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三百九十六章 床塌了

第三百九十六章 床塌了

    (睡太多睡不着没事干也不是好事情啊,泪目,码字更新吧)

    沈淮去看干女儿,总不能空手过去,不顾熊黛妮左右说不要,拉着她就进商店,挑了一堆零食跟几样玩具,跑到柜台结帐。

    看到熊黛妮手里还拿着什么东西,沈淮伸手就拿了过来,说道:“客气什么,一起结好了。这堆算我送给悦婷的;这两件算我送给你……”

    说到这里,沈淮的客气话说不下去,他从熊黛妮手里拿过来的东西是两包卫生巾。

    熊黛妮粉脸涨得通红,她也没有想到沈淮手会这么快,一下子就把那两包东西夺了过去,低头看着鞋尖,只能故作镇定的小声说道:“过两天要来了。”说完这话,恨不得抽自己的脸,来不来那事,需要跟沈淮说吗?

    沈淮脸皮子也不是十分的厚,又不能说将那两包东西丢给熊黛妮,让她自己结帐,只能凑到一起来,送到柜台上结帐。

    售货员是个中年妇女,斜着眼睛瞥了沈淮一眼,大大咧咧的说道:“替老婆买个卫生巾脸红什么的,又不是买避孕套?”

    熊黛妮抬头看到沈淮一眼,看到他的脸果真有些红,忍不住莞尔一笑,也不好跟售货员解释什么,先到门口等沈淮结过帐出来。

    沈淮提着一兜东西往外走,看熊黛妮站在商店门口,脸上红晕还未消尽,眼神里透着叫人心醉的羞媚。

    他将东西放后座,等熊黛妮坐上车,往新佳苑方向开。

    “你们有没有帮悦婷起什么小名?”沈淮问道。

    “没有呢,”熊黛妮收回投到车窗外的视线,转回头看沈淮一边专注的开车,一边跟她说话,说道,“想了好几个,感觉都不大好听。你怎么突然问这个?”

    “老早就想跟你说来着,就不知道合不合适,”沈淮说道,“悦婷生下来不是七斤七两重吗?要不小名就叫七七,你觉得怎么样?”

    “蛮不错的呢,”熊黛妮欣喜的说道,“正好我们也没有帮悦婷想到什么好听的小名。没想到你对我家悦婷,还是挺用心的啊。”

    “那是当然,你以为我这个干爸是白当的?”沈淮笑道。

    到熊家楼下,沈淮提着东西,跟着熊黛妮的身后上楼。

    熊黛妮先敲了敲门,没见屋里有人应,跟沈淮说道:“我妈可能带悦婷去公园玩去了,你进来住一会儿吧,她们一会儿就应该会回来。”从包里拿出钥匙打开门,让沈淮将东西放餐客厅的餐上。

    熊黛妮帮沈淮沏好茶,说道:“这天气有些变,我先把阳台上的衣服收进来,你先坐着吧。”她就穿过卧室,到卧室外的阳台上去收衣服。

    今天中午的天气炎热,到屋里后熊黛妮将外套脱下来,她里面就穿一件蕾丝边的衬衫,踮着脚去收晾衣竿上的衣服,那瞬间衬衫将腰身收紧,鼓弹弹的透着少妇特有的丰盈。

    沈淮进卫生间解手,尿尽刚抖了两下,就听见熊黛妮在阳台上“呀”的尖叫了一声。

    沈淮打开卫生间的门,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事,有一阵鬼旋风吹过来,眼睛里进东西了。”熊黛妮回答道。

    沈淮洗过手,走进卧室,就见熊黛妮捧着一堆衣服,站阳台上头仰着正难受。

    听到沈淮走进来的声音,熊黛妮将衣服递给他,才腾起来手揉眼睛,待眼睛没有那么刺痛了,才眨巴着眼睛,将头凑过来,问沈淮:“你看我眼睛里还有没有东西?”

    沈淮帮衣服丢床上,见熊黛妮眼睛泪汪汪,给揉得发红,眼角有根不大起眼的芒刺,说道:“你不要动,有根刺,我帮你弄掉……”拉熊黛妮靠梳妆台站住,他伸手将她的眼皮子撑开,然而用手指肚子将那根芒刺慢慢的蹭出来,又轻轻吹了两下,问道,“你现在眼睛还有不舒服吗?”

    给沈淮贴这么近,熊黛妮有些不好意思,转过身拿镜子照镜子。

    熊黛妮以前身材偏高瘦,就跟她妹现在一样,近年来倒是丰腴了许多,胸臀皆圆,偏偏腰还那么纤细。

    沈淮心想周明为了何月莲,把眼前这么个美人丢掉,大概后悔得在家里抱被子哭吧?不由又感慨,要是当初自己没有沉湎于旧事不能自拔,他与熊黛妮以及周明会不会从此都有不同的人生?

    只可能,人生不容假设,但难禁人会去遐想。

    卧室很狭窄,梳妆台跟床之间的距离就剩不到四十公分,两个人前后站着都有些挤,熊黛妮从镜子看到沈淮没有让开,还是腹贴背的站在她的身后,眼睛还盯在她的腰、臀上,感觉到一丝异觉,心想男人怎么都这样啊?又不好意思点破他,只能继续假装看眼睛。

    待过了一会儿,才注意到沈淮是在想心事,熊黛妮暗感是她想歪了,脸有些发烫,转回身问沈淮:“你在想什么?”

    熊黛妮转回来,两人脸相距不过十公分,沈淮省过神来,也才意识到两人挨太近了,说道:“没想什么,就想你眼睛要是还没好,我就帮你接着吹两下。”顺势坐下来。

    “咔嚓!”

    沈淮没料到床会这么不结实,再个他坐下来也有些猛,屁股刚沾床沿,就听着床梆绷断的声音,他下意识的伸出手要站起来。

    熊黛妮也吓了一跳,抓住沈淮的手,只是床塌得比想象中要快得多,没等沈淮站起来,床已经塌断,沈淮只来得及抓住熊黛妮的手,身子已经往后失衡,拉住熊黛妮扑倒在他的身子,两人差点给埋在合起来的衣服被子堆里。

    熊黛妮嘴在沈淮脸上撞了一下,牙齿撞得生疼。

    今天会遇到这么倒霉的事,看着衣被几乎将她跟沈淮埋住,看着这乱糟糟的场面,她扒在沈淮的怀里,都忍不住要笑。

    沈淮脸颊给熊黛妮撞得生疼,但温香暖玉的美人在抱,也是舒服,问道:“要不我马上就走,你也不要跟你妈说我来过;过两天,我再赔你这床钱?”

    熊黛妮脸噌的红了起来,想想也是,沈淮在她房间,床就这么塌了,跟谁解释谁会相信?挣扎着从沈淮怀里站起来,说道:“你今天买的这些东西,就当是你赔床的钱。”拉沈淮站起来,也希望他赶紧走,不然给她妈回来撞上,她有一百张嘴都解释不清楚床怎么就这么塌了。

    刚打开门,就听见“咚咚咚”有人上楼来,沈淮愣了一下,看了熊黛妮一眼,心想要是白素梅凑巧回来,他留下来解释一下,总比夹着尾巴溜走,更能解释清楚问题,白素梅也不至于会误解到哪里去。

    听着是两个人的脚步声,沈淮跟脸都吓白了的熊黛妮笑道:“咱们没做什么亏心事吗,你咋就跟做了贼似的?”

    熊黛妮心脏“扑通”乱跳,直说道:“你再胡说八道,真叫你赔床了。”

    这会儿工夫,楼下人就上楼来。看到周明跟他妈提着东西上楼来,熊黛妮傻了眼;沈淮也跟傻了眼。

    周明虽然跟熊黛妮离了婚,但悦婷毕竟还是他的女儿,他有时间会买些东西,或亲自或让他妈代劳,送到熊家来。

    合资钢厂的日方管理人员相当客气,这次有人专程从日本来带了婴儿奶粉过来送给他。周明今天有空,就开车载着他妈送到熊家来,没想到刚上楼就看到沈淮跟熊黛妮鬼鬼祟祟的站在门口要出去。

    初冬天气,熊黛妮上身就穿一件衬衫,衬衫扣子还掉了一粒,露出一角肉;下身穿着直筒裙也皱不拉几的;沈淮差不多那样,仿佛两人在地上刚打过滚站起来似的。

    沈淮虽然穿上外套,但裤子拉裢还没有拉上,脸颊还有一道口红印。

    再看熊黛妮气喘吁吁,脸色煞白,明明一副奸情给撞破的样子,周明刚要发作,注意到熊黛妮的眼睛。不对,眼睛是红的,是刚哭过?

    周明一把将沈淮、熊黛妮推开,冲到屋里,看着塌下来乱糟糟的床,一股子邪火直往脑门里窜,转身冲出来,抡起拳头就往沈淮脸上砸:“日你娘的,你他妈日黛妮!”

    沈淮闪过周明的拳头,当冷不防周明拦腰将他抱起往后顶,他顶不住腰,往后退了一步,一脚踩空,两个人就从楼梯口滚了下去。

    沈淮百般解释都没有用,周明压根就不给他开口的机会,滚到楼梯拐角,刚巧他压在沈淮的身上,拳头抡起来就打沈淮的脸。

    沈淮给压在下面,颧骨给连连打到、后脑勺撞到水泥地上,撞得他眼冒金星。

    “不是你想的那样,不是你想的那样。”熊黛妮冲上去要拖住周明,不让他往死里打沈淮。

    “你给日\爽了就算白给日了,你妈\逼怎么就这么不值钱,你个婊子!”周明正气急攻心,万万没想到熊黛妮竟然冲出来帮沈淮,破口大骂,反手冲她脸上就是一拳,打得熊黛妮摔倒在楼梯上。

    沈淮借这个机口,缓了一口气,用脚跟将周明蹭开,连挥两拳过来,把本找回来。周明一心以为沈淮干了熊黛妮,满腹的怒火哪里容易这么泄掉,爬起来就冲上来。

    两人从四楼,连滚带打,不一会儿工夫就打到底楼的楼梯口,还是没有松手,扭打在一起。

    熊黛妮跌跌撞撞的跟下来,周明她妈跟在后面,揪住她的头发打她的头,她不得不揪住周明她妈的手。

    这时候在小区里锻炼的几个老同志,看到这边厮打,也不退缩,喊门小区的门卫一起跑过来,硬将周明跟沈淮两人架开来。

    熊黛妮哭着脸解释:“真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跟沈淮没什么!”

    周明她妈冲过去,连打带骂:“床都日塌了,你还不承认!我老周家的脸都叫你这个不要脸的婊子丢尽了,你个臭不要脸的……”抓住熊黛妮的头发,就要打她的脸。

    熊黛妮没见过周明她妈这么泼的一面,给吓得直往后躲,这会儿旁人一时帮不上忙;倒是冷不防从旁边伸出个胳膊,抓住周明他妈的衣领子就直往后拖。

    赦然见是白素梅,周明他妈一屁股坐地上,号淘大哭:“丢人啊,床都日塌了;床都日塌了,这两个奸夫淫妇还不承认,还揪住我儿子往死里打啊!这老天还有没有道理啊!”

    白素梅一脸寒霜,指着周明的脸,厉声喝斥道:“黛妮想跟谁睡觉,愿意跟谁睡觉,跟你有屁关系?什么时候轮得到你来捉奸?我女儿给你糟践一次还不够,你还有脸打上门来?把你家老婊子拖回去,不然我就去找谭启平,问问是不是他这个市委书记批准你闯我家门来抓奸的?”——

    已经更换域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