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二百七十四章 让步

第二百七十四章 让步

    “昨天小日本鬼子的行径是叫人气愤,不过我应该能处理得更好,而不是当场做出这么激烈的反应。我昨天回去后,有过认真的反思,认识到可能是我从小耳濡目染的一些东西,让我下意识里抵触跟日本企业合作。我爷爷,还有谭书记您的父亲,都在抗日战场上负过伤。我打小就听长辈说,我爷爷身上还有日本鬼子留下来的三颗子弹没办法取出来——当然了,现在是和平时期,我们应该抓住国家建设这个主题,所以我们要讲中日友和,要去学习日本企业先进的技术跟管理经验,要有发展的、往前看的眼光,而不能眼光不能停留在过去。昨天的事情,暴露我很多认识上的不足跟错误,这是我要跟谭书记您检讨的……”

    熊文斌手放在膝盖上,眼观鼻、心止如水,听着沈淮给谭启平做检讨,偶尔抬头看他一眼,见他做检讨时脸色平静,一副古井无波的样子,这时候能肯定他昨天就是在借题发作,就是要进一大步,把谭启平直接逼入死角,然后再退两步叫谭启平心里稍稍好受一些,实际还是要达到让谭启平退让的目的。

    熊文斌又心想,以沈淮昨天的处境,在谭启平剃头挑子一头热的情况下,不把杯中热水泼出去,不把谭启平的心先泼凉了,今天做任何程度的让步,都不会有太好的效果——当然,那一杯热水泼出去,更是要把日方代表咄咄逼人的气焰泼灭掉。

    熊文斌看了看谭启平,绷了半天的脸似乎有些缓和的迹象,心里也暗暗感慨:沈淮真是敢走险棋啊。

    站在一旁的周明心里喜忧掺半,沈淮跟谭启平低头服软,他以后在梅溪镇的日子就会舒服得多,但同样的,沈淮跟谭启平的关系得到缓和,那他希望谭启平将沈淮调出梅溪镇的希望就有可能会落空——想想真是叫人纠结。

    谭启平端起茶杯,吹起杯沿的茶叶,透过氲氤的水汽,看着沈淮的脸,从他一脸诚恳上看不出什么破绽来,心想昨天给宋炳生的那通电话,还是有效果的。

    谭启平说道:“你们年轻干部,年轻气盛,易冲动是一方面,另一方面闯劲也大,所以说有好有坏。昨天发生那样的事情,也不能完全说明是你错了,日方代表对我们的谈判人员不尊重、无礼,我们是要有一个基本的态度。不过日方代表今天没有提出要离开东华,表示他们还有意就合资项目继续谈下去,你现在怎么看待这件事?”

    沈淮说道:

    “我今天一早就赶到公司,召集梅钢的管理层认真进行了讨论合资事宜以及富士制铁方面的要求。梅溪电厂是梅钢跟东电的合作项目,梅溪镇码头是梅钢跟鹏悦集团的共建项目,这两个项目,不是富士制铁提出要求,我们就一定要做出让步的。富士制铁要中国来投资,他们必然是希望我们能遵循商业规则——当然,这不仅是要我们以后对富士制铁要遵循商业规则,但倘若我们对其他合作伙们不遵循商业规则,想来也不会赢得富士制铁的信任。所以,对富士制铁,他们合理的、合乎商业规则的要求,我们应该积极的接受;无理的要求,我们要还是一味的退让,这反而不利于以后的合作。我昨天夜里,思来想去,梅钢以及梅钢能说服东电及鹏悦集团答应的条件,也可以说是这次谈判的底限,就是梅溪电厂及梅溪港码头,对合资项目将一视同仁的提供工业配套服务,甚至就工业配套的价格跟供应数量,都可以事先签置协议进行约定。富士制铁在东华有一到两个项目投资之后,在他们确有诚意,要共同把东华钢铁产业做大规模、做强时,梅溪电厂及梅溪港码头扩建二期工程,可以考虑让富士制铁参与进来。”

    苏恺闻听了沈淮这席话,心里暗骂:靠,前面检讨还算诚恳,这条底线画出来,哪里有半点让步的样子。

    谭启平眼睛盯着沈淮,又凌厉起来,问道:“你觉得这样有把握把合资项目谈下来?”

    “谈判谈判,主要还是一个谈字,不谈怎么可能知道富士制铁的底限在哪里?”沈淮说道,“要是富士制铁一点都没有让步的可能,我想在昨天事情发生之后,他们今天早上就已经离开东华了……”

    谭启平不得不承认沈淮说的有道理,富士制铁的代表没有提出要离开东华,说明他们有做出让步的准备,昨天确实是他操之过急了——这么想着,谭启平的脸色倒是缓了下来,眼睛看着沈淮,问道:“那你昨天在南园一杯水泼出去,也是要试试他们的底限在哪里喽?”

    听着谭启平笑里藏刀的问话,沈淮哪里会承认,说道:“这是我小姑昨天打电话分析给我听的……”

    谭启平听沈淮这么说,不由的想,看来昨天打那通电话,还是起作用的,倒是能压一压他的臭脾气。

    “你昨天已经把态度摔出去了,那接下来还怎么谈?”谭启平问道。

    “谈判,就是要一个唱白脸,一个人唱红脸,”沈淮说道,“谭书记,你是我的长辈、领导,我做错什么,你批评我,我跟你检讨,我觉得这是应该的,但是就凭小日本昨天那操性,我还觉得一杯热水泼得不够痛快呢。我白脸已经摆出去了,再收回来也不合适。我就想着,是不是该换人上场唱红脸了?这也是我把周明一起叫过来的原因。周明在市钢厂有丰富的工作经验,在市计委工作多年,对招商引资政策也很熟悉,但到梅溪镇一直没能发挥他的所长,我就想让周明跟我一起代表梅钢,负责跟富士制铁的合资项目谈判。要是合资项目能谈成,周明也是代表梅钢到合资项目担任管理方的合适人员……”

    听到沈淮这么说,周明又惊又喜,他还以为沈淮今天跟谭启平低头做检讨,只是做表面工夫,缓和彼此的矛盾,没想到他会推荐自己参与谈判,要是谈判能成,还推荐他到合资项目担管理人员。

    周明一直都在想,自己什么时候才能熬出头,没想峰回路转会来得这么快。

    听沈淮这么说,谭启平的脸色才真正缓和下来,且不管沈淮这一步让的有多大,但表明沈淮的确有退一步的心思。

    唯有熊文斌又惊又疑,满脸不解的看向沈淮,一时不明白他这么做是什么意思。

    过了许久,谭启平才缓缓开口道:“接下来的谈判,我就不参加了,我是好心给你们当驴肝肺,不会再叫你们认为我是在添乱——谈判要讲究策略,这话一点都不假,具体要执行怎么的策略,才能把敌人的堡垒攻下来,你、周明去找梁小林、顾同商量去,”想了想,又对熊文斌说道,“老熊,你也帮他们拿拿主意。”

    见谭启平不再参与谈判,沈淮是松了一口气,说道:“好的,我一定会虚心向梁市长、熊主任请教……”

    熊文斌看着沈淮的脸,暗道:除了谭启平,东华谁能压得住你?他心里想归这么想,但还疑惑沈淮为什么要把周明推出来,但见周明满脸喜色,心里的忧虑更深。

    谭启平挥了挥手,说道:“你们去找梁副市长吧,这事不要耽搁了;我也不陪你们吃中饭了……”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熊文斌支开周明,说道:“你去梁市长办公室,看看梁市长在不在?要在,我们马上就去南园。”

    有电话不联系,而他亲自走一趟,周明也知道岳父有话要单独跟沈淮说,他只能走过去敲梁市长办公室的门。

    周明走到,熊文斌将办公室的门关上,又坐到办公桌后,从抽屉里拿出烟跟火柴来,先点上一根烟抽上,又把烟跟火柴丢给离他远远坐着的沈淮,说道:“周明参与谈判,我不反对,这对他也是一个锻炼机会,但我不赞同周明到合资项目担当管理层……”

    “老熊啊,这话你跟我没用啊,”沈淮将烟点上,看着熊文斌,平静的说道,“你也看到了,谭书记还是很希望周明能代表梅钢领导合资项目,而周明自身也有做一番事业的意愿;我昨天往小鬼子脸上泼了开水,今天可不敢再往谭书记、周明身上泼凉水了。”

    看着沈淮的眼睛,熊文斌只觉得头痛万分:

    谭启平让周明去梅溪镇,就是为了掺沙子;沈淮把合资项目让出来给周明负责,就是要让谭启平好掺沙子、以示让步——他能说什么?他能说沈淮不是?他能劝说谭启平放弃掺沙子,劝说周明放弃到合资项目担当管理角色?

    周明要是能把合资项目做好,他无疑是梅溪镇站稳脚跟,也代表谭启平往梅溪镇掺沙子成功;而在合资项目这个平台之上,周明即使将来不能替代沈淮,也会有一个好的发展前景——倘若干不好呢?

    熊文斌知道,在苏恺闻、周明眼里,甚至在谭启平的眼里,都有一个共同的弱点,就是他们认为,沈淮能干的事情,换谁上去一样能干好,没有什么大不了;他们都认为,沈淮不过是扯着谭启平及宋家的老虎布当大旗,周明在市钢厂工作好几年,在市计委也工作过好几年,只要能一样得到谭启平的强力支持,又凭什么干不好?

    看着沈淮平静似潭的眼睛,熊文斌心里透出一股子寒气:沈淮哪里是要让步,他明着挖一个坑让周明跳进去,等合资项目在周明手里做砸了,好叫谭启平对梅溪镇及梅钢的事情闭嘴——那等待周明的会是什么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