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五百八十三章 附势

第五百八十三章 附势

    沈淮要求在现场就把情况调查清楚,还指手划脚让他们询问目击路人取证,中年jǐng察听了心里就起毛,蹙紧了眉头。

    再听沈淮说就是市委书记徐沛亲侄子的车他都要砸的话,忍不住冷笑起来,说道:“小伙子,这么说,你承认是你砸的车对不对?”

    沈淮见中年jǐng察手按在腰间别着的手铐上,眼睛盯过来,无非是威胁他接下来要掂量清楚再说话。

    这四个青年在市中心就浑无顾忌的危险飚车,拿路人的生命当儿戏,自然叫人恨;而中年jǐng察心里清楚是怎么回事,什么取证都不做,就要直接让对方将跑车移位,又叫年轻jǐng员疏散路人,无非是看到对方驾驶豪车又悬挂武jǐng车牌,知道对方在徐城非官即富、有权有势,就趋炎附势想拉偏架,又何尝不更叫人痛恨?

    沈淮眉头微蹙,没有吭声。

    中年jǐng察见沈淮还一副不鸟人的样子,心里窝着火,但也知道围观的路人还没有散开,不好发作,狠狠的剐了沈淮一眼,心想:等到地方再收拾你。

    四个小青年没有这层顾忌,听了沈淮的话,反应不一。

    那个几乎给魏岳一拳打瘫胳膊的青年,这时候也缓过劲来,听了沈淮的话,鼻子都快气歪了,指着沈淮的脸就骂:“你小子别狂,等会儿有收拾你的时候!”要不是中间有商场保安跟两名jǐng察拦着,他都恨不得再捡起铺路石冲上来砸人,也浑然不顾路人的指指点点,怒目环顾,脸上有一种似乎谁要敢再说他们一句是非、他就要冲过去咬人似的凶恶。

    倒是坐副驾驶位、给沈淮一脚踹中小肚子半天没能缓过劲来的青年,脸sèyīn晴不定,眼睛盯着沈淮的脸,没有吭声。

    那个危险驾车又最先冲下车来挑衅、叫骂的青年,听到沈淮的话,大笑起来,拍着大腿跟坐副驾驶位的青年说道:“徐海洋,这小子都把狠话摞下来,你今天要不收拾收拴他,那在徐城脸可就丢大脸了……”

    另一个青年说道:“赵成志,你那么多废话有毛用。到公安局去,就凭你这辆车给砸在这鸟样,还怕赔不死他?还有那个傻大个,也不能放他走,都不管他|妈的鸟事,他愣是还冲上来给了田拥军一拳……”

    提起这茬,那个下车捡起砖头就要砸人的田拥军,转头看到魏岳已经走到街对面。他刚想要冲过去揪住人,就见魏岳坐进街对面的那辆黑sè奥迪里,有些发怔,没想到那个冲过来管闲事的傻大个,还是个有来头的。

    魏岳打着方向盘,将车子缓缓的驶过来,虽然不是所有人都记得zhèngfǔ车牌,但车前窗贴的省zhèngfǔ特别通行证字样,还是叫大家能看得清楚。

    见魏岳把车开过来,谢棠看了沈淮一眼,没有说什么,默然的拉开车门坐上车。

    除了看到那个叫田拥军的青年拿砖头要冲过来砸人、吓得尖叫之外,谢棠其他时候都沉默着,没有吭一声;也没有像朱仪那般单脚跳过来,跟着jǐng察帮沈淮辩解。

    见她这时候竟然一声不吭就要坐车走开,就有路人看不过去,说道:“你这个小姑娘,怎么能这样啊?要不是这个小伙子刚才冲过来拉开你,你都要出车祸了,这小伙子给车子刮了一下,还为了你跟人家打架,你怎么可以一声不说就走了啊?”

    谢棠给路人数落得满脸通红,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是该关上车门,还是下车等事情解决掉再走。

    沈淮心里轻叹了一口气,走过去帮谢棠将车门关上,说道:“你先回去吧……”

    这时候那个中年jǐng察,脸sè有些变了。

    旁人不清楚,他们经常上街执勤的民jǐng,自然知道省zhèngfǔ里公车虽多,但不是所有人都有资格坐奥迪的。

    傻大个看着像是司机,但这个娇滴滴的小姑娘说不定就是哪个省领导的儿女,至少也能跟哪个省领导接触到。

    要是那辆保时捷跑车,是差点撞倒这个女孩子,要是那个小伙子是在拉开这女孩子之后,给车子刮掉才动怒砸车的话,事情就要比他刚才想象的复杂了。

    沈淮示意魏岳开车先离开,才跟那个中年jǐng察说道:“车子的确是我砸的,我不否认,不过我还是那句话,你们jǐng方是不是能在现场先把问题了解清楚再说……”

    中年jǐng察脸sèyīn晴不定,沈淮同样一句话,前后给他的分量是完全不一样的。

    他看着那辆挂省zhèngfǔ牌照的奥迪车驶到街对面,并没有马上要离开的意思,脸sè更是难看。

    就算奥迪车这时候开走了,他们在处理问题时,过于偏向保时捷那伙人,说不定眼前这青年会跑过去找到奥迪车背后的主人出来主持公道——那样的话,他们就两边都不是人了……

    年轻jǐng员终究还有些血气,走过来跟中年jǐng员说道:“刹车印拖这么长,车速肯定慢不了啊,是不是让中队派人过来鉴定一下?”

    中年jǐng察犹豫片晌,才出声问沈淮:“你是不是有给刮蹭到?”

    虽然后视镜是可以弯折的,但跑车这么快的速度开过来没有刹一下,沈淮还是给撞得不轻。沈淮挽起袖子给中年jǐng察看,他的右手臂乌青一块,肿高了不少。

    朱仪踮着脚跳过来,心痛的问:“痛不痛?”

    沈淮摇了摇头,有些痛,但也不是特别的厉害,刚才右手挥拳打人时也还有力,说明没有伤到骨头,只是有些淤肿而已。

    围观没散开的路人也纷纷作证:“要不是小伙子及时拉开人,那个女孩子就要给卷到车轮里去。开车的不讲理不说,停下车就骂人,换了谁都会忍不住砸车……”

    中年jǐng察沉吟片刻,转身问保时捷那伙人,说道:“你们愿不愿意接受调解?”

    那个叫赵成志的青年,也不把这两个jǐng察放在眼底,刚才见他有意偏帮他们,所以跟他说话稍客气一些,这时候见他要变风向,也顿时就变了脸sè。

    也只有那辆停在远处的奥迪车叫他有些顾忌,但终究不甘心新到手没两天跑车就这么给人砸了,赵成志心想奥迪车背后的大人物未必会替这小子强出头,不然也不是站到一旁看动静,横着脸说道:“我开车刮到他,医药费多少我都掏,火葬费我都赔给他。这二|逼砸我的车,打伤我的脸,这笔帐不算清楚,你们要敢放他走,你们试试看……”

    没想到保时捷这伙人翻脸就不认人,甚至还威胁他,中年jǐng察脸sè变得难看,但也知道当真惹不起这些伙人,只能忍气吞声的说道:

    “既然你们不愿意接受调解,那等我们取证后,再回所里接受处理吧……”

    赵成志压根不理会这两名jǐng察询问路人取证,见徐海洋站在一旁不吭声,说道:“我的车给砸掉稀巴烂都没有关系,但徐海洋你总不能白挨这畜生一脚吧,我替你看不过眼!”

    徐海洋受不住激将,恨恨的剐了沈淮一眼,脸sè有些难看的掏出手机,拨了一串号码出去。

    沈淮怕朱仪站着太吃力,就扶她坐回车里去。

    他开的虽然也是公务车,不过是挂霞浦县牌照的桑塔那,压根就不给那几个青年看在眼底。

    他们看到沈淮跟朱仪坐进那辆桑塔那里面,田拥军跟另一个青年走过来冷嘲热讽:“cāo,难怪那么横,敢情把徐城当自己家是不是?”两人一人堵车头,一人堵车尾,防备沈淮借机开车溜走。

    两名jǐng察询问路人调查取证的工夫,很快就又有一辆贴徐城市委通行证与两辆jǐng车先后赶过来。

    围观看热闹的路人也是聚之又散;最初的目击路人,最后也只有三个人留下联系方式。

    沈淮从后视镜里看到徐城市委副秘书长孟建声跟冯至初下车来,朝那个叫徐海洋的青年走过来,忍不住伸手拍了拍脑门,没想这小畜生真是徐沛的侄子。

    看着两部jǐng车跟徐城市委的车一起过来,朱仪有些担忧,问沈淮:“没什么事情吧?一定要赔他们修车的钱,我回去拿银行卡去……”

    沈淮忍不住在朱仪的额头上拍了两下,说道:“啥时候我砸人车要赔钱了?”朱仪不方便,沈淮也让她坐在车上不要动,这时候看到她同宿舍的女孩子小尚走过来,挥手示意她先过来上车陪朱仪,他则朝孟建声、冯至初他们走过去。

    孟建声跟沈淮打过照面的次数不多,听徐沛书记的侄子徐海洋指着走过来的小青年说“就是这小子挡道又砸了成志的保时捷”,他打理了沈淮两眼,路灯有些昏暗,他没有认出人来,而沉着脸质问一起过来的市交jǐng支队副支队长王玉民,“你们交jǐng部门是怎么上路执法的,一件小事,拖拖拉拉怎么搞到现在都没有解决,叫我怎么跟徐书记交待?”

    冯至初认出沈淮,脸sè变得难看,没想到砸赵沫石儿子保时捷、殴打徐沛书记侄子的人竟然是沈淮。

    冯至初一时也有些拎不清轻重,僵站在那里。

    “孟秘书长都认不出我来了吗?”沈淮负手而立,眼睛平静的看着孟建声,说道,“车子是我砸的,但我想这事孟秘书长跟至初你们俩人解决不了,你们还是跟徐沛书记汇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