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五百五十六章 工作交接

第五百五十六章 工作交接

    沈淮回到县里,就找陶继兴、葛永秋、顾金章说了去省委党校的事情。

    省委党校县处级干部进修班九月十rì开班,他最迟九rì就要去徐城报到,不要说下一周了,这一周的工作也都要打乱掉。

    不过体系有体系的好处,不会因为缺乏了哪个人就停止运转。

    沈淮到党校学习,也不是说完全就照顾不到这边,平时可以通过电话联系,虽然会辛苦一些,周末也能抽时间赶回来;不过也有一些分管工作,要临时托付其他县领导分担。

    不是正式的分管工作调整,也只需要交待一声。

    “沈书记,你安心在徐城学习,造船厂事情调查出什么问题,以及县里发生其他什么重要事件,除了赵天明副县长外,我也会随时跟你联系。现在全县经济工作的推进,还是离不开你的经验。”葛永秋客套的跟沈淮寒暄,好像他也是刚听到沈淮要去省委党校学习这件事。

    看着葛永秋心情平静,心知他对即将给平调到城西区担任区委副书记、区长没有什么怨意,沈淮站起身来告辞:“没有其他事情,我那就不打扰葛县长你工作了。”

    待沈淮离开后,葛永秋点了一根烟,走到窗边推开窗子,看着北面郁郁葱葱的水杉林,在水杉林的另一侧,几座塔吊突兀的矗立着,那边是北山鹏悦大酒店扩建的工地。

    北山鹏悦扩建工程推进不慢,正式施工不到三个月,在北塘河西岸包括新宴会楼、客房部等数栋楼组成的新建筑群就已成雏形,可能到年底这部分的建筑就会对外正式营业。

    不去看新浦正热火朝天的建设场景,仅城关镇这边,因沈淮到任而带来的改变也是显而易见的。

    虽然在沈淮的高压手腕下,也有徐福林等一批利益受损者,但受益者的规模更加庞大,除了俄而给沈淮脚下丢几枚钉子,葛永秋也不觉得他留在霞浦,就真能拖住沈淮的步伐。

    惹不起,总归还是能躲得起的。

    在全市中层干部里,市zhèngfǔ秘书长的排名就是靠前的,甚至都不落后区县的党委书记稍差。三年前,葛永秋市zhèngfǔ秘书长调到担任县长,此时又将平调到西城区担任区长,要说一点都没有怨意,那是自欺欺人。

    但是,他在霞浦夹于陶继兴、沈淮之外,包括顾金章在内,大多数的班子成员都选择向梅钢系屈服,他跳出这个棋盘,无疑又是此时唯一能有的最佳选择跟出路。

    他也知道,以陈宝齐为首的赵系,未来一段时间会与宝和集团等外资巨鳄合作,以发展西陂闸临港产业为支点,会重点将资源堆到城西区,以此平衡梅钢系在梅溪、霞浦聚集的势力。

    此时不难预料,城西区在未来三五年内,会获得比其他区县更好的发展,只是能不能盖住梅溪、新浦的锋芒,葛永秋心里是打问话的。

    陈宝齐等人的想法,自然是极好的。

    大势不可逆,单纯的拖后腿,只会砸了自己的脚,反而不如趁势分势,趁功分功。何况,推动西城区沿江港口以及西陂闸临港产业发展,也嵌合沿江产业带开发,将东华发展成综合枢纽江海大港的大局要求。

    然而,有想法是好的,但陈宝齐他们能做到哪一步?

    当初梅溪镇竞选淮海十强镇时,谭启平也未尝没有扶持一批地方经济强镇分其势的想法,但终究发展都远不及梅溪迅猛,盖不住梅溪的锋芒,以致谭启平手忙脚乱之际,走出直接打压梅溪的昏招,授人以柄,最后给沈淮逼走东华,临了只捞到供销总社主任这么一个安慰xìng的职务。

    葛永秋虽然有种种担忧,但也知道有些事不是他担忧就能改变的,不要说更高的层次,就算是东华这个棋盘上,他也只是别人手里的棋子。

    *****************

    省委党校十rì就开班,沈淮最迟不能也要赶在九rì之前赶到徐城报到,也就剩下两天时间调整接下来的工作计划。

    虽然沈淮不习惯让谁随时跟在身边,但要想将繁杂的工作有条不紊的理出头绪,也不能少了杜建、宋晓军、王卫成等人的协助。

    关闭

    沈淮回到办公室,将未来三个月的工作计划先理了一下头绪,就把赵天明、戴泉、杜建、宋晓军、王卫成等人召集到办公室来。

    既然党校学习回来之后,就要与葛永秋正式做职务上的交接,到时候他就要全面负责zhèngfǔ工作,而此时所具体分管的工作,都移交给下面的副县长承担。

    与其拖到三个月后,还不如现在就让赵天明开始接手。

    也是亏得早一步跟陶继兴在任用赵天明的问题取得一致意见,不然这时候就要狼狈得多。

    新浦电厂及新浦港的建设,由梅钢具体负责实施,赵东、赵治民、胡志刚等人,基本把所有的jīng力都投在项目建设上,西尤明斯、飞旗实业也都派出代表,加强新浦钢厂的管理及技术力量,外围的融资及沟通工作,也主要由孙亚琳、宋鸿军等人负责完成。

    除了一些必要的协调工作外,正常的项目建设进程推进,都不用沈淮眼睛一刻不离的盯着。

    新浦开发区的其他工作,沈淮则主要依靠戴泉、宋晓军等人盯着;县zhèngfǔ这边的事情,一部分移交给赵天明负责,杜建、王卫成等人都能从旁协助处理。

    ******************

    “赵县长,赵县长……”赵天明的办公室在楼下,与县zhèngfǔ办在同层楼上,沈淮留下杜建、王卫成还有其他事情交待,赵天明就先离开,出楼梯后要往办公室走去,听着陈伟兵在走廊里招呼他。

    赵天明转回身,看着朝他小跑过来的陈伟兵两鬓都有些白发,一时间也禁不住有些感慨。

    赵天明三十岁刚过就担任商业局党组书记、五灶乡党委书记等正科级职务,三十六岁就提了副县长,在霞浦县一度给视为前途无量的政治新星;而跟他差不多时间担任县zhèngfǔ办主任的陈伟兵,在这个位置上一干就是十年。

    赵天明完全能明白陈伟兵为什么会在自己提副县长之后,就流露出冷淡,而在他跟陶继兴有隔阂之后,又迫不及待的流露出敌视——说到底,这还是嫉妒心作怪。

    陈伟兵前后经历三任县长,十年都没能往前挪一步,看到别人超过他,他怎么能不眼红,不心生忌恨?

    然而,这其中也能看出官场中人要往上爬,是何等的艰辛,不是人人都能像沈淮这般耀眼般崛起。

    就是杜建,三年就已经梅溪镇委书记了,就算这次能顶替陈伟兵担任县府办主任,也只能说是将弯路拐过去了。

    想想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此?这三年来又何尝不是活得小心翼翼,生怕走差一步就万劫不复?

    “陈主任,你喊我有什么事情?”赵天明平静的看着陈伟兵,他虽然不会说有多厌恨陈伟兵,但语气还是有着明显的冷漠。

    葛永秋平调往西城区担任区长,差不多已成定局,然而陈伟兵想要跟过去,则很困难。

    现在是一个萝卜一个坑,葛永秋要把亲信调到西城区里,通常是先借调再转正,但这个只适用于葛永秋司机、秘书等级别不那么高的人,相对要好安排得多。

    陈伟兵都已经县zhèngfǔ主任了,葛永秋要把他调到西城区担任区zhèngfǔ办主任,就把先前占着位子的人赶走。这既无利于葛永秋到新地区任职之后重塑威信,显得他不够信任地方上的官员,在组织程序上也会要复杂许多。

    一旦葛永秋想从长计议,那陈伟兵留在霞浦的处境就要困难得多。

    之前为拆徐记酒楼的问题,县zhèngfǔ专门召开常务会议讨论,就连徐福林都未敢挣扎,唯独陈伟兵在会上提出反对意见。

    陈伟兵要是居心无亏倒也罢了,偏偏在机关后勤管理上又暴露出一系列的问题出来。

    就算沈淮到时候不会直接将陈伟兵从zhèngfǔ办主任位子上踢下去,给孤立起来的滋味也够陈伟兵好受的。

    赵天明是尝过给孤立的滋味了;几乎稍有些过节的人,都要趁机给你脸sè看的感觉并不好受。

    陈伟兵拿来一份材料要赵天明签字。

    这种传递文件的小事,本不用陈伟兵亲自走一趟,赵天明装痴卖傻的签过字,也不给陈伟兵说话套近乎的机会,就直接走回办公室,将他丢在走道里。

    王卫成与杜建随后下楼梯来,看到陈伟兵有话yù吐、给赵天明摞在一旁的一幕,他们就往楼梯里退了一步,依着楼梯扶手分烟抽,不忙着出去。

    倒不是说不想让陈伟兵难堪,因为接来县zhèngfǔ办的调整,他们将是受益者,打落水狗心里是痛快,但是叫别人看到,也会给别人留下咄咄逼人的印象,这对他们来说并不能算是一件好事。

    “沈书记跟我说过你家的住房问题,县zhèngfǔ这边暂时没有什么好房子,剩下的筒子间,还比不上县中的教职工宿舍。城关镇年初在城南拿地建了两栋小四层的住宅楼,县里出面可以协调几套出来,不过这事要跟老易那边打个招呼,”杜建跟王卫成说起帮他搞房子的事情,“新浦钢厂跟电厂联合建职工住宅楼,年前应该能建成一批,要是能有两栋楼划给县里,不单你的问题能解决,还能解决一大批人的住房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