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一百八十三章 以柔克柔

第一百八十三章 以柔克柔

    很快就到了谭启平家,苏恺闻在门卫那里等着,看着沈淮、熊文斌、阚学涛、潘石华、周明等人先后从两部车里下来,走过来说道:“谭书记还没有休息,等你们过来汇报今天的情况……”

    阚学涛苦笑一下,谭启平都没有拒绝沈淮闯门,他们就更没有话好说了,就看沈淮能不能说服谭启平改变主意了,心里也疑惑:王子亮到底怎么得罪这个煞星,让他非要除之而后快?

    潘石华心里一阵阵的发寒,看了沈淮侧脸一眼,暗问:这个煞星到底是什么来头?

    潘石华以前知道沈淮曾经是谭启平手下极重要的一员,但沈淮在给谭启平疏离后,又自己闹孤立,跟吴海峰、杨玉权他们跑到一起去,他还以为沈淮从此就沦为一枚无足轻重的棋子,还以为沈淮过来找谭启平叫板只是自寻其辱,哪里想到谭启平并没有将沈淮拒之门外的意思?

    这无疑是承认沈淮有跟他叫板的资格,这煞星到底是什么来头?潘石华心里一阵阵的后怕。

    周明看他岳父熊文斌只是低头看地走路,也不知道他刚才坐沈淮的车,有说什么。

    谭启平穿着睡衣坐在客厅里吃草莓,看着沈淮他换鞋进了客厅,说道:“你有好久没有进我家这个门了……”

    “总觉得在梅溪镇成绩做得不够好,又觉得自己有时候性子很拧,做事不知道拐弯,给谭叔叔带来不少麻烦,所以也就没有脸过来给谭叔叔汇报工作。”沈淮说道。

    “坐着吃草莓吧,周明他们市计委昨天到东方红农场考察,顺带摘很多新鲜草莓回来的。我还打算让周明给你送一袋过去,”谭启平将桌上的草莓推过来,又抬头跟苏恺闻说道,“还有草莓,你拿了洗一下,给老熊、阚局长、潘区长他们也尝尝鲜……”

    看到谭启平声音亲切的招呼沈淮坐下来吃草莓,周明都看傻了眼:看眼前的情形,谁能想象到沈淮跟谭启平差不多有半年时间没有见过面、没有直接说过话?

    沈淮坐下来,从琉璃果盆里抓起几颗鲜红的草莓,将看着还新鲜的梗叶摘掉,小咬了一口,又看着缺了一角的草莓,心想既然给咬了一口,就再也不可能恢复原样了。

    沈淮不相信谭启平真就没有芥蒂的待他如初,猜想谭启平大概是怕自己耍宋家子弟的性子,叫他在熊文斌、阚学涛、潘石华这些手下面前下不了台吧,所以才想着用以柔克刚的招数吧?

    不管怎么说,沈淮并不想跟谭启平翻脸,有可能的话,他甚至想重新获得谭启平的信任。谭启平毕竟是东华市委书记,他想在东华做一番事业,要是能得到谭启平的信任跟支持,无疑将事半功倍。

    见谭启平似乎也不是很排斥自己半夜闯上门来,心想他应该对今晚的事情又有进一步的思考,沈淮心里也稍稍放松下来。

    “今天的事,之所以没有跟谭叔叔您事先汇报一下,也是想着真要闯出什么祸来不好收拾,搁我身上影响小,不至于影响到谭叔叔您对东华市发展的整体筹划……”沈淮吃了几粒草莓,就开口进入正题,不过他不是来吵架的,把高帽子先丢出去。

    “你在东华,要有什么事情,我还真能脱得了干系?”谭启平心平气和的看着沈淮,听他说话有注意分寸,也稍稍放下心来,至少不用担心他闹宋家子弟的脾气,让彼此都下不了台来。

    时间也不早了,谭启平也没打算绕什么圈子,接着问道,“今天发生的这件事你有什么想法,你说给我听听……”

    “本来是一件简单的案子,我也无意揽到自己身上来,但后来听到王子亮公然派马仔到梅溪镇来抓人,我就有些生气了,”沈淮说道,“老爷子也跟我说过,为官一任要造福一方,我是梅溪镇的党委书记,要是梅溪镇有未成年少女在我眼鼻子底下给强行抓走,这也未必太猖狂了。不管谭叔叔你怎么看,这事搁我上,我受不了……”

    谭启平听沈淮这是在摆宋家子弟的脾气,偏偏又让人无法说他的不是,心想想也是,宋家子弟要没有一点霸道的锐气,还真不想样子,只是哈哈一笑,说道:“年轻气盛,也不是坏事。”

    阚学涛看了熊文斌一眼,不得不说沈淮把话说得很漂亮,把脾气摆出来,又偏偏叫人难生反感。熊文斌心里也疑惑,有时候不得不说沈淮的做法很蛮横,又不得不不说他蛮横之下的有些不举动非常的聪明。

    也唯有这时候才能看出沈淮过来之前那通电话的妙处来,熊文斌知道沈淮的决心是那么强烈,强烈到并没有打算给谭启平有退步的余地,但沈淮很聪明的通过那一通电话把态度强烈的表达出来,但避免了跟谭启平有直接冲突的可能。

    熊文斌心想,大概也是沈淮的那通电话,叫谭启平不得不重新检视今晚发生的事情吧?

    “派出所出警还是晚了一步,赶到受害者亲戚家时,人已经给带去英皇国际,”沈淮自然不会把所有的实情都吐露给谭启平知道,但也考虑到谭启平的感受,把话说得委婉一些,“当然,我应该处理更好一些,跟阚局长救援,也就不至于把事情搞成这样子,这个我要跟谭叔叔你检讨。我不应该当时满脑子就想着要给英皇的这伙人颜色看,要是不让派出所的民警直接冲进去抓人,也就没有后面那些事情发生……”

    谭启平只是点着头,要沈淮继续说下去。

    “城北区分局竟然有人甘当王子亮的走狗,几十名干警冲出来拦道抢人,这是出乎我想象的,”沈淮也不妄图去揣测谭启平心里怎么想,继续说道,“后来双方僵持那么久,我既觉得今天的行动不理智,有些蠢,心里同时又觉得害怕。我不明白,东华市到底是怎么样,一个搞黑社会组织的地痞流氓一个电话竟然能调动数十名警察出来替他们解围,那政府对地方还有没有控制力了?熊秘书长过来,想要控制事态扩大,消除影响,我反复考虑,觉得这么做不合适。什么事情都可以大事化小,但这种原则性的问题不能退让。城北区分局局长陈飞亲自带队想要抢人,他作为国家一级公安机关的负责人,手下有人有枪,他竟然没有考虑这么做会在社会造成多恶劣的影响,这个迹象非常危险……”

    谭启平微微蹙着眉头,很长时间没有说话。

    阚学涛、潘石华以及帮着苏恺闻去洗草莓的周明,听了沈淮的话都暗暗心惊,事情真要这么定性,不要说王子亮没有活路了,就连城北区分局局长陈飞也没有活路。

    见谭启平有给说动心的样子,他们更是心惊,他们能知道谭启平在疏离沈淮,但没有想到沈淮坚持要跟谭启平见面,而且见面之后对谭启平还是有这么大的影响力。

    周明这才想明白,岳父之前跟他的那次夜谈,是何等的用心良苦。他们真的都看错沈淮了,岳父说的没错,不管谭启平怎么疏离沈淮,沈淮都不是他们能给脸色看的。他周明不能,苏恺闻也不能,潘石华、阚学涛以及他岳父熊文斌都不能……

    “老熊,你怎么看这事?”谭启平问坐在一旁的熊文斌。

    潘石华、阚学涛、周明、苏恺闻都看向熊文斌,知道谭启平犹豫了,熊文斌的话将至关重要。杨丽丽站在一旁,过来后就没有她说话的机会,但看着市委书记家客里的一幕,心里起着波澜,她曾以为王子亮是谁都推不翻的一座大山,谁能想到王子亮的生跟死,就在眼前这几个人的唇嘴上翻腾着。

    杨丽丽跟沈淮、熊文斌坐同一辆车,自然知道熊文斌的态度已经转变,但她不知道熊文斌会怎么去影响谭启平的决定,只是默默的旁观着。

    “戴部长的儿子到东华来,是高小虎推荐他向市钢厂供应废钢。今天发生这个事情,高市长也是知道的,”熊文斌很平静的替谭启平分析状况,说道,“也许高市长也猜到沈淮有插手这件事,所以就把这件事彻底推过来,但高市长之后都没有再关心一下,多少有些奇怪了……”

    谭启平点点头,他起初决定控制事态恶化,倒不是就怕得罪了戴乐生。

    以前在省委组织部,戴乐生是部长,他是副部长,关系本来就很不融洽,也就不存在得罪不得罪的问题,有些事情选择妥协,也是想有助于他逐步的控制东华的局势,不想让斗争复杂化,把矛盾搞尖锐。

    谭启平虽然有些恼沈淮把事情搞这么大,但事情既然已经到这一步,再想想,他真把这件事强行压下去,也有些草率了。

    就算这件事不是高天河故意设下的陷阱,谭启平也必须要考虑高天河有可能会在这事上做文章。

    他作为党委书记,又是他决定将事情压下去不作进一步处理,要让这件事给高天河捅到省里,让省里认为这是他控制地方不力的软弱表现,会对他有什么影响?

    “你觉得戴毅在这案子牵涉有多深?”谭启平又问熊文斌。

    “戴毅跟高市长的儿子在东华接触最多,高市长既然都置身事外,他们应该是确知戴毅涉案不太深;即使真要有什么大问题牵涉出来,我想高市长也不能置身事外吧?”熊文斌说道。

    熊文斌这句话的意思很明确,这次真要将戴毅扯进去,戴乐生自然会恼恨他们这边下狠手,但同时也会怨恨高天河对他儿子照顾不周。

    这件事最严重的后果,就是将戴乐生彻底得罪,但不会让东华地方变得更混乱,反而有可能彻底压制住高天河。

    见熊文斌明确支持借机将王子亮这颗毒瘤彻底除掉,沈淮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他知道谭启平现在比较信任熊文斌,有些话经熊文斌的嘴说出来,能让谭启平更容易听进去。

    谭启平考虑了许久,才跟阚学涛说道:“地方绝不允许有黑社会组织滋生,这件事性质恶劣,市局要严肃对待,”又跟苏恺闻说道,“你替我联系一下高市长、张书记、肖书记,请他们过来一下,就说有重要事情商议。”

    “好的。”苏恺闻应了一声,就去隔壁房间打电话,走之前忍不住看了沈淮一眼,也暗感饶幸,幸亏上次在英皇差点跟沈淮闹翻脸,他跟王子亮就没有进一步的接触,不然再不知道这只疯狗会不会把自己也咬进去。

    对苏恺闻瞥过来的一眼,沈淮坦然无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