

    “英皇有的漂亮女孩子,沈书记你要是喜欢,也不一定要跟戴总争,那女孩子毕竟收了人家的钱。”杨丽丽在电话那头说道。

    沈淮跟杨丽丽说道:“我知道了,还有什么事,你随时再打电话给我,”挂了电话,看寇萱一眼,“你真能给我惹麻烦,你住这里,英皇的人知道吗?”

    “应该知道,跟个小姐妹一起找的房子,想一起住来着。”寇萱说道。

    “不知道说你聪明好,还是蠢好,”沈淮没好气的说道,“你有什么东西要拿的,快收拾一下,跟我走。”寇萱在这件事里表现远超年龄的心智,但很多事情总究是涉世不深,处理得很差,到处都是破绽。

    “你也怕戴总?”寇萱见沈淮建议跑路,也有些慌。

    “你,”沈淮就知道这小丫头开始就是在挖坑让他跳进去,瞪了她一眼,说道,“王子亮派人过来找你,都***是街头的青皮混混,我细胳膊细腿,怎么跟他们拼命去?自然也只能是好汉不吃眼前亏。还有,等会儿你不把话跟我说清楚了,我开车把你扔到英皇去,我管你死活!”

    沈淮与寇萱刚出门要下楼梯,就听着楼下咚咚咚的有好几个人上楼。沈淮反手拉着寇萱往楼梯上走,躲在楼上摒住呼吸。

    从楼梯空隙时,隐隐约约的看着三个大汉跑过去,将寇萱租的房门踹开,见房间里没有人,转身又跑下楼去;听着他们骂骂咧咧,似乎知道寇萱的亲戚家住哪里,要跑过去抓人。

    寇萱的身子贴在他怀里,沈淮能感觉到她的心脏砰砰乱跳,在微光的瞪了她一眼,低声训道:“这时候知道害怕了?”但见她像只猫似的窝在怀里,感受到她身体的温暖,又有一点心动,又说道,“你不要动,我先下去;你要是没听到什么动静,再下楼来……”

    沈淮先下楼来,看到刚才冲上楼来抓人的三个人钻进一辆桑纳塔里,掉头就出了小区。

    沈淮确认没有危险,这才把车开到楼梯口,把寇萱接进去。

    寇萱毕竟没有经历这样的场面,惊魂未定,问道:“他们跑我小姑姑家里找我,现在怎么办?”

    沈淮把车开出小区,停在路边,问寇萱:“你小姑姑家住在哪里?”

    “天心湖三组。”寇萱说道。

    沈淮点点头,拿起电话来,打电话拨刘卫国家里的电话。

    刘卫国也恰好在家,时间紧急,沈淮在电话跟他长话短说,直接说道:“老刘,我刚刚收到线索,有一桩强迫少女卖\淫案正在发生。线索来源,我不能告诉你,你也不能把这事透露出去,你装作什么事情都不知道,马上带警员到天心湖三组附近巡防……”

    刘卫国也没有电话里多问题,就立即起身去部署。

    沈淮这边电话没有挂多久,杨丽丽的电话就又打进来,声音也有些惶急,说道:“那个女孩子应该是后悔了,王总派出的人没有在她租的房子里找到人,现在正赶往她亲戚家去找人。看戴总那边,似乎不见到人不罢休……”

    “哦,”沈淮对杨丽丽还不能够信任,只是拿平淡的语气说道,“王子亮都搞出这么大的架势,看来那个姓戴的,对那个女孩是真上了心。我也就不跟戴总争了,你告诉王子亮一声,改天记得拿两个鲜货补偿我……”

    “沈书记,我这回真没有跟王总通风说什么,王子亮不知道我打这通电话。我只是,我只是……”杨丽丽在电话那头吞吞吐吐的说道。

    “只是什么?”沈淮问道。

    “那女孩子挺好的……”杨丽丽在电话那头惋惜的说道。

    “哦,落我手里就不可惜了?”沈淮笑道,“你要真觉得那女孩子给姓戴的糟糕可惜,你就报警啊!我也不会拦着你。”见寇萱凑过头来要偷听,伸手将她的小脑袋按回去。

    沈淮挂了电话,寇萱问道:“她是谁?”

    “你挖这么大的坑让我跳进来,能不知道她是谁?”沈淮反问道,“我现在还不能信任她,也不会无保留的信任你?”

    “我,”寇萱委屈的红着眼睛,说道,“我开始是豁出去了,但爷爷总究没能来得及做手术。我是后悔了,但是收了钱,不能反梅,我又能怎样?今天去找小黎,你以为我心里能抱有多大的希望?我不过想在溺水前,最后抓住那一根稻草。我也没有想你白白的帮我,我都把自己脱光了,是你自己不要,这是又来怪我?”

    看着寇萱眼泪刷刷的滑落下来,沈淮颇为无奈,真是不适合小女孩子谈成人交易,到头来只会他自己落个不是,伸手替她把脸颊上的眼泪擦掉,说道:“好了,不要哭了,这事不怪你。不过你要直接跟我说,会更好一些……”

    “那现在怎么办?”寇萱问道。

    “我不是报警了吗?”沈淮说道,“不过,整件事闹大了,对你会有一些负面影响,你怕不怕?”

    “不怕,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去做。”寇萱坚定的说道。

    “那行,那几个人,大概会在你小姑姑家等你回去,我现在就把你送到虎口去,没有你这个受害者,这戏还不好演下去。”沈淮说道。

    沈淮把车开的时间,刘卫国的电话又打了进来:“派出所这边刚刚接到110转过来的一通报警电话,倒没有说太详细,只说是有人到天心湖村三组滋事,市接警中心要我们出警去看一看。是不是跟沈书记你说的是一个事?”

    王子亮派人到梅溪镇滋事抓寇萱,沈淮心想杨丽丽报警时不敢说得太具体,大概怕惹祸上身,这通报警电话自然会转到梅溪镇派出所,让这边出警去排查警情。

    “应该是的,你们就照着程序去处理好了。”沈淮说道,挂断电话,跟寇萱说道,“你没有跟杨丽丽说你认识吧?”

    “没有。她这段时间跟我套近乎,还暗示你对我有意思,我就真以为你对我有意思。”寇萱说道。

    “那你还……”沈淮有些搞不明白小女孩子到底是怎么想的。

    “看你对小黎那么好,心想跟你也许不错,”寇萱带着点小得意的神情说道,“没想到你也挺关心我的。”

    沈淮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说道:“你看上去有些心机,总还是太单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