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五百七十四章  意图(一)

第五百七十四章  意图(一)

    下午海军老干部要参观扩建的水电站,沈淮也陪同一起过去。

    嵛山湖大坝及水电站改拓建工程,淮能集团投入上亿的建设资金,加上前期交给嵛山县总数达六千万的并购资金,整体投资要超过梅溪电厂一期,年发电量却不到梅溪电厂一期的一半水平上。

    由于嵛山秋冬季气候也温润多雨,水电站全年发电相对均衡,即使初期投资巨大,但后期的运营成本要远较火电厂为低,利润水平不见得就比火电厂稍差。

    而对于地方来,收益则更明显。

    嵛山湖大坝的隐患排除不说,六千万资金的套现解决了嵛浦等公路的建设资金问题;而水电站改拓建后,发电量大增,地方新增加的税费也弥补直接收入的减损。

    嵛山县目前还是区域小电网,没有跟外县市联通起来,之前境内没有火电厂,主要就是靠水电站供电。

    现在水电站的供电能力也是一下子增加了八九倍,除了让嵛山县暂时摆脱了电力缺口限制外,也让东嵛溪下游几家石材加工厂、食品加工厂的引资建设成为现实。

    临晚时,肖浩民、胡志军也赶了过来。

    县里要专门向海军老干部介绍嵛山经济工作情况,梁振宝有事不能参与,这等露面的工作,自然就摊到肖浩民的头上。

    高扬正式调到市委后,原东嵛镇党委书记张有才暴露出来的问题比较严重,提前安排退二线,市里也没有调其他人到嵛山来,空出来的职务主要还是由嵛山内部论资排辈的进行调整。

    肖浩民破格提拔同时兼任副县长及东嵛镇党委书记两职,成为梅钢系在嵛山最为核心的一个人物。

    胡志军从乡镇副职提拔担任水利局党组书记兼局长职务不到一年时间,不可能再次破格。不过,未来嵛山县能开发资源的重点还是水电,这些工作做实之后,一个副县长是少不了他的。

    冯玉梅不再担任政府办副主任的职务,旅游局是由她分管的县政府旅游办基础上筹建的,她也是理所当然的成为嵛山县旅游局第一任党组书记、局长。

    罗庆则还是在淮能集团内部分管嵛山水电资源的开发建设工作。

    嵛山县曾是东华最穷的一个县,去年全县人均年收入不足两千元,想要在短短一年内全县贫困人口就都脱贫致富没有可能,但变化还是巨大的。

    全县各乡镇建筑站往外输出的建筑业农民工总数,今年就增加到两万人,加上其他行业的劳务输出,总数可能要超过六七万人。

    虽然成绩还谈不上有彻底的改观,但相比较以往也有明显的改善。

    县财政方面,扣除淮能集团年初移交的六千万资金外,县内新增财税以及市里转移拨付的财政资金,使得嵛山县今年的财政开支在去年的基础上翻番。

    由于其他区县增速也不小,嵛山县在区县财政排名没能摆脱倒数第二的地位,不过日子也要较去年好过得多。

    “县里定下明年的财支目标是破亿,有些工作刚开始开展,成绩比较显著,但接下来要深入做工作,成绩就会受到限制,定下这个目标,还是有些压力的,”肖浩民介绍过嵛山县今年来的良好发展,但也有些隐忧,“就拿劳务输入来说,明年我们要努力总数破九万人的规模,宣传组织工作就要比今年还要重,还要累;再往后,这方面的工作会更难做。毕竟,嵛山理论上能输出的劳务上限也就十七八万人,不大可能超过二十万。另一方面,劳务输出的收入,对县政府增加有限,县里在这一块的投入又大,县里也就有些不同声音冒出来……”

    与崔向东等海军老干部一起听肖浩民汇报嵛山县的经济工作情况,听到这里,沈淮也是笑笑。

    也不能怨县里有些官员短视,县财政增长状况,除了关系公共事业的投入增长外,还直接关系到普通公职人员的收入水平。即使再有远见的官员,也不能完全无视这方面的压力。

    目前体系内对外的考核指标,主要是地方生产总值增长,但这个数字受统计水平的限制容易注水,真正的硬指标还是地方财税水平。

    “嵛浦公路经过调直、拓宽,无论是去霞浦或是到市里,时间都缩短了近一半,相信这方面崔老等以前一直关心嵛山的老同志都有直接的感受,”肖浩民继续介绍道,“这以往都说嵛山美、嵛湖秀,但那么差劲进山道路,把大多数人游山玩水的好心情颠簸掉。现在路修好了,嵛山的旅游市场以后能挖掘的潜力很大。沈书记虽然不在嵛山工作了,但大家都念着沈书记为嵛山修路的好;当然这也是崔老你们关心嵛山的结果。不过要是能在龙脊山中段开遂道,跟市里直接相通,路程就能缩短到半个小时内,对嵛山经济的促进作用将更显著……”

    “那是做梦啊,”沈淮笑着说道,“徐东高速东延方案,是考虑从市西北角拐一条支线出来,从嵛山通过直接去新津。不过,初步勘测之后,这条支线高速的造价估算可能会超过十五六亿,而仅龙脊山遂道的修建就至少要用掉两亿多。这笔钱三五年内没有可能掏得出来,所以你们还是不要做这个梦了。”

    “那是不是说市里已经有在考虑?”

    沈淮虽然说三五年没有建嵛山高速的可能,但胡志军他们听了也很兴奋,至少说明已经在考虑这方面的问题,哪怕拖上十年八年,还是值得他们期待的。

    崔向东等老同志,也很关心这个问题,都往沈淮看过来。

    龙脊山真要能打遂道建高速路,嵛山县也就真正打通地理上的限制,全县脱贫致富就不在话下了。

    崔向东等老同志,很多人都在嵛山革命过、工作过,对这边的发展寄以深厚的感情。

    “市政远景规划的编修,年底应该会拿出定稿来,到时候大家都能看到,”沈淮说道,“不过规划是很重要,但也只是一方面,一步步的做出来,更是关键。明年初顺利的话,徐东铁路东延支线要开工建设;三五年内要争取,一是徐东高速东延段的建设,一是徐东铁路电气化改造及复线建设。嵛山建高速的问题,暂时没有考虑……”

    说到这里,沈淮侧过身子来,跟崔向东等老同志介绍道:“开发新浦港,除了港口建设,内陆的铁路、公路网也要衔接贯通过来,才能真正的发挥综合枢纽港的地位跟作用。徐东铁路东延支线,华东铁路局不愿意拿资金出来,考虑渚西煤炭资源的输入跟利用,淮能、新浦钢铁集团硬着头皮,也能凑三五亿的建设资金出来。到时候考虑向铁道部申请这条支线我们自己来建。这样不仅能让新浦港建成之后,就跟铁路网接上,如果铁道路同意这条支线由我们自行筹资建设,将来自然也是由地方负责运营,我们对将来的运营状况也比较看好,也不担心什么。主要问题还在于徐东铁路的电气化改造跟复线建设。电气化改造跟复线工程,理论上能将徐东铁路的运力提高八到十倍,是淮海大发展所迫切需要的。不过,至少五六十亿的建设资金从哪里来是一个问题外,还有就是徐东铁路现有支线跟复线建成后的资产及运营权怎么分摊的问题。华东铁路局倾向哪种筹资方案,愿意将华东地区的铁路发展重心稍稍往淮海转移,这些都是暂时还没有办法突破的难关……”

    崔向东眉头竖起来,瞪眼看着沈淮:“你小子在这里挖着坑,等我们往下跳,是不是?”

    “没有,我挖什么坑了?”沈淮否认道,“让肖浩民给大家介绍嵛山县的工作成绩及未来的展望,我就顺口扯到徐东铁路上去了;老爷子您们要是烦我话多,我闭嘴就是了……”

    “你扯犊子蛋,”崔向东指着身边一个老人,说道,“老梁他女婿是华东铁路局党组副书记,你说你没有事前打听清楚,随口扯到徐东铁路复线工程上去,谁相信?”

    几个老同志也是含笑看着沈淮,不相信他真不知情。

    “老爷子,你一定要这么说,我真是百口莫辩了,”沈淮耍赖不承认,也不怕崔向东他们能咬他,他现在只负责将崔向东这些海军老干部的兴趣吊起来,至于能不能达到他想要的效果,那以后再说,“改革发展到现在,出现了很多的问题,社会贫富分化也有可能会加剧,接下来也会产生更多、可能更复杂的问题——这趟请老爷子你们过来看看,一方面是有显摆成绩的意思,另一方面也是想告诉更多的人,发展才是解决当下社会众多问题跟矛盾的根本手段。改革开放十多年了,现在开始要进入深水区,杂音渐多起来,社会也出现一些新的矛盾,我作为坚定的改革派,自然也是要改革摇旗呐喊。至于其他意图,那是真没了……”

    “……”崔向东摇头表示不信。

    “真要有什么意图,也是明天带大家参观海防公路后才会有,”沈淮说道,“贯穿淮海湾沿岸的海防公路多年失修,交通状况堪忧,不仅地方上不便利,当前的国防形势也不是特别的乐观。我就想着老同志们能不能发挥一下影响,让后勤部跟地方联合起来,先将淮海湾沿县的海防公路修一修……”

    官场之风流人生:

    第五百七十四章意图(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