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一百九十一章 万紫千红

第一百九十一章 万紫千红

    陈丹一时走不开,沈淮开车把被褥送回老宅去。

    将车停在河坝前的草坪地,听着院子里传来寇萱与小黎银铃般的笑声,沈淮一边将被褥子从车后座抱出来,一边喊里面的人出来帮忙。

    杨丽丽刚打开院门,就看到沈淮抱着被褥子进来,上前来接被褥子。

    “你抱一床就好了……”沈淮说道。

    杨丽丽不好意思劳役沈淮,想把两床被褥都抱过去。

    这是陈丹她妈新做的褥子,两床褥子足足用了十五六斤棉,又厚又深。沈淮一把抱过来,也只能歪着头走路。杨丽丽的身材要比沈淮娇小得多,根本没办法把两床厚褥子都抱在怀里。

    沈淮刚松手,两床厚褥子眼见就要从杨丽丽的怀里滑下来。边上是水池,沈淮赶忙上去又把褥子抱住,说道:“算了,还是我来吧……”只是他伸手去抄被褥子,不想杨丽丽身子跟被褥子紧贴在一起,他的手直接从杨丽丽宽敞的T恤领子里伸进去,手背贴到那软弹的肉,才知道伸错了地方。

    沈淮不想被褥子掉边上浅水池里,又不敢松手;杨丽丽下意识的松开手往后退,但衣领子给沈淮的手腕钩住,扯开几乎能钻一个人进去。

    杨丽丽又七手八脚的抱过一床被褥子,才让沈淮有撒开手的机会,也不好说沈淮故意占她的便宜,只能红着脸抱着被褥子进去。

    “抱床被子跟做贼似的,至于脸红气喘在那样?”孙亚琳在盘膝坐在书桌前看一份文件,看到杨丽丽把褥子进来,脸红得熟透水蜜、桃似的,捏一把似乎能滴出水来,疑惑的问道。

    “这被子太压手了,”杨丽丽不好意思说刚才给沈淮手背蹭到乳、房,随便找了个借口搪塞孙亚琳,“要不你试试?”

    孙亚琳狐疑的在沈淮脸上扫了一眼,沈淮倒是坦然,不要说是无意的,就是故意的,摸一把还能心虚成叫人看到他像是做贼的?

    沈淮窥着杨丽丽娇羞欲滴的脸,心想着真摸一把,她会不会欲拒还迎?

    沈淮帮杨丽丽一起整理床铺,见杨丽丽身上穿着的T恤很宽大,下摆遮住翘臀,弯腰时领子垂下来,露出里面的蕾丝胸罩,小半片凝脂似的浑圆白乳挤露出来,耀人眼睛,心知杨丽丽没有回家,穿的是孙亚琳的衣服。

    杨丽丽注意到沈淮盯着她衣领里在看,只是手里抓着被角,只能无视沈淮的眼神。沈淮心里则想:她里面的胸罩也应该是孙亚琳,没想到她穿孙亚琳的衣服嫌大,穿孙亚林的胸罩略有些嫌小……

    “你眼睛盯人家哪里看?”孙亚琳放在手里的文件,见沈淮的眼神往杨丽丽胸口钻,不留情的戳穿他。

    “你说你,到国内还跟个大小姐似的,还要别人帮你整理东西?”沈淮把手头的被子丢下,换了个话题质问孙亚琳,“我进来半天,怎么就看见杨经理帮你在干活,你坐边上没有动弹?”

    “周小白下午拿了这份文件给杨丽丽,我在帮她看这份文件有没有问题,”孙亚琳扬了扬手里的文件,“这个我擅长;那个,她擅长……”心安理得的把杨丽丽当成大丫鬟使唤。

    孙亚琳就穿了一件可以当睡衣的长摆T恤,下摆虽然遮住臀,但露出修长均长的大长腿来,雪白紧致,叫人看到眼睛看往双腿之间的黑影钻。

    沈淮就不明白:孙亚琳这脸蛋、这身材,想要多少男人得不了,偏偏喜欢跟女人搞?

    沈淮心里藏着疑惑,坐过去接过文件翻看了两页,是万紫千红俱乐部的转承包协议书。沈淮早知道周家虽然做事有底限,但骨子里没有那么干净,不过也没想到桃坞路的万紫千红俱乐部会是周家的产业。

    沈淮想一想,这一切还都源于他窝梅溪一隅,消息源不够畅通的缘故。杨海鹏、禇宜良、朱立等人,实际都在把主要的精力放在梅溪镇,没有余暇去关注东华市里的动向,消息很封闭,也是他们目前最大的弊端。

    “跟聪明人打交道就是好,”沈淮也没有心情细看转让协议,心知周家这时候应该还是有积极合作的态度,不大可能做什么手脚,再说有孙亚琳帮着看,比他还要专业,说道,“下午才提到这个事,周家就把文件都准备好了,动作比想象中要迅速,出手还算大方啊……”

    “一家破俱乐部而已,之前的经营也不怎么样,周家没有什么舍不得的。再说他们只是暂时将经营权转出来,还是要收租子的。”孙亚琳不觉得周家有多大方。

    万紫千红虽然之前经营得不怎么样,但英皇关闭之后所形成的中高档商务会所空白就是一个金矿,就看比英皇略差的几家俱乐部怎么去争这个份额了。

    “万紫千红虽然不及英皇,但在城北也是很大的场子,周总突然拿这份文件给我,我都吓了一跳——我想,我没有能力做好。”杨丽丽见沈淮跟孙亚琳的话题转到俱乐部的问题上去,也暂时放下手里的被褥子。她知道鹏悦突然决定把这家俱乐部转手给她经营是因为沈淮,只是她上午都还在为日后的出路发愁,面对突如其来砸到手里的俱乐部,有些措手不及,不知道如何去应对。

    “你要是想往后正正经经的过日子,你明天把协议书还回去就是,”沈淮将文件递给杨丽丽,说道,“我想你找一份正而八经的工作,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难度。”

    “我……”杨丽丽欲言又止,这段时间里发生这么多事,她昨夜在酒店也是辗转未眠,就想着不甘心做一个小人物,但是想想她糟糕的人生以及糟糕的婚姻,未来还有什么道路能叫她去闯?

    沈淮支持杨丽丽接手经营周家的俱乐部,一来是为了向别人表示整倒王子亮他要从中分一杯羹,二来也是想在市内有一个稳定的消息源,能更准确的把握住市里的动向,不至于事事被动,到最后都不得不用蛮横的手段去破局。

    不过,杨丽丽要是不愿意接手,他不会勉强她什么,毕竟从表面上看,杨丽丽接不接手,都跟他没有直接的关系。

    进院子之前就听到寇萱跟小黎银铃一般的笑声,不过她们这时候才走过来,身上还湿漉漉的,待看到金子抖着吹得蓬松的金毛窜进来,才知道她们俩刚才在后院给金子洗澡。

    从寇萱脸上完全看不去她刚经历那么大的变故,也完全不像是给她小姑姑赶出来的,但是不想给扣上拐骗未成年少女的罪名,有些话不得不问清楚:“你就这么离家出走,你姑姑真不管你了?”

    “这些年我跟爷爷相依为命,也没指望能有谁管过我们;我们房子塌子搬过去借住,还是算房租的。”寇萱说道,言语间就能让人知道她对她姑姑的感情很淡。

    沈淮心里轻叹,这种事他也不想说什么,都说血浓于水,但无论是在农村还是城市,抛弃年迈父母不赡养的子女比比皆是。

    “那你就先住下来吧,不要多想什么。”沈淮知道寇萱这女孩子性子拧,跟小黎不一样,不可能接受别人替她安排好的人生。

    沈淮想着先拖上一段时间再说;也不愿意去回想昨夜那雏嫩身体横陈的香艳情形,只愿当成一场梦不要给彼此留下什么痕迹。

    寇萱见沈淮无意多说什么,心里有话也就憋着不说。

    杨丽丽虽然有些胆怯,但终究不愿意放弃经营一家俱乐部的机会,只是想从沈淮这里得到更大的支持。寇萱人小鬼大,兴致勃勃的凑过来,沈淮不想让小黎太早知道那个黑白混杂的世界,就借口她明天还要上学,就没有留多久,就开车接小黎跟金子先返回镇上,随杨丽丽、寇萱留在老宅里跟孙亚琳怎么折腾去。

    回到镇上,陈丹也刚忙完酒店的事情回来,小黎先去睡觉,沈淮跟陈丹坐在灯下说话。

    “寇萱好像不愿意再回学校读书,我问过她,也不愿意就在酒店工作。你说她这么小的女孩子,这时候走上社会能做什么?”陈丹不无担忧的问道。

    沈淮知道寇萱从梅溪中学缀学有好几个月了,见她晚上跟杨丽丽凑在一起倒是热切,明知道她跟着杨丽丽,未必是什么好事,不过这时候也只能由着她去。

    沈淮不敢跟陈丹吐露实情,只是随口说道:“唉,随她去吧,还能管她一辈子不成?她跟英皇的杨经理也只是在老宅那里暂时住一段时间,等案子过去了,她们终是要搬出去的,我可没有兴趣盯着她们屁股后面叫她们干这干那的……”

    “你真没兴趣?”陈丹狐疑的看了沈淮一眼,“我还以为你很有兴趣呢?”

    沈淮脸皮再厚,听陈丹这么说,老脸也禁不住的红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