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四百五十一章 停车检查

第四百五十一章 停车检查

    (感谢新状元金色奇迹real兄弟的捧场)

    四辆警车同时拉响警笛追来,开车的司机也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以为有逃犯混在车里,叫公安局的如此声势浩大的追来,只能自认倒霉的将车停在路边,接受检查。

    车里的乘客都不明所以,也都以为车上混有逃犯,有些小骚乱,彼此警惕的相互盯着。

    杨丽丽饶有兴致的看着眼前这出戏,她堂妹杨蔚还只是十五六岁的女孩子,没有经历过这样的场面,惶惑不安,欠着身子站起来,隔着密茬茬的人头,就看见驾驶员在前面先给两名警察一把揪了出去,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负责在过道里宰客收钱兼恐吓乘客的两个地痞,这时候还没有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从车窗里探出头,看着围住客车的警员问:“你们是不是认错人了,马老六能犯什么事,叫你们这么人来抓他?”

    警员正引导乘客下车来,看到有人探头质疑,喝问道:“你们是一起的?”当下直接将这两人从车窗里揪出来,连同驾驶员马老六在一起,叫他们三人抱头蹲在车头前。

    见三人满脸委屈的样子,领头的警员走过来,冲着蹲在最前头的马老六小腿肚子就是一脚,喝斥道:“你们是不是觉得委屈、觉得莫名其妙啊?勒索恐吓乘客时,怎么没觉得委屈,没觉得莫名其妙啊!”

    带队的警员又转回身,对分流下车、还不知道究竟的乘客们说道:

    “我们县公安局刚接到举报,说我县开往市区的这趟班车上,存在驾驶员联合地痞流氓宰客的行为。他们为达到勒索钱财的目标,不惜以暴力恐吓,甚至动手殴打、驱赶不顺从的乘客,行径十分恶劣,叫很多人对此也是敢怒不敢言。耽搁大家一点时间,还请见谅,要是还有其他遭遇宰客的乘客,可以到这边来跟我们反应情况,我们一定会严厉处置。”

    “公安同志,绝对是误会,绝对是误会,”马老六粗眉大目,个子却不高,蹲着没敢站起来,不过他在县城里也是老油子,蹲在地头喊屈道,“我们可都是县客运公司的职工,开的也是公司的车,我们要是敢宰客早给投诉到客运公司了,怎么还可能在这条路走啊?”

    杨丽丽站在人群的后面,她堂妹杨蔚问她:“姐,谁举报的啊,怎么来这么多警察啊,我都还以为是抓杀人犯呢。”

    杨丽丽微微一笑,堂堂常务副县长,竟然在县客运公司的客车上给勒索、被迫灰溜溜的赶下车,在某些人的眼里,可不比杀人犯逃跑还要严重?

    马老六蹲在那里喊屈,而给他充当打手的两名同伙则目光凶悍的扫视那些乘客,叫那些乘客不敢站出来举报他们宰客甚至动手殴打乘客的行为。

    半天见乘客们没有敢出头,马老六底气就更足了起来,扬头冲着领头的警察说道:“公安同志,你也看到了,我们车上的乘客都在这里,你看看,没有人被我们宰啊。会不会是有人栽害我们啊?”

    “你是说我假报警栽害你们?”沈淮推开车门,从警车下来,走到驾驶员及同伙跟前,眼睛盯着他们。

    马老六对沈淮印象不深,就是在倒客跟从车窗撵人下车时,瞥到两眼。他刚才还跟同伙这种只知道讨姑娘喜欢的小白脸都是没有鸟货,他在东嵛镇一拳头能吓死三,却没有想到这是个惹不得的硬茬,马老六脸色瞬间一变。

    这小子举报竟然能让四辆警车这么快就追过来,马老六也能隐隐约约的知道事情有些不对劲,不敢硬扛,只能拉关系说软话:

    “交警大队的马队是我的好哥们,要有什么对不住的地方,我给您赔罪,什么事都好商量……”

    “宰客宰到沈县长头上去,你们还想商量什么?”领头的警员,厉声喝斥道。

    领头的警员厉声喝止,制止马老六胡口多说,但他这番话也直接挑明沈淮的身份,叫马老六及同伙脸色瞬间由苍白变成铁青:

    县长!这小子竟然是县长!

    沈淮刚到嵛山任职不到一个月,县里大多数人都还不知道嵛山来了一个年轻的常务副县长,更不要说见过他的脸了。他们怎么知道,这小子来头竟然这么大,他们也意识到今天的事情对他们来说,是何等的严峻,这篓子绝不是他们能摆平的!

    要早知道对方是县长,借他们一百个胆,也不敢赶人下车啊。不过话说过来,堂堂副县长,专车都有,有必要跟一群穷光蛋挤班车吗,这不是害人吗?

    “交警大队的马队是谁?”沈淮厉色盯住领头的警员问道。

    县城里餐饮业宰客现象严重,跟工商部门放水养鱼式的纵容有直接关系,但东嵛镇工商所的材料给一把火烧成灰烬,想从内部整治工商系统也无从做起。而县里的大巴、中巴车宰客现象泛滥,还存在严重的倒客及超载行为,客运公司跟交警部门的不作为甚至故意纵容自然脱不了关系。

    沈淮既然插手这件事,自然就不会抓这三条毛毛鱼教训一顿了事。见驾驶员都吐露跟交警大队的警员熟络,沈淮自然要追问下去。

    “他可能是说交警大队的副大队长马晓松。”领头的警员可不敢跟沈淮硬顶,

    “你让马晓松到现场来见我。”沈淮沉声说道。

    沈淮丢下一群干警,走到站在路边的乘客跟前,说道:“我是沈淮,刚到嵛山担任副县长职务不到一个月,对嵛山很多情况还不熟悉。说实话,我也没想到我会被县客运公司的客车司机宰客、赶下车,这也叫我认识嵛山县有些不法行为很严重。现在,县里对这些不法行为正进行严厉的整治、整顿,不光是我遇到的,只要每一个嵛山老百姓,每一个到嵛山来工作、游玩、探亲访友的人,遇到这种事情,县里都会严厉查处。不仅这趟车给勒索的人,以往有给勒索的,都可以过来跟我们的公安同志说,让公安同志记录下来,这些都是我们严厉查处不法行为的事实依据,你们也不用担心事后会受到打击报复。另外,在路上,我们已经电话联系的县客运公司,会另外派大巴车送大家去市里,不用担心会耽搁太多的时间。”

    知道眼前这个身材挺拔、长相英俊的青年,竟然是嵛山新上任的副县长,大家震惊之余,这趟或者以往给不法司机宰过的乘客自然就壮了胆,纷纷上前来诉苦。沈淮让警方现场做笔录,不至于耽搁大部分人回市区的时间。

    交警大队以及客运公司的负责人,以及冯玉梅及沈淮的秘书曹俊都随同两辆临时调度过来的大巴车随后赶过来。

    其他乘客很快都重新上了车,继续上路,杨丽丽与堂妹留下来,等沈淮处置完事情,再一起回市里去。

    冯玉梅还没有机会跟杨丽丽接触,但听说过她,客气的跟她打招呼。

    沈淮不直接分管客运公司,但作为常务副县长,对客运公司种种乱象自然是可以严厉批评的,但他没有对客运公司的负责人多说什么,只是要他们自行反省种种失职。

    对交警大队的问责,沈淮就没有这么客气,直接问赶过来的县公安局局长许伟新:“交警大队副大队长马晓松,涉嫌跟不法司机勾结,我建议你们对他立即进行停职接受调查查,春节后把书面报告放到我办公桌上。”

    整个过程,沈淮甚至不看站在旁边面色如灰的马胖子一眼。

    县公安局长许伟新,是县委书记梁振宝用起来的人。

    沈淮初来嵛山,第一把火就烧到县委常、东嵛镇党委书记张有才的头上,搞联合整治,县委书记梁振宝看不清形势发展,吩咐许伟新按兵不动者,两边都不偏帮。

    即使县分安局受沈淮分管,在东嵛镇工商所的火灾调查中,许伟立也是安排人手出工不出力,最终叫火灾调查无疾而终。

    许伟新还不知道梁书记为什么突然又跟新上任的沈副县长达成默契了,竟然要他以后注意配合沈淮的工作——既然有梁书记的话,许伟新他此时自然更不敢对沈淮有什么言语的不尊敬事实;更何况,沈淮在名义上还直接分管县公安局。

    许伟新打量了杨丽丽一眼,琢磨着她跟沈淮的关系,心想沈淮有专车不坐,偏要跟这女的辛苦挤班车,难道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想瞒过别人的眼睛?

    再看杨丽丽脸蛋娇美,许伟新猜测不可告人的秘密,大概也就那么一回事。知机识趣的他,自然也不会冒昧的去询问杨丽丽的身份。

    对于沈淮在女伴面前,竟然给几个地痞无赖赶下车,许伟新也能理解他的震怒,故而面对沈淮对马晓松直接进行停职接受调查的建议,许伟新只当沈淮是在女伴面前泄愤、为了找回脸面,连忙应道:“好的,我回去就落实沈县长您的指示,叫马晓松停职接受调查。”

    见沈淮脸色稍缓,许伟新说道:“现在时间不早了,下面也没有班车了,我派辆车送沈县长你们回市里去吧。”

    沈淮下午离开县政府,司机王威也随后翘了班,冯玉梅跟秘书曹俊知道事情后,还是搭别人的车赶到现场来见沈淮。

    沈淮就计划今天在市里留一夜,明天就直接到省城乘飞机回燕京,机票都订好了,他年前要跟陈丹见一面,晚上不想耽搁在嵛山,自然只能让许伟新派辆警车送他跟杨丽丽回市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