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二百五十八章 提拔十(8:30)

第二百五十八章 提拔十(8:30)

    肖建吃过晚饭,身上就有一股子怎么也消不去的兴奋劲,感觉骨头都轻了二两,在小区溜达了有两个小时,也不觉疲倦,遇到一个人都恨不得上前拉住大声的告诉他:“我女儿、女婿给市委书记谭启平请到家里吃饭去了……”

    看到沈淮的车从便道那头拐过来,肖建步伐轻快的迎过去,看到沈淮坐在驾驶位上,招手打招呼:“怎么让沈书记你亲自送啊?”

    “得,送你们回来,还是我错了;下回让你们自己打车回来。”沈淮回过头跟赵东、肖明霞开玩笑道。

    “沈书记,到家里喝杯茶坐坐再走吧。”肖建热情的挽留道。

    “不了,”沈淮胳膊压在车窗上,跟赵东的丈人肖建打招呼,说道,“孕妇要注意休息呢,我就不进去打扰了,喝茶的机会以后多的是……”

    沈淮跟赵东天天能见到面,有些事也没有必要今天晚上谈,打着方向盘掉转车头,就离开了。

    沈淮坚持要离开,肖建浑身的兴奋劲倒丝毫没受一点打击,拍着女婿赵东的肩膀,说道:“你怎么可以让沈书记亲自开车送你们回来,这多不礼貌?”

    赵东笑了笑,说道:“沈淮也是顺路,他现在就住这附近。”他知道岳父在机关时间太久了,半辈子的眼睛都盯在上面,在领导面前过得小心翼翼,这种烙印太深,很难消除,他也就不去说什么。

    不过肖建也不会真指责女婿赵东不懂事,只是有些忍不住要叨唠两句。毕竟女婿赵东是梅钢副总,地位跟往昔不能等同而语,今天又给市委书记请到家里吃饭,哪里是他有资格指责的?

    “对了,谭书记今天请你们过去吃饭,就是吃饭?”肖建吃过晚饭,在小区里溜达了两小时等着赵东、明霞回来,想问的就是这么一句话。他心里痒痒的,特别想知道女儿、女婿到市委书记家吃晚饭到底是怎样一个情形。

    “就是吃饭,明霞刚在还抱怨没吃饱,还不如在自己家里吃饭放得开呢。”赵东笑道。

    “你当是自己家里,在市委书记家能一点规矩都不讲?”肖建瞪了女儿一眼,但转眼又喜笑颜开,想女儿、女婿再往具体里说说。

    看岳父满脸期待的样子,赵东就捡些无关紧要的事跟他说,回到家里洗漱就跟妻子回到自己的房间。

    肖明霞也是有些兴奋,在家里都准备吃饭了,突然给市委书记派车接过去吃晚饭,换作一般人都不可能平静待之的。

    回到自己的卧室,肖明霞趴床上,娇怨道:“陪着市委书记家里人吃饭、说话,真是要了老命,就怕有什么话说得不合适,给你丢了脸;我的腰都酸死,你给我揉揉!”

    “你以前又不是没有跟谭书记他女儿一起吃过饭,能有多大区别?”赵东坐过去,伸手帮妻子轻轻的揉着腰。

    “那不可一样,谭晶晶倒还蛮随和的人,谭书记随便一个眼神,真的能给人压力啊。我现在算是明白了,都说官威如山,这做官的还真有官威啊,”肖明霞翻转过身子来,搂着赵东的腰,枕着他的大腿而躺,说道,“还有一个,今天吃饭的氛围有些怪,真叫人怕说错什么话,惹得大家不开心,你说我能不累吗?”

    赵东轻轻拍了拍妻子的脸蛋,知道妻子不是笨人,说道:“你心里知道就好,这件事不要随便出去说什么。”

    “我知道,你没看见我在我爸面前也没有说什么吗?”肖明霞呶着嘴说道,怪赵东把她当成小孩子吩咐,又问道,“说起来也真就怪了,周明为什么就看沈淮不顺眼?”

    “在很多人看来,沈淮在梅溪镇所做的事情,没有什么了不起的,换作他有沈淮的地位跟身世,也一样能做出这样的成绩,所以心态就很难摆正过来,”赵东拍了拍妻子的脸蛋,说道,“有些事扯不清楚……”

    肖明霞兴奋劲还没有过去,又忍不住问:“你说谭书记今天特地把我们请过去吃晚饭,是为什么啊?”

    “不要想太多了,你跟我只要知道:别人给你锦上添花,不能代表什么;真正能给你雪里送碳的一辈子也遇不上几个,”赵东帮摆出慵懒姿态不肯动弹的妻子搬正身子,说道,“你先睡吧,我还要看些件……”

    *************

    省民政部门的批第三天就下发到区里,两个镇的班子合并就算正式启动起来。

    沈淮与何清社、袁宏军上午在区里接受杨玉权、潘石华的谈话,下午就回到镇上,把两个镇的班子成员召集起来,召开扩大的党政会议。

    班子合并以及工作分管调整都是小事情,沈淮之前就跟何清社、袁宏军有过细讨论,开会只是宣布这个决定。

    “如何保证两镇合并工作平稳过渡,区里对这个也很重视,”沈淮摊开笔记本,说道,“目前我与何镇长、袁书记讨论过来的办法,就是先分梅溪片跟鹤塘片来处置,副镇长们都暂时分管原先的工作不变。在总的事务上,行政方面,何清社镇长总负责,在党建、组织生活以及社会综合管理等工作,还是由李锋书记总负责,袁宏军书记除了工业园的分管工作,还要把两镇合并总协调人这个角色做好。两镇合并,初期会有一些混乱,我们要对这个有清醒的预见,行政事务也会非常的忙碌,为了给何清社镇长分担压力,当然,也是我个人想要偷懒,我向区里建议梅溪镇增设常务副镇长一职……”

    虽然沈淮他没有提梅溪镇有升格副处级镇的可能,但这个消息还是以最快的速度插着翅膀传到梅溪镇来。

    虽然不可能那么多的党政副职都跟着提正科级,但大家跟着前例也能预判,除了沈淮跟何清社提副级外,李锋跟袁宏军一样,提正科级,梅溪镇还会有两到三个人这窜跟着水涨船高提正科。

    其他人不好跟何清社、李峰、袁宏军争什么,但听到沈淮提及向区里建议增设常务副镇长一职,好些人眼睛都跟着发亮。

    东华市四年绝大多数的普通乡镇没有常务副镇长这个职务,但两镇合并后,即使不升格为副处级镇,增设一名常务副镇长协助镇长工作,也正常得很。很显然,梅溪镇一旦升格为副处级镇,那这个常务副镇长必然也会同时升格为正科职。

    沈淮不是很在意级别的高下,对他个人来说,正科级也好、副处级也好,做的反正就是这摊子事,如何努力的把摊子做好、做大,才是他最关心的。

    不过,对绝大多数在基层机关摸爬滚打了几十年的人来说,级别不仅决定工资比别人高一级,拿奖金时比别人高一截,还决定将来所享受的住房、医疗、用车等等一切跟生活息息相关的待遇,决定着吃喝开会,你坐位子都要比别人高一等。

    级别决定是你看别人的脸色,还是别人看你的脸色行事,决定着是别人揣摩你的心情,还是你揣摩别人的心情行事,决定喝酒时,你可以坐着,而别人必须站着——唯有在机关摸爬滚打许久的人,才能真正的深刻领悟这个国家给级别赋予的终极意义,要远比字面具体得多、深刻得多。

    对大多数人来说,正科级就是他们这一辈子追求而可不能得的目标。

    如今听沈淮嘴里说出一个最有可能水涨船高跟着提正科职的新职务,谁能抵挡住诱惑?

    就算一时不能提正科,但常务副镇长的地位必须要在其他八名副镇长之上,谁又想泯然众人、不更进一层?

    不过很多人还是有自知之明的,虽然渴望,但知道这好事不可能落到自己的头上来,有人心里想:沈书记说不定也有可能直接让袁宏军或李锋来担任这个常务副镇长吧?但更多的人则把眼神看向周明跟郭全。

    从沈淮到梅溪镇来,郭全虽然给他踢出梅钢,但到镇上之后就一直是给他依重的助手,不仅负责资产办日常工作,头上挂了一长串经理的职务,还早就提拔担任党委委员,重要性已经在普通副镇长之上了。这次郭全要能提常务副镇长,在很多眼里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周明是市委副秘书长熊斌的女婿,之前就说要到鹤塘镇担任镇长,因为两镇合并,提拔不成,到梅溪镇来担任副镇长算是委屈了一把,这次周明要能担任常务副镇长,也没有什么疑问。

    只是周明听沈淮突然提及常务副镇长一事,他心里却是一跳,他之前压根儿就不知道有这回事……

    周明没有直接去看沈淮的眼睛,而是看了郭全一眼,心想,沈淮要是把他剔除出去,最有可能给提拔的,也就是郭全了。

    但见郭全一脸的平静,似乎也不知道这件事,周明心里也迷糊了,难道沈淮这时候还没有明确的人选?想到这里,周明心里又升起一股希望,心想着今天晚上是不是找沈淮检讨一下这段时间来的错误……

    很可惜,沈淮并无意让这个悬念保持多久,接着说道:“我已经向区里推荐由黄新良副镇长担任常务副镇长职务……”

    这话一出,会议室里一片目瞠口呆,都忍不住羡慕跟惊讶的都往负责做会议记录的黄新良看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