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五百五十四章 撞破奸情

第五百五十四章 撞破奸情

    

    沈淮只是一笑,不以为意,得知她租房子离将军园不远,就打开车门,让她坐上来:“我们去将军园,顺路送你过去……”

    看女孩子眼神间有些迷茫,似乎对住处附近不是很熟悉,沈淮心想她大概也是刚到市里来,听她的普通话也很标准,糯软声音宛转,没有地方上的口音,听不出是从什么地方过来的。

    看她衣着简洁朴素,没有夜场女孩常见的浓妆艳抹,气质清新,沈淮心想这个女孩子大概还没有给夜场所完全污染,但想到当下的社会风气,看这女孩子今天串场赚小费时也不能算有老实,而身上的香水香气不浓不淡,是他熟悉的高档货,心想她大概离给这个社会污染也不远了吧。

    沈淮没有救人于水火的心思,有人要堕落,不是谁想拯救就能拯救得了,

    沈淮之所以引诱花衬衫男过去挑衅他们,说白了还是不想东华发生什么恶性案件;不然的话,他完全可以在王朝俱乐部的大门口等周知白、杨海鹏、褚强他们出来才一起开车走。

    当下社会很多人戾气十足,有些人一时得财得势,就张扬嚣狂,说到底还是暴发户心态,对乍然得手的财势,缺乏足够的平常心。

    随着改革开放的持续,贫富分化将会更加严重,这种有害的社会心态也会持续相当长的时间,沈淮并不指望这种社会不良现象,短时间内就有可能消失。

    但说起来,这种人骨子里还是欺软怕硬的。

    “你叫什么名字?”

    就算熊文斌三起三落,那也只是仕途上的得势与否,熊家在生活上一直都是稳定的。熊黛妮工作多年,要成熟得多,但熊黛玲一直生活在象牙塔里,性子单纯爽直,对她所熟悉之外的生活,又弃满好奇,招呼女孩子上车来,热情的问她的名字。

    “我叫秦瑾,怀瑾握瑜的瑾。”女孩子说道。

    沈淮从后视镜里看了女孩子一眼,心里却是一笑,“怀瑾握瑜”,普通人对这个成语还真谈不上有多熟悉,心想她大概还是不甘心让别人将她跟其他夜场女孩看成一样。

    沈淮对拯救不相关人的命运没有什么兴趣,熊黛玲倒是好奇,也不知忌讳,在车里东打听西打听。

    秦瑾说他父母下岗,负担不起她姐弟两人的学费,她只能从高中退学出来找工作;熊黛玲当了真在听,沈淮却知道这女孩子满口谎言——说谎也许不是什么恶意,也许仅仅是警惕。

    到地方,沈淮将车子停在路边,让女孩子下去。

    “现在下岗的人真是可怜,”熊黛妮则显然给女孩子编的故事所感染,看着女孩子走进小区里,忍不住跟沈淮抱怨起来,“听惠丽说,霞浦计划两年内把全县所有国营厂都改制完全,到时候会有几千、上万人下岗;我爸这些天在家,也整天看改制下岗的材料,你们到底有没有替下岗工人考虑考虑……”

    “你妹还真是单纯啊,”沈淮指着副驾驶仪表盘下来的收藏柜,笑着跟熊黛妮说道,“里面有样东西,你帮我拿出来。”

    熊黛妮鼓捣了半天,都没有能打开来,沈淮弯过腰去,胳膊肘轻轻的压在熊黛妮丰腴的大腿上。

    熊黛妮不知道沈淮是有意还有无意,想到妹妹就坐在车后,背上的汗毛都立了起来。

    沈淮拿出两只包装精美的小盒子,一只递给熊黛妮,一只丢给车后的熊黛玲:“送你俩礼物,打开来闻闻……”

    “莫名其妙的送什么礼物啊?”熊黛玲嘴里这么说着,当下就将盒子拆开,里面是一瓶都没有半个手掌大的香水瓶,将盖子拧开来,顿时有股淡雅的香水弥漫车厢,竟然跟那女孩子身上的香气是一样的。

    “啊?”熊黛玲有些发愣。

    熊黛妮也打开香水瓶,是另一种香型,但不浓不淡的香气,非普通香水能及。

    “这香水是宋鸿军从香港带过来的,我本来想用来讨好其他女孩子,今天就便宜你们了。”沈淮笑道。

    “那女孩子嘴里有几分是真话啊?”熊黛妮讶异的问道,这香水是宋鸿军从香港带过来给沈淮讨好女孩子的,想来价值不菲,那女孩子看上去衣着简洁,但用这么昂贵的香水,无论是自己买的,还是客人送的,都说明她没有她自己所说的那么单纯。

    “她就是说谎,也碍不到我们;管她话里有几分真。”沈淮笑道。

    在沈淮面前,就跟没有什么见识的小女孩子似的,熊黛玲自信心有些受挫,就不再纠缠刚才那个话题。

    车到将军园,熊黛妮与黛玲就下车回家去。

    看着熊黛妮将香水瓶落在车上,不知道她是忘了,还是故意将香水瓶落了下来,沈淮也没有提醒她。

    沈淮将车子掉过头来等了一会儿,熊黛妮果然就“咚咚咚”的从里面走出来,喊住沈淮:“我忘了拿香水了……”

    沈淮伸手在熊黛妮腻滑如脂的脸上温柔的掐了一下,说道:“女人就是天生会骗人……”

    熊黛妮粉脸微红,见沈淮嘴凑过来要吻她,唇碰了一下,就闪开,可爱的吐了吐舌头,不否认这香水瓶是她故意落下来的。

    她借口落下东西走回来跟沈淮单独分别,但不能耽搁太久,又怕黛玲会不会突然走出来,可不敢就在这里跟沈淮缠绵。

    “哦,对了,”熊黛妮问道,“小柜子里有三瓶香水,除了给陈丹的那瓶,还有一瓶你打算送给谁啊?”

    沈淮心想女人真是了不得,你当她笨,就有你长记性的时候,笑道:“孙亚琳心眼可小,所有人我都敢得罪,那一定要拍好她的马屁,不然她真会给我摞挑子。”

    “鬼才信你。”熊黛妮眸光流波,回头看了一眼,见楼梯洞里大门闭着,她又飞快的探头过来,在沈淮脸颊上亲了一口,才恋恋不舍的拿着香水回去。

    ******************

    沈淮开车回老宅,将到时,一只花猫从路边突然窜出来,沈淮打方向盘往路边紧急避让。

    虽然踩住刹子,但车子前轮滑下路坡,搁到排水沟里,退不回来。

    夜这么深了,沈淮也不想这么晚让谁开车过来帮他将车拉上来,就把紧要的东西拿起来,走回老宅。

    看到孙亚琳的车停在院前的停车棚下,沈淮拿钥匙打开大门,看左边葡萄藤架下亮着灯,但院子里没看到孙亚琳她人。

    沈淮走过去看着沉甸甸坠下来的葡萄,伸手摘了一颗,在衣服上擦了两下就丢嘴里,甜中带酸,感觉还不错,想着小黎还惦记着老宅的葡萄,想着什么时候去徐城,摘几串给她跟陈丹带过去。

    沈淮推开客厅的门,客厅里也不见孙亚琳,但沙发上衣裳凌乱,听着房间里有水声,沈淮心想莫非孙亚琳在客厅里脱了衣衬再回屋洗澡。

    孙亚琳有时候有些凌乱的小毛病,沈淮无奈的将公文包放茶几上,替沈淮收拾起凌乱的衣物来,刚收拾起来两件,就觉得不对劲,沙发上明明是两个女人脱下的衣物。

    沈淮笑了起来,朝着孙亚琳房里喊:“我夜里睡这边,你们要玩什么可以,声音要收敛些啊!”

    沈淮不出声还好,他一出声,也不知道什么东西给撞翻了,就听见房间里“哐啷”一声大响,紧接着就听有人摔倒的声音。

    沈淮疑惑了,心想孙亚琳就是跟哪个女人就算是在房间里磨豆腐,又有什么心虚的?他走过去推开门,看见房间里浴室的门打开着,一具白嫩似雪、曲线美极的身体摔倒在湿滑的门边,没有来得及爬起来,手里有浴巾,不够大,盖不住裸露的身子,但及时盖住了脸,叫他看不见是谁,但这趴在地上的娇躯,还带着水,端真是娇嫩美艳,粉粉的,煞是诱人。

    大概是听到沈淮推门走进来了,她也趴在那里没有说要立即爬起来,以免给沈淮看到脸。

    孙亚琳坐在浴缸里,玫瑰花瓣跟奶白色的牛奶掩住她性感的身材,挥了挥手,跟沈淮说道:“还以为你这几天不回市里来呢;要不要一起来泡澡啊?”

    听孙亚琳这么说,沈淮鼻血差点飚出来,笑着问道:“真的可以啊?”

    “不可以,你快出去!”摔倒在地上的女人,拿浴巾盖住脸,声音都透出给撞破奸情的羞情,喊着让沈淮出去。

    “那就算了,”沈淮笑嘻嘻的朝孙亚琳挥了挥手,说道,“不打扰你们了。”走出门还帮她们将门掩上。

    沈淮走到厨房烧过水,沏了一杯茶走回客厅,杨丽丽这时候已经穿好衣服走出来,脸红得要渗出血似的,眼睛也不敢看沈淮的脸,声音小得跟蚊子似的,解释道:“真不是你看到的那样,你不要多想……”

    “我也没有多想啊,你以为我想什么了?”沈淮咧嘴而笑,看着杨丽丽羞红的脸。

    杨丽丽以前畏他、惧他,但从来都没有在他跟前羞不甚羞的时候,也没有想到她会有如此迷人的一刻。

    杨丽丽则完全不知道要怎么解释了。

    官场之风流人生:

    第五百五十四章撞破奸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