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四百四十六章 交易 

第四百四十六章 交易 

    (春节懒病还没有治好,努力一天一章,兄弟们见谅啊!)

    针对嵛山湖水库存在的病险问题,杨玉权在市里召开专门的水利会议,罗庆在会议上做了报告。

    高扬在此之前与市委组织部长虞成震通过气,他也知道嵛山湖水库确实存在一些严重的问题。

    造成十三人死亡的市钢喷爆事故也才过去一个多月,市委书记谭启平、市长高天河同时高度关注此事,高扬认识到,县里在嵛山湖水库问题上弃卒保车才是明智之举。

    不过,一方面是分管副县长黄健、县水利局长王实兵等跟嵛山湖水库密切的人困兽犹斗,一方面是市水利局不愿意将有限的经费都划给嵛山县,一方面也是更多的人也想尽可能的推卸责任,在会议上,这些人都不约而同的对嵛山湖水库病险严重程度提出质疑,质疑罗庆危言耸听,夸大嵛山湖水库病险的严重程度。

    杨玉权也是果断,见会开不下去,当下决定从市及区县水利局抽调人手,组成专家组,跟与会者一起赶到嵛山湖水库现场,进行调查研究;杨玉权还特地从淮能集团借用两名水电及大坝建造方面的专家随行。

    一石激起千层浪。

    年关将至,市政府一大群赶到山沟沟里,召开这么大规模的水利现场会议,矛头直指嵛山湖水库,嵛山县里,就算没有耳朵的人,也给吓了一跳,知道出了大问题。

    杨玉权的态度很坚决,所有人都住水电站的职工集体宿舍,不把问题查清楚,就不回市里,便是在嵛山渡过春节,也在所不惜。

    谭启平、高天河那边,也都希望尽快看到可靠的结论,不想在这时节再节外生出什么枝来。

    此时正值嵛山湖水位最低的季节,嵛山湖大坝的主体都露出水面,只要上大坝,很多病险用弱眼都能看见;那一道道横贯坝体的大裂缝,看着就叫人触目惊心。

    在多方夹逼之下,嵛山湖水库的问题无法遮掩下去,不过各方面更多的是将责任推给财政困难、经费匮乏等客观因素之上,无人愿为其承担责任,而谈及怎么去解决问题,意见更是难以统一。

    临时能统一的处置意见,就是放水、降低水位,减轻大坝所承受的压力。

    杨玉权也没有急着就把收购方案抛出来,将嵛山湖水库存在的病险问题确定下来,就返回市里。

    虽然杨玉权没有把收购方案直接抛出来,但是把水利部门的人拉到嵛山湖水库现场,杨玉权还从淮能集团额外借用两名专家随行,也能叫一些有心人产生微妙的联想。

    直接把收购方案抛出来,未必就是最合适的手段;有些事情要做成,还需要一些时间来酝酿。

    时间也过得很快,春节最后几天,沈淮刚到嵛山县就搞的联合整治行动,在张有才等地方势力的阻挠之下,也渐渐变味。

    县公安局及消防大队对东嵛镇工商所的火灾调查,最终也不了了之。

    虽然撤消了张培杰的所长,但沈淮计划想搞的内部整治也进行不下去。才隔十来天,沈淮最初计划的联合整治行动,就变成对外、对县城商户的联合检查,到年底,这类检查,很容易就往联合罚款上滑变。

    嵛山县穷,财政紧张,机关工作人员一年的收入,都抵不上外出打工的农民工,党政单位几乎都在削尖了脑袋捞外快。

    县委书记梁振宝一心想着能找到个好位子调回市里去,县长高扬则一心想坐上县委书记的宝座,两人在嵛山都不干得罪人的事情,这两年使得党政单位罚款自肥的冲动很难受到什么有效的遏制。

    在很多人看来,沈淮到嵛山后烧的第一把火,叫张有才搞得多少有些灰头土脸,但知悉更多细情的冯玉梅知道,沈淮意不在张有才。

    沈淮春节期间不留在县里值班,冯玉梅帮沈淮整理一些回燕京期间要看的材料送到他办公室里。

    “嵛山湖水库不知道要拖多久才会拿出最终的方案来,你家罗庆会不会在家住太腻味?”沈淮接了过冯玉梅替他整理的材料,又问她罗庆的事情。

    罗庆将问题捅出来,完成他的主要责任;但他把问题捅出来,也把县水系统的人都得罪干净,在问题得到彻底解决之前,他也只能暂时留在家里休息。

    “本该借春节在家好好歇一歇,不过罗庆是歇不住的人,这两天在家里,还整理水电站的资料。”冯玉梅说道。

    “我在想,该用什么名义,暂时把罗庆借用到县里来先工作一段时间才好,”沈淮说道,“我夜里在家,你跟罗庆到我那里来一趟。”

    冯玉梅刚要说好,办公室的门给敲响,她跑过去开门,见县委书记梁振宝那张满是褶子的脸,从门缝里探进来,吓了一跳:“梁书记……”

    “梁书记,你有什么事情找我,打电话叫我过去不就成了?”沈淮看到梁振宝的眼神闪烁,从办公桌后面站起来,笑着问道。

    冯玉梅也觉得奇怪,沈淮上任也有大半个月了,她还是第一次看到县委书记梁振宝亲自走进沈淮的办公室。

    “没什么事情,顺脚走到东楼这边,就进来看看。”梁振宝说道。

    冯玉梅知道梁振宝有话要说,说道:“我给梁书记您沏茶去……”

    “我刚喝了满肚子茶出来溜达,不要用再倒茶了,我就过来看一眼就走,不耽搁小冯你跟沈县长谈工作。”梁振宝说道。

    冯玉梅疑惑的看了沈淮一眼。

    沈淮见梁振宝过来找他谈事情,还不用冯玉梅先回避一下,就知道梁振宝大概是认定他跟冯玉梅、罗庆夫妇在嵛山湖水库一事早就勾结。

    沈淮陪梁振宝到窗边的沙发上坐下,冯玉梅还是拿来茶杯过来,给梁振宝、沈淮沏茶。

    梁振宝开口说事之前,先打量起办公室里的布置;这间办公室以前是组织部长张云山的,梁振宝跟张云山是老搭档,沈淮相信梁振宝没有少来过这间办公室,猜他心里正在考虑说辞吧,故作糊涂的问道:“我到嵛山上任,就要请假探亲,实在是不应该啊。梁书记你过来,不该是要想我春节期间留下来吧?”

    “不,不,不,你们年轻人,思亲心切,我们既理解也支持。县里有我跟高县长撑着场面,不至于还会有什么大事情,你就放心休假,不要有什么牵挂,”梁振宝忙说道,打量了沈淮两眼,考虑说辞,说道,“要说县里还有什么事情是我拿不准的,也就是嵛山湖水库了。沈县长,你也知道,嵛山湖水库的问题,拖到现在这样子,一方面是县里没能重视起来,但更主要的原因,是我们县太穷,财政太紧张,就算想重视,也没有办法重视。现在问题是摆出来了,但问题摆出来不能就算完了,最终还是要把事情解决掉。我跟高县长商议了很久,县里在这个问题上,确实是很无力,没有什么管用的法子。我就想着,沈县长你的见识要比我们窝在穷山窝窝里的人要开阔,说不定有什么好的思路……”

    冯玉梅在旁边听了暗暗心惊,梁振宝说他跟高扬沟通好之后再亲自来找沈淮谈嵛山湖水库的事情,这是再次表明他跟高扬继续站在同一条战场的态度,这看来淮能集团嵛山湖水库的事情未必会有想象中那么简单。

    面对梁振宝怀疑的眼神,沈淮只是一笑,说道:“一定要有我说一个解决嵛山湖水库问题的方案,我也不瞒梁书记你……”

    “……”梁振宝心里一惊,他是打着试探沈淮的心思走进来的,倒没有想到沈淮会单刀直刀,眼睛看着沈淮的脸,说道,“沈县长,你说。”

    “我跟杨玉权市长谈过相关方案,就是嵛山县把嵛山湖水电站以及县内所有的水电,通盘交给淮能集团开发运营,嵛山湖大坝自然也就由淮能集团完成必要的加固,县里只要进行必要的监管就行。当然,县里把这么水电都交出去,淮能集团也要额外补偿嵛山县一部分资金,其中一部分,用于修护嵛山湖周边的湖堤,一部分重建嵛浦公路。我想这部分资金,低于五千万,是不合适的,”沈淮说道,“这个方案,我们还在酝酿之中,有些犹豫啊。如果是由杨市长直接提出来,可能会遇到一些反对意见。倘若由我们县里直接提出这个方案,再去请求杨市长的支持,我想方案通过的难度会降低一些。”

    “……”梁振宝良久无语。

    冯玉梅知道这个方案有一段时间了,所以没有最初的震惊,但对县委书记梁振宝的讶然是能够理解的。

    “沈县长你原来是这个思路啊。这个思路听上去蛮有诱惑力的,到底可不可行,我回去再琢磨琢磨,还要跟高县长好好商量一下……”梁振宝有些坐不住,站起来就要离开沈淮的办公室。

    沈淮却没有打算放过梁振宝,送他到办公室门口,握手将要分开之前,说道:“梁书记你慢慢考虑,不焦急的;我明天上午离开县里,离开之前,会再找高县长详细的聊一聊这个方案。”

    听沈淮说这话,梁振宝迈出去的脚,仿佛给一枝长枪扎在地上,寸步难移,浑浊的眼神,也难得锐利的盯住沈淮的眼睛,似乎想从沈淮的眼神里寻找到更多威胁的意味。

    “怎么,梁书记你不会这么快就考虑好了吧?”沈淮笑问道。

    梁振宝虽然平时是老好人一个,但在嵛山作威作福多年,也养成一把手的脾气,听沈淮这么说,一时也受不住,硬绷绷的说道:“我想到要去宋县长那里走一趟。这件事,我会考虑的。”

    看着梁振宝甩袖离开,冯玉梅暗暗心惊,但看到沈淮旁若无事的走回办公室,她也只能跟着走进去。

    “冯主任,你是不是觉得我有些咄咄逼人了?”沈淮笑着问冯玉梅。

    收购方案,要是由杨玉权直接提出来,一旦遇到强力的质疑,杨玉权就会陷入被动,让事情变得更复杂。而倘若能由县里提出收购方案,能大幅削减各方面的阻力,叫方案顺利落实下来。

    不过,冯玉梅觉得沈淮的行事方式可以更委婉一些,而不应该这么明显去威胁梁振宝。

    沈淮都把脸摆出去,冯玉梅能说什么。

    沈淮微微一笑,跟冯玉梅说道:“政治无非就是交易,披上温情脉脉的面纱,也改不了交易的本质。我们手里抓着王牌,就要把獠牙露出来。梁振宝不跟我们交易,我们就去跟高扬交易,不然,你以为梁振宝、高扬二人真能亲密无间的联手起来压制我?梁振宝过来主动来找我谈水库的事情,就已经露了怯。他抹不下脸来说透的事情,我只是帮他直接说出来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