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四百一十四章 总要出点意外

第四百一十四章 总要出点意外

    沈淮知道要熊文对市钢当前的困境袖手旁观心里会不好受,看着熊文斌萧索离开的背影,他也没有心情再留在肖家吃晚饭,随后就独自开车出来。

    沈淮没有办法把他对市钢的感情说给别人听,也许在别人的眼里,他正对市钢当前的困境幸灾乐祸,他开车从肖家出来,也没有心情到其他地方去,就到塔陵园来,坐在他自己的骨灰盒跟牌位前抽烟,回想着他早年在市钢的历历往事。

    听到身后脚步声传来,沈淮看见熊黛妮提着伞走过来,也是一愣。

    熊黛妮看着孙海文的牌位前摆了一支香烟正燃着,青色的烟雾在灯光下冉冉而起,再看着沈淮手指间还夹着一根燃着的香烟,一时搞不清楚眼前的状况。

    她知道沈淮跟陈丹,跟海文他妹妹小黎关系密切,但不认为沈淮跟海文有什么联系,不知道沈淮为什么会她跟她爸离开肖家后,会赶在她前面出现在海文的牌位,他自己抽烟也就算了,还给死去的海文敬了一根烟。

    “你怎么在这里?”熊黛妮疑惑的问道。

    沈淮摸了摸鼻子,咧嘴一笑,胡扯道:“我偶尔来过塔陵园,发现东华没有其他地方能比这里更幽静,更能让人静下心来思考。只是无缘无故的进塔陵园,大概会叫人误会成神经病,就随便替小黎过来祭奠一下她哥,算是一个借口吧。你呢,你怎么也跑过来?”

    熊黛妮对沈淮的说辞将信将疑,但也想不出有其他可能,但对沈淮问她为什么会这时候出现在这里,即使心间的情愫已经给掩埋了好些年,但这时候叫别人撞破,熊黛妮心里犹有些羞涩。

    看着熊黛妮脸蛋在灯下,仿佛新剥的葱段那么洁白无瑕,迷人的眉眼里犹有着少女时的羞涩风情,沈淮心里有种莫名的悸动。

    虽然是过去很久的事情,但此时仿佛潜流给翻出海面,叫人尤能想起当年那个青涩少女的清丽模样,未曾想这些年过去,当年的少女已经长成甜美迷人的少妇了。

    “海文发生意外时,我就在现场,还给海文摔下来的身体砸了一下。事故发生的时间很短,海文并没有当场就死去,我在昏迷之前,甚至看到海文那睁开着的眼睛,似乎要跟我说什么,”沈淮轻轻说道,“海文到底没有说任何话,就离开了人世,但说起来奇怪,我能从他眼睛里看到他的不甘。后来我了解了他很多事情跟经历,就想着,他生前所努力想照顾的那些人,应该有我要替他承担的一分责任在里面……”

    熊黛妮细想,沈淮跟海文要有什么直接交集的话,大概也就那次意外事故吧。沈淮的这番话也许叫别人听去,会觉得有些突兀,熊黛妮听在心里,却有莫名的感动,想到这两年多来,沈淮跟她家的牵扯,似乎真是代替孙海文出现在她家的生活里。

    “我在跟周明谈恋爱前,曾喜欢过一个人,”

    熊黛妮看了沈淮一眼,突然也想找个人说说她以前的少女情怀也好,不然很多情绪堵在心里叫她深夜里会难释怀,也许说给沈淮听没有什么不合适的。

    熊黛妮看着嵌在黑色石材制成的牌位中间孙海文的遗像,接着说道,

    “只是这个人当时心里喜欢着别人,把我看成他妹妹对待。当时的我年轻不懂事,不喜欢这种感觉,后来跟他的关系也不那么好。过去这些年,再回想往事,他要是还活着,我想他要是能一直是我的哥哥,也没什么不好。我跟黛玲,倒是一直都期待有个哥哥。只是年轻时有些任性,对感情上的事情,不知道取舍,只想着获得一切,不能得到全部的感情,宁可不要。现在想后悔都来不及。你会不会也会有这种感觉?”

    “嗯,”沈淮点点头,笑道,“有些太执着,反而会失去更多。执着到底是好,还是不好,我现在也分不清楚……”

    “咦,你有没有发现,你其实跟海文长得很像呢……”熊黛妮看着孙海文嵌在石牌位上的遗像,蓦然间发现她以前未没有注意到的事情,转回身来凑头来看沈淮的脸,发现他跟孙海文都是那种线条硬朗、削瘦的脸架子,下巴跟嘴唇都显得坚毅跟倔强,鼻梁直挺,长眉秀目,真是有几分相肖。

    看熊黛妮盯着看,沈淮莫名的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撇过脸去,不叫熊黛妮看。

    “你还不好意思起来了啊?”熊黛妮哈哈而笑,也觉得好玩,海文意外逝世后,沈淮突然闯进她家的生活,要不是此时看到眼睛看着海文的遗像进行比较,她还真没有注意到沈淮跟海文其实长得这么像。

    都说“相由心生”,这话还是有些道理的。

    两年前多的那个“沈淮”,不过是个双眼无神、脸色苍白、脸颊都瘦陷下、给酒色淘空身子的青年而已;此时的他,不仅是身体里的灵魂已经更改,关键是这两年多来的生活习惯也是彻底改变,跟之前的那个“沈淮”完全无关,种种潜移默化的作用之下,他的相貌发生细微的变化,在相貌以及神态上更接近真实的“他”,并不是多么奇怪的事情。

    陈丹、小黎她们几乎整天都跟他在一起,反而注意不到这种相貌跟神态上的细微变化,反而是熊黛妮意外的发现这种变化。

    “你是不是还没有吃饭?要不找个地方,我请你吃饭。”沈淮给熊黛妮看得不好意思,问她道。

    “不用了吧,都这么晚了,我回家吃饭就可以了。”熊黛妮倒不是不想跟沈淮单独吃一顿饭,但想到月前闹得沸沸扬扬的那场风波,又叫她怕跟沈淮单独相处时给其他人看见,再传得沸沸扬扬。

    “那我开车送你回家吧。”沈淮也知道熊黛妮担心什么。

    “嗯。”熊黛妮点点头,对这个倒不拒绝,搭个顺风车就是叫别人看见也没有什么,再说这时候坐车从塔陵园回去,叫别人意外看到的可能性也很低。

    沈淮走在前面,熊黛妮跟在后,她看到沈淮的背影,有一种熟悉感突然间占据她的脑海。

    她这时候发现,不仅仅是沈淮跟孙海文脸长得像,而且眼前这个背影,跟她少女时期怀念、想思的那个身影到底有什么不同,她这一刻突然给混淆起来。

    熊黛妮也糊涂了,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脚下踩到湿滑的台阶,也没有注意到,待脚下一滑,才“啊”的一声惊叫起来。

    沈淮听着熊黛妮在身后的惊叫,下意识的转身,就见熊黛妮脚下滑倒,整个人朝他怀里扑来。

    沈淮连忙伸手将熊黛妮抱住,只是台阶太滑,他给熊黛妮撞了一下,身子也给失衡往台阶下摔去。

    沈淮只是将熊黛妮抱在怀里,努力不让她磕到石台阶上。好在东塔门廊前的台阶只有七八级,沈淮抱着熊黛妮从台阶滑摔下来,倒没有太惨,只是背脊给台阶刮了好几下,有些痛。

    熊黛妮倒没有摔着,沈淮躺在台阶下的水洼里,她甚至连石板地都没有碰到一下,整个人都趴在沈淮的怀里。

    也许是太惊慌,沈淮摔下来时,也是下意识的抱住她的身子,倒也没有注意抱住的是她的臀。

    熊黛妮回过神时,她趴在沈淮的身上。她穿着短摆的羽绒衫,在生下悦婷后,她的臀部及大腿变厚、变圆,变得丰腴而饱满,不比她少女时纤瘦的身材,就算是大冬天她也不高兴下身穿得太厚,内裤外就穿着牛仔裤,能清晰的感受到沈淮掌心贴在她臀上的热度。

    比起叫沈淮的手摸着臀,熊黛妮趴在沈淮的身上,更清晰的感觉他有力的心跳,想到刚才摔下来时,沈淮努力保护自己不受伤害的模样以及那叫晕眩的男人气息,瞬时间叫她变得有些迷糊。

    沈淮身子摔到台阶下的一片水洼里,半片身子很快浸透,冷得忙撑起身子来,要从水洼里站起来,没想到熊黛妮还没有回过神来,没有让开,他的嘴唇在她香腻凝滑的脸蛋轻轻碰了一下。

    叫沈淮这轻轻的一“吻”,熊黛妮才回过神来,她以为沈淮是故意吻她,抬头讶异的盯着沈淮的眼睛,脑子里一片空白,都不知道是怪沈淮,还等沈淮再去吻她。时间仿佛停滞了那么几秒钟,她才彻底的回过神来,慌乱的从沈淮的身上爬起来,拉沈淮站起来。

    沈淮将给水浸透的外套脱下来,里面的外衣给浸湿不多,扭头指着身后浸湿的地方给熊黛妮看,笑道:“看来我们以后要少见面,不然每次都出点意外,可受不了。”

    熊黛妮这才意识到刚才是给沈淮意外吻了一下,沈淮不是故意的,只是她脸颊上还留有给他嘴唇触碰的感觉,叫她心里有些道不清说不明的感觉,但看到沈淮跟她狼狈的样子,又觉得好笑,说道:“都不知道我是你的灾星,还是你是我的灾星,每次都好糗……”

    雨下得急起来,熊黛妮将伞捡起来撑开来,替她跟沈淮都遮住雨。

    沈淮将外套拿手里,身上就穿一件毛衣,有些冷,两人合打一把伞,又走得急,沈淮的胳膊偶尔会碰到熊黛妮丰满坚挺的胸部。

    沈淮偶尔低头看一眼熊黛妮灯光下迷人的脸蛋,看着她的眼睛盯着脚下的路,闻着她发际传来淡淡的幽香,仿佛当年那个清丽迷人的少女,又回到身边,伸手接过伞,揽过她的肩膀,一起往塔陵园外走去……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