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二百五十五章 成长起来的陈桐十(8:54)

第二百五十五章 成长起来的陈桐十(8:54)

    从工业园回到厂里,遇到陈桐到人事部办离职束,沈淮把他叫到办公室里。{书友上传更新}

    相比较一年前在街头受欺负,不管镇联防队有多少人就热血冲头上去干架的小青年,陈桐给沈淮压制在车间里整整锻炼了一年,此时性子沉稳了许多,遇事也能考虑周详。

    虽说陈桐也凭借自身的能力,在工段上当起班组长,不过沈淮无意让他继续留在梅钢发展。

    陈桐即使能成长起来,也能拥有自己的一份事业,但未必就能跟梅钢合拍。他的能力跟特质,跟梅钢其他有潜力的基层骨干比起来,也谈不上特别的突出,还不能叫沈淮在梅钢内部提拨他“内举不避亲”。

    陈丹不是一个有着极强权势欲望的女人,好静,好安宁的生活,沈淮知道她更希望弟弟陈桐能做一番事业。沈淮便索性让陈桐跳出梅钢,去替陈丹把担子挑起来,能成为陈家未来的顶梁柱,也正好能让陈丹不太奔波劳累。

    陈丹现在把梅溪老镇西头的纱厂仓库拿下来,随着渚溪路桥、渚园、老街改造等工程的陆续上马,改造纱厂仓库做高端餐饮也要同时动起来,陈桐真好可以去接手做这件事,从头开始锻炼。

    梅溪位于梅溪河下游,总体上还是淤沉地形,但在老镇码头处是一片隆起的石陂地。虽说石陂地,相比较周边,地形也只是稍稍有隆起,都远远算不上是小山岗。不过早期梅溪雨季容易积淹,石陂地又由于地形稳固,不像早年泥堤那么容易坍塌,也就成为这四乡八里建码头埠集的好地方,梅溪老镇从明清早初就是围着这片石陂地逐步的成形。

    解放后,政府组织挖河修渠,防涝条件得到很大的改善,梅溪镇区的发展就不再受积淹地形的限制,偏离了之前的老镇区域。不过,纯粹从看风景的角色来看,还是比周遭隆起仅有七八米高的石陂地方位最佳。

    建在石陂地最佳位置上的纱厂仓库,能左眺老街、西望老码头及老码头、南看裤汊河以及将要兴建的渚团,北面还有一片民国就种植一直保留下来的梅林。

    纱厂仓库建于民国初年,不是什么有价值的物建筑,弃用多年后跟紧挨着的两个院子一起给早期的纱厂分割给职工作为公房,共有十七户人家挤在里面。泡-书_吧(

    陈丹把之前从渚溪酒店上积攒的钱都拿了出来补贴给原住房,才把纱厂仓库以及紧挨着两个院子产权置换出来。

    把产权置换出来仅仅是一个方面,拿出七十来万的资金,但要把纱厂仓库及紧挨着的两个院子改造成高端的餐饮场所,要投入的改造资金将是几倍之多。

    好在业信银行现已经明确扶持民营企业的经营方针,渚溪酒店得以获得两百万的授信额度,资金问题得到缓解。

    “你从梅钢出去,很多东西都要重新学,但跟你在梅钢一样,放低自己的姿态多学习,很多事都就会变得容易,”沈淮忍不住也要吩咐陈桐一些事,避免他走弯路,“梅溪老镇改造以及裤汊子河清淤项目,由郭全牵头在做,纱厂仓库改造后做高端餐饮,风格还是要跟老镇保持一致。这是彼此能相互助益的事情,所以你经常的主动要找郭全他们多沟通,我就不帮你居传话了……”

    在原钢厂职工棚户区跟老街之间的裤汊子河是条断头河,早年跟钢厂东头的横塘沟是相通的。早期修学堂街时,上面还架了一座水泥桥,八十年初,那座水泥桥垮塌,镇上拿不出建桥的钱,就直接运土把河道填上,形成了间给截断的断头河。虽然一头跟梅溪河相通,但水体交换变得极差,加上两边的住户不停的往里倾倒生活垃圾及污水,就成了梅溪镇人见人厌的垃圾臭河。

    把渚园建成高端住宅区,老街也要力所能及的进行内外部改造进行商业运营,裤汊子河的河道自然要重新挖通、建成本较低的涵洞桥;继而清淤疏浚、恢复水体,种植花草树木,使整体环境美观起来。

    钢厂职工棚户区拆除后,裤汊子河往南到渚溪路之间的狭窄区域,共清理出七十来亩地,用于建渚园高端住宅区。除了安置费用外,镇上还有百万宅基款余留下来;这笔钱看上去很多,也就刚好够把老街两侧的住户都迁出去安置,把大部分房产收归镇置业公司,接下来的改造款还得另筹。

    梅溪镇此时还没有足够的魄力跟特别大的商业潜力,去吸引国内刚刚成长起来的商业地产公司来做接手老街的改造跟经营。

    朱立肩上已经承接了太多的重担,也没有无限潜力可以压榨;梅钢虽然这时候有资金宽裕,但经营也要保持在一个方向上,不能随意多元化;最终老街的改造任务,还得由镇上以镇置业公司的名义直接扛起来。

    为了更多可能的聚拢资金,沈淮非但不限制,甚至还极大鼓励更多的人参与进来。

    虽然目前国家还不允许商业街在开发完成之前向私人预售,之前有些地区出售楼花的行为也给叫停,但只要愿意做,折的办法不是没有。

    镇置业公司将老街两侧住户迁出去安置,把房屋的产权收归到手里,此时再直接将房屋直接分拆出售没有什么不可以;只要业主在购房的同时,签署将由镇置业公司负责改造以及后续统一商业运营的代理委托书即可,镇置业公司同样能够用这种变通的方式聚拢到一部分改造资金。

    下梅公路改造一事在此前搞得沸沸扬扬,迫使沈淮止下梅公路的改造计划,潘石贵因此“畏罪自杀”,但潘石贵等人之前已经投入大量的资金从下梅公路南侧收购私房以预从拆迁获利,这些资金其实也就沉淀在梅溪镇,沉淀在之前出售私房的业主手里。

    沈淮眼下也是要求郭全积极的引导这些人参与到老街的改造来,同时跟业信银行沟通,使业信银行放宽对梅溪镇私人在老街投资改造商铺出租的信贷限制。

    现在地方上也开始正式限制官员及家属在任地直接参与经营活动,梅溪镇划入唐闸区之后,这方面受限制要比归霞浦县管时严一些。不过家庭对固定资产的投资,不在受限范围之列,受享租金回报,也没有不可以的。

    对梅溪镇经济高速增涨同样充满信心、同时也知道沈淮已经下决心将下梅公路改造项目继续拖延下去的何清社等人,在业信银放宽私人投资商铺的信贷限制之后,自然也不会错过这个时机。

    这陆陆续续的,到月旬,镇置业公司又额外为老街改造筹集到七八百万的资金。

    鹏悦以及陈丹将来要改造的纱厂仓库,将来都停位在高端餐饮及食宿娱乐上。沈淮也考虑在适当的时机,将化站大楼收回来另外他用,梅溪镇的经济还将高速增涨,在相当长的时间里,最缺乏的还是餐饮跟食宿。

    所以,除了裤汊子河清理及老街的外部改造外,镇置业公司已经跟部分跟梅溪镇有联系的商家谈妥,也将最先得到改造的还将有三家旅舍、两家档餐馆。

    其一家餐馆跟一家旅舍,就是何月莲投资的,说到底,何月莲还是不甘心放弃经营餐饮跟旅舍,特别是看到接待站给陈丹接手,客房跟餐饮都经常的爆满,多少有些眼馋。

    只要何月莲知道守经营者的本分,沈淮倒也不管限制她。毕竟梅溪镇有实力的商户跟企业家还很有限,何月莲拿出上百万资金参与老街改造及商业运营,对梅溪镇的发展一样是有贡献。

    这几处因为所选位置贴近学堂街,甚至都不用整条老街都改造完成,就能先投入使用,缓解梅溪镇当前食宿紧张的局面,当然也最快有可能分享到梅溪镇经济快速发展的好处。

    陈桐虽然是鹤塘镇人,但跟梅溪镇挨得近,他打小就对梅溪镇的情况相当了解,知道梅溪镇一直以来都是怎么的破落样,也就比鹤塘好那么一点。

    在一年之前,谁能想象梅溪镇能有今天这样子?

    陈桐觉得他没有这样的想象力,但此时他倒是能够想象一年之后,等渚溪大桥、渚溪大道、渚园、新梅新村、老街、沿河公园建成之后,几乎占了梅溪镇区四分之一范围的这一角,将是怎样的情形。

    同时,沈淮虽然没有正式提出来,但梅钢内部已经开始有讨论,在将来半年到一年时间里,梅钢就会将污染较严重的炼铁老厂彻底关停,将镇办公楼迁过来,多出来的土地,就在梅钢厂区跟新梅新村之间修一座公园以及种大片的生态林。

    陈桐相信,在一年之后,东华市内也不会有几个地方能从梅溪镇的西南角看上去更美。

    这以往在车间,感触还没有这么深,眼下要直接参与这片区域的建设,参与到这气势宏大的事业来,能看到这一角在自己的手变得美如园林,陈桐就感到额外的兴奋。

    看着到陈桐眼里的兴奋劲儿,沈淮笑着打发他离开。

    说起来陈桐也只有二十一岁,正是打小家境穷困窘迫、家境艰难,他为人性子执拗,吃了很多苦头,参军退伍回来,又在梅钢基层里淬炼了一年,自然就要比同龄人成长得快,也成熟得多。

    陈丹现在除了酒店,还要忙着照顾她妈,沈淮也难跟她有机会单独相处。沈淮本打算在钢厂食堂吃过饭,把手头几件事处理再回市里去,没想到熊斌在梅钢下班时间打电话过来,约他跟赵东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