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四百七十二章 差距

第四百七十二章 差距

    “我这边有一份刚从美国得来的材料,你看看。[~]”孙亚琳从包里拿出几页文件纸,塞到沈淮面前。

    沈淮接过来,见传真件上密密麻麻所列的都是企业名单,问孙亚琳:“这是什么?”

    “这个是美国财富杂志计划今年排出的全球500强企业名单,”孙亚琳说道,“让你看看小日本为什么这两年会特别的趾高气扬。”

    听孙亚琳这么一说,其他人都有了兴趣;肖浩民就坐沈淮的身边,也凑头过去看——他虽然好些年不怎么接触外文,但还有个底子在,只是名单前四位的企业名,他完全看不懂,问道:“这几家是什么企业,英文名好怪……”

    “MITSUBISHI是三菱商事,MITSUI是三井物产,ITOCHU是伊藤忠商事,SUMITOMO是住友商事,这四家都是日本综合商社型的大财团,”肖浩民这些年来都窝在嵛山,信息封闭,对世界经济及超级企业没有什么关注,不识得日系企业的英文名黎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沈淮耐心的跟他略作解释,但他简略浏览过前两页传真件,感慨道,“这么看来,全球最大的10家公司,日本就占了6家,也难道日本人会趾高气昂啊。”

    传真件有二三十页,沈淮在开头两页没找到安田商事,他直接问孙亚琳:“安田财团排多少位……”

    “在这边,”孙亚琳倒是提前做过功课,将传真件往后翻了两页,直接指给沈淮看安田商事的排名。

    “安田九五年的总营业收入有六百个亿啊,都抵得上淮海全省的工商业总产值了,”沈淮倒吸一口凉气,感慨道,“我们落后人家,还真是有点远啊。”

    围桌而坐的众人,都知道沈淮所说的六百亿是美元,不是人民币,想到淮海省全年的工业商总产值甚至都比不上一家日本企业,想想也真是够沮丧的。

    沈淮将材料丢给坐在他对面的周知白,笑道:“有压力了吧。[]”

    周知白苦笑道:“你还真是会打击人心啊,这材料我可以拒绝不看吗?”

    伴随梅钢的崛起,鹏悦、渚江建设、鹏海贸易等等,九五年业绩都得到大幅度的提升——鹏悦的炉料贸易从之前的每月几百、几千吨,上升到现在每个月的四万吨,几乎每时每刻都在进步,每隔一段时间都有一个大的飞越。

    周知白预计鹏悦今年的炉料贸易总额能做到八个亿,鹏悦集团也将跨入营收过十亿的大企业之列;而且鹏悦除了贸易、酒店等传统业务,参股渚江投资外,还开始涉及远洋航运——如果不是看到所谓世界500强企业名单的话,鹏悦有今天这样的成绩足以鼓舞人心,足以叫人自傲。

    周知白实在不想去看世界五百强的名单去找不痛快,绝对的差距不是说有雄心就能马上弥补。

    “盲目攀比是不对的,”杨海鹏心态好,笑嘻嘻的把传真件拿过来,问孙亚琳,“国内有没有哪家企业进五百强啊?对了,还有长青集团呢,有没有进五百强啊?”

    “有,中国粮油进出口总公司,去年营入大约有一百亿美元刚过一点,勉强挤了进去,大概排四百八十几位,”孙亚琳说道,“长青集团去年的总营收才五十亿美元,离上榜还远着呢。要是没有业务转型的决心,长青集团这辈子都不要想进入五百强的行列里去。”

    听了孙亚琳一个“才”字,肖浩民差点把腰给闪了。

    肖浩民除了读书期间外,人生大部分时间都生活在嵛山,在他看来,不要说五百强了,就是年营收达四百多亿人民币的长青集团也是遥不可及的。

    九五年嵛山县工农业总产值也就三十亿,一家企业的经济规模,就抵得上十五六个嵛山县,这样的企业,不管怎么说,在肖浩民看来都是需要仰视的。

    梅钢今年的产值能做到多少,二十亿还是三十亿?梅溪镇的工业产值近两年内能不能突破一百亿?

    在肖浩民看来,梅溪镇工业总产值要是能在一两年突破一百亿,都可以说是东华有史以来叫人难以置信的一个奇迹了——他可不敢指望更多。[

    但是,要以全国范围来衡量,拥有十二亿人口的泱泱大国,竟然只有一家企业进入世界五百名之列,而且还是排名最末十几位——这叫肖浩民又有些难以接受。

    中国真就这么差吗,这么落后吗?

    国内的民营企业绝大多数都很弱小,那个不用说,那些个大型国有企业呢?

    像淮能集团的母公司东南电力建设,员工十几万人,甚至职工总数更大的那些个中央部委企业,看上去那样的高不可攀,竟然也没有实力进入世界五百强之列吗?

    “都是外文,我在市钢多少还能接到一些外文资料,这几年又都丢了干净。”杨海鹏翻了几页材料,全英文的资料,叫他看得头大,又把传真件还给沈淮。

    “你有英文底子,跟周知白到英国多跑两趟,补回来也快,”沈淮将传真件接过来,又随意翻了几页,才把材料让孙亚琳收起来,笑着说道,“其实,我们也不用太沮丧,日本的这几家财团,都是综合性的商社,看上去庞然无匹,实际上也是把好些个超大型企业扭合一起,才形成这样的庞大规模。现在国内其实也在考虑,要不要学习日韩的模式,组建综合商社模式的央企。真要这么去做,像电力部把下辖的主要电力资产扭合起来,形成一两家超大型企业,在资产规模上挤进世界五百强,还是不成问题的。倘若我们把像庞然大物的日系财团肢解开来去分析、有针对性的去寻找我们应该盯住的目标,年产一千六百万吨钢的富士制铁,即使实力要远强于梅钢,但也没有像想象中那么遥不可及。当然了,我们接下来的目标,还是先要把省钢骑在跨下……”

    “也是,想太多容易沮丧,梅钢下一步的目标,就是要把省钢压在跨下挣扎,”杨海鹏现在心宽体胖,接过沈淮的话,笑了起来说道,“想到这个目标能够实现,就已经很鼓舞人心。”

    “梅钢下一步的目标,就是直接超过省钢?”肖浩民诧异的问,“沈县长说是要近期就会离开嵛山,原来只是离开嵛山,而不离开东华啊……”

    “会不会离开东华,现在还不确定,”沈淮摇头说道,“也有可能一些人并不想我留在东华,那我也只能离开东华了。”

    听沈淮的话像是打哑谜,肖浩民心里百般疑惑,却又不便追问——他知道,他现在所听到的,可以说是梅钢系最核心的机密了,要不是他之前下定决心,愿意放弃东嵛镇镇长的职务,到县里担任政府办主任,他都没有跟梅钢系众人同席的机会。

    只是肖浩民心里暗暗琢磨,梅钢下一步要怎么才能把省钢压在身下?

    省钢兼组市钢后,又提出要跟长青集团、富士制铁联合建大型电炉钢项目,产值将有可能直接跨过百亿这道槛。

    梅钢要怎样才能超越省钢?

    沈淮没有详细解释肖浩民心里的疑惑,侧头问孙亚琳:“胡舒卫带着专家组到冀河县把相关材料都确认了一遍。就算不考虑背后的推动力,从国家能源布局来说,晋煤东出南线工程或早或晚都会启动的。淮能现在就在冀河投资建煤炭转输码头,是合适的。我要留在党校上培训班,跟冀河县签框架协议,需要更多重量级人物去撑场面,你是不是陪小姑以及胡舒卫他们走一趟?”

    沈淮现在也没有十足的把握他就能继续留在东华,但形势已经如此,有些步子一定要接着走下去。

    “我才回梅溪都没有歇一口气呢,”孙亚琳皱着眉头说道,“在冀河那边建煤炭转输码头,也是由淮能来主导,我过去是当陪衬,算哪门子重量级人物啊?”

    “你还是去一趟吧,我们怎么也要先把北上的大架式摆出来啊,不然唬不了人,”

    沈淮说到这里,又忍不住手撑住桌子边缘,跟周知白、褚宜良他们说道:

    “这开弓就没有回头箭了,要是真不能留在东华,那冀河就要成为我们的主战场了。知白、海鹏、老朱、老禇,你们这次也都过去,跟冀河方面的人多接触接触。就算我们能如愿,冀河那边还是有一些优势资源可以投资、可以合作。你们的眼界要更放开一些,即使将来相当长一段时间,重心要放在东华,但不是说我们就不能尝试着先走出去。宋鸿军那边我也会打电话盯他。”

    禇宜良、朱立、周知白他们都点头答应,这次一起到冀河走一趟。

    沈淮看了看手表,见时间已经是很晚,说道:“那今天就这样吧,我等会儿还要跟纪成熙再通过电话。”

    沈淮都这么说,大家都起身离席,离开尚溪园;沈淮到陈丹的办公室里,给纪成熙打电话,告诉他这边到冀河县参加经贸洽谈的具体人员安排。

    淮能集团未来业务发展的重心就是以火力发电为主的能源市场,产业链往上游延伸,自然涉及到煤炭的开发、贸易及运输环节——只是有限的资金,怎么去平衡使用的问题。

    沈淮回国后从燕京南下,半道给纪成熙截住,在冀河县就晋煤东出南线工程以及冀河县自身临港工业发展的问题,谈了好几天。

    从冀河县离开,沈淮就直接到江宁,找小姑宋文慧、找东电的高层,谈在冀河县投资建燃煤转输码头的事情。

    淮能集团暂时还很弱小,业务上受东电的直接指导,独立力不强——不过在宋文慧的推动,东电也是没有耽搁,直接派人到冀河接触、考察,计划由淮能联合众信投资、渚江投资、鸿基投资等机构,在冀河出资建设煤炭堆场以及两座万吨级海港码头。

    在相关工程建设完成后,将通过公路运输与海港转运相接合的模式,为淮能集团旗下的电厂每年提供四百万吨的燃煤,也将成为未来晋煤东出南线工程的组成部分。

    整个投资,包括收购冀河省火电厂在内,计划耗资三亿人民币。

    在跟冀河县正式签署框架协议之后,相关消息就会对外公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