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五百九十七章  淮煤构想(一)

第五百九十七章  淮煤构想(一)

    沈淮上车后与列车员陈美红如期而遇,比之以往的清纯靓丽,此时陈美红胸鼓臀圆,脸蛋丰腴,眸眼间也多了些勾人的迷人媚气,有着初成少妇的诱人魅力。

    车厢里的孤单男旅客们,就像躁动发情的少年,围着陈美红嘘寒问暖,找各种借口跟她接触。

    不是运忙时节,软卧车厢较为空旷,坐不到三分之一的人,沈淮的车厢里四张床铺,从头到尾都只有他一个人。

    陈美红对沈淮印象颇深,软卧车厢里也不是很忙碌,她得空就跑过来跟沈淮闲扯,直到夜深人静时才离开各自休息;火车临到徐城,陈美红又跑过来唤沈淮起床,彼此还留了联系方式。

    不过出站台,看到陈丹站在出口外翘首而望,沈淮当即就将列车员陈美红遗忘成储存在手机里的一段符号,身心愉快的朝陈丹走过来,揽她入怀:“等我多久了?”

    “没多久,火车挺准时的。”陈丹说道。

    “那就好,”沈淮说道,“党校那边我请了假,今天还可以接着偷懒,昨天在火车上没有睡好,先去你那边睡觉去……”

    看着沈淮精神奕奕,哪里有没有睡好的样子?

    难得偷半日闲,沈淮就一心想把她往床上拖,陈丹狠狠的掐了他一下,但终是拗不过他,先开车回北苑,大被盖床,一直到下午两点钟才歇下劲来出门吃中饭。吃过中饭,下午两人又去爬西山,夜里逛文庙直到十点钟才回北苑。

    进屋沈淮就打开水龙头放水,准备洗澡,陈丹拉住他:“你以后不要留在这里过夜了?”

    “为什么啊?”沈淮问道。

    “成怡以后要到徐城工作,你留在这里过夜不好。”陈丹说道。

    “我跟成怡那是糊弄家里的,成怡那边我赚不到一点便宜,还要在你这里守身如玉,那我不亏大了?”沈淮说道。

    “你个浑球哪里亏了,不让你在这里过夜,你做其他事,谁拦着你了,”陈丹娇羞的直掐沈淮,又一本正经的说道,“即使你跟成怡是名义上的,但你在别的女人那边过夜,传出去对她也不好听啊……”

    “那我打电话给成怡,让她不要来徐城工作了,”沈淮赖着脸皮说道,“就因为她要来徐城工作,害得我不能在你这里过夜,真是亏死我了。”

    陈丹掐了他一下,说道:“随便你到谁那里过夜,总之不要在我这里过夜就好。我可不想为这事跟其他人打架去……”

    “除了你这里,我还能跑哪里过夜去?”沈淮喊冤道。

    “学田公寓那边不能过夜?”陈丹说道。

    “啊,你知道朱仪住学田公寓?”沈淮疑惑的问道,心想朱仪应该跟陈丹没有直接的联系。

    “嗯,这附近就一个菜市场,我跟朱仪她妈遇到过两次,”陈丹说道,“那边你都不用开车,走过去也近。”

    “怎么,吃醋了?”沈淮看着陈丹美丽的眼睛,说道,“我要真跟朱仪有什么,这时候还要用你赶啊?”他不管陈丹说什么,直接解起她的衣服来,一层层像剥春笋似的将陈丹扒光露出雪嫩迷人的娇躯来,拉她一起进浴缸。

    乳挺臀圆,腰细肌滑,叫沈淮一双大手在乳腹股沟之间的摸索,陈丹浑身痒痕泛起,不一会儿就娇|喘微微,桃源生津,强忍着羞意坐在沈淮的大腿上,娇臀叫沈淮那根坚硬的肉|忤子顶着,更是说不出的酥痒,靠着他厚实的怀抱,说道:“每回跟你说正事,你就乱来;朱仪也好,周仪也好,我才能懒得吃你的醋……”

    “什么正事?你说,我听着呢。”沈淮让陈丹抬一下臀,摸着她腿间粘滑似油、不似清水,就想在浴缸结合在一起。

    陈丹拗不过沈淮,强忍住羞意扶杵而坐,但摁住他的手,仰头说道:“这样就好,不要乱动,会进水的。”不过沈淮的手没那么老实,搂到她的胸前,从下边缘罩握玉|峰而摸,陈丹也是说不出的舒服,便由着他去,只是怎么也聚不起心神来跟这浑球说“正事”……

    *********************

    成怡确定到省人民银行国际部工作,不过正式入职时间要到元旦过后。

    刘雪梅跟天下的母亲没有什么区别,成怡不跟沈淮确定关系,恨不得将她绑起来送到徐城来;一旦成怡确定到徐城工作,反而想留她在燕京多住一段时间。

    沈淮则在徐城渡过他党校进修最后一个月的悠闲时光。

    在此期间,新浦造船厂工人聚闹事件经葛永秋牵头调查做出最后的结论,徐福林被直接免除副县长职务。

    造船厂改制,资产整合进恒洋船舶重工。

    恒洋船舶重工由恒洋船舶、新浦开发集团、梅钢集团联合注资三亿,总投资六亿,在新浦西山岛高起点投资建一座可修造三万吨级船舶及海洋工程平台的干船坞。

    恒洋船舶重工的干船坞建成之后,新浦的年造船能力将直接突破十万吨,但由于宝和集团在西陂闸港抽资十五亿、同时建造两座大型干船坞的宝和船舶重工项目启动在前,恒洋船舶重工项目启动也就显得有些平静甚至平淡。

    虽然宝和船舶重工项目的风头一时无两,包括船舶工业配套产业园、医药产业园等项目在内,拉开西城区快速发展的序幕,但陈宝和、虞成震、戚靖瑶等人却无法因此就得意洋洋,认为就能盖住梅钢的锋芒。

    沈淮回到徐城之后,徐东铁路电气化改造及复线工程以及淮能集团提出的淮煤东出概念,就迅速传回淮海省。

    一石惊起千层浪。

    徐城以西地区,在历史上就以煤铁资源著称,汉初的铁官府就是徐城市最著名的文物遗产之一。淮钢、淮煤、淮工等一批省属重工企业,也是在淮西煤铁资源上成长起来的。

    工业的大发展,国内炼钢产业从解放初年产几十万吨往一亿吨突破,嵛西的铁矿资源就显得供给不足,但远期储量超两百亿吨的淮西煤炭资源,虽然跟晋蒙等储煤大省不好比,但依旧有极大开发的潜力。

    现在淮西市县煤炭资源主要供给省内,年开采量不足三千万吨,在这个基础上,开采规模即使再提高十倍,淮西煤炭尤能开采近百年。

    只是在建国后,国内的重工业体系主要集中在华北地区发展,使得华北的煤铁矿藏资源得到更充分的开发,淮煤的开发长期受限交通以及外围地区工业发展不好等因素受到压制。

    改革开发后,东南沿海地区最初以劳动密集性的轻工业发展为主,虽然火电用煤需求旺盛,但主要也是从华北沿海完善的港口、铁路系统输入。

    横穿晋北、冀北地区到秦皇岛的大秦铁路,就是在此基础上发展起来,现在每年差不多有近亿吨的煤炭资源经大秦线输出南下,淮煤依旧没有获得发展的机会。

    虽然经渚江航道有部分淮煤炭资源能往东南沿海地区输出,但总量有限,每年仅四五百万吨规模。

    目前东南沿海地区,工业体系正初步的从劳动密集型往资本、技术、能源需求多密集型的大工业体系转变,再加上民众生活水平快速提高以及城市规模的不断扩大,对煤炭等能源的需求进一步急剧增涨。

    同时日韩等国,每年从中国进口的煤炭量也同时在大幅增涨。

    大秦重载线改造、晋煤东出南线工程,都是在这市场背景下浮出水面,淮煤离东南地区这么近,怎么可能不想着参与进来分一杯羹?

    近年淮海省不是没有人提及“淮煤东出”这个概念。

    淮海省甚至有一批专家学者提出要在淮西大建火电厂,直接就地用淮煤发电,然而通过高压输电系统,将电能输往江浙缺电地区。

    只是受限于高压输电技术不成熟以及地方电网、供电系统利益关系复杂,这个概念的呼声虽然颇高,但短期没有实施的可能。

    另外,高压输电系统的投资也绝对不是什么小数目,而且需要电力部门独立投资,资金的压力更大。

    渚江航道还有一定的潜力可挖,但渚江上游航道只能通行一两千吨级的运输轮,大规模的提高动力,一方面会使得有限的航道资源变得拥挤不堪,一方面运输成本及效率,都远不及通过铁路将淮煤运抵新浦装船出港……

    徐东铁路电气化改造及复线工程,配合新浦港的大规模建设,理论上能将淮煤东输规模提高到四到六千万吨,将淮煤年开采量提高到七千万到一亿吨。

    而运输成本的下降及效率的提高,也将扭运淮煤企业大面积亏损的局面。

    相关的构想,省内的一些专家学者不是没有人想到,没有落实下来,主要还是缺乏资金跟成熟的市场环境。

    东华经济的崛起,掀起建设综合枢纽港的高潮,省内也提出大格局发展全省经济的概念,这时候能以淮能集团为核心,聚集三五十亿的资本,这些构想才具体变成现实的基础。

    官场之风流人生:

    第五百九十七章淮煤构想(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