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四百二十七章 信心

第四百二十七章 信心

    沈淮夜里喝多了,就直接在鹏悦大酒店睡下,一觉睡到天亮才醒过来,有一个柔软的身子依偎在他的怀里,仿佛天鹅绒一般油黑乌亮的秀发披散开来,陈丹那甜美静谧的脸蛋,看着叫人心里渗出甜蜜来

    陈丹眼睫毛动了动,慵懒的醒过来,沈淮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不是我,你希望谁在这里?”陈丹支起下巴,狡黠的看着沈淮问道

    沈淮看着窗外,窗台上白绒绒的积了雪,说道:“夜里下雪了”

    陈丹伸了懒腰,从被窝里坐起来,支着腰,看着窗外的雪,回过头问沈淮嘴渴不渴床边小柜上,放着倒有蜂蜜的杯子,陈丹倒了热水,试了试水温,递给沈淮,说道:“你到嵛山,还是少喝点酒,喝醉了都没有人能照顾你”

    “你陪我去嵛山,也可以的”沈淮说道

    “我要陪你去嵛山,以后还不得给哪个谁恨死了,”陈丹拿起手表看了下时间,声音娇软的说道,“都八点钟了,我先回镇上去,你也要起床,准备去机秤孙亚琳她们?”

    “飞机十点钟才到,你陪我再睡一会儿”沈淮说道,搂住陈丹柔软的腰肢,将她圈在怀里,脸颊贴着她光滑似绸缎的秀发,要她躺到自己怀里来

    陈丹反趴在沈淮的胸口,手指拔着他下巴上的胡茬子,好奇的问:“怎么你一天不刮胡子,能长这么长?”

    “女人一个月来次月经麻烦,男人天天刮胡子,也麻烦所以,咱不用比谁比谁辛苦了”沈淮笑道

    陈丹笑了笑,这几天正好是她不方便的日子,她就依偎在沈淮怀里说说话,调皮起来,还用膝盖弯去逗沈淮下面的硬起,直到沈淮按住她的头往被子里塞,才救饶

    午宴安排在尚溪园,虽然尚溪园一切都走上正轨,但这么重要的接待活动,陈丹还要回去亲自盯着

    沈淮在房间里等了片刻,周知白、杨海鹏、赵东以及代表家族企业飞旗实业在淮联重工担任总裁的戴维艾伦等人就赶过来跟他汇报,与他一起到机场去孙启善一行人,吴海峰、杨玉权他们直接到尚溪园,跟孙启善等人会面

    从梅鹤公路拐上下梅公路,路上的积雪给车辆碾烂,路面有薄冰,沿途遇到好几起交通事故

    好在吴海峰跟市局调了警车帮他们开道,很顺利的赶到机场

    孙启义脸色阴晴不定的坐在车里,看着沈淮他们驱车进入机场的停车场

    孙启善都通知他今天会到东华,孙启义自然不能躲着不露面,也只能硬着头皮赶到机场来接机;谢海诚、谢芷父女及随行人员陪同他一起过来小说阅读网

    既然市人大主任代表市里出陪同,而且沈淮昨天在路上也明确说了没有知会市委、市政府的打算,谭、高二人再不要脸,也没脸凑上来

    沈淮下车来,脖子里给灌了冷风,一边将领子竖起来,一边往看上去颇为冷清简陋的接机大厅走去,将上台阶时,才看到孙启义他们的车,停在台阶上等他们

    孙启义硬着头皮与谢家父女下车,虽然他们身边的随行工作人员不少,前拥后呼的,但叫沈淮站在台阶上看着,尤觉得窘迫

    沈淮看着孙启义、谢海诚他们走过来,颔首示意

    他的目的已经达成,倒不会再像昨天那般咄咄逼人,硬将他们抬到架子上,叫他们下不了台,简单而冷漠的寒暄了几句,就一起进入接机大厅,等候燕京赶来的飞机抵达

    航班比预计时间延迟了一刻钟抵达,不过倒还顺利

    看着孙亚琳挽着她爸的胳膊走出来,沈淮心里颇有感触

    两个人的回忆,都融入他的血肉之中,叫他难分彼此他到法国后,跟孙启义家关系陌生一些,但一直都跟孙启善家比邻而居,生活了四年

    在他的记忆里,孙启善这个表舅在看似温和的外表之下,藏着冷漠、不容接近的内心这也可能跟“他”放纵堕落的过去有关,毕竟那时的“他”,除了臭味相投的几名同党之外,不厌恶他,甚至愿意跟他接近的人真可以说是绝迹了

    孙启善跟孙启义两兄弟,之前一定要说谁给沈淮的印象好,沈淮也只能说,他只喜欢孙亚琳看到孙亚琳五官精致的脸蛋以及那灵动深褐的眼眸子,沈淮就心生亲切,就觉得此时去面对孙家人,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

    看到沈淮跟他二叔都站在接机大厅里,谢芷那张脸蛋就跟正受委屈的小媳妇似的,孙亚琳就开心的笑了起来,扬手招呼他二叔:“二叔,我都以为你没时间来机秤我们呢你们到东华,也不跟我说一声,该不是偷偷摸摸做什么坏事,躲着我这个亲侄女?”

    昨天开心?孙启义心头流淌过一种悲凉,他甚至都不清楚他大哥今天要怎么对他发难,自然不会为孙亚琳暗夹挤兑的话动容,走过去,露出笑容,跟他大哥说道:“大哥怎么突然决定来东华?”

    “我跟亚琳打过赌,说是梅钢二厂要是能三月之前试炉成功,我就到东华走一趟,”孙启善笑道,“我总不能言而无信?这段时间也闲,就到东华来走一趟,也亲自看一看梅钢的情况,免得这丫头拿话诓我”

    孙启义才不相信他大哥闲到愿意一路颠波,坐十几个小时的飞机到东华这破地方来走一趟,也不相信孙亚琳真要跟她爸打赌,会仅仅以出访东华当赌注其他赌注是什么,是将他个人名下多的私人公司交给孙亚琳掌管,还是说直接赌了几百万美元的现金?

    孙启义看了孙亚琳一眼,知道自己这个侄女性子烈而坚韧,没那么容易好打发

    沈淮走上去,伸出手,跟孙亚琳她父亲笑道:“好久没见了”

    孙启善也打量着眼前这个他以前认为一辈子都不可能有出息的小子,似乎比在法国时还要高出好几公分,或许是身姿挺拔给他造成的错觉

    以前那个小子总是一副烂泥糊不上墙的样子,难免叫人打心底不喜欢,但是眼前这小子脸颊削瘦,但身子骨极为结实,眼神明锐,坚毅,当真给一种脱胎换骨的感觉——要是在街头上遇见,孙启善心想自己大概会把他当成陌生人错身而过,怎么可能认为他跟五年多前给赶出法国的那个家伙是同一个人?

    孙启善没有跟沈淮握手,而是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按在他的肩膀,说道:“这些年不见,你小子变化很大啊你外公本来也要一起过来看看梅钢二厂建成的模样,只是风湿灿重,医生要求他住院观察,没能走成”

    “爷爷他还是在国内留下的病根子,我前些天托人带了几副中药过去,也不知道有没有效用”沈淮说道,他始终认为自己窃居着别人的身体,有些难以面对那个对“他”始终关注、爱护的老人

    孙启善这次是以私人身份来访东华,但依旧有四名随行人员,两名保镖,两名私人秘书除了一个年轻漂亮的法国红发女郎可能是孙启善的情人兼秘书外,其他三人都是为孙家工作有十来年的老面孔

    其此之外,还有七八人跟孙亚琳交好、跟孙家有着密切关系的亲朋故友,他们都要算是众信投资的出资人,所以才一起受邀到东华来

    孙亚琳组建众信投资时,她手里头仅有不到三百万美元的资金,差不多还额外拉到两百多万美元的投资;后期从三千万美元的外汇债券融资里分摊一千万美元的债务,加上对梅钢持股的增值,才叫众信投资的帐面资产扩大了一千七百万美元

    此时众信投资依旧很弱小,只能算是小有规模,十多名出资人,主要还是出乎对孙亚琳的保守信任,才拿几万、十几万美元出来,试着交给孙亚琳帮他们做产业投资

    不过,他们对沈淮的态度莫衷一是,眼神有冷漠、有质疑,只是站在后面,露出谨慎的微笑,似乎还是不愿意跟这个孙家著名的浪荡子太亲近

    孙亚琳也常笑着跟沈淮抱怨,要不是他的名声太坏,她从国外拉两千万美元的投资都不成问题

    沈淮与孙启善也只是简单寒暄,旁边还有一堆人要介绍寒暄

    走在孙启善身边是一个身材高大的中年白人,陈兵陪同着

    他就是西尤明斯工业集团高级副总裁约翰巴特勒,是此行的另一位重量级人物曾在西尤明斯任职的戴维艾伦,跟约翰巴特勒及随行人员都十分熟悉,为沈淮跟他们做介绍

    孙启善是从巴黎直接坐飞机到燕京;孙亚琳则亲自到伯明翰,陪同约翰巴特勒等人从伯明翰乘机到燕京跟大部队汇合

    为了安排这次活动,孙亚琳也是很辛苦在外奔波大半个月,脸颊都瘦了一圈,不过容光焕发的她,倒是越发的精神,容貌不比她身边的胡玫稍差

    除了胡玫外,顾子强跟程月以及胡雏军他们,也随行到东华来参观;而宋鸿军以及参与组建鸿基投资的其他股东,昨天到了江宁,由小姑宋文慧她们在江宁负责接待,今天早上会驱赶从江宁直接赶来东华汇合

    不过昨夜大雪,小姑及宋鸿军他们从江宁赶来,可能会在路上耽搁一些时间

    这次到访东华的,几乎都是或直接或间接参与梅钢及梅溪镇建设的出资人

    在相当程度上,这婿资人对梅钢的投入并不高

    众信投资自不用说,鸿基投资前后一共向梅钢注资五千万港元,宋鸿军个人就占了其中一半还多,鸿基投资的其他十数名投资人,也是出于对宋鸿军的信任,也只拿出数十万、数百万港元来

    之前投入少,并不是这婿资人没有潜力可挖,没有实力,而是他们对梅钢集团缺乏了解,还没有对梅钢建立起足够的信心,即使对孙亚琳、对宋鸿军信任,这个信任也是有保留的,故而投资也是小额及谨慎的

    梅钢及梅溪镇建设到今天,沈淮与孙亚琳、宋鸿军商量,搞这次活动,邀请这婿资人到东华来访问参观,把梅钢及梅溪镇的建设成就直接展示出来,加强他们对梅钢、对东华未来发展的信心

    沈淮虽然跟谭启平等人格格不入,闹到势不两立,但他心里始终清楚,要想做成什么,还是需要争取多人的支持要得到别人的支持,说难不难,说简单不简单,关键是要让别人对他有信心;不过信心并不是建立在空中楼阁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