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五百九十八章 淮煤构想(二)

第五百九十八章 淮煤构想(二)

    为徐东铁路升级项目铺路,十一月下旬,电力部紧急下文,批复同意东电集团将平江|青沙电厂划归淮能集团所有;这也可以说是宋系决心做大淮能集团最直接的表现。

    青沙电厂位于平江市青沙县境内,几乎可以说是跟梅溪隔江相望,装机容量达九十万千瓦,九五年初由东南电力建设集团设计、承建,是东电垫资承建的第一个BT电厂项目,总投资达到十八亿,计划明年初建成后划归江东省电力局接收。

    虽然电力部整体改制还在拖延,暂时看不到全面推进的迹象,但电网分拆的试点工作已经在江浙等沿海省市推进;江东省也成立了省级的江东能源集团,接管电网分拆后的电厂。

    如果没有淮能集团的节外生枝,青沙电厂建成后将划入江东能源集团;而此次电力部行文,相当于将十八亿的优质火电资产,直接从江东能源集团嘴里夺食,划给淮能集团。

    承接青沙电厂,淮能集团一年之后运营的电厂总装机容量将高达三百万千瓦,总资产将达到四十五亿之巨,而其中净资产规模更是高达三十亿。

    这就为淮能集团进一步获得大量融资,主导徐东铁路升级工程、参与淮西煤炭资源开发,打下坚实的资本基础。

    淮能集团的进一步调整跟整合,宋系内部自然也是明确宋文慧全权负责。

    在这个背景之下,宋乔生十二月初的视察东电之行,行程重点也就从东华改到徐城,名义上是参加淮能集团总部从东华迁往徐城的庆典,实际则是与田家庚、赵秋华等人交流淮能集团在淮海发展以及徐东铁路升级、淮西煤业开发等事宜。

    进入十二月,徐城的寒意也渐凛冽,县干进修班还有最后几天的课程未完结。沈淮掐着点从党校请假出来,先从宾馆接到早一天赶到徐城的宋鸿军,再驱车赶到火车站,迎接二伯宋乔生、小姑宋文慧等人从江东赶来。

    熊文斌、胡舒卫等人也是一早从东华驱车赶来,到火车站跟沈淮汇合。

    沈淮停下车来,看着熊文斌、胡舒卫由郭全、张拓等人陪同,站在车站停车场边上抽烟,他与宋鸿军走过来笑着问道:“怎么在这里吹冷风啊?”

    “不差这么一会儿等你的工夫,”熊文斌客气的跟宋鸿军握了握,看着手表,跟沈淮说道,“张拓刚进车站问过了,宋部长的火车可能要延误半个小时……”

    宋乔生行程前站是江宁,从江宁再乘火车到徐城。

    江宁到徐城不到四百公里,没想到火车还能延误半个小时。

    沈淮不知道他父亲他们有没有到车站,他不想凑到里面去跟他们多挨半个小时,宁愿选择站在停车场上吹冷风。

    沈淮又问张拓:“杨部长身体怎么样?”

    杨玉权十一月初身体检查时,查出腹下有小块肿瘤,前两天刚进行了手术,沈淮还没有时间回去探望。要不然的话,杨玉权也会到徐城来,参与这次见面。

    “请了省军医的专定,手术创口很小,我早上离开医院时,杨部长都能下床走两步了……”张拓说道。

    杨玉权检查出身体有恙之后,就将张拓调到市委统|战部,兼任办公室主任及经济联络科科长两职。

    这样,杨玉权除了身边多一个亲信之人外,统|战部有关联络华人华侨的工作,也可以由张拓承担,在市一级层面,分摊沈淮与熊文斌等人在招商引资工作上的压力。

    杨玉权身体能恢复尽快回到工作岗位自然是极好,除了私人感情外,梅钢系在市委也缺不了杨玉权这一席位子。

    这会儿省里迎接的车队也驶进停车场,在开道两辆警车之后,沈淮看到李谷按下车窗,朝这边招手。

    谢芷红色的奔驰车跟在车队末尾,是宋鸿奇开的车,同时谢成江也坐在车里。

    宋鸿奇虽然在机械工业部工作,不能陪同他父亲宋乔生视察东电,但也早一步赶到徐城来,作为宋系的一员,参与淮煤东出一事的谋划。

    参与此事,对宋鸿奇来说,无论是在仕途,还是在宋系内部,都有助增加他的资历。

    与电力部一样,副总理王源主张的国务院机构改制里,机械工业部也是最重要的环节之一。宋鸿奇虽然也是正处级官员,但在部委则显得有些微不足道,如果现在不进行仕途上的谋划,等到部委改制落实时,就很难说会调任到称心如意的职务。

    沈淮对宋鸿奇参与谋划此事也无意见,整件事能否顺利的推动下去,宋系内部齐心协力最为重要。

    要是宋系内部都不能同心,淮能集团又拿什么跟淮海省,跟铁道部,以及跟电力部内部的不同意见者谈条件?

    他父亲与谢海诚坐在另一辆车上面,除了谢海诚朝这边望了一眼外,他父亲在车内似乎刻意的正襟危坐,从头到脖子都显得很僵硬。

    宋乔生的到来,宋炳生作为兄弟,又是淮海省委委员、副省长,由他代表省委省政府领队迎接是最合适的。

    沈淮虽然不想跟谢海诚、宋鸿奇他们站一起多挨半个小时,但在停车场遇到,又不能说装看不见,只能与熊文斌、郭全、胡舒卫、张拓等人迎过去。

    省里的迎接车队停下车,沈淮才注意到刘建国、宋鸿义竟然也在徐城。

    沈淮蹙起眉头,与宋鸿军对望一眼,心知刘建国也跟了过来,铁定还是为梅钢借壳上市的事情催逼他们。

    省委迎接车队赶到后,车站派出所也派出警车,协同维持迎接出站秩序,沈淮他们则先靠近停车月台的接待大厅里等候。

    迎接队伍这么多人,彼此介绍过后,也是分开来凑堆聊天等着火车的到来。

    刘建军对沈淮的热情程度不改,到接待大厅就粘在沈淮身边不走,还尽可能将谢成江、宋鸿奇、宋鸿义招呼过来。

    宋炳生身边还有个中年人,到接待大厅里,也热切的凑过来跟沈淮打招呼:“小沈书记过了这个月,就要改任霞浦县长了吧?”

    经过刚才的介绍,沈淮知道他是随他父亲从农业部调到省政府办公厅的一个处级官员,不过没有听清楚他的名字,只知道他姓郑。

    沈淮点点头,说道:“没什么意外,会当一段代县长,还不知道能不能过明年三月的选举关呢……”其实也不用等到下个月,任命程序已经启动,葛永秋改任西城区委副书记、代区长的任命已经先期颁布,他结束党校进修之后回霞浦,就会主持政府工作。

    不过,沈淮有些疑惑,这人既然是随他父亲从农业部调到淮海的,应该知道他们父子关系的操性,就连魏岳都安静的站在一起,除了点头打招呼之外,都没有过来说一句话的意思,他怎么还腆着脸凑过来?

    “郑峰留省经院工作了,他经常说小沈书记在省经院的教学事迹,还拜读了小沈书记发表的许多文章,对小沈书记你是除了叹服还是叹服,说有机会还要跟小沈书记你当面请教呢。”那人继续说道。

    沈淮这时候豁然想起前年坐火车回燕京时,遇到跟熊黛玲、辛琪他们同行的经院学生郑峰来,没想到眼前这人就是郑峰他老子郑刚。

    在那次相见后,沈淮就没有再见郑峰,也不关心他的消息,倒没有想到他从省经院毕业后留校工作了。

    刘建国显然跟郑刚、郑峰父子的关系更为熟悉一些,听郑刚跟沈淮这么说,故作诧异的说道:“沈淮你跟郑峰认识啊?郑峰这人悟性挺高的,他留在大学里挺可惜的……”

    沈淮不知道刘建国说郑峰悟性高是指哪方面,反正他当初对家里稍有些权势就趾高气昂、又急欲在熊黛玲跟前表现的郑峰没有什么好印象。

    当然他也无意去驳刘建国的话,笑着说道:“还是前年吧,我坐火车回燕京,跟郑主任他儿子恰好遇到,没想到他是省经院的学生,更没想到他是郑主任的儿子,有时候我们这个世界还是特别讲机缘的……”

    沈淮大概记得郑峰要比熊黛玲高一两届,心想他要是没有接着读研的话,留在省经济学院工作应该有一两年了。听刘建国的口气,郑峰似乎不会很甘愿留在高校发展,还是通常他老子,挤进宋系这棵大树下好乘凉。

    沈淮又想,或许他父亲这两年都在徐城工作,郑刚又是他父亲从农业部带出来的嫡系,郑峰这两年跟谢芷、谢成江、宋鸿奇、宋鸿义他们接触偏多,既而再跟刘建国认识也说不定。

    “机缘,这个词好,”听沈淮说机缘,刘建国哈哈一笑,又跟郑刚说道,“我要是让郑峰从学校出来帮我,郑主任可不要说我毁了他的前程啊!”

    “瞧刘总你说的,”郑刚枯瘦的脸笑得跟朵花似的,“刘总你愿意提携郑峰,是这小子八辈子修来的福气,前程只会更远大,我现在就怕他能力不足,帮不了刘总你太大的忙……”

    “这个不用郑主任你操心,我看重的人,不会差到哪里去。”刘建国说道。他也就三十岁出头,但对郑刚还有居高临下的姿态,不过郑刚也完全没有什么反感。

    刘建国除了是戴成国的外甥外,刘家本身在宋系内部也要算一个不弱的分支,远非从底层爬起来,没有父辈荫护的郑刚能比。故而在郑刚看来,他儿子郑峰能过去帮刘建国做事,发展前景绝对比留在省经济学院要好得多。

    “建国你这些年不鸣则己,一鸣就到处招兵买马啊,”宋鸿军在旁揶揄的说道,“郑峰这小子到底啥样,叫你当成宝似的,得空拉出来给我瞅瞅……”

    刘建国在宋鸿军面前展不开锋芒,笑着说道:“说起来我比沈淮要大四岁,这些年在燕京小打小闹,自以为很了不得,但知道在梅钢的发展历程后,我才发觉,我们这些留在燕京的,才真正是坐井观天了;现在是不努力、不追赶不行啊。跟鸿军大哥你不好比了,鸿基人才济济,不过淮海经济学院在国内还有很有实力的。郑峰跟他们学校的一些青年讲师,我接触过几个,水平都相当不错。你想想啊,沈淮当初还不是从淮海经济学院出来的……”

    听刘建国这么说,沈淮猜测他到徐城应该不是一两天了。

    沈淮越想心里越寒,刘建国这次明显是为梅钢借壳上市的事而来,但刘建国早就到徐城,却没有联系他,而是跟谢芷、谢成江他们凑到一起,甚至有闲余时间去跟郑峰以及省经院的一些青年教师见面,可见刘建国、谢成江他们很可能已经在背后联手谋划什么事情了……

    官场之风流人生:

    第五百九十八章淮煤构想(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