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九百三十三章 起念归乡

第九百三十三章 起念归乡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求月票!

    **************************

    “姑姥爷、姑姥姥想着这个chūn节回国走一趟,你跟成怡是不是计划好回石门过chūn节?”孙亚琳在电话那头说道。

    沈淮没想到姥爷、姥姥在知道他跟成怡领证的消息,临时起念要回国过chūn节,说道:“姥爷、姥姥他们也可以一起在石门过chūn节,只是,他们俩老人家的身体吃不吃得消啊?”

    成怡坐在床边跟宋彤说话,听到这事也疑惑的问过来:“姥爷、姥姥要回国过chūn节?”

    “……”沈淮点点头。

    “要转十多个小时的飞机,姥姥的身体能吃得消吗?”成怡走过来,依着窗台跟沈淮商量,“要不,我跟你chūn节到法国看姥爷、姥姥他们去?”

    小姑宋文慧在旁边也朝沈淮点头示意,赞同他与成怡赶去法国看望两位老人家,两个老人家急着看外孙媳妇,不能让他们这么折腾。

    沈淮想着他从县里走开四五天没有关系,他陪成怡在石门度过除夕,第二天就可以到燕京转机直飞巴黎。算着时间,他与成怡还可以在巴黎停上一天再往回飞——他宁可他跟成怡辛苦些,也远好过两个八十多岁的老人家来回折腾。

    沈淮见成怡这么体谅,也不畏chūn节这么辛苦的跟他奔波,抓住她的手,就对电话那头的孙亚琳说道:“姥姥的身体刚恢复些,不能住这么长时间的飞机,chūn节我跟成怡去巴黎……”

    “这些道理我可都跟姑姥爷、姑姥姥说了,”孙亚琳在电话那头说道,“可是姑姥姥也说了,她要是不趁着身体还可以走这一趟,以后怕是更没有机会回家了——还说你妈的坟头,她跟姑姥爷也有近二十年没去看过了,都不知道还能不能找到。”

    听孙亚琳这么说,沈淮心头既是惭愧又是滚烫。

    这些年过去,他虽然跟这具躯体过往种种的人生轨迹都融为一体,但还是无法坦然的去面对那些更深沉、更炽烫的情感。

    沈淮童年所在的滇北,他就从来都没想,也不敢想着去走一趟。

    “两位老人家怎么说?”见沈淮接着电话就沉默起来,宋文慧问道。

    沈淮将孙亚琳转述过来的话说给小姑听,小姑也轻叹一声:“那是应该要接两位老人家回国走这一趟;我给人打电话问问,看能不能跟民航总局那边申请到直飞石门的国际专机……”

    不要说孙家了,孙亚琳那边都不缺包专机的这点钱,但在国内不是有钱就能为谁专门开一条临时的国际专机航线。

    这毕竟是私事,小姑辗转托人,都不知道能不能申请到这个特殊待遇。

    有专机,航程会缩短很多时间,途中少许多的奔波,两位老人家就会少许多的辛苦;保姆、家庭医生也就能随行照顾——不过要把所有人的签证都在这两天办下来,还要托人跟驻法大使馆那边打招呼。

    这样,chūn节还是安排在石门过,能兼顾到沈淮陪成怡去跟她爸妈团聚;这些商议定,成怡就跟她妈打电话说了这事。

    宋文慧接下来就在会客厅里,打电话辗转托人申请专机的事情——只是这种事没那么容易能得到确切的回复。

    褚宜良、周炎斌陪着小姑父唐建民,在接到电话听说沈淮与成怡今天领证的事情后,也从翠湖回来,赶到医院里来。不过他们对两位老人家申请坐专机回国的事情,也束手无策。

    待到宋鸿军坐车从徐城赶来,成怡他爸成文光的电话就打了过来:“专机以及签证的事,我让这边的外事部分出面办理,等会儿外事办的小秦会直接你们联系,需要什么材料,你们直接传真给他……”

    “这个不合适吧?”沈淮犹豫的问道,成怡她爸出面以冀省zhèng fǔ的名义办这事,自然只是一句话的事情,但因为私人事情就这么兴师动众,会有负面影响。

    “没什么不合适的,”成文光笑道,“你姥爷还是业信银行的监事,让业信银行九九年往冀省的货币供给多增加十亿、二十亿,冀省外事办出面办这事,名正言顺,不算是专门给你小子开方便之门。”

    “成叔叔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沈淮笑道。

    “你个小子,难道还要等过两天登门再改口?”成文光在电话那头笑问道。

    “爸爸……”沈淮喊道。

    成文光在电话那头哈哈大笑。

    宋鸿军坐在会客厅的沙发上,都能听到成文光在电话那头的笑声,见沈淮将电话递给成怡,问他:“成怡他爸说什么,笑这么大声?”

    “都改口喊人了,成省长那边自然高兴。”周炎斌等人坐旁边也哈哈笑道。

    沈淮将冀省外事办会出面办理专机及签证的事说给大家听。

    宋鸿军挠头说道:“还是官大一级压人啊,我们这边开特例太难了,得到处求爷爷告nǎinǎi,放省zhèng fǔ一级就要算是正常的接待工作,民航总局及驻法大使馆理应配合——不过,怎么算,成怡他爸那边都不算亏啊,得了这么好的一个女婿,临了还要给冀省拉几十亿的货币供给过去。”

    “一家人就不算这个账,”宋文慧笑道,“不过既然动用冀省zhèng fǔ的资源办理这事,也确实需要给个说法……”

    ***************************

    在通货膨胀严格受控的情况下,一个地区经济增长速度,跟货币供给量呈正比关系。

    地方官员千方百计的招商引资,将招商引资工作视为重中之重,除了先进生产技术及企业管理经验的引进外,最根本的一点还是增加地方上的货币供给。

    四大国有商业银行,对各省市的货币供应,是严格按照各省市的经济及地区金融发展水平测算的,活动的空间很小。

    地方上要有什么大型或超大型项目,需要额外的天量贷款,则都需要到国务院及部委层次进行协调,申请额外的信贷指标。

    相比较之外,中小型商业银行对各省市的货币供给,则相对要灵活得多。

    融信银行,虽然也是全国型的商业银行,但主要在广深地区发展,差不多有近百分之七十的存贷业务都集中在广深地区。

    不过,从去年起融信集团大举北进,融信银行作为融信系最为核心的中坚战力,自然也随之淮海扎根;九九年仅滨江商圈建设项目就计划对徐城放出六十亿的贷款。

    这个数字,在当前已经可以说是天文数字了;淮海省九八年引进外资总额也不过九亿美元、折合七十余亿人民币而已——而融信银行额外六十亿的货币供应,也是熊文斌推动徐城大规模市政、新城建设及经济发展的基础。

    不过融信银行北进的动作再凶猛,也不比业信银行这几年在淮海省根基扎得深、扎得稳。

    业信银行截止九八年底,淮海省的存款余额,累积达到一百八十亿,贷款余额累积超过一百五十亿,存贷业务加起来超过三百三十亿,占到业信银行全国存款业务的五分之一,而其中又近半集中在东华。

    然而业信银行在东华除了直接存贷业务超过一百五十亿之外,业信银行作为单一最大股东的东华城市商业银行,在业信银行控制在东华发展规模之后,存贷款余额也迅速突破百亿大关。

    这也是梅钢系能直接影响到的金融资源。

    中型商业银行要快速发展,肯定不能走平均发展的道路,集中资源、与部分地区进行深入合作,深耕区域金融市场,才是致胜之道。

    作为经济型官员,权衡区域货币供给平衡,也是最基本的素养。

    脱离了货币供给,地方经济工作就无从谈起。

    成文光在冀省主持zhèng fǔ工作,通过各种渠道、手段增加区域货币总供给,是他工作中最重要的一维。

    因滨江商圈,融信银行九九年将额外向淮海供应六十亿的贷款,地方建设及梅钢所面临的资金压力都得到极大的缓解,沈淮也没有必要在叫业信银行在淮海挤出太多的信贷资源来;他与姚荣华商议着,也有意推动业信银行在冀南地区、特别是冀东新区的快速发展。

    即使成怡她爸不说,业信银行九九年向冀南地区也会额外增加十到二十亿的放贷额度。

    这是业信银行从其他地方往倾斜冀南的信贷资源,相当于冀南地区九九年能额外增加十到二十亿的引资成绩,还能在地方上带动更多的民间资金进入大的经济循环之中——当然,要是能对地方建设有这么个贡献在,享受一次国际专机待遇,也不过分。

    ****************************

    成怡跟她爸通过电话,杨海鹏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杨海鹏已经跟冀省外事办的工作人员联系上,他等会儿直接跟巴黎方面联系,就不用沈淮这边再为专机跟签证的事情cāo心。

    杨海鹏这段时间来都留在冀省,除了代表梅钢主要负责在冀东、石门的两个钢铁物流及加工园区项目,也主要负责替成文光出面组织、维持在冀省与梅钢系相关的工商业及资本资源。

    鹏海集团以钢材贸易为核心业务,不可能建设全国xìng的市场渠道,沈淮也不会将梅钢全国市场交给鹏海一家负责。

    实际上,梅钢视华东、中原地区为主要市场进行深度挖掘,努力将市场做细、做透,而由于冀晋京津市场偏离北方,传统上有燕钢、滦钢、鞍钢等强有力的竞争者,当初要不是为了配合纪成熙刺激燕钢在冀东建新厂项目,沈淮都没有打算近年来让梅钢大举进军北方市场。

    梅钢的战略根基还是在淮海,沈淮最后就将冀晋京津不能算为梅钢核心的区域市场都交给杨海鹏负责。

    有众信、鸿基、业信以及梅钢在背后提供资金、物流、人力、项目等各方面资源上的支持,杨海鹏又直接替梅钢执掌两大钢铁物业及加工园区的建设,在地方上又有成文光、纪成熙等强势人物的支持,这一年多来在冀省自然也是如鱼得水、风生水起。

    不过,无论是考虑到纪家当时同意成文光到冀省任职的初衷,还是沈淮他与纪成熙私下的交情,梅钢在冀南的扩张,都不可能跟纪家围绕晋煤东出南线工程组织、发展的晋南集团争风吃醋、喧宾夺主。

    虽然在冀东新区内建设的钢铁物流、加工园区及综合码头,能成为梅钢的钢材、化工产品进入冀晋京津市场的桥头堡,但在跟纪家取得进一步的默契之前,沈淮近期内也无意推动梅钢系整体的往冀省、特别是冀南地区大肆扩张。

    即使业信银行下一步会重点挖掘冀南的金融市场,但是不是要推动业信银行及梅钢直接注资参与冀南地区、特别是清河市的城市商业银行组建,这个还是要跟纪家商量。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