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四百七十章 风声

第四百七十章 风声

    省钢联合长青集团、富士制铁在梅溪镇上马一百万吨级电炉钢项目,投资规模巨大,到三月中旬各方还处在可行性研究及磋商阶段,进展快不了,但就参股梅溪港码头、梅溪电厂一事,各方先形成一致意见。[~]

    三月十六日,沈淮到市里参加市委党校组织的一个处级干部培训班,就在同一天,省钢、富士制铁与海丰及长青集团的合资公司,最先达成一致意见,共同出资一亿两千元万,从鹏悦、渚江建设、众信投资三家手里,共收购梅溪港务公司半数股权。

    众信、渚江建设、鹏悦撤出后,就由梅钢、淮能联手,与省钢等集团平分梅溪港码头的控制权;这样也是保证梅溪港务公司里的国有股权比例保持在50%以上,不跟国内的经济政策起冲突。

    由于梅溪港码头二期工程已经动工建设,此前也筹集到近一亿的建设资金。省钢等四家公司,除了出资一亿两千万元人民币收购梅溪港务公司半数股权外,还额外由跟富士制铁关系密切的安田银行提供约一千万美元的日元贷款,以保证梅溪港码头二期工程建设拥有充足的建设资金。

    梅溪电厂的股权转让,大体谈妥,但就梅溪电厂二期工程的具体实施问题,还有诸多细节大家需要坐下来磋商,最后的协议签署还要拖上一段时间。

    省钢他们倘若决定在梅溪镇再建设大型电炉钢项目,能够给钢厂直供电力的梅溪电厂二期工程自然也是要同期建成投入商业运营最为有利;不然就要详细研究梅溪未来产业发展的前景,才能确认电厂二期工程何时上马最符合投资方的利益——倘若说电厂建成了,发的电卖不出去,那就有些得不偿失了。

    十六日,肖浩民也随沈淮到市里来,沈淮让他先去梅溪镇,跟梅钢负责财务、人事的钱文惠接触,他直接去党校报到。

    到黄昏时,沈淮打电话给陈桐,让陈桐开车到党校接他去梅溪镇。

    杨海鹏中途打电话过来,沈淮让陈桐将车开到梅溪大桥工地北边的河堤下停下来,让杨海鹏到梅溪河西河堤这边跟他汇合。[~]

    由海丰及长青集团的合资公司接手后,下梅公路改造工程年后复工也有一个多月了。

    沈淮走上河堤,看着梅溪大桥的建设工地,桥桩水下浇筑部分已经完成,接下来的建桥速度会有所提高,但整个改拓工程能不能在八月之前竣工通车,仍然是个未知数。

    “你去年八月离开梅溪镇,苏恺闻八月接替你担任党委书记,都有七个月了,就这件破事苏恺闻都没有办好,”杨海鹏费力的爬上河堤,这一段泥路不好走,他深一脚浅一脚的溜上来,喘着气说道,“现在好些人都开始怀念你在梅溪的好辰光了。”

    “市钢危机牵涉很大,很多事情给耽搁下来,也是正常,”沈淮笑着说道,又伸手拍了拍杨海鹏鼓起来的肚子,说道,“我说你是不是能控制一下体重了,走一两百米,爬个河堤就喘成这样,这晚上能让嫂子满意吗?”

    杨海鹏心宽体胖,身子就跟催过肥似的胖了起来,幸亏他个子高大,才没有显得臃肿——他搂着凸出来的肚子,不好意思的说道:“这半年长了有三十斤肉,这说到底还是怨你啊——本来都适应了你的节奏,你这一慢下来,我跟周知白他们整天吃吃喝喝,没有什么消耗,除了长肉还能干嘛?”

    “你这都能赖我头上,那我也没有地方申冤去了。”沈淮笑道,虽然很多事情表面上缓了下来,但杨海鹏、周知白他们实际上没有歇下来。

    虽然东华市的钢铁产业很早就形成一定的基础,但之前原材料及钢材贸易、运输以及下游的钢铁深加工等配套产业,都是围绕市钢而组织,水平低不说,还长期受万虎贸易以及市钢的诸多三产公司所把持、牵制,发展有些畸形,没有形成真正的产业集群。

    随着梅钢的发展,外围的配套产业也得到一定程度纠正跟发展,但还不能完全适应东华钢铁产业产能爆发式的增长——赵东、赵治、潘成等人,抓梅钢的建设跟运营,周知白、杨海鹏他们都在努力完成外围物流、贸易等配套产业的建设,都有着明确的分工。[~]

    这么短的时间里,要补的课很多,实际上也没有办法闲下来。

    可能是人的心态有彻底的转变,杨海鹏从早年为生存挣扎的焦虑状态下摆脱出来,眼下则专注于个人事业的奋斗,每天工作的时间虽然不会减多少,但心态完全不同。

    “我现在喝白开水都长肉,大家都笑朱立身上瘦下去的肉,都长我身上来了,”杨海鹏自嘲道,“不过朱立以前是个黑胖子,就是我有两百斤,也是白胖子——我怎么也不会降到他那个档次去。”

    “这话可是你说的,我今晚就告诉朱立,看他会不会把你灌翻了。”陈桐说道。

    “你小子没事就知道调拨离间,”杨海鹏伸手卡住陈桐的脖子,作势要把他推下河堤去,“还有就是卖假酒来害我们。”

    “假酒?什么假酒?”沈淮问道,他知道陈桐在经营烟酒专卖,把文山商场的烟酒柜也承包下来,但他相信陈桐即使搞花头,也不会搞到杨海鹏他们头上去。

    “你都不知道啊,”杨海鹏说道,“陈桐盘下一座小酒厂,高价从茅台酒厂请了两个能兑酒的老师傅来,想偷人家的艺,还偏偏拿我们给他当试验品——这小子比我们能折腾。”

    陈丹生性好静,心思就放在尚溪园的经营上;陈桐却是个能折腾的主,虽然赚的钱远不如看上去没有波澜的尚溪园多,短短一两年倒是涉及了好几个行当——沈淮跟陈丹对他都是任之由之的态度,没想到他近期又折腾酒厂去了。

    “晚上拿来给我尝尝,”沈淮笑道,“只要不是拿工业酒精兑出来的就成。”

    “现在我也是有身家的人,怎么会去干那些收不了尾的事?”陈桐说道,“反正也是小打小闹,不多折腾几回,也不知道自己到底适合干哪行。”

    这边正说着话,梅溪河对岸的河堤爬上来一群人。

    梅溪河这边两岸相距也就三百米的样子,暮色还浅,沈淮一眼认出人群里穿宝蓝色套裙的女人是谢芷,其他则是谭启平、谢海诚、孙启义、刘伟立、周岐宝、山崎信夫等人,想必他们在跟众信、鹏悦、渚江投资签署购股协议之后,有闲暇时间参观梅溪镇的建设情况。

    陈桐对沈淮及梅钢系众人当下受市里压制的局面犹是不忿,说道:“梅溪新区都没个影子呢,他们倒有脸在梅溪镇转。好像梅溪镇现在的格局,是他们搞出来似的,真他娘的不要脸。”

    “那个瘦高个就是梁荣俊,”杨海鹏怕沈淮认不出梁荣俊,特地指给他看,“梁荣俊前段时间把市里的经销商、贸易商都找过去,态度还是诚恳开放的,也推动市里将那些给他剥离出去三产公司改制私营化,以加强市钢的外围配套能力,是个很有想法的人——市钢里也慢慢认同梁荣俊是个有能力的人——梅溪再建一座一百万吨电炉钢项目,我估计可能就是出自梁荣俊的手笔。他真是不简单呢。”

    “你跟赵东、潘成他们几个,都是从市钢出来的;省钢的规模以及在技术及管理力量上的积累,都要强过市钢,有一两个梁荣俊这样的人物,有什么好奇怪的?”沈淮笑道,“其实上,现在地方上很多国有企业,经营都有些困难,但要说体系内进行务实型人才的挖掘,国企出人才的比例,还是要远远高过机关。其他不说,说之前地方上培养出来的那么多大学生,最大比例的去了哪里?”

    杨海鹏笑道:“进了机关,整天就琢磨着人斗人,琢磨人的水平高了,琢磨事的能力就要下降。”

    “这个只是一个方面,”沈淮说道“主要的,过去这些年,进机关的理工科类毕业生相比较要低很多,而要说到对工业化社会运行结构的了解,理工科显然要比文科类要有优势。换句时髦的话,就是我们这个国家要建设好,还是需要有更多理性思维的人才。”

    看着河对岸的众人都看着这边,沈淮与杨海鹏一边说着话,一边下河堤去,不理会谭启平他们。

    ********************

    谢芷不知道沈淮到市里来参加党校培训的事,看着沈淮下河堤去,对沈淮突然出现在梅溪大桥的工地边,既疑且惊,看向左手边的苏恺闻。

    苏恺闻倒是知道沈淮参加处级培训班学习的事,他本来也在名单之列,就是因为要避开跟沈淮碰面,他特意跟党校那边打过招呼,他移到后一批人员里去了。

    苏恺闻将处级培训班的事跟谢芷略加解释,站在旁边的谢海诚、孙启义等人都默不作声,对梅溪大桥建造工地的参观,陡然没有索然无趣、叫人难以忍受起来。

    谭启平也不吭声,就看着沈淮在对岸走下河堤去,再转过头,看向刘伟立,眼睛里询问他们是不是就此下河堤去。

    刘伟立知道谭启平的心思,当即就引导大家往河堤下走,离开工地。

    虽然市钢危机是直接影响的因素,但苏恺闻接掌梅溪之后,没有大的突破也是事实。

    虽然梅溪镇的经济半年多来继续保持着崛起的势头,特别梅溪电厂的商业运营及梅钢二厂的投产,叫梅溪的财税收入继续呈喷发式的增涨,但这些都是沈淮开拓出来的格局——他们此时率众参观梅溪镇,偏偏叫沈淮撞见,心里有着小偷在宅子里给揪住的难堪。

    就梅钢这两个月的完税情况来看,梅钢二月的钢产量摸高到近八万吨,甚至比梅钢对外公布的设计产能,还要高过一两成,月完税额将近两千万,也就意味着,仅梅钢一厂、二厂两个炼钢厂就能为梅溪贡献近两亿的财税。

    据梁荣俊介绍,今年的钢材市场需求依旧十分紧张,省钢螺纹钢等产品的吨钢利润也摸到两百多,梅钢的吨钢利润水平要比省钢明显高出一截,梅钢除完税外,每个月的净利润很可能要达到四千万甚至更高……

    这是梁荣俊根据近两个月的财税及钢铁市场状况分析出来告诉他们的数据——眼下看上去,梅钢与淮能是要收缩对梅溪镇的控制,但知道梅钢现在有这么高的现金净流入,刘伟立心头的阴影,就怎么都揭不去;他相信,谭启平虽然没有说出来,心里一定也有着这样的困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