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六百二十五章 醉酒迷欢(一)

第六百二十五章 醉酒迷欢(一)

    秦大伟回到家,打电话联系杨林。杨林没有手机、寻呼机,又从他岳父家给赶了出来,临时住的宿舍又没有安电话,人不在实验室,就联系不到人。

    看着丈夫放下电话,徐丽问道:“要不你到学校找一下?”

    “等明天再说吧,”秦大伟说道,“也不差这一晚。”

    “你说沈淮是不是从别的地方听说过杨林啊?”徐丽问道。

    “嗬,你也听出来了啊?”秦大伟笑着问。

    “你当我傻子啊,还能一点都听不出来啊?”徐丽掐了丈夫一下,说道,“我们单位几个炒股的,这些天也经常聊徐油的股票,说梅钢重整徐油,等开盘后,还得有好几个涨停。你说沈淮找杨林,是不是想让杨林重回徐油啊?”

    “不一定吧,”秦大伟说道,“徐油有魏风华、郑建章他们在,管理、技术上也不缺什么人手。沈淮拉杨林重回徐油,好处自然是有的,但也不至于这么迫切。之前有传言说梅钢还想在新浦做大炼化项目,不过最近又没有风声,我刚才也没有方便去问……”

    “你也真是的,死要面子活受罪,问一声要死啊?”徐丽嗔怨的说道,“你替杨林打听清楚了,明天见面也好让杨林有个准备,还亏得你整天说杨林是好兄弟。”

    秦大伟笑道:“如果沈淮这时候真的是为新浦大炼化挑选人手,你以为杨林提前准备什么或者不准备什么,能有多大的区别?再说了,杨林那倔骨头,沈淮看上他,他也未必就愿意去新浦。我也就只能做引荐人,其他帮不上忙的。”

    “我也看不透你们男人,到底有什么傲气,杨林都给从丈人家赶出来的,还能拽七拽八的啊?”徐丽泄气的说道,“你也真的,明知道以后事事都要依仗姨丈那边,红霞一直都想跟沈淮接触,今天这么好的机会,你也不说把红霞拉过去?难道说,红霞今天到场了,就能坏你们的事?”

    “你啊,还是没有看明白沈淮跟黄红霞本质上是两路人,”秦大伟说道,“黄红霞眼睛盯着做人上,她跟沈淮接触,送礼拉关系,讨其所好,省路桥集团就真的能接到新浦的基建项目?那还不如让省里出面打招呼更有效。沈淮是做事的硬派风格,明面上不会拒绝别人拉关系,但黄红霞真要粘过来拉关系,肯定不会有什么好效果的,反倒让我也跟着给人看轻了……”

    “就你明白?”徐丽不乐意的说道,“好像你现在有多重要似的;在我姨丈面前,你倒是有骨气不要凑过去给笑脸啊……”

    “那是你姨丈只吃这一套,我再傲气,也不让你、乐乐跟着我吃苦头啊,”秦大伟说道,“不过现在日子还能混下去,也没有必要明知道人家不高兴,还硬贴过去求这求那,那样也辛苦……”

    “我也不指望你能有什么大出息,你真要学冯至初,我也看不起你,”徐丽依偎在丈夫的怀里,说道,“再说了,你们男人手里有点权、有点钱,没有一个能学好的;你也不是什么好种……”

    秦大伟哭笑不得:“这个怎么又跟我扯上关系了?”

    “我只是提前警告你,”徐丽伸手抓住丈夫裆下,媚眼威胁道,“这东西要敢进错洞,扯断谁都用不了!”

    **************

    与孙亚琳到便利店买了酒,赶到北苑家园,提酒上楼,敲了半天门没见反应,沈淮给陈丹打电话,问道:“你人呢,怎么不在家啊,我都站在外面敲半天门了啊?”

    就听见陈丹在电话那头“吃吃”的笑着回他:“我回梅溪了啊,都忘了跟你说一声。你到北苑了呀?我把钥匙放门框上面,你自己开门进屋吧……”

    没想到成怡过来之际,陈丹怕他死皮赖脸的跑过来留宿,先一步偷偷摸摸溜回梅溪去了;沈淮呲牙咧嘴,恨得想咬人,但陈丹已经回梅溪了,还捂着嘴在电话那头吃吃的笑,他也只能摸出钥匙打开门,与孙亚琳进屋喝酒。

    孙亚琳进了屋,就将她那双十三四公分高的高跟鞋脱掉,揉着脚踝直嚷脚痛,沈淮打开灯,将酒放茶几上,找不到空调遥控器,就走过去按着空调面板上的按键,将空调打开,看着孙亚琳坐在沙发上,歪着身子揉|搓酸痛的脚踝,幸灾乐祸的笑道:“活该啊,自作孽不可活……”

    陈丹偷着回梅溪有两天了,热水壶的水都有些凉了,沈淮拿水壶灌水烧上。

    孙亚琳在客厅里将外套脱下来,不意衣领子后有根掉线,挂到发夹上缠在一起解不开来,喊沈淮出来帮她。发夹镶着一溜碎钻,也很少见孙亚琳带着这么女性的饰品,刚才没怎么在意看,这时候拿在手里却觉得复杂,沈淮解了半天没解开,索性将发夹拔下来,好让孙亚琳将外套脱下来。

    孙亚琳深栗色的长发披散下来,仿佛丝绸一般光滑柔顺,脱下外套,搁在膝盖上,三两下就将发夹解下来,鄙视的看了沈淮一眼:“摸索了半天都解不开,故意占便宜是不?”

    “你一个男人婆,有什么便宜好占的?”沈淮笑着说道,伸手拿起一罐啤酒,打开来斜靠在沙发喝着酒。

    孙亚琳脱下外套后,手又伸到绒线衣里,摸索着要将勒得她半天的胸罩解开。

    沈淮看着孙亚琳的手背后在毛衣里动弹,涎脸问道:“要不要我帮忙?”

    孙亚琳将胸罩抽出来,扔在沈淮的脸上,骂道:“帮你大头鬼的忙!”

    胸罩有着清幽的乳香传来,沈淮闻香入鼻心猿意马。他刚要再深吸一口,孙亚琳脚丫子就伸过来,踢了他一脚,又将胸罩挑开,不让他色眯眯的嗅个不停。

    里面没有东西束缚,双峰将绒线衣撑出高耸浑圆的形状,往下腰再细细的一收,纤细的比例给人手堪盈握的感觉,迷人的脸蛋,白皙雪嫩的肌肤,都叫此时的孙亚琳风情迷人。

    沈淮忍不住伸脚踢了踢她,说道,“对了,你长这样,什么样的男人勾搭不上手,怎么会喜欢女人呢?再个,你跟谁搞在一起不好,还跟杨丽丽搞在一起,真不觉得浪费吗?”

    “合辙便宜你们男人,就不浪费了?”孙亚琳不屑的看了沈淮一眼,又警告他说道,“杨丽丽跟我说了,你以前有对她毛手毛脚的,你以后还敢,小心我剁掉你的狗爪子……”

    “这可冤枉死我了,我要早把她怎么样了,还轮得到有你什么事吗?”沈淮委屈的说道。

    “这倒也是,”孙亚琳说道,“不过说来也奇怪,你回国后怎么变这么老实了?对了,除了陈丹、周裕,你是不是还有什么女人藏着掖着,没有让我知道?”

    沈淮转过身去,不跟孙亚琳扯这个话题,心想周裕的事多半也是杨丽丽告诉她的,不过他这时候也拿杨丽丽没辙。

    这时候孙亚琳给沈淮压在身下的外套有手机响;孙亚琳伸脚踢了踢沈淮,让他帮忙将手机拿出来。

    沈淮掏出手机,见是杨丽丽的来电,笑道:“还真是巧了,你们还挺粘乎啊!”将手机递给孙亚琳,又坐回沙发归他的半边喝着啤酒,他也挺好奇,孙亚琳跟杨丽丽通电话会聊些什么。

    孙亚琳屈腿蜷坐在沙发的一角,将手机夹在脸跟脖子之间,又够着身子去拿啤酒,收腰的牛仔裤把她饱满的臀部绷得紧紧的,她俯身拿酒之际,还勾勒出臀|沟的曲线来,看着沈淮眼馋三分。

    孙亚琳跟杨丽丽聊天,倒没有沈淮想象中的浓情蜜意,无非也是穿衣开妆、家长里短的八卦事,孙亚琳煲电话粥,煲得性起,怕手机没电,换座机打回来,还伸脚搁在沈淮的肚子上,说道:“帮我揉揉,陪你走一天,都酸死了……”

    孙亚琳个子高挑,骨架子不大,反应到她的双脚上,搁着棉袜入手也是纤巧有肉。

    沈淮要帮孙亚琳将袜子脱掉,孙亚琳瞪了他一眼,沈淮说道:“袜子太厚,隔着袜子揉,力道透不到筋下去……”孙亚琳也没有再理会,任沈淮将她的袜子脱下来。

    孙亚琳本来就有四分之一的欧罗巴血统,肌肤雪白,但又有东方女性特色的细腻,脚有些冰,摸上去仿佛冷质的白瓷。

    沈淮没有恋足的嗜好,但这么一双美|脚搁在怀里也叫他爱不释手,笑道:“你这对脚真漂亮,真想剁下来做标本……”

    孙亚琳雪白的脚在沈淮的胸口轻踢了一下,没有理他,继续跟杨丽丽聊着天。

    孙亚琳当真是穿不惯高跟鞋,脚背雪白如腻,脚踝都有些红肿,脚弓外缘都有些磨破皮,沈淮也不知道什么穴位,但手指触时,见孙亚琳眉软脸舒,也知道她甚是舒服,忍不住在她脚底板挠了两下,痒得孙亚琳猛将脚缩回去。

    孙亚琳嗔怪的横了沈淮一眼,要他好好的揉……

    官场之风流人生:

    第六百二十五章醉酒迷欢(一):