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四百八十六章 有眼不识泰山

第四百八十六章 有眼不识泰山

    徐建中的父亲徐福林端着酒杯走进包厢里来,满屋子的人都站起来,唯独沈淮安如泰山的坐在那里。/\/\/\/\

    只是开始大家的注意力都放在徐福林的身上,没有注意到沈淮还坐着,待到徐福林脸上的笑僵在那里,大家才注意到异常,回过头来赫然看到沈淮竟稳如泰山的坐在那里,额外的刺眼。

    大家心里都想:这小子是不是傻了,自己都说要调到霞浦县政府工作,不管认不认得徐建中的父亲,陈燕那一声既惊且喜的“徐县长”,就没有叫他开点窍?

    “唉哟,”陈燕眼睛瞥着沈淮,讥笑道,“小沈你的架子真大呢,还是说屁股上沾了胶水,徐县长过来给我们敬酒,你都不站一站啊?”

    徐福林笑僵在脸上,陈燕只当是沈淮这样子叫他不高兴。

    她刚才多少有些摸不透这小子的底,还生怕他调到县政府里会有个一官半职,那她这个综合处的副主任就未必好使唤了。

    这时候见这小子这么不开眼,在徐福林面前都拿捏姿态来,屁股抬都不抬,心里乐开了花。

    陈燕知道徐福林是个笑脸虎,谁要得罪了他,他能把人往死里整,斜眼带笑的看着坐在那里的沈淮,心里猜测着这小子以后会给徐福林整多惨。

    徐建中见他爸脸色变了,他多少也有些挂不住,有些恼火的说道:“小沈,这是爸爸,也是你们县政府分管政府办工作的副县长……”

    沈淮眼睛盯着胖头大耳、已经喝得满脸红光的徐福林,笑道:“徐副县长啊,你走进来这半天不说话,是不是没有想到我会在这里蹭你家的酒喝啊?”

    “真是沈书记你啊,”徐福林拍着脑门子,大声说道,“你说我这眼神,还在想,天下怎么可能就有人跟沈书记你长得一模一样呢?小庙难请大菩萨,您要是不开口说话,我都不敢认你。1778go.com哦,对、对、对,我听说你跟政研室熊主任是朋友,跟小熊一起过来吃饭……”眼神转移一旁的熊黛妮身上,突然又悟到有些话他不能说太多、说太透。

    “只是巧合。我傍晚时从县中出来,刚好遇到小熊跟她们一群同学在这里聚会。还是徐总热情,见我跟小熊认识,非要拉我一起上来吃饭。”沈淮不想徐福林把他跟熊黛妮之间的关系看得暧昧不清,直接把来龙去脉说清楚。

    传闻是是非非,谁能辩得清楚?也许是无风不起浪,也许是有人故意栽赃,但想到去年市里所发生的种种骇人听闻的故事,徐福林也晓得有些话题不是他能去模糊不清随口乱提的。

    徐福林自知失言,当即不多说话,疾步走上前,肥硕笨拙的身子贴着桌子边缘,努力的伸过手,要跟沈淮握手:“沈书记你大驾光临,叫这破酒楼子篷筚生辉啊。”

    满屋子的人这时候都跟给中了定身术的,傻愣在那里,半天没有反应,只是满脸惊诧的盯着沈淮:

    这小子到底是谁,竟然叫徐建中的老子都要对他点头哈腰。

    沈淮不顾别人什么眼神看他,欠起身子,将要站起来,又坐下来,眼睛瞅着徐福林手里的酒杯,说道:“徐副县长,你端着酒杯子是想害我啊?”

    徐福林好歹也是副县长,他之前跟沈淮打过照面,也听说过沈淮的作风,知道这样的强势人物不是他所能比,但是他热情洋溢的过来要跟沈淮握一下手,没有想到沈淮竟然连站都不肯站一下。

    徐福林当下脸上有些挂不住,但是不敢流露出来,只是僵笑着站在那里,尴尬的把手收回来。

    “徐总刚才说了,霞浦县喝酒有个规矩,徐副县长你端着酒杯,我要是站起来,就得把我跟前这杯酒干掉——刚才让徐总说得我差点下不了台,徐副县长,你这酒杯不放下来,我可不敢站起来跟你握手——”沈淮才不管徐福林的脸僵还是不僵,笑着说话,好像真是怕坏了霞浦县的喝酒规矩似的。

    徐福林自然晓得自己儿子是什么脾气,说轻点骨子里就是恨不得天下都绕着他转,听沈淮这么说,猜到他们刚才喝酒闹了些不愉快,就算沈淮借题发挥,叫他下不了台,他也不敢有什么怨言。

    徐福林转回头冲着儿子就厉声训斥:“什么破规矩,你哪学来这些破毛病,跟沈书记没大没小的?你快给沈书记道歉。”

    徐建中这时候自然也猜到沈淮是谁,浑身上下仿佛给一盆冰水打头顶淋下来,

    这几天县里稍有小道消息来源,哪个不在聊沈老虎、沈蛮子?

    徐建中万万没有料到眼前这人就是沈蛮子,沈淮就是他今天的座上客而不自知,偏偏刚才还忌恨他与熊黛妮亲昵而百般挤兑。

    虽然没有直接恶言相待,但徐建中也清楚自己有些话是说得有些过了。这时候他不再觉得他老子会是他坚强的后盾,怕叫沈蛮子怀恨在心,当下垮着脸走到前面来,苦涩的挤出笑容来,道歉道:“我有眼不识泰山,沈书记你就当我不懂事,我跟沈书记您道歉。”

    沈淮抬头看着徐建中,看了他有三五秒钟,才笑道:“喊沈书记生分了,你还是喊我小沈得了;再说我明天才到县里报到,我现在还不能算霞浦县委副书记。”

    这三五秒钟,徐建中如叫给毒蛇盯上一般,心里透着寒意;现在借两个胆子给他,他也不敢直呼沈淮“小沈”。

    只是相比较徐建中的心虚,面如死灰的陈燕,站在一旁都快要打颤了。

    市委组织部任命沈淮担任霞浦县委副书记、提名副县长的消息,在县政府里已经传开来。陈燕再没有见识,也知道沈淮的这个副县长,含金量绝非徐建中他老子徐福林能比的。

    现在吃后悔药也迟了,陈燕心里将徐建中恨死:要不是配合徐建中踩人,她能在新县委副书记上任前一天就把人得罪干净?

    徐建中今天倒没有说太多难听的话,她却跟个小丑似的跳了半天——她可怜巴巴的看着沈淮,想上前道歉,又心虚得恨不能叫沈淮打这一刻将她彻底遗忘,或许地上有条缝钻进去也成。

    沈淮没有看面如死灰的陈燕,但念及在座的大多数人都是熊黛妮的同学,也无意耍什么威风,把场面搞得太难看,招呼要大家都坐下来,笑着说道:“徐副县长给大家敬酒来了,大家都干站在那里有些不像话了;都坐下来喝酒,”又跟徐福林笑道,“徐副县长要不也在这边添张椅子?”

    “葛县长在楼上。”徐福林尴尬的笑道。

    沈淮点点头,说道:“市里安排我明天才正式到县里报到,今天我也是闲来无事,才到城关镇随处走走看看,才无意跟你儿子徐总他们碰上。我不想叫葛县长误会我是过来搞突袭,我就不上去跟葛县长打招呼了。”

    徐福林并不清楚沈淮跟葛永秋之间有什么恩怨,见沈淮不愿意上楼跟葛永秋打招呼,也没有觉得有什么奇怪的。

    在听到沈淮将到霞浦县担任县委副书记的消息后,徐福林跟其他大多数的县里官员一样,都猜测沈淮是来接葛永秋班子的;所谓“王不见王”,葛永秋不会下楼来见沈淮,沈淮不原意上楼去跟葛永秋打招呼,再是正常不过。

    徐福林也不再提敬酒一下,跟熊黛妮简单寒暄两声,托熊黛妮问候熊文斌,就灰溜溜的离开。

    徐建中心里忐忑,想出去找他老子帮着拿个主意,但又怕在沈淮眼底下太着了痕迹,甚至都不知道怎么让酒席进行下去。

    沈淮无意在熊黛妮的同学面前耍什么威风,再坐下去也是无趣,看了看手表,推着桌子站起来,跟徐建中说道:“多谢徐总今天招待,我还有些事,就不打扰你们了。”拿起他随手丢在墙角的帆包布,就要站起来走人。

    熊黛妮问道:“你回不回市里?”

    “是回市里啊。”沈淮说道。

    “那我坐你的车回去。”熊黛妮说道,她也无意再留下来,就想跟沈淮一起回去。

    “那得走快点,半小时后,还有最后一班车回市里。”沈淮说道。

    熊黛妮意外的睁大眼睛盯着沈淮的脸,俄尔又觉得释然:在别人眼里,沈淮是那么难以亲近,但她一家子跟沈淮接触了这些年,也清楚他是什么性子,拿起挎包,就要跟沈淮一起赶去车站坐客车回市里去。

    “怎么能让沈书记您坐客车回去,让我开车送你跟黛妮?”徐建中见有机会弥补之前的过错,怎么会让机会从眼前溜走?

    “不用了,”沈淮拒绝道,“车站就在前面,我跟小熊走两步路就到了。”就与熊黛妮一起下了楼。

    徐建中不敢强求相送,见沈淮执意要走,只能跟在后面送他与熊黛妮下楼——徐福林听到众人走楼梯的声音,也紧跟着从楼上追到门口来,说道:“沈书记您这就要走啊?”

    沈淮站在楼前,抬头看了看在灯光打照下富丽堂皇的徐记酒楼,跟徐建中说道:“徐总这酒楼建得真漂亮啊!”

    “沈书记,您是见过大世面的人,这酒楼还能入你的眼?”徐福林笑着应道;徐建中心里忐忑,不知道沈淮在离开为何突然又赞他这家酒楼来。

    “我算见过大世面啊?”沈淮一笑,又说道,“你家徐总才是见过大世面的人。我今天听人说徐总建这酒楼,不仅改了县里的规划,把县中名下的一块地划过来,还砍掉园林局明文保护、禁止砍伐的一排百年梧桐树。县中有教师讨说法,徐总说这事告到国务院都没有鸟用。徐副县长,你说说,我跟你家徐总比,能叫见过大世面的人吗?”

    徐福林这下子脸也垮在那里,没想到沈淮会心眼小到当下就要整他们徐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