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二百章 车上(三)

第二百章 车上(三)

    大学生聚在一起,谈理想、谈诗歌、谈经济、谈时政、谈中日、中美关系,热情而激烈。器:无广告、全文字、更郑峰也刻意卖弄,其他男孩子对沈淮这么一个突然闯过来,跟熊黛玲关系亲近的人也没有太多的好感,有意无意的帮衬郑峰,故作高阔谈姿,嘴里也时不时有一两个生辟的专业术语来。

    沈淮也无意一整夜跟个小男孩玩争风吃醋的游戏,便漫不经心的听着他们高谈阔论,细想想自己读书时,有些幼稚的想法跟他们倒没有太大的区别,故而也谈不上多大的恶感。

    “你怎么不说话?”熊黛玲见沈淮坐了半天,都没有说什么话,还以为郑峰他们的不礼貌叫沈淮生气了。

    “啊,”沈淮与熊黛玲挤挨而坐,熊黛玲看上去身材苗条,但贴身而坐,弹软温凉,一点都没有瘦骨嶙峋的感觉,实质是一个看上去瘦、实际又有肉的女孩子,虽然身上出了很多汗,湿了又干,却没有汗酸味,反而有淡淡的清香传到鼻端。沈淮听他们谈理想谈诗歌听得厌弃,正享受的闻着熊黛玲身上传来的香气,没想在意的他们在说什么,看到他们都看着自己,问道,“你们在谈什么?”

    “问你有什么理想呢,”辛琪探过身来,她对沈淮很有兴趣,总是时不时把话题扯到他身上来,问道,“你在乡镇工作,对自己以后的人生有规划吗?”

    沈淮早已经过了张口闭口谈理想的年龄了,但熊黛玲她们这些同学,正热衷于憧憬未来,同时又感到迷茫,想从他这个社会人身上得到些启发,不过对面郑峰眼里的不屑,大概不认为他这个乡镇小干部也会有他们大学生一般的远大理想吧……

    见熊黛玲眼睛也亮晶晶的盯着自己,沈淮就觉得头痛,跟小屁孩们在一起,真是不痛快啊,笑着说:“我要说我的人生目标是做一个政治领袖型的人物,你们信吗?”

    辛琪她们当然认为沈淮是在开玩笑胡说,笑道:“跟你说正经的呢?”

    “我刚才有多不正经?”沈淮问熊黛玲,见熊黛玲含笑不语,沈淮伸手挠了挠鼻子,看着辛琪的脸,又问她,“你呢,你的人生理想是什么?”

    “她啊,”熊黛玲这才接话道,“辛琪在床头写了一副对联,‘今日青春女性,明日成功女性’——这也是我们的人生理想呢。”

    “哦,真是好巧啊,我想我跟你们的人生理想一样呢,”沈淮笑道,“改天我把这副对联抄一份也贴床头!”

    四个女孩子愣了一会儿才听出沈淮话里的意思,让辛琪坐大tuǐ的那个马尾辫女孩以及坐中间的女孩子,还单纯些,低头捂脸而笑,也不敢沈淮,仿佛看沈淮一眼,她们就是被日对象似的。

    熊黛玲扑哧笑出声来,伸手在沈淮肩打了一下,怪他没正经,娇嗔道:“我姐说你就是一个流氓,看来真没错。”见沈淮眼神戏谑的盯着她看,又想到这么说也不对,把她姐都挠进去了,臊红了脸,转过脸想平息心里涌动的笑意,高高挺起来的胸脯微微起伏着。

    郑峰等四个男孩子心里却是不岔,沈淮的玩笑话明明很下流,而四个平时在他们眼里很单纯、听到一个脏字都会脸红半天的女孩子这时候含羞娇笑,都叫沈淮逗得少女情涌的模样,怎么叫他们心里不又妒恨交加?

    他们却不知道,这四个女孩子要是看沈淮没好感,沈淮这么说那是叫下流;要是对沈淮有好感,他把段子说得再诨一点,也叫说话有风趣。

    辛琪也红着脸而笑,丝毫不为沈淮的调戏而生恼,反而拿她漂亮的大眼睛盯着沈淮看,眼睛亮晶晶的,问道:“你平时都这么调戏女孩子的吗?”

    “我们读书的时候,不管男孩子女孩子,寂寞了,想找个对象调戏,都会说,找人聊聊人生理想去,”沈淮笑道,“所以,好像是你先调戏我的呢,我要不配合你一下,你刚才的行为就成耍流氓了。”

    “你大学是在哪里读的,你们学校怎么尽培养流氓?”辛琪娇嗔含羞的问道,沈淮的话让她既觉得挑逗,又觉得有趣。

    沈淮身上这种沉静时如渊亭岳山,飞扬时又将全场掌握只手之间的气度,哪里是那些个书卷气重得都有些呆板的学生仔能比?

    偏偏沈淮还长着一张讨女人喜欢的脸,更能叫女孩子动心。

    “一所破学校,跟省经院这样的名校不好比,说出来丢人。”沈淮轻轻的把话题拨走,他真正的读书经历不能别人细说,又不想把“沈淮”海外留学经历拿出来炫耀。

    熊黛玲这时候突然转过头来,咬到沈淮的耳朵根问道:“看来你在我们学校的传闻不是胡掰……”

    沈淮头皮发麻,熊黛玲知道之前的“他”在省经院任教的经历,一定会知道他以前的斑斑劣迹,他又不能辩解什么,只能转过头跟熊黛玲咬耳朵说道:“要是好的传闻,我承认;其他的,概不承认……”

    熊黛玲转头看了沈淮一眼,两人脸挨得眼睛,沈淮这么近的看着熊黛玲的眼睛,透着一股叫人心澄静的灵动,心想真漂亮啊。见熊黛玲眼睛里并没有厌恶的痕迹,沈淮心想,也许是时过境迁,省经院的传闻大概也消淡了吧……

    “你们有什么话一定要咬耳朵根说?”辛琪不满意跟熊黛玲跟沈淮说轻言低语,搂着熊黛玲的脖子摇着她bī问,“你们在说什么悄悄话?”

    “没有啦,我就是帮你问他在燕京没有空给我们做导游啊!”熊黛玲倒是看过辛琪对沈淮很有兴趣,笑着将了她一军。

    辛琪好像给她戳中要害,脸有些红,但也很大胆的问沈淮:“你家就在燕京,有没有空给我们当导游啊?”

    沈淮心想如此的女孩子真了不得,他自然没有时间陪着她们疯玩,但见熊黛玲眼睛里也有期待,说道:“难说。我十六七岁离开燕京,差不多有**年没回去了,燕京给我的印象也很淡了。真要硬着头皮给你们当导游,很可能会把你们带到哪个死胡同里把你们卖了……”

    “跟你说话都没个正经,”辛琪疑惑的看着沈淮,不相信他的话,但又忍不住好奇的问道,“你真有**年没回燕京?”大多数人都是读大学时第一次长期离开家乡,沈淮十六七岁就离开家,近十年时间都没有回去一趟,想想都难以叫人相信。

    熊黛玲也是疑惑,心想沈淮就算从小出国留学,就算在国外要节省机票钱没有回家一趟,但他回家工作已经有三年多时间了,怎么还一趟都没有回去过?

    “这有什么好骗人的,我可是巴不得给你们当导游呢,”种种事不足为外人道,沈淮换了话题问熊黛玲,“你们住宿的地方有安排吗?”

    “还没,打算明天早上到燕京后先疯玩一天,然后随便找个旅社住下来,我姐跟周明他们后天下午才会坐飞机过来,具体什么行程也都没有安排。周明是有公务,我想我跟我姐,还是会跟辛琪她们在燕京到处玩吧……”熊黛玲知道沈淮跟她家是什么状况,有些事情也容不得她任性,即使想在燕京能有沈淮作陪游玩,但想想可能性也不会很大,有时候会让更多的人彼此尴尬、难堪。

    “上车之前,我跟我爸通过电话,说有几个同学到燕京玩,我想我爸会有安排的……”说到这个话题,郑峰又恢复了些信心,插过话来说道。

    沈淮看熊黛玲这几个同学,虽然没怎么接触社会,人还青涩,但署假不急着回家,还想着满世界的去游玩,家境都应该不会太差。

    熊黛玲自不用说,熊文斌在东华也要算是实权派人物之一,即使熊文斌很注意影响,但也不会让小女儿太委屈。

    而那个辛琪,衣着打扮看上去也符合学生的身份,她搁在桌下的红色小行旅包,看上去不怎么起眼,不过沈淮没记错的话,法国品牌的这种行旅包好像在国内还没有销售,从她谈吐间也能知道她从小家庭殷实。

    郑峰这小子这时候又恨不得把“我家很有背景”几个字写在额头上亮瞎沈淮的眼睛……

    沈淮心想这样也好,他也无意替熊黛玲她们安排好食宿,以免明天跟周明他们碰面时彼此难堪。

    辛琪没想到火车能遇到这么一个风趣而气质不凡的男子,她倒是希望沈淮能主动替她们安排食宿,这样就能有更多的接触机会。看着沈淮沉默下来,没有接郑峰的话,辛琪心里多少有些失落,以为沈淮的经济条件不行,不愿意为她们破费。

    “时间也不早了,黛玲你们先去卧铺车厢休息吧,我们在这里打牌能熬一夜,”郑峰说道,又刻意跟沈淮解释道,“我就提前买了两张卧铺票,没想到大家临时都决定要去燕京玩。这时候卧铺票太紧张了,我爸通过关系也搞不定,只能临时补了几张硬座票。不过硬座票我们多买了几张,也不差那几个钱,你坐这里不用担心有人会赶你……”

    他本来还要留熊黛玲她们在这里多聊一会儿天,但实在忍受不了沈淮跟熊黛玲这么贴近的坐着。

    熊黛玲有些犹豫,知道把沈淮留在这里跟郑峰他们相处过夜有些不合适,但她在这么闷热的硬座车厢里陪沈淮熬一夜,又怕会吃不消。再说,辛琪她们都去卧铺车厢休息,她一个人陪沈淮留在这里,又有些太着痕迹,她虽然对沈淮还心存好感,但女孩子总有敏锐的自尊。

    “你们去休息吧……”沈淮笑了笑,站起身来让熊黛玲她们拿着东西出去,在硬座车厢熬一夜,确实不是她们这些娇滴滴的女孩子能吃得消的。

    “沈先生,原来你在这里!”

    熊黛玲刚要起身跟辛琪她们三个女孩子去卧铺车厢,就看见有一个列车员朝这边挤过来,朝着沈淮“沈先生、沈先生”一边喊一边走的挤过来。列车员虽然穿着保守的制服,乌黑的头发盘成髻,脸蛋却端庄秀丽,熊黛玲疑惑的看了沈淮一眼,没想到他会认识火车的漂亮列车员。

    “找我?”沈淮见是软卧车厢里的那个列车员,指着自己的鼻子,疑惑的问道。

    “是啊。还以为您去十四号车厢了呢,我让那边的同事找您,没找得到您,”列车员从餐车挤过来,额头都渗出汗来,小脸绯红,气喘吁吁的说道,“软卧车厢真是没空床位了,不过我们列车员有休息室,沈先生您要不是介意,可以跟我们挤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