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四百九十章 大框架

第四百九十章 大框架

    还有不到三个月就高考,为了能挤出更多的时间复习,小黎年后开学就一直都在学校住宿。今天也是戚靖瑶过来,小黎才临时从夜自修上请假出来。

    沈淮与陈丹将小黎送回学校,没有急着回去,开车沿着沿河路往南开,停在梅溪河入渚江的汊口前。

    月明星稀,夜色下的江水波光粼粼,此时还不到四月下旬,水还没有涨上来,裸露出来的江滩、河滩上,长有大片初生的芦苇,与波光粼粼的江面相比,形成更浓郁的暗色。

    远处有在驻锚地临时停泊的货轮,灯光数盏,仿佛停在江面上的红色星辰。

    沈淮脱去鞋袜,光脚跷在仪表盘上,透过车窗玻璃,看着远处苍茫的江天夜色。

    “何月莲今天过来找我了,也没有说什么事,好像就是故意过来说两句话似的。”陈丹见沈淮若有所思的样子,似乎还没有从今天海文大学同学意外来访所带来的震惊里平复过来,岔开话题说道。

    “哦……”沈淮侧过头来,看着陈丹在夜色里亮晶晶的眸子,拉她躺到自己的怀里,抚摸着她光滑软柔的脸蛋,似乎唯有如此才能叫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抛开以往的记忆,岔开来去想别的事情。

    普通市民或许要真等新的市委书记上任才会恍然惊悟,但对于在这个局里的人,对他们来说,四天前省委书记田家庚到东华来调研,局势就意味着已经明朗了。

    何月莲倒真是能抹下脸迎风倒的人物,杜建失势,她跟杜建分道扬镳;见这边巴结不上,就去跟周明搞在一起——谭启平离开东华之后,意味着周明将彻底失去最后的依仗,何月莲动作倒是不慢,先来为自己找后路了。

    “你不要理她,现在还由着她们去。”沈淮说道。

    谭启平离开东华之后,谭系官员的调整跟变动就会随后而至——沈淮即使不去做什么事情,陈宝齐到东华之后,也不会说拖着不下手。

    正因为如此,沈淮自然更不希望他们有什么会引起陈宝齐误判的动作来。

    陈丹点点头表示知道。

    “你是不是心里在好奇我怎么认识戚靖瑶、戚瑾馨姊妹的?”沈淮捧着陈丹光滑的脸蛋,看她在夜色愈显明澈的眸子,问道。

    “也没有啦,你身上那么秘密,要挨个探究,哪里探究得过来?”陈丹温婉而笑,说道,“只是很好奇,她们明明都不认识你……”

    “有些女人,不一定要认识,知道这个人就足以心生忌惮啊,”沈淮说道,“何月莲是怎样的一个人,你是清楚的。要说单论心计,单论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下限,戚靖瑶怕是不会弱过何月莲,更为重要的,戚靖瑶能动用的资源,却绝非何月莲能比。”

    陈丹也早就识尽这个社会的艰险,自然不会单纯的以貌取人或仅仅因为对方是海文的同学就会莫名其妙的信赖对方;只是听从未见忌惮过谁的沈淮这么说,还是有些诧异。

    陈丹也不去细问沈淮到底知道什么事情,才会对这个女人如此忌惮,她今天要跟沈淮谈别的事情:“小黎过两天就要正式填志愿了。第一志愿就是她哥曾经读的淮工大;要是不能录取,其他志愿也都是徐城的高校——我想也去徐城。”

    “为什么不陪我去新浦?”沈淮问道。

    “如果你想我了,我会一直都在那里,”陈丹抬起来头,亮晶晶的眼眸子看着沈淮,伸手摩挲着他下巴上的胡子渣,说道,“我知道你心里有抱负,我真要把尚溪园分店开到新浦去,那我就太不知足了——小黎要去徐城读书,我就想着尚溪园真要开分店的话,徐城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你觉得呢?”

    沈淮笑道:“我还以为你会先把分店开到燕京去呢?”

    “我都没有怎么见过世面,哪里敢闯燕京?到时候给人连肉带骨头吞下去都不知道。”陈丹笑着说道,又与沈淮说及她这些天来筹划着到徐城开分店的想法。

    尚溪园经营也有一年多时间,经营成熟稳定下来。

    加上之前从渚溪酒店撤出来的资金,以及尚溪园近一年来\经营盈利,在保证这边的正常经营以及陈桐拿出去折腾的近百万资金外,陈丹手里还有近两百万的资金闲余,她想着再从银行贷些款,凑足四百万,就能够在徐城筹办一家相当规模的分店。

    从渚溪酒店开始,陈丹经营餐饮也有近三年时间,特别是尚溪园是直接瞄准中高端餐饮市场,在除了有陈桐帮她之外,也有相对成熟而稳定的团队,并不需要陈丹她自己到徐城后一切都从头做起、劳力劳心。

    沈淮知道陈丹是性格温和但骨子倔强的人,要不然当年也不可能熬那么多的苦,她都筹划这么久的事情,也不想阻止她去做,笑着说道:“好吧,你去徐城吧,大不了我以后往徐城跑勤快一些。”

    “你要不反对,那我就让人先到徐城选地方啦?”陈丹欣喜的说道。

    “你不要太辛苦就行,不然我会心痛的。”沈淮捏了捏陈丹的脸颊,他真是舍不得她太辛苦。

    ********************

    次日清晨,沈淮还跟陈丹正相拥交股熟睡着呢,市委组织部副部长蔡云声的电话就打了进来:“虞部长刚打电话给我,说要一起送你去霞浦县任职;我打电话告诉你一声……”

    叫蔡云声这一通电话,搅得大清早都没了睡意,沈淮揉着眼睛坐起来,看手机上显示的时间还不到六点钟。

    他有些不明白虞成震有什么纠结的,为什么这么早突然通知蔡云声说要一起陪他去霞浦。

    “什么事情?”陈丹那雪藕一般的柔软玉臂压在素色的薄被上,秀发散开仿佛黑色的绸缎布乱叠在枕席之间,脖颈下大片雪白的肌肤暴露在清早清凉的空间里,丰满雪白的胸部也露出小片。

    “没有什么要紧的事,你继续睡;虞成震突然又有空陪我去霞浦了。”沈淮说道。

    要是县委书记或县长赴任,虞成震作为市委组织部长倒是要亲自陪同;通常说来,区县普通副书记或者层次更稍低一些的副县处级干部,让分管干部处的副部长甚至直接叫干部处负责陪同,也无不可。

    虞成震之前也没有说要送他去霞浦,沈淮也只当一切都要照着旧规矩来,倒没有想到虞成震会这么早给副部长蔡云声打电话,沈淮一时间也猜不透虞成震昨天夜里到底在纠结什么。

    陈丹还是睡意正浓,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见沈淮眉头锁着在思考问题,贴着身子搂过来,温柔而热情的将火热的娇躯挨近沈淮的大腿,换了一个姿势,想继续睡觉。

    只是她饱满挺耸的双峰贴着沈淮的大腿外侧,充满弹性,仿佛羊脂玉一般香滑细腻,

    沈淮身子滑下来,将她整个娇躯搂在怀里,手掌贴着她纤腰摸下去,感受她浑圆、弹力十足,曲线优美动人的臀部,嗅着她娇躯散发出来的成熟女人体香,轻轻吮住她娇艳欲滴的红唇,开始晨间运动。

    ****************

    从市区到霞浦县城关镇就三十公里,公路相对好走,沈淮约好九点钟,到市委组织部与虞成震、蔡云声汇报,然而坐市委组织部的车,一起赶往霞浦县。

    虞成震好像早就决定要陪同沈淮去霞浦上任似的,见到沈淮过来,什么都没有提,只是简单的聊一些新浦钢厂项目的事情,要沈淮坐他的车;然而在路上虞成震又沉默寡言,叫沈淮后悔没有跟蔡云声副部长坐一辆车。

    蔡云声这种话篓子,虽然上回去嵛山县听他唠叨,也得烦人的,但总比两个人坐在车里一句话没得聊要好些。

    下梅公路过去大半,虞成震倒好像突然找到话题似的,问沈淮:“省委田书记昨天下午在省全委会议上提到要把东华市建成东部沿海、淮海湾综合枢纽港,要以大框架、大格局的思路,以拉动淮海省经济腾飞——这个,你事前有知道?”

    沈淮摇了摇头,说道:“田书记心中有丘壑,大手笔布局全省经济发展,我只是大格局下的一颗螺丝钉,哪里可能事前知道这个消息?”

    这也是沈淮上次回京与田家庚见面时双方所形成的默契:

    对东华市未来发展定位以及全省经济发展大格局的问题,很多人都看得清楚。更关键的问题在于,谁来提这个问题?提出来这个问题之后,怎么去快且有力的去执行,而不至于成为一纸空文?

    新浦钢厂项目拉动东华大型海港建设,辅以东华沿江的梅溪港、西陂闸港、天生港等江港码头的建设,以期在三五年把东华建设成东部沿海综合枢纽港之一,建设成淮海省对外的核心枢纽港,与其他沂城、徐城等重要城市的港口、铁路、公路衔接,形成全省发展的大格局——这就是田家庚昨天在省全委会议上提出的大框架。

    在全省经济发展的大框架问题上,梅钢系保持沉默,不争功劳,而是全力以赴的参与整个大框架在东华的桥头堡建设,在全省资源向东华倾斜之际,先捞足实地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