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二百七十章 我都没摸

第二百七十章 我都没摸

    第二百七十章我都没摸

    感谢夜雨星沉纵横、寄拔两位兄弟的热情捧场,你们真是太热情了,新的一章献给你们。

    熊文斌坐在沈淮的左手边,看到小田雄一顶周裕胸部的那个小动作,的确不好说是有意还是无意,但接下来小田雄一跟山崎信夫说话的轻佻神情,他有看在眼底,没想到沈淮如此利索一杯热水直接泼过去。

    熊文斌一时间也搞不清楚沈淮是真恼还是借题发挥,但见他已经拂袖而去,而谭启平此时还没有搞清楚状况,当下也站起来对日方代表厉声说道:“周区长是我方谈判代表,理应受到双方的尊重;贵方的行为,实在叫人失望……”

    周裕这时候也不含糊,跟谭启平说道:“谭记,对不起,这样的谈判,我不想再参加下去。”拿起外套就走出去追沈淮。

    熊文斌离座走到谭启平、高天河的身后,低声将小田雄一对周裕的小动作说给他们听。高天河对合资项目能不能成,都无所谓,只是平静的看着给沈淮一杯水泼得措手不及、阵脚大乱的日方代表们。

    谭启平脸沉如水,他不能说沈淮震怒离场有什么不对,但他正谈得兴高采烈,眼前合资项目今晚就给经他的手谈出一个框架来,却给沈淮的一杯热水泼掉,他心里也是恼火——到底多大的事情,到底吃了多大的亏,一定要把滚烫的开水直接泼人家脸去。

    虽然谭启平对周裕给骚扰这件事不是很看重,但也知道他作为市委记要有基本的外事态度,站起来对闻声走进定数的服务人员说道:“小田先生给热水烫了,你们安排医务人员过来给他看一下;另外,你们安排富士制铁的代表早些休息——今天的会谈不用再继续下去了。”

    不管怎么说,沈淮已经把事情搞大,谭启平也只能带着其他人先离场。离场之前,他也没有跟山崎信夫直接对话,也不问小田雄一到底给烫成什么样子。

    走出会议室,谭启平想让熊文斌去把沈淮追回来,但实在琢磨不透沈淮的心思,也怕给他揪住这点不放、继续借题发挥。

    谭启平想想作罢,只对熊文斌说道:“你留下来,我先回去。”

    梁小林、顾同、苏恺闻等人面面相觑,沈淮的反应过于突然,他们到现在也没有想明白接下来要怎么做才好——高天河幸灾乐祸的说道:“这些小日本也太不像话了,幸亏沈淮懂得日语,不然我们今天都要给他们当猴子耍,”又板着脸训顾同,“你们市钢厂日语翻译是吃屎的,就容得他们这么嚣张的侮辱周区长?”

    市钢厂翻译脸色沮丧,他们没有听见小田雄一惹恼沈淮的那句话,但日方代表今天夜里的态度并不端正,他们是知道的。不过,市委记兴高采烈的跟日方代表谈合资的事情,态度殷勤,他们又怎么敢把日方代表的真实态度如实反应过来,惹得市委记不开心?

    听高天河的话有指桑骂榆、含沙射影之意,谭启平心里更是不痛快,没有说什么,看黄羲开车过来,寒着脸直接带苏恺闻坐车。

    高天河、梁小林也随之离开,顾同有些拿不定主意,他虽然跟熊文斌一直是对头,这时候也只能找他拿主意:“谈判就这么崩了?赵秋华省长那里怎么交待?”

    熊文斌摊摊手,他隐约猜测沈淮应该是借题发挥,是想将谭启平丢掉的谈判主动权再拿回来,但也不确定沈淮跟周裕真就一点都没有什么;要是沈淮强硬的代表梅钢,坚决退出谈判,合资项目自然就谈不成。

    既然谭启平都先离场表明中止谈判的态度,熊文斌则让顾同先回去,让市钢厂的翻译留下来,陪他跟日方代表做沟通。

    他们返回会议室,走到门口就听见山崎信夫在里面厉声训斥,翻译告诉熊文斌:“山崎信夫正训斥富士制铁之前跟我们接触的谈判人员,说接触了这么久,竟然不知道沈总精通日语,斥责他们失职、低能……”

    熊文斌也是很意外,他只知道沈淮在法国留学过好几年,会说法语跟英语很正常,不知道他还听得懂日语,想到沈淮今晚的表现,压根儿就是扮猪装蠢,应该是趁日方代表麻痹大意,把日方的底细都听了过去。

    熊文斌走过去,推开会议的门,见小田雄一给搀了起来,坐到椅子,半片脸给烫得赤红,像煮熟的龙虾,这时候还在吃不住痛的低声哀嚎,但山崎信夫对他则是满面怒容。

    山崎信夫虽然恼恨沈淮扮猪装蠢,偷听他们的私下谈话,但毕竟是小田雄一活生生的将把柄送到沈淮的手里,叫沈淮有借题发作的机会。而小田雄一在谈判桌,如此轻佻失礼的行止,要是传回到日本国内去,山崎信夫也知道他必然会给牵累。

    熊文斌对山崎信夫说道:“医务人员马就会过来,还请山崎先生早点休息——山崎先生什么时候想离开东华,就让酒店的工作人员通知我;直接通知梁市长也可以。”

    山崎信夫直接用中文跟熊文斌说道:“今天发生这样的误会,真是抱歉,请熊秘长代为联系周小姐,我想当面向她致歉。”

    这是山崎信夫今晚第一次公开说流利的中文,而山崎信夫虽然表示向周裕道歉,但一口咬定今晚发生的事情是误会,熊文斌暂时也只能肚子暗骂了一通,而无法跟山崎信夫争论什么,脸不露声色的说道:“今天晚了,周区长心情不佳,已经回去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决意先把日方代表晾在一起,待医务人员过来替小田雄一检查,只是轻度烫伤,敷过药没什么大碍,熊文斌就打电话里跟谭启平汇报情况,也说了山崎信夫讲中文很流利这件事情。

    谭启平没有说什么就挂了电话,熊文斌猜测他大概也能意识到过于心切反而叫日方代表心生蔑视的问题所在——熊文斌知道谭启平心里会很不痛快,也不知道这事后续会如何发展,见谭启平也无意让他过去,也只能轻叹一口气,先回家去。

    周裕开车到文山苑,见沈淮坐车后一直都绷紧着脸,一句话都没有说,她把车停在夹巷的角落里,问道:“你今天生气好吓人啊!”

    “当然生气了,我都没有摸呢,小鬼子他妈就敢伸了手。要不是不想惹外事纠纷,我他妈今天把他胳膊给剁下来。”沈淮怒容满面的说道。

    周裕见沈淮脸虽然绷着,说起话来却没有个正经,娇嗔道:“胡说八道什么,什么先摸后摸的?你要真敢摸,我把你手剁下来……”只是声音又软又柔,没有半点为沈淮的话恼怒。

    “我是说真的,”沈淮见周裕的眼睛亮晶晶的,仿佛夜色的湖水,藏着深邃的光泽,长睫毛的暗影在轻轻的跳动,见她没有责怨自己不正经说话的意思,又说道,“我觉得要赶紧摸了把,不然以后说不定还会吃亏……”

    “瞎说什么,你吃什么亏?给你摸了,我就不吃亏了?”周裕伸手过来,在沈淮的腰下掐了一下。

    车子里空间狭窄,她手刚伸过去,就给沈淮抓住,想抽却没有抽回来,反而给沈淮用力,要将她的整个人拖过去。

    她想挣扎着坐直身子,身子软绵绵的生不出一点力气,就斜到沈淮的怀里,叫他的双手从腋下插过来,看着他的手一点点的往移,看着他的手就要覆自己高高隆起的双峰,一颗心砰砰的直跳,嘴里说道:“不要,你再这样我真就生气了,”手却只是按着沈淮的大腿,生怕从沈淮的怀里斜倒,却忘了要抓住沈淮袭向她胸部的手……

    周裕迷迷糊糊的,只觉得一颗心在剧烈的跳动,待她清醒过来时,沈淮已经将她的外套脱掉,将她的绒线衣连着棉衣以及文胸整个的都推到脖子,她的背靠着方向盘,浑圆如丘的乳房,露在外面有些凉:一只给沈淮的手揉成各种形状,一只给沈淮的唇舌含舔着,直叫她心里有着说不出的舒服。

    她头仰着,只看得见沈淮的头顶,给摸弄得舒服,忍不住伸手抱着沈淮的头,手指插进他的头发慢慢的摩挲。

    待到沈淮伸过手来解她的裤腰带,周裕才抓住他的手,制止他进一步的动作,将他往外推了一点,说道:“这下子你该不吃亏了?”手给沈淮抓住,往里牵了一下,碰到一条正昂头怒张的巨蟒。

    周裕是过来人,手一触,就忍不住想叫:“好大……”又觉得这样给助涨沈淮的气焰,闭着嘴没有说话,将手抽回来,把沈淮还贴在她胸的脸捧起来,说道:“你不要趁人之危。”

    见周裕表情有些严肃,沈淮也不敢继续下去,怕把她惹恼了,说道:“你的胸真漂亮,以后还给我摸,好不好?”

    周裕将衣服放下来又伸手进去把内衣整理妥帖,见沈淮还死皮赖脸的说以后要继续摸她的胸,横了他一眼,说道:“你这是趁人之危,害我以前都差点以为你是正人君子——以后不理你了。”

    “你说停就停,还不正人君子啊?你再说,我肠子都要悔青了。”沈淮涎脸说道。

    这时候有车开过来,灯光直接打过来,周裕吓了一跳,好在她的衣服已经整理妥帖,没有什么不当的地方。就见周知白从对面车里下来,往这边走过来,边走边喊:“姐,姐……”

    周裕这时候狠狠的掐了沈淮一下,要不是她早些时间清醒过来,刚才那一幕就要给她弟弟看到。

    沈淮自知理亏,只能忍痛下车,问周知白:“周总你怎么过来了?”

    “我刚知道南园发生的事,我怕我姐心里不痛快。”周知白见沈淮跟他姐将车停在阴暗角落里,只当他们在商议应对今天晚发生的事情,没有多想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