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二百零三章 风光下的冷漠

第二百零三章 风光下的冷漠

    郑峰恨不得想找条地缝钻进去,脸臊得通红,便是辛琪等人看着他都觉得可怜。

    沈淮看了郑峰一眼,他不关心这小子心里怎么想,对对司机魏岳的请求不置可否,只是朝陈兵摊手说道:“没想到家里会派车堵到车站口来,看来我要先回家应付一下去;让陈主任你白走一趟,真是对不起啊……”

    “没事,没事,我把邵征让你捎的烟拿回去,就算是不白走一趟。”陈兵笑眯眯的开玩笑道。

    陈兵也是打量着大高个司机两眼,心里琢磨着他所说的话。

    都说沈淮来头很大,但来头到底有多大,像钱文惠、何清社这些个已经算是沈淮嫡系的人马,也不是很清楚,一切看上去都云遮雾绕、晦莫如深,陈兵自然是更不清楚,从沈淮一年多来在东华任职的经历也很难找到什么珠丝马迹。

    眼前这简单的一幕,却让陈兵看出许多端倪。

    陈兵到燕京任市驻京办主任,首先任务就是把燕京的门门道道摸清楚,以便市里到燕京来办事能找到门路、事半功倍。

    一般说来燕京市级领导,只要不是政治局委员,就算有警卫人员,也是隶属于市公安局警卫处的普通人员。而在和平时期,通常只有正军级上的军队将领以及政治局委员等高级党政官员才有隶属于警卫部队的专职警卫员,即使是退休之后,也会保留一些政治待遇。

    陈兵从邵征那里知道沈淮回来是给家里人庆祝八十大寿,想来就是眼前这个大高个嘴里所说的“老爷子”。

    陈兵心里暗想,家里有个从正军级或政治局委员以上职务上退下来的老人在,这背景真是深得叫人垂涎欲滴啊,的确不是东华市地方那几只小爬虫能抗衡的。

    而大高个从警卫部队转业后,没有回老家,而到农业部当司机,今天又受所谓的“宋局长”指派过来接沈淮回家去,这个“宋局长”想来也是沈淮的家人。

    陈兵一时间也理不清楚农业部下面的司局级官员有谁姓宋,想着回去打听一下就清楚了,自然也不会介意沈淮给家里派来的车接走。

    熊黛玲、辛琪等人则没有陈兵想得那么深,看事情也只能看到表面,从大高个司机魏岳跟沈淮的简短对话里,她们也知道郑峰的父亲在农业部只能算普通干部,而沈淮才是真正的大有来头。

    熊黛玲心里感到惊讶,又觉得应该如此。她爸跟周明偶尔也会在她面前聊一些官场上的话题,涉及到沈淮的,即使周明对沈淮满腹怨言,而她爸而风轻云淡得多,但都认为沈淮的家世要比想象中复杂许多。

    眼前的一切,不过是验证她爸跟周明的猜测,她神情复杂的看了沈淮一眼,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为彼此又远了一些而感到落寞。

    熊黛玲甚至都不明白,沈淮跟她家的关系为什么会突然搞得这么糟糕。

    辛琪心思简单得多,昨天才相见,就给沈淮风趣的谈吐以及不凡而成熟的气度所吸引,特别在知道沈淮将软卧车票换给带生病小孩的母亲之后,对他更是有好感,也很好奇沈淮的身份:燕京户口的青年离家八九年不归,却跑到穷乡僻壤的东华市当一个乡镇干部,多少让人觉得里面有很多的故事可挖。

    这时候辛琪压根儿不会去同情那个恨不得找条缝钻进去的郑峰,而是凑过来,笑眼看着沈淮,说道:“好吧,两部车都是给你接站的,真是威风得很,只是我们很可怜呢,这大热天只能去挤公交车了……”

    对熊黛玲这个大方又主动的同学,沈淮也是颇有好感。

    他既然直接住回家去,也就没有必要刻意再避什么嫌,问熊黛玲:“你们也没有安排什么住宿,要不你们就跟陈主任回去?”又问陈兵,“东华酒店这两天能不能有空房间?”

    市驻京办在燕京经营一家酒店,除了方便东华到燕京办事的官员有个落脚之地外,也叫市驻京办的官员能一个副业好经营,陈兵还兼着东华酒店总经理的职。

    “黛玲到燕京跟同学到燕京来玩一趟,要是我这个当伯伯不安排好,下回遇到熊文斌,他准没有好脸色给我看,”陈兵笑道,“你先走吧,我再叫一部车来……”

    “那就麻烦陈主任你的,”沈淮说道,又看了郑峰一眼,笑道,“小郑,你是我们先送你回家呢,还是先跟黛玲她们一起去东华酒店?”

    郑峰心里波起狂澜,作为皇城根脚下的子民,关心时政是一大特点,京城八大公子之类的人物,通常谁都能说一个子丑寅卯来。

    郑峰不清楚沈淮跟农业部人事局宋炳生局长到底是什么关系,但也大体能猜到他是宋家的子弟,可为什么他会姓“沈”?

    在宋家耀眼的光环之下,郑峰就觉得自己像个给剥光后丢到聚光灯下的小丑,难堪、羞愧,恨不得狂奔逃离这个世界。

    沈淮对郑峰这个小角色自然不会太在意,只是不愿意在熊黛玲面前失了风度,才这么问一下,要是郑峰真有跟他一起坐车走的心理素质,说不定他还要高看他一眼呢。

    沈淮又跟大高个魏岳稍解释了一下郑峰跟熊黛玲他们的关系,就把熊黛玲跟她的同学都丢给陈兵他们,告了一声罪,他就跟大高个魏岳先离开。

    **************

    坐进八十年中期从国外进口的C3型,也是今年才正式改型称“A6”的黑色奥迪车里,沈淮颇有感慨的看着两边飞快后退的街景。

    之前的“沈淮”,也只在燕京生活四年;而真正的他,还是在工作之后因为市钢厂跟治金部下属的一家研究所要共同研究攻克一道炼钢技术难题,他代为厂方的技术代表,才有机会在燕京呆了两个月。

    那两个月吃住都在研究所里,仅抽出一天时间来到天安门、纪念碑以及纪念堂等地瞻仰了一圈,对燕京实在是没有留下更深刻的印象。

    沈淮跟魏岳初步见面,谈不上熟络,而且心里装着事,上车时就没有怎么跟他说话,坐在真皮的后车座里,任凭大高个魏岳在前面一边开车一边怡然自得的开着车。

    魏岳倒是很热络的主动把他自己的情况跟沈淮倒了一遍:

    他老家是东北辽宁农村,八六年入伍,因为块头大,打小练过拳,又根正苗红,也是机会难得,给编入中央警卫部队。不过当时沈淮已经出了国外,故而对老爷子身边之后的几任警卫员都不认识。

    大高个魏岳是去年从警卫部队复员,本来只能退伍回地方,连转业都够不上,老爷子对身边的工作人员感情都好,就叫三儿子,也就是沈淮的父亲宋炳生,把大高个魏岳安排到农业部当司机。

    奥迪已经是够宽敞了,但给魏岳过一米九的个子挤起来,堵在驾驶座跟座山似的。

    沈淮心想他在老爷子身边当了不少年的警卫员,应该知道许多宋家的秘闻,见他只是说自己的事,而不胡乱问什么,也不胡乱说其他的什么,叫自己无法从他的话里推断出其他信息,也觉得有趣,心想干警卫员出身的,保密意识强倒不是说说而已。

    沈淮猜想应该是谭启平知道老爷子办大寿,即使不能亲自过来,也会打电话表示祝贺跟歉意,这才经谭启平的嘴,叫宋家人才知道他坐这趟火车回燕京。至于谭启平怎么知道他的行程,估计是从潘石华或者别的什么人嘴里知道的。

    沈淮作为镇党委书记,无法随随便便的说就离开东华,是需要向区里请假、汇报行程的。

    即使派司机来接站,但之前并没有一个电话联络一下,也是叫沈淮从骨子里感受到一种扑面而来的淡漠,心想,派司机来接也许是不得已做给外人看的姿度吧。

    车在一栋看上去半新不旧的老公寓楼前停下来,魏岳回过头跟沈淮说道:“宋局长说你这些年都没有回家了,这次突然回来也没有事先说一声,家里的房间也没有收拾好,就让你先在这里住几天……”

    他本以为他“父亲”派司机接站,是想在外人面前表现得有亲情一些,没想到他“父亲”只是不想让他突然闯回“家门”去,才安排司机接站,又把他的临时住处安排好……

    沈淮沉默着没有说什么,他又能说什么,他本来就打算找间酒店先住下来。

    魏岳将仅塞了几件换洗衣物以及随身物件的背包接了过去,陪沈淮坐电梯上楼。

    一个电梯单元有好几户人家,这时候静悄悄的,都不像有人在家的样子,魏岳掏了钥匙打开最里角的一扇门,把钥匙放在门里侧的鞋柜上,跟沈淮说道:“宋局长还要让我回部里上班呢。你看看,有什么缺的,我下班时给你一起送过来?”

    看着房间的痕迹似乎很久没有人入住,不过家俱还算崭新,电器也全,应该不会缺什么东西,沈淮跟魏岳说道:“不用再麻烦你过来,我也就是找个睡觉的地方……”既然“父子”都相厌不见,要个司机夹在中间跑来跑去做什么?沈淮接过背包,要魏岳不要再过来了。

    “那我就先走了。”大高个魏岳说了一声,就下楼去了。宋家的事情,他一个外人是不能说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