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五百二十一章 新宅色诱

第五百二十一章 新宅色诱

    徐记酒楼坚决的拆除之后,北山路后续的拆迁安置工作推进相当顺利,到六月上旬,北山路以及北塘河两边的拆迁户就都签置协议,县里也正式将北山宾馆的运营权移交出去。

    北山宾馆的运营权交出去,虽然别人没有意见,但沈淮也不好意思再在北山宾馆霸住一栋楼住着。

    如果让县里照正常价格支付费用,临北塘河西岸这栋二层的小洋楼,一夜房价要有两千多,对zhèngfǔ官员来说也太奢侈了些;沈淮就让王卫成在师范学校南片找了一处幽静的小院子搬进去住。

    虽然县里前年建了两栋机关宿舍楼,条件还算不错,但沈淮不喜欢他的行踪暴露在别人的眼里;其他县常委也多是如此。

    县中以及中专类别的师范学校都是霞浦县建校历史悠久的学校,周围建筑也多陈旧,但县财政对这片区域多有修缮费用的补助,加上树木年岁悠久,枝繁叶密,居住环境要比六七十年代之后才逐渐陆续大片建房的城关镇南片区域,要好上许多。

    王卫成帮沈淮找的这栋院子,就在师范学校南门外,离城关镇两条主要街道北山路、建设路都近,是王卫成高中同学全家移民澳大利亚之后,留下来的房子。

    由于房子的原主人经济宽裕,整栋院子前两年刚翻修过,房屋里都铺上木地板,庭院磨石地,角落里错落有致的植有花竹,竖有葡萄藤木架。

    这院子虽然不比梅溪老宅奢侈,但也看出原主人的用心跟修养。

    也由于经济宽裕,原主人也只是托付王卫成照看,无意出租。

    也在沈淮需要在城关镇里找房子住,王卫成才跟同学联系,这房子算是低价租给县里。

    不过六月中上旬,沈淮两次赴京,往徐城、江宁跑了两趟,还去了一趟英国,拜访西尤明斯、飞旗实业、柏克莱银行等企业,十九rì才从伦敦飞回来,在市里吃过晚饭,得知王卫成已经将他的行李什么,都搬进新院子,就直接住进新院子里去。

    王卫成回去后,沈淮才静下心打量房间里的布置。

    王卫成跟在沈淮身边,也没有时间做这些杂事,虽然可以安排县zhèngfǔ办的其他工作人员干事,但王卫成知道沈淮看上去简朴,但更准确的说简约,不喜欢繁复的东西,对居住环境的口味其实也挑剔得很,就让妻子抽空布置这边。

    沈淮这段时间虽然没有机会再跟熊黛妮见面,倒是知道这边的布置熊黛妮也有参与。不过原先的房子已经是相当不错,书香味浓郁的家俱也全,需要新添置也只是rì常用品。

    因为院子里夏天蚊虫多,新装了纱窗纱门防蚊虫。

    沈淮看着墙上照片里原主人依在丈夫身边甜笑的样子,也是一笑,心想这个她就算回国,大概也不会想到住在这里的他,会是自己的同桌吧?

    这时候,孙亚琳就打电话问他回东华怎么没有见到人影?

    沈淮虽然兼任新浦钢铁集团董事长,但新浦钢铁的建设、筹资任务,主要还是赵东、赵治民、孙亚琳他们在承担,沈淮则把更多的jīng力放在其他项目的招商引资上,跟孙亚琳也是聚少离多,一个月能见面的时间也不多。

    “王卫成帮我在霞浦新找了一处房子,我在市里跟杨玉权吃过晚饭,就赶回来看新房子怎么样。”沈淮跟孙亚琳在电话说道。

    孙亚琳嚷嚷着要过来看,沈淮把地址告诉她后,就去洗澡。

    洗澡出来,沈淮就听见外面有人在敲门,一个甜美的声音在外面问:“沈书记在家吗?”

    沈淮倒奇怪了,这边房子他都是第一次过来,谁能刚好堵他的门?

    沈淮穿上衬衫,走到院子里,问道:“谁啊?”

    “沈书记,是我,小戴……”

    沈淮没想到小戴是谁来,走过去打开院门,就见县电视台的女主持人戴影红裙外披着一件丝质披肩,站在台阶外怯生生的望过来。

    要不是见识过她的手段,院门突然有这么一个楚楚可怜的美女望着过来,淡幽的香味迎面扑鼻,大概没有哪个男人会有很强抵抗力吧?

    “哦,是你啊,”沈淮堵在院门口,他也没有必要跟这女人拐什么弯,直接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今天回来住这里的。”

    “我家就住前面的巷子里,刚才刚巧看到沈书记您坐车回来,就想着这栋院子莫不是沈书记您住的?试着过过来看看,”戴影偷眼打量着沈淮的脸,不管他还堵着门,就走到台阶上来,低头说道,“上次我做错了,对沈书记您态度很不好,一直想找沈书记您态心认错,又怕沈书记您骂我……”

    “哦,你说那事啊,我都忘了;也没有什么大不了,不用你特地来认错。”沈淮说道,他虽然对这种会演戏的女人一直都有很强的jǐng惕,但戴影楚楚可怜哀求的声音,明知道不能当真,也不得不承认心里很受用。

    “除了认错吧,电视台也打算让我做几档宣传新浦开发区的节目,我有些地方不是很理解,想着沈书记回来后过来请教……”戴影楔而不舍,整个馨香美味的身子就要往沈淮的怀里挤过来。

    沈淮心里一笑,别人怕瓜田李下,他倒是不怕,想着孙亚琳开车过来还需要一段时间,闲着也是无聊,倒想看看戴影还会有什么手段要使出来。

    沈淮让开路,连院门都没有关上,就进戴影进客厅坐下,从冰箱里拿了矿泉水倒杯子里端过来,却见戴影将披肩解下来,露出里面的吊带,裸露的香肩雪白脂滑,丰挺的胸部撑出诱人的rǔ沟。

    沈淮视线撩过戴影雪白的胸肌,将倒矿泉水的茶杯放在茶几上,说道:“我刚回来,水也没有烧,就只有矿泉水凑合……”

    “沈书记你是真讲究,我们这个小地方,拿矿泉水招待客人,都以为比茶水贵气呢。”戴影小腿并膝而坐,俯身端茶杯之时,还不忘拿手捂一下领口,好像她披肩脱下来,纯粹是为屋里有些热而已。

    沈淮也的确需要县电视台能做几档jīng品节目,除了县内宣传外,也想送到市台跟省台去播放,故而不管戴影是不是有刻意讨好或者别的心思,沈淮倒不介意跟她介绍开发区以及招商引资方面的一个问题。

    沈淮就在戴影的对面坐下来,端着茶杯二脚高跷,与戴影谈一些开发区的问题——聊了十多分钟,戴影就像失去越初的jǐng惕,俯抑而笑,好像沈淮每句话都十分有趣一般,也不再小心翼翼的捂着领口,俯身端放茶杯,任吊带裙的领口往外敞开,露出更多雪白的rǔ|房来,偶尔注意到沈淮的眼神,又会嗔怪又羞涩的望沈淮一眼,再小心翼翼的将领口捂起来。

    沈淮在梅溪镇、在梅钢时,也远不只有何月莲一个人会试图sè诱他,平时工作里,也有会其他一些自以为条件出sè的漂亮女人或暗或明的暗示一些,但要比勾引人的手段来,就算是何月莲,也没有办法跟眼前的戴影相提并论。

    沈淮心里暗叹,面对这样的糖衣肉\弹,能把持住的男人有几个?

    不过他心里同时又奇怪,戴影她既然觉得身体是可以用来交换的,但想必之前也不可能守身如玉,她之前的“恩主”又是谁呢?或许杜建会知道一些信息。

    沈淮看了看手表,估计孙亚琳快到了,他端下茶杯,说道:“时间也不早了,你们要是做节目还有什么问题,需要县里配合什么,可以跟县府办杜主任或者王秘密联系……”

    见沈淮端起茶杯收往话头要逐客,戴影也不清楚今晚过来有没有收获,放下茶杯,站起身来告辞。

    戴影坐下来之后,双腿相并歪在一旁,只是裙摆偶尔给带起来时,才露出丝袜上一截雪白丰腴的大腿,虽然诱人,但还能忍容。

    在戴影起身之间,腿好像是无意识的叉开了下,叫沈淮瞥见她裙里的风情,差点鼻血喷出来——雪白大腿内侧那嫣红饱满的蓬门,完全没有遮挡,就直接冲击着沈淮的眼球。

    沈淮一口茶水呛在喉咙里,半天没有缓过气来。

    “沈书记你怎么了?”戴影忙走过来,柔软的身子靠过来,将丰挺的胸贴在沈淮的肩膀上替他拍背,香气扑鼻,沈淮都禁不住有些反应。

    这时候院门外有引擎熄火的声音,想是孙亚琳过来了,沈淮将茶杯放回茶几,跟戴影说道:“我有客人过来,你先回去吧……”

    戴影见沈淮有客人过来,知道也不便久留,瞥见看到沈淮下面的隆起,心里一笑,拿起沙发上的披肩披好,跟沈淮说道:“那我就先走了,沈书记您也不要送了,我以后再找沈书记您汇报工作……”

    孙亚琳走进来,沈淮都没有缓过气来。

    孙亚琳跟戴影错身看过脸,她问沈淮:“那个女人是谁啊,长得不错啊。”

    “找上门来汇报工作的。”沈淮说道。

    “你们当领导的就是待遇好,半夜都有美女过来汇报工作啊,”孙亚琳也没有多想什么,坐下来直喊热,看着桌上就两个茶杯,她自然不会喝戴影剩下的,俯过身子去拿沈淮身前的茶杯,俯身凑近之际,看到沈淮下面不鼓着,一脸嫌恶的说道,“你们男人有点出息好不好,谁送上门的都要啊?”

    沈淮也是心里苦楚啊,跟孙亚琳倒苦水道:“这真不能怨我没有定xìng啊,”将戴影刚才蓬门打开的事说给孙亚琳听,苦笑道,“你也知道这娘们长得不错,手段又这么狠,我这也是没有办法……”

    孙亚琳幸灾乐祸的哈哈大笑,笑骂道:“活该,谁让你们男人从来都管不好下三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