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五百一十二章 利益交换

第五百一十二章 利益交换

    西陂闸区与天生港都不在梅溪新区及唐闸区范围之内,但熊文斌除了身兼唐闸区委书记之外,还是负责全市经济工作的常务副市长,考虑问题自然要有全局眼光。

    一年前,沈淮就提出要建沿江快速道的概念,不仅是要加快梅溪新区与即将建成的徐东高速的衔接,更重要的一层意思,要促使渚江北岸形成一个实体产业带。

    西陂闸港、天生港都位于这个区域内,对西陂闸港及天生港的升级扩建,都最终有利于这个产业带的快速成形。

    熊文斌现在明确把这个概念提出来,沈淮嘴里耍滑头,说得溜,但实际上他不能不支持。

    然而支持就是要钱。

    八公里长的沿江快速道,包括梅溪河汊口的大桥在内,建设资金不会低于两个亿,抵得上造四条渚溪大道。

    工投与新城投实力雄厚,但不意味着就有拿出两个亿现金的能力。

    而建沿江快速道不是收费公路,不会有直接的收益——没有收益,没有现金流,想从金融机构贷款都不容易贷,就需要工投与新城投从其他地方扣两个亿的资金出来。

    此外,西陂闸港跟天生港的升级拓建,所需要的资金更是庞大,实非工投、新城投两家集团所能承担。

    “老熊,你要做的事不少,光靠梅溪工投跟新城投还是远远不够啊,”沈淮沉吟着说道,“市里也应该要在京投之外,组建工投跟城投集团,才能更好的将市政及基建工作做好。”

    “市里这边工作要推动,但也急不得,”熊文斌说道,“提出梅溪新区也将近一年,但梅溪、竹社、黄桥三镇到现在也没有真正开始融合,我希望下一阶段的工作,主要就是把竹社、黄桥两乡镇,包括科技产业园在内的工业用地开发权都置入梅溪工投;将新区市政的建设,都置入新城投。一方面是加强工投、新城投的力量,促进梅溪新区尽快融合,另一方面同时也必然要求工投与新城投承担更重的责任。”

    梅溪工投与新城投,毕竟都梅溪镇zhèngfǔ下属的融投资集团,黄桥、竹社不管多穷,但地位上不隶属于梅溪镇,而是与梅溪镇共同组成梅溪新区。

    现在要把竹社、黄桥的工业用地开发权都置入梅溪工投、将两乡镇区域内的市政开发建设权,置入新城投,在加快梅溪新区三乡镇的融合,实际上也将使黄桥、竹社两乡镇彻底的从属于梅溪镇。

    郭全、黄新良他们对此肯定没有意见,但黄桥、竹社两乡镇必然会闹翻了。

    只要从市、区往下压,才能叫黄桥、竹社两乡镇没话可说。

    想要市、区以行政命令的形式往下压,并不是说熊文斌是常务副市长、区委书记就可以的,不想成为别人攻击的把柄,就要有正当、能堵塞众人之口的理由。

    正当理由就是要工投、新城投承接沿江快道及西陂闸港、天生港的升级扩建重任——让人家干事,就得给人家好处。

    熊文斌的这个想法,也是一石数鸟。

    当然,沈淮也理解熊文斌为什么说有些工作急不得。

    有些想法不是不好,也不是别人不知道其好,关键还在于谁提出来的问题。

    除非能有明显、让人无法拒绝的好处,不然任何一个看上去有前景、但也伴随巨大风险的方案,想要实施都会遭到巨大的阻力。

    东华也是近年来在实体经济的招商引资上有了些成绩,基建方面的投资,主要还是依赖自身的积累。

    九五年东华市地方财政支出达十六亿,就算将近半数都用在基础设施建设上,也就八个亿——不改变这种模式,基础设施建设很难有大幅度的投入,而基础设施这些硬环境跟不上,招商引资以及实体经济的发展速度就会受到压制。

    要摆脱这种恶xìng循环,就要创新基础设施的建设模式——沈淮在梅溪镇很早就成立资产办,在资产办之下,以工业投资集团为主体,主要承担工业园区土地及基础设施的开发工作,以新城投集团为主任,主要承担镇区市政基础设施的建设跟开发工作,而不再像以往那般,这些事都由zhèngfǔ承揽下来。

    也是因为这种种新的模式,梅溪镇的基建投资规模比之前每年一两百万爆增到此时一两亿之巨。

    关闭

    经过这两三年的发展,梅溪工投跟梅溪新城投,都有发展到一定规模。

    梅溪工投当前的主要资产,除了掌握着对梅溪新区除科技园之外其他三大产业园的开发权之外,还有就是对梅钢、梅溪电厂以及梅溪港务公司等实体企业的持股,净资产总额将近三个亿。

    东华那么多市属企业里,在市钢给省钢兼并重组后,也就因为电力紧缺而收益高的天生港电厂净资产规模比梅溪工投要大。

    在苏恺闻担任梅溪镇党委书记期间,为了限制黄新良,将镇区市政开发建设的权力,从新城投剥离出来。

    虽然在苏恺闻手里,主要就是将下梅公路改拓及两侧商业地块的开发起先交给市钢厂下属的建设公司,之后由海丰及长青集团的合资公司承建,但新城投的发展还是受到相当的影响,目前旗下资产主要包括梅溪老镇、学堂街等处的物业以及镇区北片两处住宅区的开发,净资产将近两亿。

    无论放在哪里,梅溪工投、梅溪新城投的成绩都可以说是斐然。

    沈淮到梅溪镇里,当时的镇属资产,虽然有梅钢撑着,但当时的梅钢也是堪堪避免破产的命运,最后也是为方便贷款,才把净资产估算到四千万——把其他的镇属资产都笼统加起来,也远不到一个亿。

    三年不到的时间,梅溪镇除了实体经济规模远超以往,镇属资产还增涨六七倍还多,无论放在都是极耀眼的成绩。

    然而新城投及工投,放在梅溪镇,或者继续为梅溪镇的基础设施建设、开发及投资服务,都是足够的,但在服务梅溪镇的同时,还要承接沿江快速道以及西陂闸港、天生港的升级扩建,沈淮还是担心两家集团会力有未逮。

    沈淮沉吟许久,说道:“淮能这次从柏克莱、巴黎银行融得两亿美元的债券融资,除了启动冀河、霞浦以及平江三座电厂的建设工程外,还能挤出一部分来,现在就看市里有无决心把天生港电厂划出去套现。要是如此,市里在基建上的投资应该能宽松一些。”

    熊文斌点点头,说道:“是啊,这个需要市里有决心;不过,我相信陈宝齐到东华来,还是想做些事情的。”

    由于当前电力供应紧缺,天生港电厂是当前市属企业里无论是资产质量还是收益,都是最好的。

    淮能是部属国有独资企业,市zhèngfǔ将天生港电厂卖给淮能,不存在政策上的阻碍,而且出售给淮能套现,市里从账面也不会存在亏损问题,还能获得能专用基建的大量资金。

    关键在于,之前一批利益群体围绕电厂而生存,现在将电厂划转出售给淮能,资金直接进入市zhèngfǔ账户,专款专用,利益群体不能再依赖于电厂生存,还不能从电厂出售中获得一丝的利益补偿,推动整件事背后的阻力也就可想而知了。

    这件事,梅钢系官员可能推动着去做,毕竟能加强淮能集团的力量,问题在于陈宝齐为首的赵系会不会支持。

    不然,在没有更高层次的支持之下,陈宝齐一句“慎重”,差不多就能叫整个计划黄掉。

    陈宝齐有没有可能会支持?

    熊文斌说陈宝齐想做事情,沈淮不否认这个。

    陈宝齐不想做事情,就不会从省zhèngfǔ秘书长任上跳到东华来担任市委书记。

    不过,陈宝齐做事情时,是考虑维护赵系利益为主,还是能一心为公,为东华地方发展做事情,这个就难说了。

    说到底,还是要利益交换。

    熊文斌话没有说透,不过他的意思,沈淮也能明白,问熊文斌:“老熊,你是说,淮能拨出资金购得天生港电厂,而资金的支配权交给陈宝齐,让赵系据此,参与到沿江快速道及西陂闸港、天生港的建设中来?”

    “你觉得呢?”熊文斌问道。

    “我也想未来能与赵系合作多于分歧,”沈淮咬了咬牙,说道,“这样的话,可以谈。毕竟做事,不能想着把便宜占尽。不过资金全部归赵系支配,数额能压缩,则尽可能压缩,地主家实在也没有多少余粮。”

    熊文斌哈哈一笑,指着沈淮,跟何清社他们笑着说道:“你们说,沈淮在这里哭穷有什么用?”

    何清社、李锋皆笑。

    沈淮又说道:“当前的企业发展趋势,聚合优于分散,梅溪工投与新城投实力还是弱小,之前站在梅溪镇的层次上,需要分工,才设立两家平台,但现在我们要站到更高的层次看问题,两家合并成一家,似乎才是大势所趋……”

    熊文斌点点头,知道沈淮的意思,市属企业有三百多家,再加上区县所属以及乡镇企业,数以千计,力量分散,管理体制僵化。

    接下来无论是梅钢系推动,还是赵系推动,市属以及区县所属的企业改制,也是该合并的合并,该裁撤的裁撤,该重组的重组,大集团化发展也是大势所趋。

    梅溪是梅钢系的根基,就主要体现在对梅溪工投与梅溪新城投的影响与控制上。之前,沈淮只是要保证他在梅溪的地位跟影响力,所以工投与新城投的合与分,区别不大。

    现在,梅钢系要在东华市层面,跟赵系竞争,工投与新城投,作为他能影响到的梅溪地方势力的代表,合并的好处是明显多于分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