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五百二十五章 有理走遍天下

第五百二十五章 有理走遍天下

    余薇也不是没有见过世面的人,看到戚靖瑶及阚文涛的反应也傻在那里,也意识到事情坏了,她没想到这么一家不起眼的夜场里,竟然也是藏龙卧虎,叫她一脚踢到铁板上去。/

    沈淮起初眯着眼睛作傻,看着余薇半天不给反应,眼神渐渐锐利起来,冷着声音说道:“我可不管余总你是什么来头,既然你将阚局长、戚部长拉过来,满天下嚷嚷这里有人胁迫少女卖|yín——这么严重的指控,你走进来倒是一声不吭,是什么意思?”

    沈淮见余薇眼睛里有讶异,但谈不上惊慌失措,也晓得她是见过世面的女人,几句严厉的话唬不倒她。

    沈淮心想陈宝齐要是知道万紫千红的背后是他,不大可能说会这么配合余薇以这么严厉的罪名栽赃万紫千红。

    毕竟到了这一步,没有真凭实证,没有过硬的材料,谁都不要想能轻易扳倒谁,贸然出手只会给对方留下凌厉反击的把柄。

    沈淮不认为陈宝齐会那么冒失,更有可能是眼前这个女人,说了谎话,欺骗了陈宝齐。

    至于戚靖瑶在进包厢之前,知不知道余薇这次是恶意栽赃万紫千红,沈淮就不清楚了。

    不过,他知道戚靖瑶是个不会耐住寂寞的女人,而她想在东华搞事,这时候踩着梅钢系上位,无疑是她成事的终南捷径。

    估计戚靖瑶这女人眼里,已经把万紫千红看成梅钢系最薄弱的一环,即使她知道余薇这次是恶意栽赃万紫千红,估计也会出手的。

    就算没有在万紫千红挖出胁迫少女卖|yín这样的大案,只要市局配合从店里搜出几个卖\chūn女、搜出一堆摇头|丸来,再抓住几个有打架斗殴前科的地皮流氓,也足以叫他们这边吃了哑巴亏,说不出苦来——沈淮心想戚靖瑶这女人心里大概打的就是这样的好算盘,只是没有料到他此时就在万紫千红,而余薇恶意诬告的不是别人,恰恰就是他沈淮。

    沈淮也无意去唬余薇,看向戚靖瑶,冷笑道:“戚部长,你到东华后,我跟你也是井水不犯河水;你今天也跟我玩这出戏,是什么意思?”

    戚靖瑶见沈淮翻脸起来也快,听着他的反击,也骤感头痛:

    要是能抓住现行,即使不能捅出去,但也不用看沈淮这么嚣张,毕竟理亏的又不是她们——戚靖瑶心里恨恨的想,但眼下没有抓住现行,也知道阚文涛不可能在沈淮面前,派市局的jǐng察把万紫千红翻个底朝天,去搜集什么对万紫千红不利的罪证。(.)

    “沈记,可能是有些误会……”阚文涛在旁边说道。

    阚文涛之前给沈淮打电话通风报信,倒不是说曲意讨好。

    实际他也清楚,就算把万紫千红拨掉,也伤不到梅钢系的筋骨。

    倘若叫沈淮误以为他配合陈宝齐对付梅钢系,他以后在东华的rì子更不可能好过;故而他提前打电话告诉一声,也算是有份情谊在,避免rì后难相见。

    当然,阚文涛也无意公然的去触怒新市委记陈宝齐。

    阚文涛不知道戚靖瑶到底是什么来头,但心想她来头不会小;而陈宝齐又明确说了余薇是市里请来东华考察的投资商,同样怠慢不得——不管沈淮最终要怎么收尾,阚文涛都要说几句让双方能下台阶的话。

    “这怎么可能是误会,”沈淮yīn着脸,戚靖瑶跟余薇送上脸来给他打,他怎么可能会怜香惜玉,要仅仅是余薇一人生事,也就算了,扯上戚靖瑶,扯上背后的陈宝齐,沈淮就这么轻易叫他们离开,别人以后都当他是软柿子好捏,说道,“这么严重的指控,四部jǐng车跟一部采访车将万紫千红包围,这不用等明天,就会闹得全市沸沸扬扬。这个案子要不查个水落石出,市局怎么给陈记一个交待?明天怎么给全市人民一个交待?”

    阚文涛朝戚靖瑶耸耸肩,说道:“戚副部长,你是不是给陈记汇报一下这里的情况……”

    沈淮把话摞在这里,要么查出胁迫少女卖|yín罪确实存在,要么就是要余薇低头承认她是在胡乱诬告——当然,即使要彻底搜查万紫千红,这个决定也得是陈宝齐来做,戚靖瑶来头再大,但明面上只是市委宣传部副部长,阚文涛不会听她的指令。

    戚靖瑶看着沈淮凌厉、无半点退让的眼睛,知道今天这事没办法善了,她同时也没有办法将余薇扔在这里不管。

    杨丽丽在旁跟阚学涛说道:“阚局长,外面的客人都在不懂什么情况,不会要把他们都扣下来,配合你们公安局盘查?”

    阚学涛知道杨丽丽是沈淮的人,不过也管不着这次行动对万紫千红将来的经营会造成怎样的影响,他不关心这个,脸sè不愠不喜的吩咐手下jǐng员:“跟客人就说是例行检查,配合登记好,就让他们先离开……”

    虽然杨丽丽也经营其他产业,但主要身家还在万紫千红这边,看着阚文涛同意放其他客人先走,也顾不上陪在包厢这边,先出去疏散客人,避免惊扰到客人,将万紫千红的招牌彻底的砸了。

    “杨经理,隔壁包厢是不是空的?”阚文涛见沈淮不肯善了,戚靖瑶也只能跟陈宝齐救援,为了不叫戚靖瑶难堪,他让杨丽丽给戚靖瑶、余薇安排到隔壁包厢。

    这样,两边有什么话,避开来讨论也方便,总不能就在这里一直僵持下去。

    杨丽丽看了沈淮一眼,沈淮说道:“你也给阚局长他们安排个房间歇息;反正这事解决不了,谁都不要想轻松下来……”他看阚文涛也没有要趟浑水的意思,就让他先呆一边歇着去。

    杨丽丽让员工将隔壁跟对面的两间包厢收拾起来,让戚靖瑶、阚文涛他们坐进去。

    也是在戚靖瑶她们走出包厢之时,沈淮这才注意到,余薇有几个保镖模样的随行人员站在外面的过道里,跟寇萱说道:“你妈派头真是不小啊,幸亏我是没有做亏心事,不然偷溜出去,给她的保镖半道上截住打死,都没处说理去。”

    “香港顾家的人啊,你怕是咬不动她啊,”孙亚琳轻轻一叹,说道,“你看着,宋鸿军一会儿都有可能打电话来求情。”

    “有什么咬不动了的?她有脸反咬我一口,我就得忍着给她咬啊?”沈淮不屑的说道,只是寇萱在场,他也没有说更难听的话,顾家势力再大,就算是顾家老爷子的小老婆,也没有骑到宋家子弟头上拉屎撒尿的道理。

    “香港顾家是什么来头啊?”杨丽丽没有在外面待多久,转身又就闪回来了,听到沈淮跟孙亚琳说余薇的来头。

    寇萱对她妈没有什么感情,但也好奇她妈南下这些年的遭遇。

    “旗下以宝和集团为主,家族资产近二百亿港元的顾家,在香港华商家族里排第三,”沈淮说道,“不仅香港华商,东南亚的华商差不多要喊顾家的当家人顾兴元一声‘三叔’。另外,这些年来,顾家在内地的投资很多,也是最早进入内地投资的企业。加上早年京城公子哥都喜欢往香港跑的缘故,顾家跟zhōngyāng高层的关系十分密切,所以要算是厉害的角sè。寇萱她妈能以宝和集团的投资代表到东华来,还跟戚靖瑶混在一起,想来在顾家混得也相当不错……”

    “要不你打电话给宋鸿军,让他打听一下?”孙亚琳怂恿沈淮道。

    “咱占着理,天王老子来了,我也不怕。”沈淮得意洋洋的靠着沙发而坐,才没有兴趣打听余薇在顾家到底是什么身份,见寇萱绷着小脸,沈淮拿脚尖踢了踢她,说道,“有什么好难过,也就那么回事了,大不了这事我不怪你了……”

    寇萱侧过身去,没有搭腔,小脸yīn得快滴出水来。

    杨丽丽轻叹一声,也不知道怎么劝寇萱。

    余薇这些年都没有回来找寇萱,偏偏这次回来就急着母女相认,说白了就是这个女人,这次作为宝和集团的投资代表,给陈宝齐、戚靖瑶拉到东华来谈投资项目,既想耀武扬威的回来,又怕她不堪的过去给人翻出来。

    ***************

    约摸二十分钟之后,阚文涛与高扬同时敲门进来。

    沈淮看着高扬,问道:“什么事情能将高秘长也惊动了?”

    高扬垮着脸,坐下来说道:“陈记临时有事情,不能亲自过来,让我过来解释清楚误会……”

    “有误会吗?”沈淮故作疑惑的问道,“那高秘长,你跟我说说,有什么误会?”

    “余小姐的行为确实有些不当,”高扬没有办法嫌弃沈淮不善的语气,他急着过来当灭火队员,有气也只能受着,说道,“不过余小姐也是爱女心切,没有意识到你与她女儿早就相识,所以产生了些误会,余小姐希望通过我跟沈记你道歉。另外,陈记让我跟沈记沟通一下天生港、西陂闸港升级扩建的事情。市里是希望在沿江港口开发的问题上,能跟宝和集团进行密切的合作,余小姐这次也是作为宝和集团的投资代表到东华来洽谈业务。这件事本打算明天会跟熊副市长及沈记你沟通,没想到今天会闹出这些不愉快事情来……”

    沈淮盯着高扬的眼睛,他才不相信陈宝齐明天会把跟宝和集团合作的事情通告他们,只是余薇给他咬在万紫千红脱不开身,才不得不拿这件事作为底牌来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