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五百八十八章 怄气

第五百八十八章 怄气

    十一月中旬,燕京早晚的气温就逼近零度。

    沈淮特意赶到江宁,陪同小姑宋文慧、小姑夫唐建民一起坐飞机回燕京。

    宋鸿军**儿郎当的将车直接停在台阶前,依着车门抽烟,看到沈淮他们出来,忙将烟头捻灭过来,跑过来帮着宋文慧、唐建民提行李:“小姨、小姨夫,这回我够殷勤了吧?”

    “那在大厅里怎么没见到你的人?”宋文慧说道。

    “不是嫌车停到停车场太麻烦嘛,”宋鸿军笑着说道,“铁路建设即使允许地方出资参股,也没有外资参与的余地,民营资本参与支线工程,比例也受到严格的限制,无论是徐东铁路东延线,还是徐东铁路复线工程,都是淮能集团跟东华地方国资平台唱主角,一定要拉我回来干什么啊?”

    “有段时间没见到你小子了,小姨想想见你不成啊?”宋文慧说道。

    “姨,你啥时候想见面,打个电话,我跑江宁给您请安去,没必要非拉我回燕京啊。我昨天夜里到京,我妈、我爸就在我耳边叨叨了一天。他们叨叨啥事,小姨你也清楚的,”宋鸿军愁眉苦脸的说,想必回京后给逼婚逼得不轻,说道,“我估计最后的结局啊,不是我爸妈把我逼疯,就是我把我爸妈|逼疯,怎么想都是悲剧……”

    “你小子都三十五了,总不能一直胡混,你享受了宋家带给你的好处,传宗接代的责任就不想负了。”宋文慧说道。

    “传宗接代容易,过两天我就带两血统纯正的小孩子送我爸妈养着玩。”宋鸿军涎皮赖脸的笑道。

    “晚上吃饭时,你有胆子当着老爷子说这话啊。”宋文慧拿手里的包砸了宋鸿军的头一下,又朝沈淮瞪眼说道,“你跟成怡的关系怎么还不咸不淡的?”

    “你不是在教训鸿军,怎么又扯我头上来了?”沈淮没想到站在旁边不吭声,也逃不过殃及池鱼的命运,“我跟成怡关系挺好的啊,谁说我们关系不好了?”

    “你当我们这里谁是好蒙的,”宋文慧嗔怪道,“前段时间听说成怡想着回国后去徐城工作,但过了段时间,又听说她又打算在燕京找工作,你说你们没有问题,谁相信啊?”

    “真没有什么问题,”沈淮抵赖道,“成怡的专业比窄,徐城工作是好找,但要能让她发挥一技之长,发展前途显然没有燕京开阔。我跟鸿军不同,他都奔四的人,再拖几年结婚生子,那就成老来得子了,我急什么啊?”

    “你跟成怡没什么,那你约成怡晚上到老爷子那里吃饭;这是老爷子的命令,你不打电话,我就替你打。”宋文慧说道。

    “不是说这次回来只讨论徐东铁路复线工程的事情吗?”沈淮头痛的说道,他确实有些忤再主动联系成怡,想着他不联系她,她不联系他,拖上一段时间自然断关系就好,没想刚下飞机,小姑她们就把火头烧过来了。

    见小姑拿出手机作势要联系成怡,沈淮求饶道:“得,我等会儿再打电话还不成吗,让我留点**还成不?”他都不好意思问成怡在不在国内。

    “你也有点诚意,开鸿军的车去接一下,我们坐出租车回去!”宋文慧说道。

    沈淮刚要找借口推脱,宋鸿军就幸灾乐祸的将车钥匙递过来:“没事,我们回京也难得打回的,就当体验一把……”

    ******************

    成怡回京后还没有倒过时差来,下午在家里睡觉,接到沈淮的电话才起床泡澡,这会儿穿着厚厚的大浴袍下楼来给沈淮开门。

    成怡伸手将湿漉漉的长发捋起来,露出光洁的额头,刚洗过澡的缘故,姣美的脸蛋白里透红,娇嫩得吹弹得破,她眨着眼睛问沈淮:“一定要过去吃晚饭?”

    她倒不介意私下跟沈淮出去单独吃饭,但宋家今天的家庭聚餐,拉她过来就有些正式得叫她心头发忤。

    关闭

    沈淮也知道拉成怡过去吃饭,会很难受,他也是给小姑宋文慧赶鸭子上架,咧着嘴问道:“要不是我下台阶摔一跤,你送我去医院?”

    “好啊,你快点摔下去啊,我打电话喊120过来……”成怡笑盈盈的说道,靠着门似乎等着沈淮从她家楼前的台阶摔下去。

    “你们两个孩子,尽拿这种事胡扯,真是一点都忌讳。”刘雪梅从后面探出头来,责怪沈淮跟女儿说话口无遮拦。

    “刘姨在家啊?”沈淮吓一跳,没想到成怡她妈这时候也在家里。

    “在家跟这死丫头怄气呢,”刘雪梅说道,她手里拿着一套衣服,塞成怡的怀里,说道,“我看你今天穿这套衣服合适。你那些在国外穿的衣服,我都恨不得拿剪刀绞了。要不你穿了让沈淮帮着看看,让沈淮评评,是你的眼光好,还是我的眼光好?”

    “得、得、得,我穿还不成吗?穿得难看反正是你的女儿,又不是我的女儿,”成怡堵住她妈的嘴,不乐意跟她妈说话,拉着沈淮就上楼,到卧室将门关上,才叫苦道,“我妈管不了我爸、我哥,就恨不得把我从头管到脚。我出国留学几年,算是狠狠呼吸了一把zìyóu的空气,这次回来又要长期遭罪了。穿什么衣服都要啰嗦半天,来,你看看我妈帮我挑的衣服,评价一下……”

    “你知道,在这种事情,我是最没有原则的……”沈淮笑着说道。

    这时候他也知道成怡过去吃饭是小姑跟成怡她妈早就计划好的事情,不是他跟成怡拖延就能行的,估计成怡在家里给数落了好久,烦不过她妈才勉强同意过去吃饭的吧?

    成怡进卫生间换衣服,沈淮就站在那里打量她的闺房。

    刘雪梅这时候又推门进来,跟沈淮说成怡工作的事情:“成怡在徐城面试了两份工作,都给回应了,你熟悉徐城的情况,倒是帮成怡参谋一下……”

    “妈!”成怡打开卫生间的门,头探出来不满的叫道,“沈淮刚下飞机,哪有你这么烦人家的?”

    “好,好,又嫌我啰嗦了,我不管你们的事情,好不好?”刘雪梅无奈的退了出去。

    沈淮笑了笑,目前送刘雪梅出去,摸着裤兜里的打火机,心知成怡此时没有去徐城工作的想法了,大概为这事跟她妈吵了不止一次了。

    沈淮走到卫生间门口,隔着门跟成怡说道:“要不是这样,哪天我到街上揪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太打一顿,叫你跟你妈撞见,让咱俩的事自然黄掉……”

    成怡刚才开了一下门,头探出来跟她妈怄气,忘了把门关严实。沈淮顺手撑在门,没想到门豁然推开,他整个人就冲了进去,撞到正站在化妆镜前成怡的后背上。

    成怡是刚换好裤子,正托rǔ要戴文胸,叫沈淮从后面撞了一下,文胸脱手而出,半个身子就**裸的暴露在沈淮的眼睛里。

    肉色如玉,双|峰娇挺,白如初雪;成怡也是傻了一两秒钟,才想来要双手将要害处捂住。

    沈淮不敢多看,忙不迭的退出去,将门从外面带上,轻咳道:“我还以为你在里面锁上门呢……”

    成怡在里面半天没有吭声,沈淮也不知道她心里怎么想,便走出她的卧室,站在二楼过道里,看着从底楼大厅直挑上来的中庭,掏出烟来抽。

    “啊,我妈特讨厌别人在我家抽烟了,”成怡换好衣服出来,看到沈淮站在外面抽烟,忙抢过来捻熄掉,挥手将空中的烟味驱散,“你抽烟要是让我妈看到,都不用上街找老太太欺负了,咱俩的事基本上就黄掉了。”

    “刚才真不是故意的。”沈淮说道。

    “我可不管你是不是故意;反正你也不要以为看了两眼,我就非你莫嫁啊。”成怡故意板着脸说道。

    沈淮忍不住笑了起来,打量着成怡一身她妈做主挑选的衣服,说道:“嗯,没有想象中难看啊,估计还是你人长得好看,叫衣服多添了三分颜色……”

    见沈淮贼头贼脑、一副担心她妈就在附近听到这话的样,成怡横了他一眼,说道:“人这话也太言不由衷了,有种就当着我妈的面说,”拿上挎包,伸手挽过沈淮的胳膊,说道,“我回来就跟我妈怄了两天气,今天索性叫她高兴、高兴……”

    成怡挽着沈淮的胳膊下楼,看到她妈拿报纸从外面进来,又加倍搂紧沈淮的胳膊进门,还低声跟她妈打招呼的沈淮:“我妈有没有笑得心花怒放?”

    “你要总这样跟你妈怄气,我反正是心花怒放。”沈淮笑着说道,叫成怡掐了一记,笑容也不改。

    见成怡坐到车上长喘一口气,沈淮心想她在家大概给逼婚逼得辛苦,说道:“我跟你说真的,你要真觉得辛苦,分手的事我来提。你以后回燕京工作,也不能整天跟你妈怄气……”

    成怡秀眸如水,看着车窗外的梧桐树,说道:“我们相亲算起,认识也快有两年了吧。我这次又要回国工作,要是不分手的话,大概会给逼着结婚吧?你说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