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四百五十六章 请君入瓮

第四百五十六章 请君入瓮

    谢棠孤零零的留在徐城,明天都未必能买到机票回京,为她所设的生rì宴又怎么能不沉闷?看着小姑谢佳惠闷闷不乐的吃了两口菜,就不再动筷子,谢芷后悔在飞机上没有踢那混球两脚。[

    席后,谢芷犹豫了很久,还是推门走进书房,将沈淮在飞机上跟她所说的那些话,告诉她父亲跟姑父宋炳生知道。

    “这浑球又想折腾什么事?”宋炳生拿手指头用力的敲着桌子,毫不掩饰他对沈淮的不满,即使不明白沈淮在飞机上跟谢芷说这番话的意图,他下意识的就认定沈淮是居心叵测,不会存什么好心思。

    谢海诚在沙发上抱胸而坐,没有说什么,只是心里的疑惑同样巨大:

    梅溪镇九五年引进外资近两亿美元,新增投资占东华地区的70%,随着省市更多资源往梅溪新区倾斜,梅溪在东华的地位将变得越发不可替代。

    沈淮在给调离梅溪之后,谭系当前在梅溪所做的一项工作,就是去梅钢化,削弱沈淮在梅溪的影响力。

    由于沈淮通过众信投资、渚江投资、鸿信投资、淮能集团等投融资平台,对梅钢、梅溪电厂、梅溪港码头等重点工程保持着绝对的控制力,使得谭启平即使拥有地方上一把手的权柄,也很难彻底的限制沈淮对梅溪的影响力,只能通过推进成立梅溪新区、引进外来资本、扩大梅溪产业规模等方式,来稀释沈淮对梅溪的影响力。

    而在梅溪产业链群里,控制上游能源供给以及物料进入的梅溪电厂、梅溪港码头至关重要。可以说,沈淮一旦放弃对梅溪电厂、梅溪港码头的控制权,他对梅溪的控制力就会迅速给削弱。

    这绝对是谭系官员愿意看到的局面。

    谢海诚也不否认,他对梅溪电厂、梅溪港码头早就有窥伺之心,也相信长青集团、省钢集团以及富士制铁,都在同样的想法,但他也没有想过会这么容易就能介入进去。

    梅溪电厂、梅溪港码头控制产业链群的上游是一个方面。

    另一个方面,电炉钢作为高耗能产业,梅溪的几大钢厂,跟梅溪电厂之间建立的电力直供模式,输备电设施投资少,并且没有地方电网从中分利。

    这意味着梅溪电厂将电直接售给企业,电价由协议约定,通常都要高于常规的火电上网电价;同时梅溪电厂临江建有专门的输煤码头,每年低成本的从渚江上游运入上百万吨甚至更多的煤炭资源,这意味着梅溪电厂的效益将比普通火电厂大得多。

    由于梅溪电厂近距离直接供电,企业从电厂购电,要比常规的工业电价低得多,输配电投资少,有利于能源成本占比高的企业入驻发展。

    海丰及长青集团接手合资钢厂35%的股份,算是正式涉足内地的钢铁产业,但不会止步于此。

    特别是在国内钢铁需求缺口这么大的情况之下,谢海诚也已经跟孙启善开始计划在梅溪联合投资建设大规模的电炉钢生产基地。

    他们这个计划的前提,还是要先解决能源供给及港口运输的问题,说到底,还是要通过种种手段,直接介入梅溪电厂、梅溪港码头的建设,避免最后给沈淮这浑球卡脖子。

    这也是两家合资企业接手下梅公路改造工程、在渚溪大道西端投资建写字楼的初衷。

    无论是从直接的投资收益,还是将来的产业发展,直接介入梅溪电厂及梅溪港码头的建设,都是谢海诚及一些人极度渴求的事情。

    只是,唯一的疑惑,也是最大的疑惑,桀骜不驯的沈淮什么时候这么不打就屈服过?

    谢海诚此时的感觉,就像他在参加拔河比赛,正卯足力气想拼了老命的把绳子拉过来,对手在这时候突然松了手……“是不是打电话问一下小姑?”宋鸿奇说道。[]

    谢海诚眼睛一亮:也对,与其他们在这里胡乱猜测沈淮的意图,还不如打电话给宋文慧问一下究竟。

    宋文慧虽然很多事情都偏帮沈淮,甚至都达到宠溺的程度,但还是顾全大局的,至少不会像沈淮那般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甚至不惜伤害宋系整体的势力。

    关闭

    梅溪电厂及梅溪港码头的建设,宋文慧兼任总经理的淮能集团,地位都至关重要。沈淮要在梅溪电厂及梅溪港码头的建设持开放性态度,其决策必然要跟宋文慧商量,必然要得到宋文慧的支持才可。

    谢海诚眼睛看向宋炳生,这个电话只能由宋炳生来打。

    宋炳生坐回到书桌后,拿起电话机,给在江宁过节的小妹宋文慧打电话过去。

    拜过年后,宋炳生就直接进入主题,询问淮能集团是不是也在梅溪电厂、梅溪港码头的注资问题上持开放态度。

    谢海诚、谢芷、宋鸿奇眼睛都看着宋炳生将电话。

    宋炳生放在话筒,说道:“文慧说,淮能的融资并不顺利,要开发嵛山水电资源,就很难同时兼顾梅溪电厂二期工程的建设。一旦拖延梅溪电厂二期工程的建设,东华市会对淮能施加压力,故而他们考虑在接下来的项目建设中,接受外部的注资,甚至考虑直接转让梅溪电厂50%的股份。当然,对方也要同意接受他们提出的溢价……”

    从宋文慧那里得到的可以说是肯定的答案,但犹不能完全释去谢海诚心里的疑惑。

    梅溪电厂,就是十月份就建成正式投入商业运营的一期工程,目前是由淮能跟梅钢共同持有,其运营模式十分清晰,主要发电量将直接向梅钢、合资钢厂以及将正在建设中、预计九六年年中将建成的淮联重工等重型企业直接供电,多余的电力则供给梅溪新区的地方电网,收益要比普通火电厂高得多,顶多三年就能收回投资成本。

    梅钢跟淮能甚至愿意将梅溪电厂一半的股权转让出来,实在叫别人很难再怀疑他们在梅溪电厂及梅溪港码头后续建设项目上所持的开放态度。

    但恰恰是如此,更叫人疑惑,谁会将嘴里的肥肉吐出来给别人吃。

    谢芷问道:“小姑父,宋姨有说他们提出的溢价有多高吗?”

    “50%的股权,作价两个亿。不过受政策限制,淮能要求对方要有国有股成份。”宋炳生说道。

    梅溪电厂前后建设期达一年半,已经成功商业运营三个月,总投资约一亿七千万,现在把一半股权作价两个亿转手,意味着淮能跟梅钢要一次性将前期投资全部收回去。

    不过,这个开价也不能算贵;要是淮能及梅钢愿意将这部分股权转给富士制铁,谢芷相信富士制铁不会有什么犹豫。

    梅钢及淮能提出接手方需要有国有股成份,难道是希望省钢也参与进来?

    “梅港码头也可以这么cāo作?”谢海诚问道。

    “这个我倒没有细问,应该是这样吧,”宋炳生说道,“要不我打电话给文慧再问一下。”

    “不用再打扰文慧了。”谢海诚不想显得太急切。

    谢芷看向父亲,要是沈淮愿意直接把梅溪电厂及梅溪港码头一半的股权让出来,就不用怎么担心他会在后续的工程建设里,给他们设陷阱,即使多一倍的溢价,也不是不能接受。

    唯一的疑惑,也是最大的疑惑,沈淮突然变得这么好说话,难道真是驯服了,难道真的想套出资金,去经营嵛山?

    *************************

    “你说这个饵抛出去,他们会不会吞下去?”

    宋鸿军二脚高跷,手里夹着雪茄烟,跟沈淮、陈兵在东华大酒店的房间里吞云吐雾,猜测着谢海诚在知道梅溪电厂、梅溪港码头建设将对外开放后的态度。

    “怎么可以说是饵呢,”沈淮不想他晚上睡觉的房间给薰得乌烟瘴气,站起来将窗户打开一条缝,让室外寒冷的空气流进来,说道,“我不过是把他们孜孜以求的东西关给他们,省得他们费力气去折腾,他们开始或许会有疑惑,但又有什么道理拒绝?”

    “梅溪电厂的年净利不会低于五千万,50%的股权作价两个亿,不能算高,即使压低电价,受益的也是下游用电企业。只要省钢、海丰及长青集团愿意扩大在梅溪的实体投资,我也想象不出,他们有什么道理拒绝,”陈兵说道,“除非他们一开始就没有接手合资钢厂的股权。”

    “他们千不该、万不该,就不该接手合资钢厂的股权,就不该趟梅溪的浑水,”宋鸿军笑着说是,“看看我现在,想脱身都不可能。”

    “你想脱身,可以啊,”沈淮说道,“你在梅钢就投入三千来万,而且还是港元,我跟孙亚琳商量商量,她接手不困难的;相信另找买家也不难……”

    “我就说说而已,你非要戳白我。”宋鸿军拿了根雪茄,朝沈淮砸过去。

    沈淮接过雪茄,很不习惯的用指甲直接扣去头拿火柴点上,说道:“长青集团在亚太地区的业务,长于资本运作,短于建设运营,与国内相对有实力的企业合作,接手新建项目,是他们最佳的投资选择。就算孙启善心存疑虑,我们也可以通过长青集团总部直接给他施加压力。再怎么说,这对他们都是一笔合算的交易,我又没有给他们设什么陷阱,他们心里再疑虑,总不能明着告诉别人说怕我吧?”

    “也是,这个瓮他们不入也得入,”宋鸿军哈哈一笑,说道,“他们这次真要退缩了,我们可以拿这事嘲笑他们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