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四百五十七章 梁荣俊俊的补充方案

第四百五十七章 梁荣俊俊的补充方案

    []谭启平是次日接到谢海诚的电话,得知沈淮在梅溪电厂、梅溪港码头二期项目上对外放开注资的消息,他同样疑惑不解

    从徐东高速东华段建设工地慰问建设工人回来,就知道这样的消息,谭启平坐在房里思不解

    淮能集团将接嵛山湖水库,重点开发嵛山的水电资源,这一系列事情在逻辑上是讲得清楚的,讲不清楚的是沈淮的态度

    在市钢问题上,沈淮是那么的强硬,恨不得把东华的天都踢翻掉;现在没有人给他压力,他却又如此驯服的,轻易就要把他经营多年的地盘放弃掉,叫人怎么能够想得通?

    苏恺闻推门进来,见房里满是烟雾,也不说什么,见谭启平抬头看过来,抬,跟他指了指表

    “哦,”谭启平惊醒过来似的,问道,“你们要走了?”

    “天黑得早,我让恺闻跟晶晶走早点,省得在路上急慌慌的开车,”谭启平的爱人走进来,抬头驱散眼前的浓烟,走过来将窗户开,让房里的烟雾散出去,抱怨道,“这烟都戒多少年了,怎么又抽起来了?”

    “你们几时回来?”谭启平将烟头捻灭在烟灰缸里,问苏恺闻

    “要没有什么事,我跟晶晶明天就回来”苏恺闻说道

    今年是他跟谭晶晶堕的第一年,照着老规矩,要带着一起回徐城过春节去,也是怕谭启平夫妇寂寞,苏恺闻跟谭晶晶拖到现在都没有走

    “不用这么着急,”谭启平说道,“要是梅溪那边没有什么事情,你们在徐城多玩两天,一年到头也难得休息的”

    经过近两个月的混乱,梅溪的局面暂时看上去平静了一些,但作为梅溪镇的一把,作为梅溪新区的推动者,苏恺闻也不敢离开梅溪太久,更何况,沈淮又抛出这么一个叫人摸不着头脑的东西出来

    苏恺闻相信省钢及富士制铁方面,在得知这消息后,这个除夕夜怕也没有办法安宁下来

    他们这些时间来,孜孜以求的,就是要尽可能的削弱沈淮在梅溪的影响力,甚至考虑过,沈淮可能用尽段顽抗现在,沈淮突然缴械,放弃防守,开自己的阵地任对进入,怎能叫人坦然接受?

    照沈淮抛出来的方案,富士制铁、省钢、海丰及长青集团联介入梅溪电厂及梅溪港码头,完全看不出有什么对他们不利的地方

    即使沈淮真在整个方案里设下什么毒丸、陷阱,不要说富士制铁跟长青集团了,就是省钢集团也有绝对的实力,将沈淮设下的陷阱践踏得面目全非

    省钢集团在接市钢的炼钢业务之后,产能规模就是梅钢的四倍还多

    而且省钢所拥护的产业链群包括煤铁矿山、发电以及下游的铸造及其他钢铁深加工,产业纵深要比梅钢完善、密集得多,在兼并市钢后,其产值目标是要往亿规模迈进,职工总数以及技术力量的储备,更是数倍于梅钢,其在省里以及国内钢铁行业里的地位,远非此时的梅钢所能撼动

    就算沈淮有什么针对省钢的不可告人的阴谋,省里又怎么可能容忍叫沈淮得?

    苏恺闻的态度是,不管沈淮有什么后招,接下就是

    他到梅溪镇工作这么久,也认识到,想到从根本上铲除沈淮在梅溪、在唐闸区的影响力,是不现实的

    除了外部的支持外,沈淮一开始走的就是与地方势力深度结合的道路

    鹏悦跟周家在东华的影响力跟渗透力自不用说,褚宜良、朱立、杨海鹏等人在地方上都有着极深的影响力,只要这些人支持沈淮,沈淮对梅溪的影响力,就是简简单单拉拢一两个袁宏军所能解决的

    其实从努力推动梅溪新区的建设,不叫梅钢系的官员插,一条行之有效、而且不会杀敌一千、自残八的策略脉络就明晰起来,就是要引入更多跟梅钢不对付的资本势力进来,稀释沈淮及梅钢的影响力

    不管沈淮的是什么主意,省钢联合富士制铁、海丰及长青集团,介入梅溪电厂及梅溪港码头的建设,甚至平分股权,可以说将一次把沈淮对梅溪的影响力以及实际的控制力进行最大的稀释

    只要把对梅溪的实际控制权掌握在里,管沈淮接下来想玩什么花招?

    而且省钢联合富士制铁、海丰及长青集团介入梅溪电厂及梅溪港码头的建设,将直接为梅溪引入数亿外来资金——苏恺闻一是要争这个政绩,再者这笔资金的注入,也能弥补沈淮离开之后梅溪地区可能产生的招商引资成绩的急剧下滑

    “你觉得这个沈蛮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得知消息后,范智将刚好回徐城的梁荣俊找到家里来,讨论最新出现的情况

    “目前看不出对省钢有什么不利的地方,”梁俊荣说道,“富士制铁从一开始就想插梅溪电厂、梅溪港码头的建设,只是一直都梅钢阻拦在门外;海丰及长青集团接合资钢厂35的股权,又接下梅公路改造工程,想来也不会简单的只是想在梅溪做几笔股权投资我们的资金给省里抽得紧,无力进行大规模的产业结构调整现在的情况是,海丰及长青集团不缺资金,但缺乏建设及实际运营的能力,同时跟富士制铁一样,在进入能源及港口投资领域,还存在政策性的限制省钢呢,有建设及实际运营的能力,在政策上也完全没有什么限制,但就是缺乏介入的资本……”

    “是啊,我们跟富士制铁、海丰及长青集团联起来介入梅溪港码头、梅溪电厂的建设,实在是太完美了,这个方案简单就像是给我们量身定制的一般,”范智笑道,“要不是我从来都不相信天下会有免费的午餐,我都要相信这个沈蛮是个一心为人、绝不为己的大好人了”

    “我在想,如果我们再进一步,在介入梅溪电厂及梅溪港码头建设的同时,在梅溪再启动一个一万吨的电炉钢项目——我们出人,与富士制铁共同出技术,由富士制铁与长青集团出主要的建设资金,你觉得可行性如何?”梁荣俊问道

    范智闭眼思考

    梅钢二厂六十万吨电炉钢项目,承接英国淘汰下来的二设备,耗资六个亿,实际的投资并没有减少多少,关键还在于建设周期短,整个项目建设仅一年就成功投产,不能不说是钢铁行业一个不小的建设奇迹

    现在他们要在梅溪新建一个一万吨级的电炉钢项目,建设资金大概也只需要十二亿的样现在要介入梅溪电厂及梅溪码头二期工程建设,加上新投资建设一个电炉钢项目,总体需要十七八亿的资金

    省钢在人力及技术储备上,不存在什么问题,但没有这么庞大的资金实力,唯有联富士制铁、长青集团,才能解决资金问题的可能

    想到这里,范智轻叹一口气,说道:“还以为这个春节能消停、消停,看来还是停不下来啊,”又跟梁荣俊说道,“你年后回东华,先跟山崎信夫接触一下先看富士制铁方面是什么态度,然后我再去找赵省长谈这事”

    “我今天就回东华”梁荣俊说道

    “这大过年的,你都不留在徐城,你不怕你那口逮到我就骂?”范智笑问道

    “不为这事,我也没有办法在徐城安心过年,”梁荣俊说道,“不管沈淮在什么主意,这件事真要能成,对我们调整省钢的产业结构,是大有裨益的,也可以说是我们调整省钢产业结构最好的一次机会,我们不能因为有疑虑就束缚自己的脚”

    范智点点头,说道:“也是,只要我们在做对的事情,倒也不怕别人能动什么脚、能设什么圈套这样吧,你回东华去,我直接去找赵省长就算富士制铁方面有疑虑,我们也要想办法把这事做成……”

    范智这些年一直都想对省钢现有的产业结构进行大的调整,甚至想直接将省钢的主要炼钢线整体搬迁到渚江边,以应对西岭铁矿资源给不足、运输成本持续增涨的困境,但整个搬迁计划需要二十亿甚至更高的资金,不是省钢眼下有能力所解决

    退一步来说,即使不能实现整体搬迁,现在有机会在梅溪新建一座万吨级的新兴电炉钢项目,在继续增强省钢实力的同时,也能最大程度的改善省钢现有的产业结构,也将叫省钢更轻松的跨过亿产值这个目标

    省钢的融资能力,甚至都比不上投融资渠道更多样的梅钢,想独力去建设一万吨级的电炉钢项目,实在是有些困难,但是能联富士制铁及长青集团这样有资本实力的海外集团,则是另外一说

    而同时,富士制铁一直都想扩大其海外的产业规模,这个不用说,范智也相信海丰及长青集团不会拒绝扩大对钢铁产业的投资

    特别是梅溪港码头及梅溪电厂的二期工程建成之后,将为梅溪每年新增加四到五万吨的吞吐量及十二到十五亿度的电力应,这必然也需要有相对应的工业规模进行承接

    一个万吨级的电炉钢项目,跟梅溪港码头及梅溪电厂二期工程捆绑起来,诱惑力显然要更大一些而国内钢铁市场当前的需求缺口来说,容纳这个项目也完全没有问题

    而从另一个层次来说,梅钢在梅溪镇的炼钢产能只有八十万吨,他们直接上一个在产能上压过梅钢的电炉钢项目,无论是从产业链的上游还是下游,都能彻底压制梅钢,将梅钢在整个方案里运脚的可能性降到最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