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二百四十八章 搬家

第二百四十八章 搬家

    陈丹明天还要起早去医院照顾她妈,今天也是累坏了,就先跟小黎一个屋睡觉去了

    入秋后,夜里就凉爽起来,沈淮拿着几只软垫,铺到葡萄藤架子下的长椅子上,他脱了鞋在上面蜷腿而坐,想把带回来的几份文件看完,但想到陈丹她家里的事情,还是有些心烦意乱,走回屋拿来烟点上

    “陈丹离你远点,对她其实挺好的”

    孙亚琳手拿一只红酒杯走过来,靠在漆木栏杆上,看着沈淮的脸而说话

    沈淮一怔,心想陈丹她妈车祸骨折,陈丹要在镇上准备一套房子将她爸妈都接过来一起住,应该没有什么能叫孙亚琳有产生联想的地方,难道陈丹跟孙亚琳谈过什么事情?

    “昨天中午你还没有从省城回来,宋姨倒是找我问你在东华有没有找个女孩子谈感情,”孙亚琳说道,“倒不知道她是不是在别的地方听到什么消息,没方便直接问你,倒跑过来找我旁敲侧击的打听事情我想啊,她要是在别的地方听到什么消息,大概也不会是什么好消息”

    孙亚琳跟宋文慧没有直接的关系,但她跟沈淮虽然带不带血缘关系还不知道,但名义上毕竟是远房表姐弟故而在宋文慧跟前,她也只能视其为长辈待之

    沈淮皱起眉头来

    潘石贵当初为了迫使他在下梅公路改造工程等问题让步,联手杜贵在背地里整他的黑材料,其中就把他跟渚溪酒店以及陈丹的事渲染了一番

    虽然整桩事都以潘石贵“畏罪自杀”、杜贵被判劳教一年告终,所谓的黑材料也没有闹得沸沸扬扬,但沈淮相信,这份黑材料在东华还有些流传的,通过其他人的口,传到他小姑耳中,也是什么叫人费解的事情

    这事他不怪小姑,小姑也是关心他,又怕他对这事敏感跟过于坚持,才会旁敲侧击的找孙亚琳打听事情;小姑也只是对他有所担忧

    “就算你把陈丹硬拖进宋家,而随着你地位的越来越高,那种整天提着心尖、辛苦的去防各种明枪暗箭的日子,就真能叫她快乐、感到幸福?”孙亚琳轻轻摇晃着手里的玻璃杯,看着腥红的葡萄酒在杯里旋转,“换作我是她,宁可过着默默无闻而衣食无忧的生活着其实我想,陈丹真是很聪明的女人呢,她知道她要什么,你硬给她太多的东西,她未必会喜欢……”

    有些道理沈淮都能想到,但有时候又忍不住自欺欺人,总想着只要他对陈丹有感情就足够了,倒没有认真去考虑陈丹她到底要怎样的生活?

    也许孙亚琳说得对,陈丹在满城风雨中熬了好几年,也许需要宁静、不受干扰的自在生活,男欢女爱、感情这事,说到底还是日子过得舒袒,沈淮心想有时候他一厢情愿或许是他有些自私了**泡!书*

    “想明白了?”孙亚琳看着沈淮的眼睛

    沈淮也不想就他跟陈丹的事情想太多,说起来他名义上才二十五岁,陈丹才二十三岁,只是两人都经历了太多事,才显得心境过于成熟罢了

    他笑了笑,问孙亚琳:“你什么时候成情感专家了?”

    “其实我好几个月都在想一个问题……”孙亚琳故作神秘的说道

    “什么问题?”

    “我这几个月一直在想你什么时候会把人家玩腻味了;你想啊,你都能对一个女人这么长时间的保持兴趣,我为什么不能成为情感专家?”

    “想你个头”沈淮见孙亚琳说两句话就没正经的拿“他”的往事戳来,笑骂了一句

    “对了,宋姨还问起你喜欢什么类型的女孩子,”孙亚琳嘲笑道,“当然了,为了避免什么歪瓜裂枣的燕京女孩都塞过来你给你挑选,我就很老实的跟宋姨说了,你这人挑女人实在是庸俗得很,只爱波大臀圆腿长的——这个,我没有冤枉你?”

    沈淮拿起软垫就要砸过去,孙亚琳举起手里的酒杯救饶,这一套心爱的水晶酒杯是她从法国带过来的,要砸了一只,她能心痛死

    *************

    接下来几天,梅溪电厂正式奠基开工,两镇合并也要经省民政厅走最后的程序,沈淮也是连轴转、忙碌不休

    虽然他父亲跟田家庚差不多同时到淮海省履,但沈淮没有接到电话,就算到省城办事,也不会到他父亲在省城安置的临时家中看一眼

    梅村一期开发的房子都没有什么大户型,多为实用的中小房型

    考虑到陈桐从梅钢辞职出来,就不能继续住公司的宿舍,而小黎需要一个相对安静的学习环境,陈丹就直接从镇置业公司拿了两套相邻的底层带院子的套间

    找人安装水单,做厨卫,简简单单的刷了一遍水泥漆,陈丹是紧赶慢赶,赶在九月中旬她妈出院之前,把房子收拾出来,将她爸从老家一起接过来,之间还请了保姆一起照应父母

    陈丹要搬去照顾她父母,小黎也跟着一起住过去;沈淮还特意拿起他丢下颇久的木工活,给金子做了一个漂亮的狗窝,让陈丹带到房子院子里给金子安个家

    沈淮其实不介意跟孙亚琳继续住在一屋檐下的

    孙亚琳虽然有时候对他嘴巴刻薄一些,但实在是个很有独立见解的女性,常能给他提很多专业上的意见,人也长得性感漂亮,时常浑不在意穿着性感的睡裙、露出曲线修长的大腿,就满院子的乱走,十分的养眼她喜欢女人,反而对男人在她身上色眯眯的乱看没有什么感觉

    不过在国内这种人盯着人的环境下——沈淮也没有办法遇到一个人,就跟其解释他跟孙亚琳孤男寡女实际是带那么点血缘的远房表姐弟——避嫌则成了必要

    陈丹她妈不待见他;陈丹她妈出院,沈淮也就不凑过去惹老人家不开心赶着那天是周日,沈淮也是难得休息,陈丹她没有空,他就拉着邵征、褚强他们帮忙把东西装了一皮卡,拉到陈丹在文山苑租下的房子里

    陈丹租下两套房,一套房只能那么空关着,沈淮选择住在三楼的那间公寓,两室两厅,租期直接签了两年陈丹还让人好好的整理了一番,边边角角都收拾过,贴了墙纸,还添了一些家俱、家电

    跟早期公房注重卧室、客厅狭小不同,这套公寓的客厅很大,最能叫人满意的地方,还是与书房相通的西阳台正对文山公园,坐在书房里就能看到波光粼粼的翠湖水面

    把邵征、褚强赶走,沈淮就独自在屋子里收拾东西,床跟橱柜都是现成的,把衣物塞进衣柜里,多的就是各种各样的书籍

    除开后来买的书,他还找着各种借口,把老宅里的藏书陆陆续续的占过来,想想也叫人哑然失笑,这些本来就是他自己的书——这些书就叫邵征、褚强上下楼搬了三回、累得满身是汗

    手机铃响起来,沈淮走到客厅将手机从茶几上拿起来,见是周裕的电话,接通问道:“真巧了,怎么,你看到我搬家过来了?”

    “是啊,我刚刚带晴晴出小区,正打算去公园玩,看到老邵他们开车离开,”周裕在电话里说道,“你跟陈丹晚上有没有空啊?请你们一起吃饭,祝贺你们乔迁居,大家这下子是做邻居了……”

    “陈丹不搬过来住了,还有一套房得空着……”沈淮把陈丹家的情况跟周裕大致说了一遍

    “……”周裕不知道陈丹还有一个因工伤瘫痪在家的父亲,还以为她妈虽然遇到车祸不至于会影响到陈丹她自己的生活,倒没有想到这场车祸会改变这么多,还叫沈淮独自一个人搬到文山来住,她说道,“陈丹她妈住院,我也没有抽空去医院看一下,有些不大礼貌,你帮我跟她说声道歉……”

    陈丹她妈住院的,褚宜良、朱立、杨海鹏他们后来都知道了,毕竟他们计划搬到市区住很久,陈丹又突然在梅村拿了房子,总会叫人感到奇怪不过陈丹她妈倔强得很,对陈丹跟沈淮的关系始终很抵触,陈丹也只能求着大家不要去医院探视

    这些事都是芝麻小事,周裕真要去医院探视了,惊动反而大,麻烦,沈淮笑道:“那吃饭的事呢?”

    “啊,什么吃饭的事?我有跟你提吃饭的事情吗?”周裕像得了失忆症,这才眨眼睛的工夫,她就想把约吃饭的事情给忘掉

    “我孤零零的一个人给丢到市里来,好不容易以为能蹭到一顿饭得个安慰,转眼间就给赖掉了,”沈淮唉声叹气的说道,“唉,我这人生过得还真悲催啊”

    “……”周裕在电话笑了起来,听着有甜滋滋的味道,似乎很享受沈淮在电话里跟他嘻皮笑脸的胡扯,她说道,“我单独请你吃饭,叫人看见了怎么办?”

    沈淮想想也是,周裕的性子谨慎得很,如今当女领导很不容易,搞得满城风雨对她不利,又问道:“对了,刚才开车过来,我真正发现文山苑离市体育馆很近啊,你现在还每天早上去游泳吗?”

    “停了好长一段时间了,以后不会去了,怕遇到流氓”周裕笑道

    “是嘛?我倒想去会会这个流氓”沈淮说道

    “你要去就去,我就不知道那个臭流氓会不会对男人起坏心眼,反正我是不敢去”周裕咯咯的笑了起来

    又胡扯了几句,沈淮听到周裕她女儿喊她,就挂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