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五百四十章 做贼心虚

第五百四十章 做贼心虚

    看到往裙子上喷出这么多rǔ白sè浆,熊黛妮吐了吐舌头,轻叫道:“好多……”又觉得这么说太大胆,抬头看了沈淮一眼,脸红如烧,红唇如染,脸蛋娇艳,水汪汪的大眼睛里也快似乎要渗出水来,有着极致的妩媚,叫沈淮看了神魂颠倒。

    沈淮想着何时才有机会真正的与她欢好,但贴着红软娇嫩磨出来的感觉倒不比真刀实枪差多少。

    熊黛妮走到浴缸边,打开喷淋头,为了将裙子上的脏物洗掉销毁痕迹,她挺臀蹋腰,显得臀|圆腰细,异常的迷人。

    沈淮走过去,将熊黛妮的裙子后摆掀起来,叫她圆润的臀部露出来,雪白无瑕,浑圆似鲜桃,腿心的叠唇重穴仿佛嫣红的玫瑰花蕊,还有晶莹露汁抹涂其上,显得油润丰迷,而大腿往下,丰腴匀称,肌理嫩腻,叫人看了都忍不住再蠢蠢yù动起来,想要在上面狠亲两口。

    熊黛妮臀叫沈淮摸得酥痒,轻轻的摆扭,回头娇嗔道:“你还有完没完了?”又见他脸凑过去要亲那里,吓得缩躲开来,拉起窗帘,看着外面没有人影,让沈淮赶紧从窗子跳出去,以免露出马脚。

    好在还没有下班时间,而熊文斌他家所在这栋楼又是最靠南侧的临湖位置,沈淮翻出院子,倒没有给人发现。

    沈淮坐回车子里,回味着刚才美好的滋味,想着打电话给熊黛妮出去找个地方好好的欢爱一回,不过心想这也没有可能,熊黛妮的胆子比他想象的要小,怕给别人发现。

    做贼心虚的缘故,他也没胆今晚再见熊文斌跟熊黛玲,也怕熊黛妮露出什么马脚,给熊文斌打过电话,推说县里有事,要赶回来,拖后几天再谈海装产业发展的问题,就开车先回霞浦。

    ******************待新浦钢厂、省钢的电炉钢项目建成之后,东华全市的钢铁产能将接近七百万吨,也将成为名符其实的钢铁大市。

    七百万吨的钢铁产能,大概每年能为东华直接提供近二十亿的财政税收,算上配套产业的发展,这个数字可能将会更高。

    钢铁产业的发展,也是有限度的,梅钢的产能也不可能无限的扩张,新浦钢厂一期工程建成之后,也需要缓一缓,才能进行下一步的扩张,但东华的发展不能就此而止。

    而且地方财政过度依赖单一产业的发展,并不是一种健康的状态;钢铁产业同时也需要往纵深发展,往钢铁jīng加工及机械设备制造等方向发展。

    东华沿江沿海岸线长达两百余公里,其中一二级的优质岸线资源占到两到三成,除了此外,境内还有几条吃水颇为的内陆运河与江海相接,十分适合发展各种临港产业。

    海洋工程、船舶及重装备工业是临港产业里极为重要的分支,然而在过去几十年里,东华在这方面的发展严重不足。

    之前发展严重不足,也意味着有很深的潜力可挖,沈淮与熊文斌都赞成这是东华产业多元化发展、钢铁产业往纵深发展的一个重要方向。

    熊文斌这段时间的工作之一,就要市政研室与产业规划所共同为东华的海洋工程及船舶工业拿出一个十年甚至更长时间的中长期发展规划来,以为在钢铁产业之外,为东华再打造一个先进制造业的基地来。

    根据市政研室给出的调研材料,目前东华规模以上船舶修造企业仅十七家,九五年总造船完工量仅五六万载重吨,整个产业在九五年的总销额收入不足五亿。

    东华的船舶产业不要说跟其他造船工业发达的地区相比了,相比较徐城,也有天壤之别。

    徐城当前造船产业规模发展到年完工总载重量超三十万吨的水平,是东华的六七倍之巨。不过,由于徐城位于渚江中游,航道浅,江面窄,在修造万吨以下船舶,有技术及人力资源的优势,只是并不适合建造更大型的巨轮。

    而未来海洋航运的核心,多是由数万吨、十数万吨甚至数十万吨载重的超级巨舱组成;这对发展造船产业的岸线资源,提高极高、更严格的要求。

    在这一点上,濒江临海的东华有着比徐城好得多的天然优势。

    沈淮与熊文斌一方面要努力说服省里,同意将全省造船产业规划跟扶植的重点弃徐城而取东华,同时自身也加强船舶企业的招商引资工作,争取培育三到五家年产能在十万载重吨以上的大型船企。

    理想很丰满,现实则削瘦露骨。

    全市十七家规模造船企业,以昭浦造船厂为首的四家修造船厂在霞浦。

    关闭

    然而就是霞浦县以前重点扶持的昭浦造船厂,也都没有造两千吨以上的大中型船舶的平台。

    目前看来,仅仅是内部重点扶持昭浦造船厂的发展,也不知道发展到何时才能叫昭浦造船厂具备建造万吨级巨船的能力,而县里显然也不能冒着巨大的财政风险提供担保,向昭浦造船提供无限制的贷款支持。

    当然了,无论是梅钢还是淮能,还是鹏悦集团,都有往造船产业延伸的yù望。

    同时,顾氏的宝和集团,旗下在广南投资建设的造船厂规模,也是颇大,在西陂闸港产业发展上,也谈到投资造船厂的问题。

    东华市到底采取哪些模式相结合的去促成地方造船工业的发展,沈淮、熊文斌以及市里都还要反复的讨论。

    岸线资源的利用、整合、调整也需要有一个中长期的规划,不能说有一家企业进来投资,就划一段江岸、海岸出去。两百多公里的岸线资源再富裕,也经不住太多的折腾跟浪费。

    沈淮本打算今天晚上跟熊文斌讨论这些问题,只是现在做贼心虚,只能把这个问题拖后几天才去讨论。

    ******************白素梅带着七七在外围逛了一圈,到菜市场买了一兜东西走回来时,看到沈淮不在,问黛妮:“沈淮他人呢?”

    “啊,”熊黛妮装糊涂的说道,“他来过吗?我刚才在浴室里洗澡,没见到他人啊,”探头问妹妹黛玲,“沈淮来过吗?”

    熊黛玲昨天跟同学坐了一宿的客轮回东华,没有怎么睡好,今天白天都在家里补觉,她脑昏昏的,也不知道沈淮过来的事情,问她妈:“沈淮来过吗?我在房里睡觉,不知道啊?”

    白素梅说道:“我刚才带七七出去时,看到他开车进小区……”她也没有多想,就将七七交给黛妮,她进厨房准备晚饭去。

    熊黛妮想起刚才好像听到什么动静,疑点的看了她姐一眼,但也想不明白她姐为什么要说谎,也不明白沈淮为什么来了又走。

    熊黛妮做贼心虚,抱着七七回了房间,到房间里还心跳砰然,心想自己真不是做贼的料,但回味着刚才磨到云端的美感,浑身又是说不出的舒服,忍不住想,真要叫那根粗东西到身体里来,又该是何等的美妙。

    想到脸烫身热,熊黛妮将七七摆到床上,她坐到梳妆台前,拿起镜子,也觉得镜子里的脸蛋飞艳如花,格外的润透,好似刚得到浇灌似的……***************本来计划跟熊文斌会谈很久,临时改变主意,沈淮就直接回去,想着赶寇萱丟菜市场买菜回来自个做晚饭吃。

    临到巷子口,沈淮就看到陈丹的车停在院子外的巷道里。

    推门进屋,就见陈丹、小黎、寇萱,还有一个不认识的女孩子,看着像是跟小黎一起到县里参加高考的同学,坐在客厅里打牌。

    “回来怎么也不打电话跟我说一声,”沈淮问陈丹,“要不是老熊临时有事,我指不定在市里会拖多晚才能赶回来呢?”

    “又没有指望着你能赶回来?”陈丹笑着说,“你赶回来也好,我们把菜买了,摆厨房里了,你是过来打牌,还是到厨房做晚饭?”

    “出了臭牌说一声就摆臭脸给我看,我才没心思陪小女孩子打牌。”沈淮洗了一把脸,系上围裙,到厨房准备晚饭。

    后天就是高考,有的学校会在高考的当天统一安排大巴车接送学生,有的学校安排学生在考场附近住宿,也鼓励投亲靠友、寄宿在亲戚朋友家——陈丹还是考虑小黎高考马虎不得,怕沈淮事情多,而寇萱又贪玩,照顾不好小黎,才特意从徐城赶回来照顾。

    小黎提前一天住过来,也是在高考前调节好心情。

    夜里为了不影响小黎的睡眠,让她单独睡一个房间,陈丹与寇萱睡客房,沈淮苦命的,又只能睡客厅的沙发。

    夜深人静之间,沈淮躺在沙发也难入眠,房间打开,一具火热的娇躯从黑暗中摸过来投怀送抱,叫沈淮心热情切,搂住佳人,压到身上亲吻起来。

    “你就不怕摸错人?”陈丹在沈淮身下压着声音娇|喘着问道。

    “你胡说八道什么,除了你过来,还能有谁?”沈淮笑骂道。

    “不过你今天身上有其他女人的味道。”陈丹说道。

    “……”沈淮无语,心想女人的鼻子到底什么材料做的,只能装糊涂不应这话,说道,“你等会儿就知道我身上有没有其他女人的味道了……”伸手要将陈丹的绸质睡裙撩上来。

    “不要在这里……”陈丹阻止沈淮的魔手,客厅两边是卧室,隔音又不十分的好,谁知道小黎跟寇萱什么醒过来听到些什么,抓住沈淮的手,拉他到厨房里去。

    “nǎinǎi的,我总算明白什么叫鸠占鹊巢了,这里明明是我的家,搞得我做贼似的。”沈淮一边恨恨的说道,一边将陈丹抱到餐桌上,要把她剥光。

    不过陈丹怕小黎跟寇萱会无意闯进来,她笑着只让沈淮将她的裙子撩起来,屁股往餐桌边缘移了移,半个屁股悬空着,双腿环住沈淮的腰,让他慢慢的进来,缓慢而有力的抽|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