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五百六十六章 党校同学(三)

第五百六十六章 党校同学(三)

    沈淮与陈丹送姚荣华、张力升离开颐园店,走回大堂。

    这时候有三个小孩子追逐着进出,推开东宴会厅的大门。

    透过门隙,沈淮看到秦大伟跟一群女人同桌,正百无聊赖的摸着手里的火机,似乎想抽烟,又顾忌旁边都是妇女儿童。

    “你这个同学,好像不怎么受欢迎啊?”陈丹挽着沈淮的胳膊,看着宴会厅里的情形,悄声说道。

    徐城市大副主任黄同再显赫,也不可能将一个省直机关的处级干部视若无物,除非是故意冷落,不然秦大伟不应该给丢到跟妇女儿童同桌。

    邵至初与秦大伟是党校同学,竟然在宴会上遇到也分桌而坐,这背后必然也有着外人所不知道的故事在。

    想到这里,沈淮笑了笑,看来秦大伟与邵至初之间,他只能拉住一个人。

    *************黄同是那种对谁不悦,就会摆在脸上的人;虽然浑身不自在,秦大伟却不得不硬着头皮跟其他亲戚坐在一起,忍受这样氛围的宴会。要是这样的冷板凳,都坐不得,那之前对黄家的卑躬屈膝,岂不是都前功尽弃?

    只是抬头的瞬间跟沈淮打了对眼,秦大伟下意识的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瞬间慌乱过后,秦大伟也恢复镇静,无意再幼稚的去掩饰此时的不堪跟狼狈,看着沈淮朝他这边笑了笑,他便拉了妻子离桌走出来打招呼:“这么巧啊,沈书记也在尚溪园吃饭啊?这是我爱人徐丽……”介绍妻子给沈淮认识。

    徐丽朝下午安排车送丈夫回来的东华市委委员、霞浦县委副书记沈淮打量两眼,丈夫说沈淮很年轻,她也没有特别在意什么。

    徐丽她父亲虽然给免了职,但她从小一个院子长大的伙伴,很多人从政,三十岁出头就是处级干部,所以她对年轻干部的年龄比较脱敏。

    不过这时候看到沈淮真人,徐丽还是情不自禁的感慨:真是年轻啊。

    沈淮见秦大伟的妻子是温婉秀丽的小妇人,笑着跟她握了握手,跟秦大伟说道:“哦,尚溪园是朋友开的店,我也是偶尔过来蹭饭吃……”

    “以后还要请秦处长多关照……”陈丹双手将名片奉给秦大伟。

    秦大伟接过名片,眼光浮掠了一下:“尚溪园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陈丹”。

    虽然眼前这么漂亮得过分的美人,跟沈淮站开了些,但他刚才在宴会厅里往外看时,她跟沈淮是挨在一起的。秦大伟对此也是见怪不怪,心想眼前这女人顶多二十五六岁,名下就能拥有这么一家富丽堂皇的高级餐馆,没有一点背景是不可能的。

    看秦大伟在宴席似乎颇受冷落,沈淮也就无意到宴会厅里去凑热闹,让秦大伟难堪。

    大堂西北角有简易茶吧,沈淮指着那里,跟秦大伟说道:“我还要过会儿再回党校,你今天还住过去?”

    “要的,打算吃过饭就直接过去。”秦大伟也无意不尴不尬的坐回宴会厅去,儿子也有岳母照顾,就与妻子陪着沈淮坐到茶吧那边聊天……邵至初见秦大伟离桌关天不见踪影,刚巧有人推开宴会厅的大门,叫他看见正离开的秦大伟跟妻子,他大声招呼:“秦处长,怎么这么早你就要溜走了?黄主任、陈书记的酒你都没敬啊……”

    邵至初纯粹想叫秦大伟难堪,嗓门又大又亮,秦大伟想装听不见都不成,头皮炸开,却又不得不停下脚步来,真怕这么走了,会把小鸡肚肠的黄同给惹恼了。

    沈淮转身身子来,往宴会厅里看了看。

    邵至初看到沈淮的脸,也是一怔。

    邵至初的大嗓门,把众人的视线都吸引到宴会厅大门外。

    “他们是谁啊?”黄同看到沈淮、陈丹两人脸生,不像是他们今晚请的客人,看到秦大伟跟他们站在一起,疑惑的问女儿。

    “大伟的朋友吧?”黄红霞哪里认得沈淮跟陈丹。

    邵至初不知道沈淮会不会走进来打招呼,怕他万一走进来打招呼戳穿更难堪,只能硬着头皮说道:“党校里的一个同学,与我跟大伟坐一个宿舍,没想到他也在这里吃饭……”

    徐城虽然是省会城市,但经济发展也就那样,真正的高级餐馆也就那么几家,碰到机会还是很大的,这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邵至初刚才也有聊县处青干班的事情,这一桌的客人大多数是体制内的,都有过一到多次的党校进修经历,知道县干班的门槛,看沈淮的样子,都暗感好年轻。

    邵至初犹豫是等沈淮走进来,还是他主动走出去打招呼。

    关闭

    没等他动作,坐黄同旁边的省路桥集团党组书记张大年推桌站起来,又不确定的问了邵至初一句:“邵处长,他是沈淮?”

    他也是以前与沈淮打过两次照面,但无深交,离得有些远,看着脸熟,但不确认就是沈淮,见邵至初点头,便跟黄同低声说道:“是我认识的一个熟人,我过去打一声招呼……”便离桌走过去打招呼。

    黄同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没有想到这个沈淮是哪里闯出来的神圣,要张大年主动走出去打招呼。

    张大年作为省路桥集团的党组书记,只是副厅级,比黄同要低。不过,黄同已经是退二线了,是昨rì黄花,就算是市人大副主任这个职务也不能再赖几年,但权势也没有办法跟当权的张大年相比。

    张大年才四十岁出头,是真正的少壮派,发展前途不可限量,不容老一辈人的轻视。

    更重要的,张大年是女儿黄红霞的顶头上司,红霞未来的发展都叫张大年捏在手里,叫黄同不能对张大年有丝毫的怠慢;也就叫他不敢轻视连张大年都要走出去打招呼的“熟人”。

    黄同拉了女儿黄红霞一下,提醒她一起过去。

    这种情况,邵至初也只能硬着头皮,跟着一起走出去。

    宴会厅的众人看着黄同父女、张大年都走出去跟门外大堂里的年轻人打招呼,视线更是粘在他跟旁边那个穿长裙的漂亮女人身上移不开,都不知道这对青年男女是什么神圣,需要黄同走出去打招呼。

    沈淮不动声sè的看着张大年、黄同、邵至初走出来,他不理会黄同,与张大年握了握手,说道:“张书记跟至初也在这里吃饭啊?”说得跟邵至初丝毫无隙一般,还热情的反过左手同时跟他握手。

    “今天是徐城市人大黄同黄副主任女儿四十岁生rì,我也就是过来凑个热闹,”张大年给沈淮介绍黄同父女,又怕黄同不了解沈淮心生轻视,说道,“田书记说要大格局发展淮海省经济,新浦经济开发区是未来三五年间全省要投入攻坚的桥头堡,沈书记是霞浦县委副书记,同时也是新浦开发区的领头羊。无论是赵省长,还是田书记,提到省内经济发展的热点,都不离开新浦,离不开沈书记。沈淮,同时也是我们路桥集团进入东华建筑市场要攻关的核心堡垒……”

    “张书记要把我捧到天上去了……”沈淮含笑跟黄同握了握手。

    听张大年介绍了这么多,黄同自然知道眼前看着不大起眼的青年,竟然是谭启平逼走东华的那个人,握手之际,情不自禁的多打量了两眼。

    沈淮又与张大年寒暄:“我今天跟业信银行的姚荣华在这边吃饭,刚送走姚行长,都不知道张书记也在这边吃饭……”

    听沈淮说他那边已经宴残席终,张大年便主动邀请道:“要不,到我们这边再喝两杯?”

    黄红霞有个当副市长的父亲,打小也养成眼高于顶的xìng子,但她的眼高于顶是分对象的。

    张大年在全省建设工作会议上,给省委书记田家庚点名批评,这个压力是很恐怖的。就算田家庚以后调离淮海省,张大年以后想要升迁,也会给竞争对手轻松一句“前省委书记不怎么看好他”给打败掉。

    省路桥集团作为全省基建产业的龙头企业,这些年业绩有些滑坡,也无怪律下向来严厉的田家庚会点头批评。

    现在全省掀起来大建设,近三分之一都集中在东华市。

    东华市的路桥基建,已经达到十天三公里的推进速度,甚至已经超过徐城市的建设速度。

    省路桥集团要做出一些叫省委书记改观印象的成绩,就一定要进入东华市的基建市场拿到一定份额的基建工程。

    省路桥集团虽然是副厅级国企,但想要进入东华市基建市场,沈淮就绝对是他们要巴结而不能得罪的对象;这也是路桥集团前期碰了几次壁,才摸清楚的情报。

    黄红霞作为路桥集团的中层干部,也知道里面的厉害关系。她再眼高于顶,也知道眼前怠慢了这个沈淮,沈淮也许不会对她怎么样,但张大年对她一定会心存不悦。

    张大年主动邀请沈淮到她们这边喝酒,黄红霞再傻也知道要应腔。

    黄同也热情的邀请道:“沈书记,过来喝两杯酒……”

    “我今天已经过量了,就不妨碍你们喝酒了,”沈淮推辞道,又跟秦大伟说道,“大伟,你吃过饭再打电话给我,我们一起回党校去;我就不妨碍你们喝酒了……”似乎真不想妨碍他们用宴似的,简单寒暄,就要与陈丹离开。

    黄红霞一时间也琢磨不透秦大伟跟沈淮的关系。

    按说今天才是党校这期县干班正式开班,秦大伟跟沈淮接触的时间不会有多长,但沈淮约秦大伟宴后一起回党校,而跟邵至初在寒暄之后就稍显得冷淡,这其中的分别,黄红霞还是能感觉出来的……看着沈淮离开时,眼睛往宴会厅里瞥了一眼,黄红霞陡然一惊,沈淮看的地方,正是她们今晚安排秦大伟坐的位置,沈淮这摆明了是不想等会把这些事点破了叫秦大伟尴尬,才婉拒进去再喝两杯。

    想到这里,黄红霞也尴尬起来,有些拘束,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

    拉人入宴要看场合,沈淮坚持离开,别人也不好强劝,也不能说沈淮失礼。

    返回宴会厅后,张大年又似特意说明似的,跟黄同说道:“这个沈淮不单是我们路桥集团要在东华市拿下的重点,而且来头也不简单。今天时机不是很好,以后我还得让红霞帮我安排跟他见面……”瞥了一眼坐在远处的秦大伟。

    张大年虽然没有直接指出来,黄同老脸也是一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