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二百五十章 渚园

第二百五十章 渚园

    (每天都有好多兄弟充值,加入正版阅读的队伍,又有横行霸道2008、奢安侯等新老朋友不停的热情捧场,更俗十分感动。今天周不休息,晚上还有一章,不过时间不确定,敬请期待。)

    沈淮就坐在泳池边缘的台阶,两只脚伸在池子里,欣赏着周裕在泳池游泳。泳池底壁贴着天蓝色的马赛克,将池水也映得蓝莹莹的。周裕穿着保守的连体泳衣,还有短裙式设计的下摆边,裸露的四肢修长健美,肌白肤嫩。

    周裕往对面游,沈淮就放肆的看着她紧致曲线修长的大腿灵活的夹水,仿佛美人鱼。

    虽然泳衣很保守,不过周裕还有小半片雪白而丰盈的臀露出来,夹水时,雪白的浪花从臀下挤出来,十分的赏心悦目。由于泳衣有些紧,紧裹着将两腿间的埠地勒陷出来,完美的逞现出成熟女子诱人的丰盈。

    沈淮虽然也曾有过两段感情,除了陈丹之外,也并非没有从其他女人那里尝到男欢女爱的滋味,但说到对女人的认识,他承认真是远远不如这个身体的原主人那么深刻,能从阜地包裹的形状看出种种区别来,周裕的埠地饱满形如馒头,照这个身体原主人的见解,要算是名器。

    沈淮有时候也分不清彼此,分不清他到底是孙海更多一些,还是受身体原主人的记忆影响更多一些。

    换作之前的他,对周裕这么美丽迷人又知性干炼的女人,爱慕之情是肯定会有的,但特别是在他拥有陈丹的同时,他应该不会这么放肆而直露的表达出来。而此时的他更容易受诱惑,更容易蠢蠢欲动,也没有办法宁神静息的以欣赏眼光的去看在眼前游动的这具完美无瑕的身体,情不自禁的会想,要是将她的泳衣扒开,露出来的该是何等更迷人的风光!

    真是心神交战。

    “你在想什么?”周裕游回来问道,“你坐岸上不冷吗?”

    入秋后,还有些夏季的炎热尾巴,不过晨午温差,清晨的室内温度也就二十度左右,人要停下来不运动,还真有冷得吃不消。

    虽然之前游了大半个小时,体力消耗得差不多,不过陪周裕游泳,速度明显要放慢许多,倒没有什么吃不消的。

    人进了水,心思给岔开,倒没有太多的旖旎念头,腹下的火头也就渐渐平息下来,这边游两圈,停下来说一会儿,再游两圈,很快半小时就过去了。

    爬上岸,周裕拿起浴巾,边往更衣室方向走,便把将身上的水迹擦干,又将浴巾递给跟在后面的沈淮,说道:“这以前晴晴会经常给我爸妈带出去住很长时间,这下半年要上幼儿园了,就只能在我身边;她对新来的保姆还有些抵触,我大概没有办法天天过来晨泳,一个礼拜顶多就一两回吧……”

    沈淮今天来游泳,准备有些不足,接过周裕的浴巾擦干身上的水迹,笑着说:“我也未必天天能过来;你要是哪天要防流氓,提前跟我说一声……”

    周裕拿她黑白分明的眼眸横了沈淮一眼,说道:“流氓不就在眼前吗?”

    “你说我是流氓,那我就真耍流氓了。”沈淮伸手做出要袭胸的周裕,他看得出周裕泳衣里没有垫衬子,胸形完美。

    周裕咯咯的笑着抱着她高高鼓起来的胸往后躲,但身后就是更衣室的墙,她没有躲到女更衣去,而贴着墙壁,看着沈淮离她胸部只有三五公分的手,拼住要跳出胸腔的心,幽幽的说道:“你要真耍流氓,我以后就不过来了。”

    沈淮讪讪的收回手,同时心里又暗骂自己没出息。

    照着之前那个沈淮留给他的记忆,这时候摸上去,把周裕狠狠的压在墙上蹂躏、抚摸,即使周裕心里会有更多的纠结,可能还会有退缩,但只要趁周裕欲拒还迎、心理挣扎之时,多做出水磨工夫,眼前这个明显对他有好处的迷人少妇,多半不会逃出他的手掌心。

    明明知道正确的动作应该是不要管周裕纠结的心摸下去,沈淮还是收回手,贴着墙壁跟周裕并肩而站,问她:“我要不耍流氓,你会不会说我没出息?”

    “……那就便宜你一下,”周裕在沈淮的脸颊上亲了一口,又飞快的站远了一些,说道,“我们只能这样了;我不能做更对不起晴晴的事情,我不能做个不知廉耻的坏妈妈……”

    “你亲得太快了,我都没有感觉。”沈淮苦笑着摊摊手。

    “你没有开车来吧,我先回去,你自己慢慢走吧!”周裕说着话,便不管沈淮怎么想,就进了女更衣室。

    ***************

    出更衣室,沈淮看到周裕在前面真没有等他,就一个人先开车走了,他只能老老实实的走回山苑去,略加收拾一下,就直接坐公交车去梅溪镇。

    出山苑夹巷口就是路公交车站台。

    梅溪镇跟市公交公司协调过,公交车在正常作息时间的运行密度提高到十分钟一班,夜里也延时到点钟。这样,要是沈淮当天夜里因喝酒不能开车,让别人送回来,第二次去上班也可以不用邵征专门绕过来接他,他直接坐公交车就可以到梅溪镇了。

    沈淮将镇上的事务更多的交给何清社、李锋、黄新良等人负责;工业园成立之后,沈淮为防止机构臃肿,在管委会之下就设了一个综合管理办公室负责处理、协调一切事务,使袁宏军兼任工业园综合办主任,也负责起园区的日常管理及协调工作。

    沈淮则把更多的精力放在梅钢这头,平时都在梅钢办公,镇上有什么件要批,也是由党委办副主任邵征充当联络员,或者沈淮抽个时间到镇上集处理一下。

    在员工上班之前,沈淮例常把赵东等梅钢管理人员召集起来先开一个短会,上午朱立又把渚园建造设案拿过来让他做决定。

    渚园就是原钢厂路北侧棚户区拆除后要建造的高档洋房小区,也将渚溪路桥施工同时,要在渚溪路与梅溪老街之间建造的住宅工程。

    这片狭长区域大体有十亩地,沈淮最初的方案是分拆出一块块的宅基地出售,允许私人照镇上给出的统一规划设计建高档的花园洋房式住宅;同时也打算拿出售宅基地的款项,来弥补拆迁安置及梅溪老街改造的资金缺口。

    不过十亩的土地,要分拆出来建高档的花园洋房式住宅,也可以建一百套。

    梅溪镇的居住环境,现在对市区的高端人群压根儿就没有什么吸引力;而梅溪镇自身没有那么的富裕家庭,现在也没有能力去消化这一百套的高档住宅。

    照早初的设计,宅基地费加建造、加基础装潢及园林移植费用,一套花园洋房差不多将要五十万左右,在四年还真不是乡镇上普通人家能够享受的。

    镇置业公司从项目前期准备到现在,已经运作了三个月,把褚宜良、朱立、周知白、何月莲、杨海鹏等人的份额都算上,也就出售了不到四十份宅基地,先期筹集的资金还不足以能马上就启动这个项目。

    沈淮最后跟东电、鸿基以及业信银行沟通,最后决定由梅钢跟东电、鸿基以及业信银行合作建高端人才公寓的模式,先凑出一千万的启动资金来,让渚园项目能够先做起来。

    梅溪电厂、鸿基灯饰现在还在施工阶段,等建成后,东电及鸿基还要派更多的管理人员过来。这些管理人员长期食宿在酒店,也不合适,人也会非常的腻味,同时还会给企业经营带来额外的财务成本。

    梅钢之前主要是从市钢厂挖工程技术管理人才,但市钢厂也有其局限,梅钢要想有更大的发展,招募高端人才的视野就要放得更远、更高,不过这些高端人才对生活水准的要求也将更高,梅钢同时也要提前做些准备。

    现在投资高端人才公寓,将来各自分得十来套花园式洋房作为管理人员的生活宿舍使用,能让管理人员的生活得到更好的照顾,同时在财务上可以并入固定资产进行管理,也不失是一个更好的手段。

    大概是给孙亚琳揪去装修老宅给折磨得够呛,或者朱立招募到更有水准的设计师,渚园的设计方案给沈淮连续枪毙了三次,这一疵出来的方案,水平有一个明显的提升。

    渚园夹于渚溪大道与梅溪老街之间,既然体现出高端住宅的特色,又要跟梅溪老街的风格有过渡的协调,不能有抵触跟冲突的地方,对设计师的要求确实是十分的苛刻。

    “这次真不错啊。不过,你等会儿打电话给孙亚琳,问问她有没有空,她眼睛毒,她要觉得这方案没问题,那就真没问题了。”沈淮说道。

    听沈淮这么说,朱立就想挠头,说道:“孙经理那关是不是就算了?孙经理那双在贵族家族里从小培养了出来的眼光,又毒又挑,我实在是没有信心这方案能叫孙经理满意。这次方案要还不能通过,我手下那些人就要罢工了……”

    “你们是身在富不知富,”沈淮笑道,“你说说看,渚江建设在乡镇做建筑,能一开始就经受国际眼光的挑剔,这是多高的起点?你们要是能把一个渚园项目做好了,连整个淮海省的高端住宅市场都有资格进入。这么好的美事,别人想抢都抢不过来,孙亚琳都没有跟你们要高额顾问费,你们心里就美着吧……”

    “这倒是的,”朱立哈哈一笑,说道,“我现在把老宅的照片摆在我办公室的墙上,好些人看了,就说要照这个给他们做院子,只不过一听报价,大多傻了眼;孙经理她才是真正从大家族成长出来的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