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五百零六章 黑暗楼梯间

第五百零六章 黑暗楼梯间

    潘志强拦路喊冤,沈淮随谭启平在市委大院门口耽搁了大半个小时,才驱车赶往南园。/

    阚文涛、苏恺闻、谢芷等人都早到了南园等候着;沈淮随谭启平走来,见休息厅里的众人脸sè都有些yīn,即使挤出来的笑容也很勉强,心想,他们应该已经知道刚才发生在市委大门口的一幕。

    沈淮没有看到潘石华的身影,不知道是今天酒宴本来就没有安排潘石华的位子,还是说潘石华在知道市委大门口发生的事情后才临时退出去的,或许这个已经不再重要。

    就算没有市委大门外发生的这一幕,今天的酒宴也不会叫人心情愉快。除了阚文涛在席间说些家常话,努力的挑动气氛,大多数人都只顾喝酒吃菜,沉默而寡言。

    不过众人也没有什么好胃口,服务员飞快的将菜肴堆叠上桌,但也没见盘子浅多少,沈淮看着服务员停止传菜,心想该是酒终宴停之时了,就与熊文斌站起来告辞。

    沈淮开车送熊文斌回去,熊黛妮也不在家,在单位加班,他在熊文斌家里谈了会话,就告辞离开。

    将要下到底楼时,就见熊黛妮踩着高跟鞋,从外面“咚咚咚”的往楼梯间里直冲进来。

    楼梯间里没有廊灯,里面黑黢黢一团。

    沈淮适应了里面的黑暗,能看到熊黛妮从外面走进来;熊黛妮却看不见楼梯间里有人,迈着轻快的步子,抓住楼梯扶手就要往楼上冲。

    沈淮见惯熊黛妮温婉安静的样子,没想到她一个人走路时也冲冲撞撞跟个小女孩子似的,看着熊黛妮三步并两步的冲上来,他想要让开都来不及,只能出声招呼:“小熊。”

    熊黛妮哪里会想到楼梯里正有人下来,更没有想会是沈淮,猝不及防,身子下意识的要闪开,整个人摇摇晃晃就要摔倒。

    虽然熊黛妮才冲上两三阶楼梯,就这么直直的摔下去,也会摔得够呛,沈淮迈步伸手去拉熊黛妮。

    沈淮虽然抓住熊黛妮的手,但沈淮重心也失稳,给熊黛妮带得往下走了两步,才靠在楼梯扶手上,没有一起摔下去。

    熊黛妮身子已经倾下来,只是给勉强沈淮挤在楼梯上,没有摔下去,但身体重心还没有调整过来,慌乱中抓紧沈淮的手臂,感觉脚刚给崴了一下,叫痛的喊道:“哎呀。/”

    沈淮倒没有崴着脚,慌乱之间,他的重心也不稳,也只能双手将熊黛妮的身子紧紧的抱住,将她的身子压在楼梯扶上,勉强让两人稳住,但也感觉到熊黛妮单薄chūn装下的娇躯又柔又软,特别胸前那两团高高隆起的地方,紧贴过来,叫人清楚的能想象那地方晃动起来该是何等的波涛汹涌。

    熊黛妮惊魂未定,抓沈淮的手没有松开,倒也没有急着从沈淮紧紧的搂抱里挣扎出来,抬头看着他,嗔问道:“怎么是你?跟个鬼似的闯出来,都吓死我了。”

    “是你看也没看就往里面冲,怎么这都能怪我头上来?”沈淮笑着说道,抱住熊黛妮的身体让她站好。

    虽然他对熊黛妮没有太多的非分之想,但刚才紧密的接触还是叫他有触电的感觉。

    熊黛妮感觉脚踝有些痛,弯腰摸了摸。

    “怎么了,崴着脚了?”沈淮问道,往上跨了一步台阶。

    “没事,有些痛。”熊黛妮弯着身子想要转回身,捡地上的包,然而没想到沈淮又往上跨了一步台阶,她往后蹶起的屁股摆正过来,正好拱到沈淮的小腹上。

    这本是无意的接触,让开就是了——只是这一瞬间叫熊黛妮仿佛触电般脑子瞬时起了慌乱,想要站起来,身子却无意识的往后拱。

    沈淮叫熊黛妮这一拱也是措手不及,不想摔倒,只能顺势伸手抱住她的腰,他身子往后靠在墙壁上,让熊黛妮的屁股结结实实的贴在他的腹股沟上。

    熊黛妮穿着薄呢套裙,弯腰下来,臀绷得又紧又圆,抵在沈淮的腹股沟上,叫沈淮就觉得那里又大又圆,弹xìng十足,瞬时间血气翻涌,下身腾腾腾的就怒涨起来,

    但过了两三秒,见熊黛妮都没有什么动作,面对这般的诱惑,沈淮也顾不得什么后果,头脑冲昏的搂住怀里的娇躯。

    熊黛妮僵在那里,她感觉那根巨杵从静到动,怒气腾腾的顶在她的臀上。

    她在怀孕生下七七之后,身体没有走形,偏偏屁股变得异常丰满,肉质十足,她僵着身体,往后抵住,就仿佛肉\臀渴望要将那根巨改忤裹住似的;也仿佛沈淮那根巨忤从小变大、从软变硬,一念要往她丰满的臀里钻似的——仿佛身体给另外一个人控制住似的,意识还在那里,能清楚的感觉这一刻紧密接触带给她身心的激颤,身体却完全动不了,直到沈淮隔着衣服抓住她的rǔ\房,她才清醒过来,抓住沈淮的手,轻声说道:“不要。”

    只是她自己都觉得这样的拒绝是那么软弱无力,甚至她的身子还紧贴在沈淮的怀里,臀部还紧贴在沈淮的巨忤上,没舍得分开,只是无声喘着气。

    沈淮隔着衣服抓住熊黛妮柔软的胸,很大,很软,手感不错,要不是给熊黛妮抓住手不能动弹,他想伸去肉贴肉的揉两把。

    熊黛妮喘了好一阵子气,心跳才没有那么厉害,才柔声说道:“放开我,好不好?”抓住沈淮的手,轻轻的将他的手从自己的胸上拿下来。

    沈淮下边虽然肿胀得厉害,但意识也不再那么强烈,松开手让熊黛妮站起来,从后面看着她的脸颊红烫,在幽暗的光线里妩媚动人,还小喘着气,又忍不住将她抱到怀里,让她发烫软柔的身子贴紧自己,摸了摸鼻子,贴着她的耳根说道:“我刚才也昏了头……”

    “那你还抱那么紧?”熊黛妮娇嗔道,轻轻的从沈淮的怀里挣扎出来,回头流波明媚的盯着沈淮的眼睛看了有那么一会儿,轻声说道:“我们不该这样的。”捡起台阶上的包,就“咚咚咚”的踩着高跟鞋上楼去了,将沈淮一个人留在yīn暗的楼梯间,也不敢回头再看沈淮一眼。

    熊黛妮在家门口定了定神,才拿钥匙开门进屋,见她爸、她妈坐在客厅里说话,问道:“沈淮怎么又到我们家来了?”也没有等她爸、她妈说话,她就钻进自己的卧室里,背抵着门喘开气来,手紧紧的按在胸上,回味着刚才那一瞬间所带来的身体激颤的滋味……

    *****************

    沈淮在黑暗的楼梯里站了很久,才下楼坐进车里,点上一支烟,看着车窗外迷离的夜sè,忍不住拍着额头,好让自己清醒些。

    照理智来说,他是不该跟熊黛妮发生什么。

    他是一直都喜欢熊黛妮,喜欢她的温柔,喜欢漂亮的脸蛋跟苗条的身体,但也仅限于喜欢而已——之前能控制住不动什么心思,为什么现在就会如此轻意沦陷于诱惑?难道说受这具身体原主人的影响越来越深了吗,还是说自己的意志力已经开始动摇了?

    沈淮将烟抽完,弹落烟蒂,发动车离开小区,往梅溪镇开去。

    沈淮脑子里翻腾着刚才跟熊黛妮那短短几秒钟的缠绵,将到鹏悦国际大酒店时,才看到谢芷开着她那辆红sè的奔驰跟在后面。

    沈淮从后视镜里看到谢芷就一个人在车里,心里琢磨着:难道他打南园出来送熊文斌回家,这娘们就开车跟在后面?

    沈淮打着方向盘离开渚溪大道,驶上一段没有路灯、掩藏夜sè中的砂石岔道,然而谢芷没有放弃,还是从后面跟了上来。

    沈淮放缓车速,看着谢芷开车超过来,打着方向盘,将他逼停在路边。

    沈淮又点上根烟,看着谢芷气势汹汹的下车走过来,摇下车窗问道:“姑nǎinǎi,我又怎么惹你了,你盯我半天?”

    “是不是你安排人想重翻下梅公路的旧帐?”谢芷杏目里满是怒气,定晴看着沈淮,断定是今天市委大院门口这一幕是他找人整出来的。

    “苍蝇不盯无缝的蛋,潘石华有没有问题,这个得纪检部门给答案,你拦住我没用,”沈淮见谢芷盯了他半天,又拿车将他逼停,不过是纠缠这件事,心里也有恼火,“另外,跟下梅公路改造工程捆绑的商业地块藏有风险,你们接手前不调查清楚,这时候倒有脸来抱怨我给你设陷阱?”

    见谢芷那张俏脸绷在那里,沈淮看了心烦,说道:“不管你信不信,我做什么事,都不会故意去损害梅溪的利益。下梅公路两侧商业地块的风险,你们要是能积极的拿一个方案跟商户磋商,让出一部分利益出来,应该不难解决,无需你深更半夜的堵我的车?”

    “我脑子有毛病才会信你有人品!”谢芷冷哼道。

    “……”沈淮推开车门下车,一把抓住谢芷的手,拿膝盖顶着她的腹股沟,将她压在车门上,脸贴过去,恶言恶sè的问道,“你既然知道我是一个烂人,你还敢跟着我拐到岔道,是你脑子有毛病还是我脑子有毛病?”伸手抓住谢芷丰满的臀部,用力捏了两把,盯着她的眼睛问道,“你现在是信我有人品,还是信我没有人品?”

    ************************

    PS:继续说说最近话题最热的《仙魔变》,作为纵横首小说改编端游,没能成为第一批作家宠物着实遗憾!但是同样作为纵横作家,我的激动和自豪也绝不亚于无罪兄弟的,所以我决定支持老无的宗门争霸赛,26号,我选修魔的天魔殿,支持我的朋友们和我一起并肩作战!纵横仙魔变专区地址:xmb.zongheng.com,有什么问题来仙魔变友群一起交流,群号674070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