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四百五十三章 寇萱的心事

第四百五十三章 寇萱的心事

    孙亚琳已经提前回法国了,但她在梅溪生活也是“穷奢极欲”,老宅前院葡萄藤架下置有火盆,生火取暖的柴火也都准备。

    浇油架木生火,冬夜里火盆升腾起来的火苗,辐射着叫人感觉温暖的热量,沈淮就与赵东、杨海鹏坐在院子里谈话。

    “市钢重组算是尘埃落定,梁荣俊的‘新政’,差不多会在年后出炉,”赵东拿了根烟,凑到火盆前点燃,吸了两口,继续说道,“现在看各方面的反应,梁荣俊接下来的动作,很可能是消减市钢生铁及坯材的产量,加强铸钢方面的产能。”

    沈淮看着手指间的烟灰弹落。

    一度甚嚣尘上的市钢危机,到这时算是尘埃落定。

    省钢接受市钢的炼钢主营业务及对合资钢厂15%的股权外加5亿元的贷款债务,海丰及长青集团承接合资钢厂35%外加一亿元债务。

    梅钢拿到七千八百万现金出局,但沈淮他们并没有放松对对手的观察。

    省钢接手市钢的炼钢业务,对市钢的炼钢业务进行重组,以及省钢自身进一步的产业及产品结构调整,对未来省内的钢铁市场都有着直接的影响。

    “无论是范文智,还是梁荣俊,虽然跟从的是赵秋华,但他们在行业里的专业底子还是很扎实的,”

    沈淮摸了摸额头,省内钢铁行业,范文智跟梁荣俊是梅钢怎么都绕不过去的两个人物,沈淮虽然跟他们没有什么直接的接触,但必需的了解也是有的,说道,

    “省钢依赖自身的矿产资源,在接手市钢之后,进行产业整体上的布局调整,将生铁及坯材的生产,主要集中到其在西岭的工厂,而把市钢变成其铸钢及其他钢铁加工基地——这种布局上的调整,应该说是有利的,也可以说范文智、梁荣俊还是把握准脉搏。要说有什么不足,就是省钢的发展思路,还是局限在本省的矿产资源之上,而恰恰淮海又不是矿产资源大省,这就限制住省钢未来发展的空间。这也决定了省钢没有能力压榨我们未来的发展空间,我倒是更关心,省钢派到东华的团队,除梁荣俊外,有多少值得我们挖的人?”

    “现在就要动手挖人吗?”赵东问道。

    “工作总要先做起来,”沈淮说道,“省钢所采用的炼钢技术较为传统,跟西尤明斯有些区别,人挖过来,技术结构的调整跟加强,也需要时间。还有一个,我们要有细水长流的打算,我们挖一个人过来,省钢就要往东华再补充一个人,这样才有可有做成长久的买卖……”

    杨丽丽帮忙端茶水过来,走近了就见沈淮他们闭口不言,知道有些话题不是她所能知闻的,放下茶水就回屋里去,但为听到的只言片语感到奇怪:梅钢还要大举招兵买马?

    杨丽丽的婆家就是城北区,对城北区财政依为核心的市钢厂,情况还相当了解的。市钢厂在职职工最多时,将近七千人,其中能称为骨干也就千余人而已,这两三年也大体分流到梅钢及合资钢厂。

    市钢危机有自身管理不善的原因,但技术及管理骨干的大量流失也可以说是一个直接因素。

    市钢危机时,杨丽丽也听到太多的议论,很多人都猜测市里很可能会让梅钢主导市钢的重组,结果很出人意料,不仅最终是实力更强大的省钢集团参与进来,梅钢甚至还从合资钢厂脱身出来。

    杨丽丽对此也深感不解。

    要是梅钢能将市钢兼并过来,东华几乎就没有人能动摇沈淮的地位;或许背后有更深层次的角力,但是沈淮放弃唾手可得的权势不取,反而自我放逐似的调去嵛山,还是叫杨丽丽看不明白,只能猜测,许是梅钢在几度大举扩张之后,需要消停一段时间进行消化跟积累。

    然而在沈淮调去嵛山才一个月,又偶尔听到他跟赵东、杨海鹏这一番谈话,杨丽丽更感疑惑:沈淮似乎并没有想消停。

    客厅里,肖明霞以及杨海鹏的妻子许娜陪陈丹坐着聊天。由于肖、许都是杨丽丽所开设的美容店里的常客,待她也没有以往那么生疏,要她坐过去说话。

    杨丽丽瞥见寇萱跟小黎在西屋玩闹,在说一起过春节的事情;杨蔚神坐在一旁听,插不上什么话,脸色也有些生涩。

    这时候,沈淮与杨海鹏、赵东他们走进来。

    也不知道是他们本来就没有长谈的计划,还是说谈话给她意外打断,杨丽丽见赵东、杨海鹏这就要离开回市区去,她也把杨蔚喊出来,坐赵东他们的车一起回市区去。

    ***************

    赵东、杨海鹏、杨丽丽他们离开后,时间还早,沈淮与陈丹开车送小黎跟寇萱住镇上去。

    下梅公路改造工程要到年后才复工,不过砂石路也算平坦,夜里没有什么车到乡下来,沈淮一边开车,一边跟陈丹聊天,看着道路两侧的白桦树沉默的站在夜色深处,给车灯逐次照亮。

    “我给你去当保姆好不好?”

    乍听坐在后排的寇萱没来头的说这么一句,沈淮差点把方向盘打路边沟里去,回头看了一眼,寇萱在幽暗车厢里的眸子乌溜溜的发亮,笑道:“我那点工资连自己都不够养活,你给我当保姆,不怕饿得面黄肌瘦啊?”又问陈丹,“你说寇萱这身衣服,抵我几个月的工资?”

    陈丹笑了笑,说道:“现在女孩子比我那时有条件,当然要穿得时尚一些。”

    她看得出杨丽丽待寇萱不差,但想到寇萱跟小黎同龄,才十八九年的年龄,一直都在万紫千红这样的环境之中工作生活,对她的人生未必有益。

    只是她再大方,心里也未必真希望寇萱去沈淮当保姆。

    寇萱本来就是美人胚子,当年也因为她长得漂亮,再在英皇闹出那些事情来,这两年时间过去,出落得越发婷婷玉立。

    也许是在夜店成长、长时间接触三教九流的因素,寇萱年纪虽小,但眉眼间多了些许不该是她此时才有的风情,在她纯真的脸蛋上,越发的迷媚。

    从后视镜里看到陈丹模糊不清的笑,寇萱窝坐在后座上,有些颓丧的说道:“小黎过年就要准备高考了,将来要到外地去读书,我什么地方都去不了……”

    沈淮不接寇萱的话,他倒不是待寇萱生疏,对这么一个生性倔强、仿佛路边在逆风中孤独生长的白桦树,他对她有着亲切的好感们,希望她能跟小黎一样,有着自己精彩人生道路,甚至愿意亲自去引导一下己。

    只是他的身份特殊,就算不管陈丹的感受,宅里藏一个千娇百媚的少女,又不能完全不叫别人知道,别人会在背后怎么议论?

    就算真要找保姆,照料他的日常起居,他也得找个年长貌丑的……沈淮心想,当官也是有种种不好,不然就没有其他心思,这么一个娇颜玉容的少女放屋里,怎么都能叫人赏心悦目。

    ******************

    到渚园放寇萱跟小黎下来,沈淮与陈丹再开车返回老宅过两人世界。

    “你在嵛山也真需要人照顾,实在不行让寇萱跟你去嵛山也好。”陈丹站在停车棚旁,等沈淮停好车下来,跟他说道。

    “我才不自找罪受,”沈淮笑道,“这小姑娘比上回见到更漂亮了,差那么一点就要赶得上你了,我带她到嵛山去,是折磨自己的意志力吗?”

    “跟你说真的,不要胡说八道,”陈丹甜滋滋的打了沈淮一下,说道,“寇萱最近找小黎蛮勤的,可能有些心事。”

    “她有什么心事?”沈淮问道。

    “我也没有好问,”陈丹说道,“也可能是同龄人里找不到合适的人相处吧。你也知道,万紫千红那边的年轻女孩子是很多,但跟这些女孩子接触多了,对寇萱未必能好。不过,小黎马上就要高考了,学习很紧张,我又不能明说什么。”

    “这个我可不管,你不能随便把人往我那边塞;我意志力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坚定。”沈淮说道。

    “你意志力坚不坚定,又不关我什么事,那是别人头疼的事。你就是今天晚上住文山苑去,我也不说什么,”陈丹说道,“对了,我给成怡准备了几样礼物,你等会儿帮我看看,合不合适?”

    “挑重量最轻的就是,”沈淮将陈丹揽到怀里,说道,“我一个人走,就怕行李太重。”

    “你这次会在英国待多久?”陈丹问道,“我给你准备了一些换洗衣服,不知道够不够……”

    “梅钢二厂的日产量现在已经稳定在两千吨以上,这比我们预期要好,”沈淮说道,“相关的情况,都能通过戴维.艾伦反馈给西尤明斯,谈判的情况,应该不会那么艰难。就算再艰难,我也只请了半个月的假女。没有办法一次谈妥,后续的事情,有孙亚琳在,也不用我盯在那里。我要是陪我一起去英国,我倒会在英国多住一段时间。”

    “我才不跟着去坏你的好事呢。”陈丹笑道。

    “什么好事哦?”沈淮挠头,故作糊涂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