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六百零二章 图谋(四)(第三更来了!)

第六百零二章 图谋(四)(第三更来了!)

    虽然很疑惑熊斌为什么看上去比想象要镇定得多,但出了酒店,宋慧也没有心思急着追问熊斌他到底是怎么想的,各自坐上车,往尚溪园颐园店赶去。

    沈淮虽然晚上跟宋鸿军在淮工大北门的小饭馆里吃饭,但不能到小饭馆里聚集大家谈事情,所以谈事的地点还是选在尚溪园颐园店。

    路边高大的梧桐树,枯黄的落叶被风吹拂,和尘打着旋,在路灯光下显得昏暗不明,仿佛夜色里的精灵在跳舞。

    车厢内手机响了起来,宋慧心思不在这边,听到手机铃声也没有反应,等到坐前排的秘书回过头来,胡舒卫也小声的提醒她:“宋总,你包里手机在响。”宋慧才意识到是她挎包里的私人手机在响。

    宋慧拿出手机,见是江宁家的号码,知道建民不放心这边,打电话过来问一声。宋慧没有急着在电话里就把今天发生的事情告诉丈夫,将糟糕的心情收缀好,聊了几句家常。

    虽然她此前一直都兼任淮能的职务,但相当多的精力都放在东电那边,家也一直安在江宁。这次她正式放手东电那边的职务,全身心的主持淮能的发展,建民收拾过,也将工作关系调到淮海省卫生厅,然后把家都搬到徐城来,对她来说,这一切都是一个全新的开始。

    有些事情应该能早就有意识,也许是心存太多的幻想,想着亲情浓于水,能克服一些狭隘的争执跟偏执,只是今天的事情叫人既想到必然会走到这一步,又是意外的震惊跟不愿意看到。

    宋慧手托着额头,看着车窗,忧心忡忡。

    对此,胡舒卫也不好贸然说什么。

    胡舒卫虽然地位要超脱些,但从主持建设梅溪电厂起,也是近距离的旁观了沈淮这几年来跟谭启平恶斗的始末,也亲眼见到沈淮那么多次火取栗,那么多次将个人的名誉、地位、权势跟说不清、道不明的前程都押上去,以一往无前的气概,去闯那险如刀峰的难关。

    看上去沈淮每一次选择都是在刀锋上跳舞,而横在梅钢之前的道路仿佛又永远都是狭仄、荆棘密布,但每一次进搏之后,梅钢无不如脱胎换骨一般的往前跨越,这时候又叫人无不能看到沈淮每一次横冲直撞,其实都无不精准的控制好分寸,无不都在精细的计算着对方的反应……

    原以为梅钢发展到今天的规模,沈淮会选择走一条稳健的道路,谁也没有想到他今天再次掀桌而怒,发指冠戴。

    想到这里,胡舒卫都禁不住摇头而笑。

    他有时候在想,很多构想,很多方案,不是没有人想到过,不是没有人的眼光比沈淮更远,但为什么在别人总是因为条件不成熟、矛盾太深、利益关系太复杂而搁浅构想、计划、方案,但到沈淮手里又能如刀入牛油般的迅速启动、推进、解决……

    心想沈淮横冲直撞起来,还真是有如刀锋一般锋利啊!

    或许沈淮身上也因此有一种奇特的魄力,能带着一批人跟他一往无前的往前冲吧!

    胡舒卫今天下午还是有些担忧,情况毕竟有些不同以往,不知道以后的道路要怎么走,但在沈淮掀桌子的威胁下,宋乔生终究是选择了妥协,谢海诚、宋鸿奇、刘建国等人,甚至在他们面前都克制住心里怒怨,无疑又说明沈淮今天的决定,险是险了些,但实际还是将宋乔生等人的反应都准确的计算在内。

    胡舒卫心想宋慧应该能看透一些事,但也由于两边都是叫她有感情牵涉的,故而她才如此的忧心忡忡吧?

    ********************

    车到尚溪园颐园店,缓缓驶入院。

    宋慧还没有到过尚溪园颐园店,从车里下来,先就看到停车场里整齐种植了数十棵笔直粗壮的大树。她在路灯光的照射下,疑惑的抬头看到一眼树冠,在熊斌下车走过来时,问道:“熊市长,这些树都是紫檀?”

    “应该是檀树,是不是紫檀我就不确定了,”熊斌笑道,“宋总对檀树很有研究啊。”

    “三十年前进高校读就是植物学,可惜只读了一年,就下放到农场改造,待到我父亲平反,我改学了电力……”宋慧笑着说道,她想着缓和一些情绪,不想忧心忡忡的上楼去,以致影响到沈淮他们。

    陈丹刚才在楼下大堂,看到宋慧、熊斌等人的车开进院子里来,就直接走过来招呼:“宋总、熊市长,沈淮在后面楼里呢”

    宋慧看了陈丹一眼。

    这些年过去,她当然知道这个脸蛋漂亮几乎叫所有人都嫉妒的年轻女人,跟沈淮是什么关系。

    沈淮的婚姻偏偏是她不能有半点马虎跟放松的事,故而宋慧几次遇到陈丹,都是相当冷淡,就怕给这个女人抓到机会攀过来,生出不必要的麻烦。

    想到这里,对沈淮与成怡的婚事,宋慧心里又生出些担扰:成光是个计算精明的人,今天的事情传到成光的耳朵里,他会有怎样的动作,在宋乔生面前,他会再次选择畏惧,以遮锋芒吗?

    “孙总也刚过来……”陈丹不知道宋慧在想什么,又接着说道。

    “孙总?”宋慧愣了一下,下一瞬间才想到陈丹是说孙亚琳,问道,“亚琳也从香港飞过来了?”

    “嗯,就比宋总跟熊市长你们早一脚……”陈丹说道。

    宋慧跟着陈丹往后面的附楼走去,又不禁对眼前这个年轻女子生了些好感来,她知道孙亚琳这些年跟陈丹的关系不差,她刚才完全可以直呼孙亚琳的名字,看来她是小心翼翼的保持着分寸。

    即使对陈丹有些好感,宋慧也不想表露出来。

    这时候沈淮在跟成怡的婚事,再也经不起半点波折了……

    *****************

    还没有等陈丹帮忙推开门,孙亚琳火急燎燎的声音就从门内传了出来:

    “你个浑蛋欸,你每次掀桌子之前,是不是给我们先递个眼神啊?搞得老娘的小心脏‘扑通、扑通’的乱跳,到这会儿还没有歇下来呢。要是老娘的心脏出了问题,你这小样赔得起啊!”

    听着孙亚琳的话,宋慧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她其实最担心的,还是怕梅钢系内部会因为面临从宋系彻底分裂出来的险境而有分歧,怕沈淮就此掌握不住局面……

    听到孙亚琳在房间里对沈淮满是兴奋的“责怨”,宋慧心想自己可能是多虑了:

    沈淮带出来的人,或者说物以类聚、聚到沈淮身边的人,又怎么可能没有一点韧性呢?

    推开门,除了孙亚琳外,还有周知白、褚宜良等人从东华赶过来。

    人虽然不多,但也足够了。

    看他们脸色皆从容,没有临阵处乱的紧张,更叫宋慧心安,似乎大家都习惯沈淮不照常理出牌了。

    “妈!”

    宋慧这才注意到女儿宋彤躲在角落里,怯生生的喊她,疑惑的问道:“你跟过来做什么?怎么不给我打电话?”

    “发生这么大的事情,我当然不能再像个小孩子似的躲在香港不闻不问啊,”宋彤理直气壮的说道,但说到为什么之前没有给她妈打电话,她又有些心虚,“你跟舅舅他们在一起,我怕打扰到你,就没有给你打电话……”

    只可惜旁边有人兴灾乐祸的拆她的底,宋鸿军故作惊诧的问道:“啊,你是跟孙亚琳一起飞过来的啊,你不是说这两天要去东华替公司做财务核审的吗?”

    “你!”宋彤从桌上抓起一包烟就朝宋鸿军脸上丢过去。

    宋慧看了周知白一眼,她虽然给别人以女强人的形象出现,但作为母亲,也不是完全不清楚宋彤那点心思。

    宋慧当作没听见鸿军的话,坐下来问沈淮:“好吧,打了半天哑谜了,你这时候该揭谜底了。你要是没有一点想法,就想着图痛快掀桌子,你也不怪我会骂你……”

    沈淮将手里的烟放下来,慢条丝理的问小姑:“二伯他们是什么反应?”

    “鸿奇他爸说了会支持梅钢跟长丰、合元证券合作,让你不要多想,但你今天把桌子掀了,应该能想到会有什么后果,”在座的都是梅钢系的嫡系,宋慧说话也不再藏着掖着,说道,“要是戴、贺都反对,老爷子都没有办法帮你说话。你还说什么诨话,说大不了就出国去混吃等死,你出来不回来,烂摊子谁帮你收拾啊?”

    沈淮抬头问熊斌:“老熊,你猜到了?”

    熊斌摇头苦笑,说道:“徐城炼油是有价值,只是宋部长说支持你,但田家庚书记、徐沛书记会有什么反应,还没有办法确定啊……”

    “李谷不是得意洋洋离开的吗?”宋鸿军到现在还没有从沈淮嘴里套到话,这时候听熊斌担忧李谷背后田家庚、徐沛有可能阻止梅钢借壳徐城炼油,顿时就想不明白了。

    照道理来说,田家庚、徐沛哪怕将徐城炼油白送过来,也应该致力宋系分裂啊……

    “徐城炼油有什么价值?”宋慧直接问到要害处,照熊斌的说法,真要是徐城炼油有除壳之外更大的潜在价值,这个潜在价值甚至要高过让宋系分裂,田家庚与徐沛确实会做其他选择……

    这个问题没有要熊斌回答,沈淮直接问小姑:“如果四年前我说东华市钢的价值要超过二十亿,小姑你信不信?”

    ****************************

    PS:可能还有第四更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