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五百五十五章 上门服务

第五百五十五章 上门服务

    沈淮说他没有多想,但看他的眼睛在自己身上打溜,杨丽丽心里满是不堪,一张白皙的脸羞得通红,只能继续徒劳的解释:

    “孙总今天要到我店来做SPA的,临时有事耽搁了,我想我闲着也就闲着,就过来……”

    万紫千红歇业后,杨丽丽就主要打理美容院;那边是女人扎堆的地方,沈淮不会往那里跑,想想也有一段时间没跟杨丽丽见面了。**

    没想一段时间没见,再见会遇到如此香艳的场面。

    也不知道孙亚琳什么时候把她拖下水了,想来也不会太晚;沈淮这时候才意识到寇萱死活要住到他那里去,不再跟杨丽丽住在一起,除了要躲开她突然跑过认清的妈妈外,也有可能是早知道杨丽丽跟孙亚琳虚凰假凤的事情了,想着躲得远远的。

    “是嘛,你们美容店还有上门服务啊,”沈淮脚跷到沙发上,伸着懒腰,笑着问道,“我工作了一天,腰酸背疼,你们美容店不会拒绝男客要求上门服务啊?”

    沈淮话音未落,一双有力的小手就搭上他的肩膀,没等他反应过来,孙亚琳就用力掐得他“嗷嗷”直叫,恶狠狠的问道:“怎么样,我这样的上门服务舒不舒服啊,要不要我再伺候你半小时啊?”

    “不敢了,姑***,我跟你认错、救饶还不成吗?”沈淮哪有胆子叫孙亚琳继续伺候啊,翻身挣扎着站起来,免得再给她下毒手。

    “你怎么回来的,没听见你开车回来啊?”孙亚琳坐过来,拿起沈淮沏好的茶杯,喝起来,疑惑的问他,“听到你进屋,我们都还以为进贼了呢。”

    “开半路上,突然路边跑出一只花猫来,我把车拐到路沟里去,明天还得要你帮我把车拉出来,”沈淮笑嘻嘻的说道,“有时候就是天意,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这句老话还真有很有道理啊。不过,你们就不觉得你们这样真的是很糟蹋好东西?”

    “女人长漂亮点,就应该成为你们男人的玩物?”孙亚琳不屑的说道。

    杨丽丽也是心虚,跟孙亚琳在浴缸里,听到沈淮在客厅说话的声音,就慌了神,爬出浴缸时难看的摔了一跤,想再解释什么都迟了。

    不然两个女人一起澡,又有什么需要解释的?

    不过看沈淮嘻皮笑脸的样子,似乎也没有什么惊讶的,只是杨丽丽在沈淮面前可没有什么心理优势,这会儿只想快点摆脱不堪,跟孙亚琳拿了车钥匙,就借孙亚琳的车先走了。**

    看着杨丽丽狼狈而去,沈淮盘腿坐在沙发上,笑着问孙亚琳:“我一直都很不明白,女人怎么就会喜欢上女人吗?”

    从小就在西方社会成长的孙亚琳,并不会觉得这事给沈淮撞见有什么难堪的。她蜷着腿坐到屁股下,拿干毛巾擦湿漉漉的长发,在灯光的照耀,有着琥珀sè的光泽,而她迷人的眼眸,则呈更深一些蜜蜡sè,她定睛看着沈淮,问道:“是不是伤自尊心了吗?”

    “这个有什么好伤自尊心的?”沈淮问道。

    “女人能自寻其乐,再无需从男人那里索取,你们男人从此就变成一无是处的废物,这还不够伤自尊心的啊?”孙亚琳说道。

    沈淮哈哈一笑,摆手求饶,说道:“今天很晚了,我去洗澡了,不跟你扯论女权主义这个问题了,”他从沙发上站起来,又伸手在孙亚琳的头上按了按,又顺手摸着她的长发揉了两把,说道,“昭浦造船厂改制,看似我们占了上风,可能情形没有想象中那么乐观。如果市里真决定现在就把葛永秋调出去,让我先当一段时间的代县长,通常情况下,在此之前我可能要先进省委党校学习一段时间。这个可能也是他们放出风声的一个意图……”

    孙亚琳湿发未干,沈淮伸手过来揉了两下,就揉得乱七八糟。

    沈淮意外的看了孙亚琳一眼,以往他要这样做,铁定会给孙亚琳打开手。除了取向问题外,作为女权主义者的孙亚琳,不喜欢谁把她看成小女孩子一样对待,所以笑骂喝酒说脏话、甚至跟他同床共枕都可以,反而一些亲妮的小动作会叫她抗拒。

    沈淮也没有多想什么,就回屋洗澡,准备睡觉去了,却没有注意到在他进屋之后,孙亚琳在沙发上,像是绝望的闭上眼睛。

    孙亚琳懊恼的拍着额头,今天是怎么回事,像个小女孩子似的给这浑蛋揉着头发,当时竟然没有要拒绝的念头?

    ************

    提拔任命之前,到党校参加进修学习,已成惯例。

    在新浦钢厂项目建设已经正常展开的情况下,沈淮也没有办法搞特殊化。

    沈淮预料很快就成为现实,两天没过,沈淮有事到市里开会,在要回县里时,给市委组织部长虞成震截住,给拉到他办公室里去谈话。

    “省委党校九月十rì有一期县处级干部进修班,”虞成震也没有什么话要跟沈淮说,简单寒暄过,就跟他说正题,“时间有些赶,我跟陈记商量了一下,还是希望你能上这一期的进修班。现在新浦工作是重中之重,市里很多事情也是优先考虑保证霞浦的需要。这次也是要等你进修回来之后,再去考虑对区县进行人事调整。”

    虞成震扣这么大的帽子过来,沈淮想要推后再进省委党校也没有可能了,说道:“我服从市里的统一安排,时间上有些紧,但也不是不能克服困难。”

    “你这么说,那这件事我就直接跟省委党校敲定,明天再给你确切的消息。”虞成震说道。

    沈淮从虞成震办公室出来,跟在车里等他的王卫成说道:“我过两天要去省委党校学习一段时间,省委党校管理比较严格,平时可能只有周末才能回霞浦,你帮我重新拟一份工作计划……”

    “什么时候去省里?”王卫成问道。

    “再过四天。省里九月十rì有个县处级的进修班,市里临时让我插进去学习。”沈淮说道。

    “这么紧啊,”王卫成有些诧异,虽然沈淮从省委党校学习回来,就基本上会提代县长,但时间赶得这么紧,还是叫王卫成诧异,说道,“这样,你是不是都抽不出时间去阳城考察了?”

    昭浦造船厂改制以及招恒洋船舶过来投资,一方面要放开限制让恒洋船舶考察霞浦的投资环境,同时霞浦这边,也要考察恒洋船舶真实的管理水平。

    恒洋船舶净资产规模上亿,在造船企业里不算十分的突出,仅仅让恒洋船舶兼并昭浦造船厂,同时完成改制跟招商投资工作,并不能将霞浦的造船产业一下子抬高到一个更高的水平上去。

    如果恒洋船舶的生产管理及技术积攒,真达到一个相当高的水平,淮能、梅钢以及业信银行等,不是不可以对这次合作提供更多、更实质xìng的帮助,甚至帮恒洋船舶拿到外汇融资也不是不行。

    也只有这样的力度,才能有助于霞浦造船产业能在短时间里有一个突破xìng的上升。

    对恒洋船舶的细致考察,也是在最终确定合作意向之前,非常重要的一步。

    跟市县党校不同,田家庚兼任校长的省委党校很注重纪律,除了要求学员集体住宿外,地方上有事想请假,也有严格的规定。

    党校学习九月十rì学习,阳城考察看是定在十四rì,时间卡得这么紧,沈淮也是分身乏术。

    “阳城那边,我可能是抽不出时间过去,”沈淮说道,“县里你跟赵县长过去,业信银行、淮能、鹏悦都会派人过去。你们交给我的报告能越详细越好,我等进修之后再过去也不会耽搁什么事情……”

    沈淮拿出手机,打电话给熊文斌,问他在市里,还是在区里。

    沈淮在想熊文斌能不能抽出时间到阳城走一趟,毕竟市里发展东华发展海洋工程及装备产业的概念,是他提出来的,梅溪新区沿江也有条件引进船企入驻。

    熊文斌能抽出时间跑一趟阳城,那就再好不过了。

    沈淮也不确定熊文斌就一定能抽出时间来,现在高天河在市里不大管事,很多工作都堆到熊文斌的头上,熊文斌同时还兼任唐闸区委记的职务,每一秒时间也都异常的珍贵。

    “九月十rì就到省委党校报到啊,他们也真是会卡时间啊,”熊文斌接到沈淮的电话得知此事,轻叹一口气说道,“不过你到省里学习毕竟是好事,我十四rì往后的工作都还没有都安排,那我就抽两天时间去一趟阳城……”

    想着上回造船厂工人围聚、戚靖瑶当夜就与高扬赶到霞浦要抓他痛脚的事情,沈淮猜测陈宝齐、虞成震这次这么紧着让他到省里学习,估计也是想让他这段时间没有jīng力跟时间去推动霞浦县造船产业发展的事情,这样宝和集团就能先完成在西陂闸港的造船厂投资筹备工作。

    沈淮心里忍不住轻叹,但也不想去说什么。

    作为市值逾百亿的宝和集团,真有决心在东华投资建造大型的造船厂,霞浦仅仅拉恒洋船舶过来投资,就算抢得先机也是没有办法跟宝和集团比的。

    但倘若宝和集团的决心不够强,仅仅是抹不面子,小打小闹的在东华投资建造一座中小规模的造船厂,就算给他们抢得先机,沈淮也不担心什么。

    更关键的是,余薇在宝和顾家的地位还远谈不上稳固,在大型造船厂投资问题上,话语权应该比想象中的要低一些;并不是说余薇想在哪里投,想投多大规模,就能行了。

    “好咧,具体的事情,我跟赵天明说一声,让他安排。”沈淮说道。

    沈淮去阳城能随便一些,甚至不通知阳城地方zhèngfǔ都可以;熊文斌作为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兼唐闸区委记,就算他不在意身份,市里他要通告高天河、陈宝齐他的行程,陈宝齐他们也不可能会同意熊文斌偷偷摸摸的来去——这边就要跟阳城地方zhèngfǔ联系考察的事情,安排起来又会麻烦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